<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十五章 你为什么这么傻?
    王波一听,便想当场应下,先虚与委蛇,过后再徐徐图之,可是转念一想,对方敢光明正大的提出要求,自然也会把别人的种种反应了然于心,接下来肯定还有一系列的动作。虽然不知他们还会有怎么样的要求,不过眼下必须要让慕青和俞睿雅她们俩安全离开再说。

    他先是装作一番深思,然后才说道:“好,我答应加入你们。我没有其他条件,只要你们立即把她们两个放走。”

    那人摇摇头,道:“现在还不行,不管加入什么组织都要让人事先调查一番,我们对你还不是很了解……不过,事急从权,只要你有个投名状,我们就当你过关……”他忽然停顿了一下,“……有便衣摸过来了。”

    有便衣?

    不用想,肯定是俞睿雅跟踪他来到雲南后,就一直与季国忠有联系。王波也不作解释,对方肯定能够看得出那些便衣不是他找来的,

    那人看了王波一会,说道:“你去把那四个便衣杀了,就当是你的投名状。”

    王波默不作声,以他的本事想要杀几个人简直是易如反掌,可他不是嗜血好杀之人,与别人无冤无仇,他还真的下不了手,一时间不禁踌躇难决。

    那人见他脸上有为难之意,冷冷道:“以为随口答应加入就可以让我们相信你?这也未免想得太天真了。给你五分钟时间,过后你要是完成不了,此次交谈就此作罢,你们三个都要死。”

    王波眉毛一挑,目光陡地看向对面那人,眼神犀利,精光闪闪,沉声道:“好。”

    他转身就要回去解决那靠近过来的四个便衣,突觉旁边有道视线望过来,转头看过去,但见俞睿雅正定定的看着他,俏脸冷若冰霜,波澜不惊,突然开口说道:“你不能这么做。”声音依旧是冰冷,不带任何感情。

    王波只当作没听到,迈步离开,走的速度不快,很稳很坚定。

    穿过一座小山坡,又走了一段距离,突听有人惊喜叫道:“啊!是王波!”

    随即,便见得四个人从各自的掩体中走出来,其中两个是前几天在山上追踪时碰面的廖志达和李德江,另外两个也是在市区废弃仓库里见过面的。

    他们小心翼翼的靠近前来,双眼兀自还在警惕四顾,殊不知,其实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监视之内。

    廖志达道:“王波,怎么就你一个人?睿雅呢?”

    王波平静答道:“她在后面跟着那些歹徒。”

    廖志达大喜道:“真的找到他们了?太好了!我们大队长正和当地的警察赶过来。这次看他们往哪跑!”

    李德江恨恨道:“没错!前几天我们搜查这么严密都让他们给跑了,这次绝不能再让他们跑了!”

    王波不再出声,朝四人的脸上各自扫视一眼,突地抬起手来,唰唰唰唰,快如闪电的接连刺出四下。

    廖志达、李德江四人捂住腹部,表情痛苦,望着王波满脸的不敢相信,全然想不到王波会突然对他们下杀手,身子慢慢软倒在地,没了动静。

    王波看也不看他们,转过身来不紧不慢的折返回去,手臂摆动间,一滴鲜血顺着手中的小刀刀刃滑下,从刀尖掉落,滴在地上的一块石子上,溅碎开来,好像一朵血红的小花蕊,格外刺眼。

    那人见王波返回,满意的说道:“很好!走吧!这次算你暂时过关了。”

    王波冷冷道:“放人!”

    那人笑道:“不急!好歹跟我们相处了几天,这也是缘分,至少要送我们一程。到了边境线,自然会按照约定放她走的。”他低声对着嘴边上的话麦说了一句,便和旁边的那个人带着慕青转身就走。

    走了没几步,他又回头说道:“我叫军靴。因为我喜欢穿军靴,所以大家都这么叫我。”说罢,便转过头去,渐渐走远。

    俞睿雅突然说道:“他们死了?”

    王波没有马上回答,看了她一眼,缓缓说道:“你走吧。要是他们下次要我杀了你,我一样不会犹豫。”话音一落,迈步离开。

    他虽然没有直接回应,不过话中意思表达得却很明白,俞睿雅猜想那四个刑警肯定是遭遇不测了,面色愈加冰冷,但是眼中却冒出丝丝愤怒。她瞪着王波的背影,没有丝毫犹豫的抬起脚步跟了上去。

    五个人三人在前,两人在后,跋山涉水,不作任何停留,那个叫军靴的人时不时对着话麦低声说几句,也不知他们是不是忌惮王波的身手,并没有让他走近过来,只让他远远跟着。

    王波好几次都想挥出飞刀,将这两人瞬间杀死,可是一想到他们还有同伙跟在附近,要是杀了他们两个,或许立即就有狙击手射杀慕青,只能把杀意压在心底。

    眼见前面的慕青脚步踉跄,几乎是被拖着行走,那道倩影是那么的娇娇怯怯弱不禁风,越看心中怜念越盛。他突然大声喊道:“停下来休息一下吧!至少也要照顾照顾她们两个是女人身份。”

    军靴举起一个拳头,似乎是在示意附近的同伙停止前进,他转过身来,看了王波一会,道:“五分钟。”便吩咐旁边的那个人放开慕青,两人走到了一边。

    王波一喜,快步走过去,军靴他们看也不看一眼,似乎也不怕他会带着慕青逃走,显然有所依仗。

    王波走到慕青面前,见她泪水盈眶,面色憔悴发白,赶紧伸手把她嘴上的脚步轻轻撕下,然后去解开绑在她手上的绳索。

    慕青也没有立即说话,只是看着王波,泪珠儿簌簌滑落,良久才颤声说道:“你……为什么这么傻?不是叫你不要来吗?”

    王波没有回话,仔细的将她手上的绳索解开,皓如白雪的手腕酱紫一片,显然是被绑得太紧太久,血液不流通所照成的。

    他心中又怜又疼,禁不住伸手抚那双柔腻滑嫩的手腕上,缓缓的替慕青活血脉络,温声说道:“慕姐姐,都是我不好,连累了你,害得你吃了这么多苦。”

    他伸手入怀,装作摸索一会,矿泉水和面包便掏了出来,道:“你先吃点东西吧!这些天他们有没有让你饿着?要是有,等我捉住他们,我一定也饿他们十天半个月,让你出出气。”

    慕青没有伸手去接,似乎有些生气,“你为什么不听我的?你看看现在我们都落在他们手上了!还想捉住他们?没被他们杀了都算是好的……刚才他们要你加入他们的组织,你不会真的把那四个便衣给杀了吧?”她脸上神情焦急、担忧、不信,双眼紧紧盯着王波。

    王波道:“你先吃点东西,等下我们再慢慢聊。”

    慕青气道:“我不吃!你快告诉我!你不是那种滥杀无辜的人是不是?”

    王波沉默了一会,道:“你是因为我而被他们捉住的,只要能够把你安全救出,不管他们要我做什么事,我一定会照办。”

    慕青“啊”的一声低呼,小嘴张开,看着王波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半晌,她的泪水涌出,说道:“都怪我,要是那天在山上我能下定决心跳下去,你也不用受威胁也就不会乱杀人了……”她又是自怨自艾又是后悔难当。

    王波道:“幸好你没有!你不知道我听了那位大哥说你为了救他甘愿跳山崖自杀,我差点没被吓死,以后你别那么傻了。这些人没有人性的,就算你死了,他们一样杀了那位大哥。”

    慕青骂道:“什么我傻?你比我还傻!你现在不仅也落在他们手上,还杀了警察,就算我们最后能够逃走,那你以后怎么办?杀人偿命,到时你还不是一样会被法院判决枪毙吗?”

    王波微笑道:“放心吧,他们捉不住我,这世界上能捉住我的人还没有出生呢!”

    慕青怒道:“你还笑!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笑!我真后悔认识你这个没心没肺的猪木头!猪木头!”

    王波看着她那副轻嗔薄怒的小女儿姿态,她面色虽然憔悴苍白,但是因为怒气那张绝美的脸颊变得白里透红,实是娇美不可方物,心中不由一荡。

    他收起笑意,郑重说道:“慕青,我是堂堂男子汉,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做了的事就不应该再去后悔。你放心,所有的事都还在我的掌握之中,别的你不要多想,我一定能把你安全救回家的。”

    慕青怔怔的看着王波那双认真坚定的眼睛,心知就算她此刻再怎么的担心那也没用,她想起曾在网上看到过王波的身手,或许他真有其他办法也说不定。况且,眼下还没有逃出生天,哪里又能顾及以后的事呢。

    她柔肠百转,不由幽幽叹道:“好吧,我只能暂时相信你了,但愿一切都会好起来吧……”

    王波道:“不是但愿,是一定会。好了,你先吃点东西,休息一会吧!”他转身走到俞睿雅那边,也取出水和面包给她,两人都没有说话,均都是不作声的一个递出东西,一个伸手接过。

    他想了想,迈步走到那边的军靴两人身前,微笑道:“你们要不要也喝口水吃点东西?我这里还有很多,抽烟不?”

    军靴看了看手腕上的表,笑道:“还剩不到两分钟,算了。对了,我很好奇,你的功夫身法和飞刀从哪里学来的?我看得出这些并不是现今世界上改造过的现代功夫,而是一种华夏极为传统的古老武功。”

    王波道:“看你这么说,你也学过武功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