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十一章 进山
    初次来到这个村子,路向不熟,又是黑夜,只能像无头苍蝇似的到处乱闯乱窜,四下里犬吠声此起彼伏,足有十数条狗在用叫声争相斗响,加上始终不见那两个绑匪和慕青的影踪,王波直感到心烦意乱,焦躁不堪。【猫扑小说更新最快最全的免费小说】

    他想了想,抬头望向周围楼房的上方,这里的村民居楼挨着修建,相距不远,心念一动,在小巷过道里穿行,始终是绕来绕去,不明方向,倒不如跳上楼顶居高临下找得还快些。

    当即一纵一跃,手攀脚蹬,三两下便飞身上了楼顶,在黑暗中运足目力四下远眺。周围依旧是犬吠声,没看到半点有人走动的踪影。正烦躁间,忽听西北方向传来“砰砰”两声枪响,同时村子里顿即响起小孩啼哭声,想必是被槍声给吓着了。

    王波脚下连点,掠过一栋栋楼房径直向槍声响起的方向飞去,突然看到地面上有两个人影在巷道中急跑,纵身跳了下去,正好落在那两人面前。

    “啊!”

    一声尖细的女叫声响起,随即一男的惊道:“你……你是谁?”

    王波见他们两人均都是三十多岁的年纪,衣衫不整,神色慌张,猜想应该是趁黑夜在外打野战的夫妻俩,便道:“你们跑什么?看到什么了?有没有看到两男一女?”

    那女的又是慌张又是羞愧,低着头不答话。那男的说道:“我们……我们……刚刚在前面我看到有两个人打架,其中一个好像拔出了一把手槍,然后角落里冲出一个人想要抢手槍,有两个好像一伙的,一起去槍另外一个人的手槍,然后槍声就响了,我们被吓到了,不敢再看,立马往回跑,至于那三个人是不是两男一女,我顾不得看。”

    王波急问:“就在前面?有多远?”

    那男的说道:“对,就在前面,大概五分钟就到。”

    王波也不迟疑,当下发足向前奔去,突听身后那女的说道:“老王,我先回去了,要是被我那位知……”

    王波脚下一滑,险些摔倒在地。

    老王?被我那位?感情这是隔壁老王事件啊!

    由于他跑的太快,剩下的话已经听不到了,不过,他现在也没心思去关注人家的私生活。

    一路经过数个岔道路口,因为他牢牢记住那男的说‘就在前面’四个字,只是往前跑。过了一会儿,突地眼前一空,面前竟然全是菜地田圃,不知不觉间竟然跑出村外面来了。

    王波一愣,口中喃喃自语:“这怎么回事?不是说就在前面吗?怎么跑到外面来了?”

    随即就醒悟过来,很显然那男的是以他自己熟识巷道的情况下这才说出“就在前面”这些话的。

    他又是焦急又是懊悔,当时情势紧急,哪里来得及问清楚,现在跑到哪里都不知道。赶紧往回跑,逐个逐个的进入小巷里搜索。

    连续进入数个小巷都没有找到人,他已经烦躁得都要发疯了。就在这时,遥遥望见前面人影一闪,有人从一个路口跑了出来,那身影纤细,好像是一名女子。

    当下奔了过去,临近一看,竟然是俞睿雅!

    王波一怔,原来之前追上来的是她啊!

    两人对视一眼,突然齐声相互问道:“你找到人没有?”

    这下两人都明白对方没有任何收获,王波道:“我刚才遇到一男一女,他们说在前面发现有三个人抢槍,应该是那两个嫌疑人在抢你们刑警的手槍,可是当时我走得太急,一时间没有问清楚具体的地方,现在找不着……”

    “砰砰……”

    又有数声枪响,王波大喜,转身向槍声发出的方向跑去。

    王波快步如飞,不一会儿就已经窜出老远,没有听到旁边有脚步声跟来,回头一看,只听俞睿雅在后面一跳一瘸的跑得极为缓慢,猛地想起之前在那个废弃仓库里她被自己弄伤了脚。

    他不免觉得有些歉疚,不过,这情绪也只是一闪而过,现在的形势哪里还有空在意其他事。折返回去,但听俞睿雅说道:“不要管我,找人要紧。”语气还是那么的冰冷。

    王波道:“要是没看到你,我一个人也就自己走了。可是都已经看到了你,你现在又不利索,要是有个什么意外,那怎么办?事急从权,我抱着你跑了啊!”

    话音一落,也不管俞睿雅同不同意,伸手过去拦腰把她抱起。他力量极大,而俞睿雅也不是很重,小腰纤细,一手抱住,触感极为柔软,禁不住心中一动,虽抱住了一个人,脚下依旧是健步如飞。

    俞睿雅倒也没出声拒绝,任由王波抱着向前跑,只是那双眼眸却是紧盯着他,黑夜中明亮澄澈,波澜不惊,也知道在想些什么。

    前面槍声零星响起,很多原本亮着灯的村民楼瞬间熄灭,犬吠声叫得愈加的响亮,不绝于耳。

    王波抱着俞睿雅再次来到刚才看到的菜地田圃前,槍声是在对面的山脚下传来的,纵身跳在田埂上,一路急奔,不一会儿,就来到山脚下。

    但见前面坐着一个黑影,跑近前去,那人惊喜叫道:“睿雅!”那人在废弃仓库里见过,也是一名刑警。

    俞睿雅眉头一皱,看向那名刑警用手捂住的大腿,那人道:“我没事!只是被流弹打中了。小鹏他左脚也中了一枪,正在后面的村子里,你们刚才看到他没有?他的槍被那两个嫌疑人抢走了,志达和老李还在前面追着。那两个嫌疑人现在跑进山里,要是失去了踪影,恐怕就难找了。”

    他看向王波,眼中一亮,似乎有些惊喜,还有些佩服的意味。

    王波松开俞睿雅腰间的手,说道:“他受伤了,你在这里照顾他,我一个人追上去。”

    俞睿雅冷冷说道:“你追你的,我追我的。”

    王波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那名刑警赶紧说道:“我没事,不用照顾。你们都一起走吧,捉住那两个人要紧。”

    王波想了想,再不迟疑的又伸手抱住俞睿雅向前跑去,不一会儿,就跑得没影了。

    那名刑警只看得双眼圆睁,膛目结舌,半晌,突然惊叫一声:“我考!这么牛!”

    冷夜寒风,山影耸立,树影婆娑,风吹林晃,沙沙作响。

    王波抱着俞睿雅在淡月下沿着山间小径快速急奔,山径崎岖,倾斜向上,越来越高。

    俞睿雅突然在王波手臂上轻拍两下,王波会意的停下脚步,问道:“怎么了?你发现什么情况?”

    俞睿抬手往左侧山斜面的林木中指去,但见两个人影正在那边小心翼翼的移动穿行,她叫道:“志达,老李。”

    一人惊喜叫道:“是睿雅!”

    两人迅速跑过来,都是在废弃仓库里见过的刑警。他们看到一旁的王波,均都一怔,似乎有些惊讶。

    其中一名刑警问道:“大队来了?”

    俞睿雅摇摇头,问道:“那两个嫌疑人呢?”

    那名刑警惭愧道:“这里的树木太多,追着追着,突然就看不到人了,现在都不知道他们躲哪去了。”

    王波突然问道:“你们有没有看到他们带着一个女的?”

    另一名刑警说道:“我看到他们有个人的肩膀上好像扛着一个人,那人一动不动,也没有声音发出,不知道是不是女的?”

    王波心中肯定那就是慕青,或许是被弄晕了,所以才会一动不动被他们扛着带走。他道:“我叫王波,两位警官怎么称呼?”

    其中一名刑警微笑道:“我叫廖志达,他叫李德江。大家都叫我们志达,老李。”

    王波点点头,道:“那我就跟随大众这么叫你们了。你们直接叫我王波就行,我的朋友都这么叫我。志达、老李,那两个人失去踪影有多久了?”

    廖志达道:“大约十分钟左右。虽然时间不长,这里山上的道路又难走,而且他们还带着一个人,按道理说应该跑不了多远。但是,山上地形复杂,我们一点也不熟悉,又是大晚上的,他们还抢走了袁鹏的手槍,这搜寻的难度更难了。”

    王波低头沉思,廖志达说的没错,对方抢了一支槍,随时都有可能躲在暗处放冷槍,现在人手少,而且仔细搜索的同时又要小心翼翼的提防,找人的速度肯定会慢下来。要是等大队伍赶来,天亮后再搜山,对方都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他缓缓说道:“不管再难,我也要找到人。”他转头看了俞睿雅一眼,“俞警官脚上受伤,你们照顾她,我一个人往山上找去。”说罢,也不理会他们有何反应,自顾自地转身离去。

    刚走没几步,但听身后脚步声响,回头一看,俞睿雅竟然跟了上来。

    他眉头一皱,说道:“你脚上不利索,还是和他们两个一起在这里等你们大队长吧!”

    俞睿雅道:“大队长叫我跟着你,命令你不许轻举妄动。你不是警察,不能随意行动。”

    王波追寻慕青一晚上,始终没有任何结果,心中已然是焦躁非常,此时听到她这一番话,怒火腾的一下生起,“什么叫我不是警察就不能随意行动啊?你们捉你们的人,我救我的朋友,互不相干,碍着你们什么事了?还什么命令我不许轻举妄动?你刚不是说我不是警察吗?你们大队长的命令还命令不到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