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四十五章 全灭鼠妖
    王波心想:“五只鼠妖还在眼前虎视眈眈,能不能逃走还是两说,危险尚未解除,就开始yy,想出名也不用这么着急吧?”他道:“知秋,眼下最为紧要的是先离开这里,金丹的事以后再说。”

    知秋一叶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再说话。

    “呼”的一声,飞天鼠抱着翻云鼠飞落下来,他怒眼瞪视,喝道:“快将我四弟腿上的金剑拔出来,不然,纵使你们交出金丹,也要让你们横尸遍野。”

    王波嗤的一笑,道:“你傻啊,横也是死,竖也是死,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妖精就是妖精,就算可以幻化成人,智商还是硬伤。”

    五只鼠妖不明所以,“智商是硬伤”是什么意思?这话说得太过现代,这古代的妖精哪里能够明白,不过听其口气,也猜得出不是什么好话。

    飞天鼠大怒,正要说话。辟水鼠突然说道:“大哥,你说的话确实错了。我记得凡人有句话说过,想要马儿跑就要给点草,我们既然想要他们把金丹交出来,就应该给点草他们吃,他们才能真心实意的把金丹交出来。”

    坐在地上的翻云鼠抬起头来,说道:“你说的更不对,他们是人,又不是马,不吃草的。”

    辟水鼠哈哈笑道:“四哥,你老说我蠢,你看看这次到底是谁更蠢了!我打的是一个比喻,比喻你懂不懂?我的意思是先暂时给他们活的希望,骗过他们,得到金丹后,再杀了他们。四哥你太蠢了,什么是比喻都不知道,笑死我了,哈哈……哎呦,哎呦,我的腿!”他笑得太激烈,牵动腿上的伤处。呲牙咧嘴的叫疼起来。

    御风鼠道:“五弟,你把阴谋都说出来了,他们还会上当吗?说起来,还是你比四弟蠢一点。”

    翻云鼠一愣。气道:“都怪四哥!要不是他太蠢,我要解释给他听,我这个天衣无缝的阴谋肯定能成功的。”

    辟水鼠驳斥道:“关我什么事啊!是你自己蠢,赖我做什么。三哥说得也有错,阴谋是说那血居心不良的。我们这是为自己争取好处,不能说阴谋,应该说计划才对。”

    御风鼠若有所思:“嗯……说得有道理,确实不能说是阴……”

    遁地鼠大喝一声:“闭嘴!通通给我闭嘴!”他满脸怒容的瞪着御风鼠、翻云鼠、辟水鼠,斥责道:“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东扯西扯,争论无关紧要,乱七八糟的的东西。”说着,他躬身向飞天鼠行了一礼,道:“大哥。请恕我情急失态,在你面前放肆了。”

    飞天鼠淡淡道:“三位弟弟确实闹得不像话,但你也做得不对,不应该在凡人面前数落自己的兄弟。好了,这次就算了,下不为例。”

    遁地鼠忙道:“是是是,我一定记在心里。”他抬起头来,惊叫道:“不好!那两个人跑了!”

    王波刚才见他们狗咬狗,不对,妖咬妖。争论不知所谓的问题,觉得好笑不已,趁他们不注意,赶紧拉上知秋一叶悄然逃走。

    知秋一叶大笑道:“王兄。这五只妖精是不是太傻了?竟然争论什么马儿吃草的傻问题!真是笑死我了,哈哈……”

    王波撇撇嘴,心想:“你比他们也好不了多少。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去想什么名扬四海,想出名想疯了吧,yy也要看准时机才yy啊!”口中却在说道:“他们越傻对我们越有利。别说了。他们快要追上来了,快跑!”

    两人眼看就要跑出谷口,突然一股龙卷风在面前凭空卷起,两人正急速奔跑,这刹那间,哪里停得下来,瞬间就被龙卷风卷到十数丈高的半空中。

    王波大声叫喊:“知秋,快,就是现在!”

    知秋一叶不顾快速旋转不受控制的身体,双手迅速结印,大声念道:“天地法灵,叭呢叭呢吽,风火雷电敕!”

    “轰!轰!轰……”

    爆炸声不绝于耳,由谷口往里延伸五六丈距离的两边崖壁上接连不断的爆炸,峡谷两边的山崖顿时坍塌下来,大量巨石泥沙滚滚而落,峡谷中响起数声惨叫,瞬间,滚落下来的巨石泥沙堆积成一座狭长的小山坡,将峡谷堵住。

    谷口外的龙卷风陡然消散开来,“砰”“砰”两声,王波和知秋一叶重重的砸在地面上。

    两人俱都被摔得七荤八素,只觉浑身几乎都散开了架,“哎呦哎呦”的痛叫声此起彼伏。

    半晌,王波从剧痛中回过神来,急道:“知秋,快起来!现在还不能休息!”

    两人相互搀扶着站起身,拖着脚步慢慢移到谷口前面。知秋一叶喘了几下粗气,艰难抬起双手,咬紧牙关的合手结印,由于从十多丈高的空中摔落,骨头好像震碎了一般,每动一下,都痛得冷汗直冒。

    过了好一会儿,他终于结完印,大喝一声:“天地法灵,逐鬼驱魔令!敕!”手捏法诀,向峡谷中的小山坡一指,数张灵符从他怀中飞出,来到小山坡上空。

    “嘭!嘭!嘭……”灵符纷纷爆出一团团金色火焰,瞬间将小山坡包裹住,熊熊烈火,滚滚燃烧。小山坡下面不断传出撕心裂肺的嚎叫声,五只鼠妖果然还没死。嚎叫声越来越弱,最后除了火焰的煅烧声,再也没有其他声响。

    王波和知秋一叶同时也支持不住的扑通一下摔倒在地,成大字型的仰躺着,一动也不动。

    其时已近黄昏,夕阳的余晖洒满天宇,朵朵白云仿佛染上了金黄的色彩,风吹云动,不断的在天上变幻出各种形状,极为绚丽。

    许久许久,知秋一叶突然说道:“王兄,你看天上的云,真好看啊!要不是你之前早有布置,恐怕我们再也看不到这么好看的云彩了。”

    王波睁开一只眼睛瞧了一眼,随即又闭合上,鼻中“嗯”了一声,便不再说话。

    原来,两人刚来到峡谷时,王波见这里两边是山崖峭壁,中间只有一条狭窄的道路,地势险要,实是埋伏行凶的好场所。为了以防万一,就与知秋一叶商量在两边崖壁上埋下灵符,要是真有意料之外的情况发生,两人也可以在逃出峡谷的时候引爆灵符,炸崩山崖,堵住谷口,就算不能借此砸死妖怪,但是也能阻挡一下,为两人赢得逃跑的时间。

    只是没想到,那五只鼠妖这么愚蠢大意。他们能想到来这里闭关修炼,定然也看得出这个地方是进可攻退可守的天险之地,你能利用它来对付来敌,敌人也可以利用它来对付你。怪就怪这五只妖怪不在这里早做准备,或许他们仗着妖法厉害,有恃无恐,不然,最后死的恐怕就是王波和知秋一叶两人了。

    眼见太阳西沉,天色也黑了下来,月亮当空,月华如洗,大地仿佛披上一层圣洁的光辉。

    王波缓缓睁开双眼,休息了大半天,身体终于恢复了一些,他撑起身体,坐了起来,朝峡谷里面的小山坡望去,灵符爆出的金色火焰早已经烧完,里面黑漆漆一片,隐隐中鼻子闻得烤肉的熏烧气味,想到被烧死的五只鼠妖,不由有些恶心。

    他道:“知秋,走吧,我们该回去报平安了。我们这么久还没回去,她们应该也是担心极了。”

    两人相互搀扶着走出山谷,行了一阵,只见不远处静静立着两匹马,两人大喜,快步走了过去。之前为了不惊动鼠妖,隔得老远就弃马走路,任由两匹马自行离去,没想到他们竟然没有离开。

    两人艰难的爬上马背,因为身体被摔伤,全身剧痛难当,也就没有驾马疾奔,只让马儿踢踏马蹄,缓缓前行。

    待得月上中天,两人这才回到吴家村。村里漆黑一片,家家关门闭户,四下里静寂无声,宛如空了一般,马蹄“嗒嗒”的声响在静夜里格外响亮。

    王波心中不由苦笑:“唉,我们在外面打生打死,这些村民倒是睡得安详。英雄侠士果然不是那么好当的!”

    走到吴老爹的屋宅,大门紧闭。王波翻身下马,脚还未着地,突听“呀”的一声,大门开了。

    “王大哥!”

    傅清风、傅月池哭着跑过来,同时扑进王波怀里,抽抽噎噎的不停哭泣。

    王波左拥右抱,脸上表情却是呲牙咧嘴,因为两女扑撞过来牵动了他身上的伤痛,虽是如此,眼中却满是高兴之意,心想:“有人关心的感觉真好!”

    随即,吴老爹由秀兰搀扶着的走了出来,激动的说道:“两位侠士法师终于回来了!太好了!不知,那妖怪可除掉了?”

    王波笑道:“幸不辱命,鼠妖已经被我们烧死了!”

    吴老爹听了顿时老泪纵横,颤声道:“老天有眼,那杀千刀的鼠妖终于死了!”他挣开秀兰的搀扶,拜倒在地,感激道:“多得四位侠士侠女法师出手消灭鼠妖,我们吴家村终于可以过上太平安稳的日子了!谢谢,谢谢,太感谢了,感激不尽!四位的恩德,我们吴家村定然永世不敢相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