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四十一章 恩将仇报
    那鼠妖大惊,想不到来人的法力竟然和他相差无几,当即毫不迟疑的转身就逃。

    王波迅速爬起来,正好看到鼠妖跑到大殿门口,纵身往外跳出。他大喝一声:“哪里逃!龙啸九天,金剑降妖!”手捏法诀,朝鼠妖的方向一指,掉落在一旁的金剑嗖的一下,宛若流星****过去。

    尚在半空中的鼠妖发出一声惨叫,金剑登时插进了他的背心,禁不住喷出一口鲜血,洒落了一地。他强自忍住受了重创的伤痛,张嘴朝地上吐出一口黑气,地面上顿时出现一个黑洞,随着他脚下触地陷落下去,但听“当啷”一声,金剑掉落在地,那鼠妖却已经是消失在地面上。

    知秋一叶惊道:“遁地术?啊!是了,鼠妖鼠妖,本来就是老鼠,会遁地那也是再寻常不过了。”

    他转过头来,道:“王兄,你没事吧?”

    我吸了一口那只鼠妖吐出的黑气,脑袋有些晕晕的,不过并无大碍。想必他吐出的黑气只是具有普通的晕眩效果而已。”

    知秋一叶道:“那就好,你在这休息一下。趁他受到重创,法力受损,应该逃不了多远,我追上去消灭他。”

    王波道:“那你小心点,也不知他有没有其他妖怪帮手在附近?要是一有什么不对劲,你就立即退回来。”

    知秋一叶已经跑出殿门口,应了一声:“知道了!”双手结印,“遁地!”往鼠妖落下的那处地面一跳,便消失不见。

    傅清风和傅月池急忙跑了过来,齐声问道:“王大哥,你觉得怎么样了?”

    王波道:“我没事。这只鼠妖的法力比我想象中的要低很多,伤不到我。”他盘腿坐在地上,眼睛闭合,默运燕赤霞教的修炼功法调息。

    他修炼时日尚短,真正的法力还没有形成,只能是用精神力转化为法力在体内运转。查看有没有因为刚才吸入鼠妖吐出的黑气而中了妖毒。

    傅清风、傅月池、秀兰俱都担忧的注视着他,半晌,王波运转小周天,内视腑脏,没发现自己有中妖毒的迹象,这才收功。

    他缓缓呼出一口浊气,睁开眼,看到三女紧张的看着自己,微微一笑。道:“不用紧张,我真的没事。”

    三女见他精神奕奕,确实不像是被伤着的样子,这才松了一口气。傅月池望向门口,道:“不知道知秋追不追得上那只妖……啊呀!”她突然惊叫一声,指着床榻上,“那……那是什么东西?”

    王波转头看去,原来床榻上多出一条满是浓密黑毛的断臂。细长的手指上长着又尖又细的黑色指甲钩角。他不禁一愣,想起刚才砍断鼠妖的一只手臂。想必是没了法力的维持,原本化成人类模样的手臂瞬间就现出了鼠爪原型,便笑道:“别怕,那是鼠妖的爪子,刚才被我出其不意的砍了下来。”

    他站起身来,走过去细细察看。这只爪子足有成年人的大腿那般粗大,不由一惊,心想:“爪子竟然这么粗,那这只鼠妖要是变回原型,岂不是跟野猪一样大了?”

    他想了想那副画面。一头堪比野猪大小的巨型老鼠,心里头震惊不已。摇了摇,将画面甩掉,心想:“但愿知秋不会出事吧?”

    他想到知秋一叶施展遁地术在地底下追逐鼠妖,现在外面又下大雨,等下回来肯定是一身泥巴一身水,便把床榻劈开,生起一堆火。

    过了不久,但听“呀”“砰”的声响,庙门被推开,王波迅速说了一句:“你们小心躲好!”便手持金剑抢步奔出殿外,只见一个满身泥巴全身湿透的人影踉跄着脚步走进前院,待得看清楚,原来是知秋一叶。

    王波惊讶道:“知秋,你这是……怎么回事?”

    知秋一叶摆摆手,沮丧说道:“这只鼠妖在地底下钻来钻去,虽然被我们重创受伤,但是逃跑的速度却是不慢,他又对这附近的地下非常熟悉,我追了一会,便失去了他的踪影。老鼠果然是老鼠,跑得还真快,呼呼……”

    说话间,他已经走到屋檐下,喘了几口大气,继续说道:“你不知道啊,这地底下太复杂了,到处都有大石头,好几次我都差点撞上,加上现在又下大雨,泥土又黏又重,在地底下穿行愈加困难,我找了一会,见实在是没办法找到,只好跳出地面走回来了。”

    王波道:“辛苦你了。你先去换上干净的衣服,我在里面烧了个火堆,我们边烤火边谈。”

    知秋一叶点点头,便走到一旁去换衣服去了。

    五人围着火堆坐下,王波和知秋一叶商量着接下来的事宜,傅清风、傅月池、秀兰三女静静坐在一边,听着他们两人谈话,因为鼠妖的出现,众人都没有困意,反而还暗暗提高警惕,注意着四周的情况,防着鼠妖带其他的妖怪同伙杀回来报仇。

    外面的大雨渐下渐小,等到天上露出鱼肚白,雨也停了下来。王波站起来,走到前院中,但见四周围水气弥漫,空气倒是清新得很。

    他深吸一口气,伸了个懒腰,舒展肢体,看到知秋一叶四人也走了出来,说道:“天亮了,雨也停了,秀兰姑娘,我们先送你回村,然后再去找那只鼠妖,一定要将他彻底除掉,免得他伤好后再次出来祸害人。”

    五人正要离开庙宇,就在这时,突听外面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随即有人发出惊叫声:“啊呀!这庙门怎么打开了?地上还有泥巴?会不会是鼠大王留下的?”

    “不会吧?鼠大王向来是来无影去无踪,怎么会留下这么明显的痕迹呢?快进去看看,可别出什么差漏了!”

    秀兰脸色大喜,快步奔出,口中叫道:“爹!”

    一个声音惊道:“秀兰?”

    很快,庙门外闯进一大群人。俱都脸露惊讶、不敢置信的神色。秀兰大哭着扑进走在前头的一个老年人怀里,抽抽噎噎的哭了起来。

    那老年人抱着秀兰,表情惊愕,恍如做梦一般,颤声道:“秀兰,真的是你吗?那……那……鼠大王没把你带走?我不是在做梦吧?”

    秀兰泣道:“爹。是女儿。女儿幸得四位高人搭救,这才逃过劫难。”昨晚她对王波四人仙长仙姑的叫,王波觉得怪怪的,便向她说明他们只是会一点法术而已,并不是什么仙长仙姑,于是,她就改口称他们为高人了。

    那老年人朝王波四人不住的打量:“高人?”

    秀兰拉着那老年人的手,来到王波四人面前,道:“爹。就是这四位高人,他们法术高强,昨晚那只鼠妖出现……”

    那老年人慌忙捂住她的嘴巴,惶恐的左右瞧视,急道:“住口,快住口!那是鼠大王,不是……鼠大王神通广大,我们不管说什么。隔得老远他老人家都能听得到,可不能那样称呼!”

    秀兰拉下她父亲的手。大声道:“不怕,那只妖怪已经被四位高人打成重伤,还砍断了他一只手,要不是妖怪跑得快,四位高人早就消灭他了!”

    “啊?”那老年人震惊不已,看了王波四人许久。突然问道:“只伤了他,没有彻底消灭他么?”

    王波微笑道:“这位大叔,因为昨晚的大雨,我们对这附近的环境又不熟悉,那只鼠妖跑的太快。我们一时追赶不上,就被他逃走了。”

    那老年人又是失望又是忧心,叹道:“唉,这下麻烦大了!鼠大王要是伤好后回来找我们报仇,我们又没有本事抵抗,到时可就坐以待毙了!”

    其余村民顿时哗然起来,全都变得惊慌失措,纷纷交头接耳的议论起来,看向王波四人的眼神也带着不善、怨恨之意。

    突然有一人叫道:“伤了鼠大王的是这四个外乡来的人,我们把他们捉起来向鼠大王认错,求得原谅,我们才有一线生机,不然,我们只能等死了!”

    “对!没错!把他们捉起来向鼠大王赎罪!”

    村民们纷纷愤怒的叫喊起来,场上群情汹涌,冲突一触即发。

    秀兰急道:“爹,你们……你们不能这么做,他们可是女儿的救命恩人啊!”

    一个村民叫道:“村长,大伙可是早已经商量好的,每年家家抽签,谁抽到谁就得把自家的女儿送给鼠大王做新娘子,之前那么多家抽中签都把女儿送出去,今年是你家抽到的,可不能因为你是村长就厚此薄彼啊!如今惹怒了鼠大王,要是不赶快赎罪认错,村里的人可就全遭殃了。”

    “对!要是因为你这么做,而连累了全村的人,你就是村里的千古罪人!”

    “不能厚此薄彼!”

    “千古罪人!”

    众村民纷纷叫喊。

    傅月池踏前一步,娇声斥道:“你们这是做什么?是非颠倒不清,我们好心帮了你们,你们不感激也就算了,还恩将仇报,你们的道德良心难道都被狗吃了吗?”。

    一个村民道:“命都没了,道德良心还有什么用!要讲道德良心,那也得先有命讲才行!”

    “我们怎么就没讲道德良心了?大伙之前为了救全村人的命,各自牺牲自己的女儿,其余活下来的哪家不全都心怀感激,这难道就不是道德良心吗?”。

    傅月池又气又急,这些村民中有的家庭忍痛牺牲自己的女儿保全其他村民,这种牺牲精神她自认自己是做不到,一时间辩驳不得,可是总感觉哪里不对,她退到傅清风身旁,又是委屈又是无助的说道:“姐姐,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他们这是在强词夺理!”

    傅清风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别急,王大哥自有主张,我们一切都听王大哥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