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四十章 鼠妖出现
    傅月池看向王波,道:“王大哥,你看……”

    王波苦笑道:“你们俩都这样了,不帮忙也得帮忙了。”

    傅月池欢喜道:“我就知道王大哥侠义心肠,不会见死不救的。”

    王波无奈的摇了摇头,朝大殿四周细细观察,殿内雕梁绣柱,看起来虽然富丽堂皇,可是除了后面有一座鼠首人身的木像和几张案桌便没有其他东西,极为空旷。

    知秋一叶道:“王兄,这头鼠妖既然强迫村民送少女给他做新娘,那说明他已经可以幻化成人身。再想想里面供桌上鼠首人身的木像,他的头部应该还不能化成普通人的模样,我想这头鼠妖的道行应该还不是很强,或许我们可以对付他也说不定。”

    知秋一叶点点头,眉头紧皱,凝神苦思起来。

    王波又向秀兰问了一些问题,了解有关鼠妖的情况,可是她也是从没见过鼠妖,只说鼠妖行踪飘忽,来无影去无踪,曾听村里的老人说过这头鼠妖只在村里出现过一次,一口气吹出就会卷起一股妖风能把人或者牲畜瞬间卷走,至于其他,就一无所知了。

    王波朝傅清风、傅月池、秀兰三女看了看。心想:“她们三个不会法术,等下真要和鼠妖斗起来。这可是我们的薄弱之处,要让她们躲起来才行。可是外面黑蒙蒙一片又是下暴雨。周围环境什么都不清楚,唉,这有点难办啊!”

    突地,他眼中一亮,盯着秀兰看了一会,对众人道:“我有个办法,虽然有点冒险,不过只要出其不意,定能成功。”

    知秋一叶道:“王兄。你有什么办法,快说来听听?”

    王波笑道:“这个办法其实很简单,不过往往最简单的办法却最有可能成功。那鼠妖不是想着要娶新娘子吗?那我们可以假扮成新娘,骗过他,然后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要是能重伤他,之后动起手来就容易得多,当然,能够一剑刺死他那就最好。”

    众人眼中均都一亮。傅月池笑道:“这个办法好!这只妖怪每年都强迫村民送一个少女给他做新娘子,甚是可恶,我们就让他娶个假新娘。王大哥,那我们谁来扮这个假新娘呢?”

    王波道:“这个主意是我想出来的。那肯定得我来假扮了。秀兰姑娘麻烦你到那边神袛后面把你这身新娘子的衣服换下来。”

    傅清风、傅月池陪着秀兰走到后面,帮她把繁杂的新娘子衣服脱下来。然后又笑嘻嘻的帮王波穿上,她们俩个是官家小姐。随身都带着一些胭脂粉底,便嬉笑好玩的帮王波涂脂抹粉。

    弄好一切好。众人退开一步看了看,但见王波脸上抹着粉底打着腮红。蛾眉淡描,嘴唇胭红,身着大红喜服,活脱脱是一名别致艳丽的新娘子,当即再也忍不住的哈哈笑了起来。

    知秋一叶大笑道:“哈哈……王兄,你这身打扮真的是太像了,要是不知道的人乍一看见,还真以为你是女的呢!哈哈……”

    傅月池也是笑弯了腰:“就是就是,说不定那只妖怪看见了,还真把王大哥你当成新娘子,娶回去当做压寨夫人……不对,妖怪的老巢不是山寨,好像是什么洞府,那就应该称为镇府夫人才对!嘻嘻……哈哈……”

    秀兰站在一旁,一会看看这两个笑得合不拢嘴的仙长仙姑,一会又看看新娘子打扮的王波,她也想笑,可是想到对方是来帮助她消灭鼠妖的仙长,便又不敢笑,憋得脸红耳赤,站也不是,走也不是。

    王波满脑子黑线的瞪着这两个笑得肆无忌惮的家伙,心道:“镇府夫人?我还镇府神兽呢!不对!这不是自己骂自己吗?都被他们两个气糊涂了。”

    傅清风抿嘴忍笑,嗔道:“月池,王大哥这是冒着危险假扮新娘子来对付妖怪,你怎么还笑话起来了呢!快别笑了!你看你笑得这么大声,要是被妖怪听到,这个计划可就失灵了。”

    知秋一叶和傅月池听了,立时静了下来,只是眼中的笑意仍在,显然是暂时为了计划只是在拼命憋住罢了。

    王波苦笑的摇了摇头,道:“你们快到里头的神袛后面躲起来,千万别出声。不然,惊着那只鼠妖,那可就白费心机,功亏一篑了。”

    傅清风凝视着他,道:“王大哥,你记得要多加小心,能消灭妖怪固然是好,但是也要注意安全。”

    王波心中一暖,道:“放心,我不会有事的。我的本事你又不是没有见过,你快去躲起来罢。”

    四人走到大殿里头的神袛后面,伏身躲了起来。

    王波见四人全都躲好后,这才走进床榻中跪坐下来,看着殿门外被烛火照得忽明忽暗的小前院,想了想,又站了起来,把殿门掩上,这才走回来,然后面朝下的趴在床榻上。

    殿内顿时静了下来,四下除了下雨之声,便再无其他声音。

    等了许久,外面半点动静也无。王波大病初愈,又赶了一天的路,还被大雨淋湿,刚才穿新娘子服装时已经把身上的湿衣换下来,这时身上可说穿着两套衣服,趴在床榻只觉身上暖和舒服,竟然有些许困意袭上心头。

    他忍不住张嘴打了个哈欠,忙强打精神,心想:“这头鼠妖怎么还没来,再不来,我都快忍不住睡着了。”

    正想着,突然“呼”的一声,一阵大风在殿外刮起,“呀呀”声中,殿门迎风而开,殿内的烛火被刮进来的大风吹得忽明忽暗。

    王波心中一凛,暗道:“鼠妖来了!”侧着头,用眼角余光透着纱帐望外瞧去。

    只见殿门外一股黑气从地面升出,慢慢旋转而起,由小变大,黑气也由刚开始的浓郁变得稀薄,中间突然现出一个旋转的身影,那具身影转了数圈陡地停了下来,这时,黑气也消散的无影无踪。

    在殿内的灯光照射下,王波看清了那具身影的面貌,正是和大殿里头的鼠首人身木像一模一样,只不过这鼠妖的真身上却少了那种威严的气势,尖尖的鼠脸上挂着那种贱兮兮的笑容,两只眼珠子溜溜的转。

    王波脑中突然冒出一个词语,贼眉鼠眼,对,没错,用这个词语形容最是贴切不过了。心想:“妖精就是妖精,就算可以幻化成人身,也还是一只老鼠罢了。看来,里面那具颇具威严气势的木像是村民们为了讨好它才故意做出那副模样来的。

    那鼠妖看到纱帐里躺在床榻上的人影,桀桀的笑了几声,搓着手说道:“小娘子,为夫来了,还不快快起来,今晚可是咱们夫妻俩的洞房花烛夜,可别浪费了这大好的良辰美景啊!”

    王波心中暗骂:“我呸!还什么良辰美景!死妖怪,瞎眼了吗?外面大雨倾盆,电闪雷鸣,你哪只眼睛看出这是良辰美景来了?”手中握紧燕赤霞赠送的用法力淬炼多年的金剑,蓄势待发。

    那鼠妖慢慢走近,撩起纱帐,看着床榻上趴着的曼妙娇躯,色.心大动,眼中绿光闪烁,正要扑下去,突然他抽动了几下鼻子,顿时停住脚步,抬头望着大殿里头,喝道:“什么人?出来!”

    王波暗道不好,这妖怪如此警醒,竟然发现知秋一叶他们躲在里面了,来不及思考,反手一剑劈将过去。

    那鼠妖望着劈过来的长剑只是桀桀冷笑,不避不躲,站在那任由剑锋劈来。他是吸取日月精华修炼而成的精怪,普通刀剑哪里砍得进他的身体,他自然也就没有想过要躲闪。

    突然,眼前长剑闪现出耀眼金光,鼠妖惊骇叫道:“哪里来的宝剑?”眼见闪耀着金光的剑锋就要劈在脑袋上,已经避无可避,情急之下只得举起右臂挡在面前。但见金剑落下,鼠妖惨叫一声,“砰”的一下,一条右臂顿时掉落在床榻上。

    那鼠妖又惊又怒,霍地张嘴吹出一口黑气,霎时间,一股龙卷风凭空卷起。王波只觉整个人突然飞起,在半空中斜着身体旋转了一圈,但觉后背一痛,砰的一下撞在大殿的墙壁上。

    “王大哥!”“王兄!”“王大哥!”

    傅清风、知秋一叶、傅月池纷纷惊叫起来。

    知秋一叶手捏法诀,口中念动:“天地法灵,逐鬼驱魔令!”一张灵符急飞而去。

    那鼠妖又是张嘴吐出一口黑气,与灵符撞在一起,“嘭”的一声,灵符在空中爆炸开来,一团金色的火焰刚刚冒出,便和黑气一同急速收缩,消失不见,好似双方的法力在对抗中,相互抵消了。

    那鼠妖大惊,没成想来人的法力竟然和他相差无几,当即毫不迟疑的转身就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