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三十八章 永远不分开
    傅清风面露苦楚,道:“解决不了的,要么是我,要么是月池,我们俩个终究要留下一个……”

    王波打断傅清风的话:“不,你们两个都不用留下,我要把你们俩个全都带走。”

    傅清风“啊”的讶然一声,连连摇头道:“这……这……不可能的……”

    王波道:“你信不信我?”

    傅清风看着王波望过来的灼灼目光,认真、坚定、一往无前。她下意识的点点头,王波道:“好!你既然信我,这件事便由我来解决,你们都不要管了,纵使捅破天我也要把你们俩人带走。”说罢,转身向傅月池那边的方向走了过去。

    既然带走一个也是带,带走两个也是带,何必考虑那么多,统统带走,全都娶过来。

    王波径直走到傅月池面前,傅天仇见此,眉头一皱,沉声道:“你过来做甚?我念你替朝廷立下大功,还救过我和清风的性命,如今清风执意要跟你走,我就当她是偿还你的救命恩情,从此我傅家和你再无任何关系牵扯,你走吧!”

    王波道:“原本我还有些顾虑。既然你这么说,我也就没有什么思想包袱了。”他伸手去拉傅月池。旁边等人双眼睁大,俱都惊愕无比。不知他这是要做什么。

    傅月池也是不明其意,困惑道:“王大哥,你这是……这是做什么?”

    王波微微一笑,道:“月池,刚才我在那边听到你和你爹说的话了,你为了我和你姐姐竟然愿意牺牲自己,想我王波堂堂七尺男儿,再怎么的窝囊,也还不至于要躲在女人的背后。让你一个女孩子牺牲自己的一生才能获得幸福。”

    傅月池又是痛苦又是无奈的说道:“王大哥,我……”

    王波摇摇头,示意她不用多说,他缓缓说道:“今天我王波,要把你们两人全都带走,不管是谁,任他是天王老子也不能阻挡。从今往后我们三个一起流浪江湖,逍遥快活,永远不分开。”

    傅月池脸上神色惊愕、不信、欢喜、甜蜜、满足、担忧杂呈涌现。心中神思恍惚:“我、姐姐、王大哥三个一起流浪江湖,逍遥快活,永远不分开?这……可能吗?合适吗?姐姐愿意吗?”。

    傅天仇终于反应过来了,大怒道:“你真当自己会点武功法术就可以目空一切。肆无忌惮,为所欲为么?这世上还有没有王法了?”说着,劈手便要打掉王波拉住傅月池的手。

    王波條地抱起傅月池。闪到一旁,道:“你是清风和月池的父亲。我不想和你动手。我说了要带她们走就要带她们走,就算你是她们的亲生父亲也阻挡不了。至于王法……哼!那只是对平头老百姓说的。对我来说。至少在这个世界,王法在我眼中只是个摆设,什么都不是!”

    傅天仇气得浑身都在颤抖,道:“好好好,来人!给我拿下这个目无法纪,无法无天,大逆不道的家伙!”

    但听后面众人中有十数人齐声答应,有的手持哨棒,有的拿着马鞭纷纷走上前来。

    王波不屑道:“就凭这些人也想拿下我。”左手抬起,只见地上凭空升起各种形状或大或小的石子石块,漂浮在他身前,停止不动。

    众人大骇,俱都不自觉的连连后退,均想:“这是什么妖法?”

    那傅家的十数个家丁顿时停住了脚步,站在原地停滞不前,面上惊惧非常,只是不得命令,也就不敢逃跑,纷纷望向傅天仇,只盼他下令,就此作罢。

    傅天仇早已经见识过王波的本事,见怪不怪,也不觉得有什么可惊讶可害怕的,他只觉肺都要被气炸。突地,他气极而笑:“好!好!好!我就不信天下之大,就没人治得了你。”

    他抬起头朝傅清风、傅月池各看了看,大声道:“清风,月池,你们可是想清楚了?你们两个若跟了这家伙走,从此便不再是我的女儿!”

    此刻,傅清风、傅月池俱都意乱神迷,犹豫、不信、忧愁、羞愧,心中柔肠百转,各种念头纷乱杂呈,一边是亲生父亲,一边是心中爱郎,更有两人亲姐妹的关系,一时之间均都不知如何作答。

    傅天仇见两个女儿都不回答,定是不肯回心转意了,深深后悔自己平时只顾国事,没有对她们多多教诲,不由得长叹一声,两行浊泪潸潸而下,颤声道:“好,你们……你们……”说了几个字,便呜咽的再也说不下去。

    突然,他转头瞪向王波,眼神中似愤恨似警告似威胁,半晌,霍地转身,大步朝停立在一旁的马匹走过去,也不再和场上任何一人说话,翻身上马,调转马头,沿着大路的来处疾驰而去。

    那十数人傅家家丁顿时松了一口气,赶紧转身快步退回原处,各自跳上马,追着自家老爷去了。

    马.元辰愕然道:“爹,这……这……我的婚事怎么办?”

    马大人瞪了一眼过去,斥道:“闭嘴!”他向一旁的贾公公躬身一礼,道:“贾公公,此事发展成这个地步,我已经方寸大乱,此间的事还请您……”

    贾公公淡淡道:“我只是皇上派来跟进此事的缘由罢了,至于其他,我位卑言轻,不敢多言。”

    马大人急道:“不不不,我并没有其他意思,只是请您秉公处理,如实上报,还我马家一个公道。”

    贾公公道:“我自有主张。”说着,他朝着王波躬身行了一礼,谄媚道:“王壮士,请恕贾某皇命在身,不便久留,便在此预祝您一路顺风。”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王波也不用对此人摆脸色,精神一松,漂浮在身前的石子石块“哒哒”的掉落在地。他遥遥拱手,道:“贾公公请了。”

    贾公公似乎松了一口气,又行了一礼,便骑马离开。

    其他不相干的官宦子弟早已被王波诡异的本事吓坏了,哪敢久留,连忙跳上马,几乎是飞也似的驾马远逃。

    马大人面色一阵红一阵青一阵白,随后复归平静,朝王波拱了拱手,也不发一语,算是招呼了一下,便扯着马.元辰驾马离开。马家众家丁见自家老爷少爷都走了,哪里还敢逗留,自然紧跟其后。

    过不得多时,场上众人走的干干净净,只剩下王波、傅清风、傅月池、知秋一叶四人。

    傅清风、傅月池怔怔的望着道路的远处,脸上泪水无声落下,滴在地面溅射开来。刚才亲生父亲说不再当自己是他的女儿这些话不住的在耳朵里回响,萦绕不散,仿若利刀一般在内心绞割,痛彻心扉。

    王波转头看向站在一旁呆呆出神,伤心不已的傅月池,又望了望身后的傅清风,心想:“是我太贪心了,害得她们父女分离,唯有日后加倍对她们好,不然,我就真的是对不起她们的一番深情厚意了。”

    他轻声道:“月池,对不起,全是我的不好,让你们两人难做了。”

    傅月池泣道:“王大哥,我从来没见过我爹这般生气,他还会不会原谅我们?”

    王波道:“目前你爹还在气头上,跟他解释是解释不通的了。唯有以后我们三人再回来慢慢跟他解释清楚,相信到时他就会原谅我们。”

    傅月池听到“我们三人”四个字,脸上陡地一红,只觉内心又是尴尬又是羞耻,低下头去,默不作声了。

    王波道:“月池,我们到你姐姐那边去,天色有点不对劲,好像快要下雨了,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说罢,他迈步就走,谁知走了几步,却发现傅月池没有跟上来,疑惑的转过头,只见傅月池低着脑袋,几乎都要垂在胸前,侧脸红扑扑的,甚是娇美,两只手捏着衣角,手指绞动不停,似乎窘迫不安,害羞非常。

    王波一愕,随即醒悟过来,禁不住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傅清风,也变得不好意思起来,同时内心隐隐中有种莫名的兴奋激动感,赶紧按捺住有些骚乱的心思,伸手去拉傅月池,道:“走吧。”

    傅月池也不作声,任由王波拉着走到傅清风面前。三人站在一起,一时间谁也不好意思先开口说话,场面安静一片。

    突听知秋一叶说道:“王兄,这个金球还给你,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不过我觉得这个金球有点古怪。刚才拿在手上,我觉得无论是视觉、听觉、神识全都在霍然间变得灵敏起来,我刚才试着注意了一下那边十多米处,我竟然看到了那边地上砂砾里走过的两只蚂蚁,就连他们触角相互触碰的声音我仿佛都能听得到,这太让人惊奇了,我想这肯定是个很厉害的法宝!”

    王波转过身,接过金球,仔细的看了看,道:“有这么神奇吗?竟然隔着十多米远都能看到两只蚂蚁?我怎么没有感觉到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