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三十七章 由我来解决!
    傅月池急道:“爹……”

    傅天仇怒眼一瞪:“闭嘴!你姐姐素来知书达理,行事稳重,定是你撺掇你姐姐做出这等有辱我傅家家风的事,回去我再跟你算账!”

    傅清风道:“爹,不关月池的事,是我自己决定的。”

    傅天仇道:“你还敢说!我傅家的名声都被你丢尽了!我已经跟马大人商量好了,只要你回去继续把婚事办下来,嫁入马家,这件事便既往不咎!跟我回去!”说着,伸手要去拉傅清风。

    傅清风向后退开一步,扑通一下跪倒在地,哭道:“爹,请恕女儿不孝。我不能嫁入马家,我喜欢的是王大哥,我……”

    “住口!”

    傅天仇一声爆喝,“现在我只当你魔怔了,一时迷了心性,胡言乱语。月池,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扶你姐姐回去?”

    爹,你成全姐姐吧!王大哥和姐姐两情相悦,定会好好待姐姐的。”

    傅天仇指着两人,道:“你们……你们竟敢……”他手指发颤,气得都说不出话来。

    贾公公和马大人走过去,纷纷劝道:“傅大人,令爱想是魔怔得厉害,一时胡言乱语,您千万别动怒,小心气坏了身子啊!”

    马大人回头吩咐道:“元辰,还不快点过来扶你的妻子和月池小姐回去!”

    马.元辰躬身应道:“是,爹。”

    王波突然大声说道:“慢着!”

    那马大人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喝斥道:“你是何人?这里是你说话的地方吗?还不快快退下去!”

    王波只当他透明。看都不看一眼,径直走过去将傅清风和傅月池扶了起来。

    马大人已经猜出王波的身份。却故作不知,更加以喝斥。想激怒他,却没想王波理都不理,心知此人是极难对付的了。他面色顿时冷了下来,不过他城府极深,心中虽然恼怒异常,却是没有发作出来,负手站在一旁,双眼不住的朝王波上下打量。

    贾公公恭敬的行了一礼,道:“王壮士。这次傅家与马家结亲,皇上还特意赐下一只金猪作为贺礼,他们两家的私事,我们这些外人恐怕不好参与其中吧?”

    那马大人一惊,这人只是立下一点功劳的白身而已,竟然连服侍皇上的贾公公都对他这么恭敬,难道他还有其他更高身份不成?

    这次朝廷出了妖孽祸乱朝纲的大事,由于皇上下令,任何消息不得外露。因此外人只知护法国丈是个奸臣,却不知其是头千年蜈蚣精。贾公公是皇上身边贴身侍候的太监,自然知道王波是消灭妖精的高人,连皇上都虚礼以待。甚为敬重,他哪敢不放低姿势,问候行礼。

    王波眼睛一瞪。道:“这是我和清风的事,你退到一边去。别多管闲事!”

    贾公公立时闭嘴不敢再说,只好退到一旁。

    王波道:“傅大人。我与清风情投意合,真心相爱,还望你成全,让我们离开。你放心,我保证一定会好好待她,不让她受半点委屈!”

    傅天仇怒道:“休要再说!你可知今天是清风成亲的大好日子?这场婚事,她还未出生我便给她定下,我若让你们离去,岂不是背信于人!我傅天仇活了大半辈子,从未失信于人,何况这是关于清风的终身大事,你让我日后如何面对同僚,面对世人?”

    王波道:“傅大人,虽然清风已经和别人有了婚约,可是她们之间从未见过面,先不谈她们有没有感情,我只说一件事,当初在正气山庄,我与清风早已有肌肤之亲,当时你也在场亲眼所见,可说从那时起,她便是我王波的人,试问我怎么能让清风再嫁给别人?若我真这么做了,你又让世人怎么看待我?”

    傅天仇大声道:“当时急着救人,形势所迫,不得不如此。正所谓医者父母心,所有都作不得真。”

    傅清风道:“爹,其实……其实……在此之前,女儿在山庄房间里洗澡的时候,因为一些误会,便被王大哥看到……看到清白的身子了……”她满脸通红,说到最后几如蚊呐,羞不可抑。

    傅天仇膛目结舌,不敢置信,指着傅清风的手指颤抖不已:“你……你们竟然如此不知羞耻……”

    傅月池也是震惊不已,想起当初在正气山庄的房间的情景,当时她还奇怪姐姐怎么不在房间,想必姐姐当时正光着身子躲在一处,怪不得她想要进去看看的时候,却被王波伸手拦住,不让她进入房间,记得还因此碰到她……

    想到这,她脸上突然红了起来,禁不住看向王波,却见他正温柔的看着傅清风,心中不由一痛,心道:“唉,原来王大哥早就与姐姐有了私情,我还道王大哥对我有意,原来自始至终都是我一厢情愿罢了。”

    良久,傅天仇深深一叹:“唉,罢了罢了,我傅家家风不严,出了这等不知礼义廉耻的事,实是愧对列祖列宗,你们……你们好自为之吧!月池,你随我回去!”说罢,他转身朝马大人那边的方向走了过去。

    傅清风知道她父亲这是应允两人的事了,但是她却开心不起来,傅天仇要是训斥她,说明他还在乎她这个女儿,可是这种状况,似乎不再认她这个女儿了。

    她心中痛楚难当,柔肠百转,虽然父亲平时一心国事,对家人不甚关心,但终究是生她养她的亲生父亲,可另一边是她中意的爱郎,任是谁她也是极难割舍,但是一想到只要她跟随父亲回去,便要嫁与他人,从此就与王波天各一方,再无牵扯,思及于此,心中真是有如刀割。

    她深吸一口气,心想眼下的事是难以两全其美的了,既然已经决意要跟随王波离去,那父亲这边唯有日后再求他原谅,当即跪倒在地,悲泣道:“爹,都是女儿不好,令你难堪了,女儿既已跟定王大哥,便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此后不能再在您身边尽孝,还请您原谅罢。”她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额头磕得淤青一片恍若不觉。

    傅天仇身形顿了顿,却是没有回头,仰天长长一叹,便不再迟疑的大步走远。

    王波扶起傅清风,事已至此,他也不知如何劝慰,只能拥抱着傅清风以此安慰,抬头看向傅天仇那边的方向,只见傅天仇对马大人拱手作揖,好像是在赔礼道歉,那马大人连忙躬身还礼,贾公公在旁似乎在劝说什么。

    然后看到傅天仇和马大人走到一边,两人好像在商量着什么事,随即便见得马大人脸露喜色,抬头朝王波这边看了一会,便向傅天仇躬身行礼,似乎在表示感谢。

    不一会儿,但听傅天仇高声叫道:“月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随我回去!”

    傅月池应了一声,望向王波和傅清风,神色黯然,不舍的说道:“王大哥,姐姐,我走了……”说着,她的泪水已是滚滚落下,泣不成声,过了一会儿,她强自忍住,又道:“我……我祝你们幸福……”她蹲身行了一礼,便转身头也不回的朝傅天仇走了过去。

    傅清风怔怔的看着傅月池走远,突地“哇”的一声扑进王波怀里大哭起来,悲恸道:“王大哥,是我对不起我爹,对不起月池,都是我不好,让他们俩难过伤心……”

    王波轻拍她后背,道:“不,全都是我的过错,是我让你们父女、姐妹分离,要怪也是全怪我,是我让你难做了。但愿日后我们能把这个事结解开吧!”他看向已经走到傅天仇身边的傅月池,心中暗叹:“唉,月池的深情,我只怕难以回报了。”

    只见傅天仇和傅月池说了几句话,随即便看到傅月池仿佛被定住一般,不敢相信的看着傅天仇,然后朝王波这边看了一会,泪水好像决堤似的不断涌出,随后她轻轻点了一下头,傅天仇原本铁青难看的脸色顿时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

    突然,知秋一叶捧着金球走到王波旁边,小声说道:“王兄,我刚才好像听到傅大人似是要月池姑娘代替清风姑娘嫁给那个新郎官。”

    王波和傅清风同时失声惊叫:“什么?”嗖的一下,齐齐转头看向知秋一叶,王波不敢置信的问道:“知秋,我们和他们隔得这么远,你怎么听到的?”

    知秋一叶挠挠头,也有充满了疑惑:“我也不知道怎么听到的,刚才我见月池姑娘好像很伤心难过,便朝她那边注意了一下,突然间,耳朵里就传进了傅大人和月池姑娘两人说的话。傅大人说清风姑娘有辱家风,此事已经难以挽回,但是他们傅家和马家结亲的事因为皇上亲赐金猪作为贺礼而把这场婚事传得天下皆知,为了不辜负圣上恩赐,便要让月池姑娘代替清风姑娘嫁给马家公子,而月池姑娘也点头答允了。”

    傅清风震惊得全身都在颤抖,她转头望向傅月池,呆若木鸡,脸色惨白,眼泪无声无息的簌簌而下,又是痛苦又是不信,突然说道:“王大哥,我不能让月池代我受过。我……我要跟我爹回去,你忘了我吧,月池很好很好的……我知道你也是明白月池的心意,你们两个在一起,我也心安了。”说罢,她轻轻推开王波,痴痴地看了一眼,迈步就走。

    王波呆了半晌,突然大喝一声:“等一下!”他大步走到傅清风面前,定定的看着她,道:“清风,此事因我而起,便由我来解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