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三十六章 文斗?武斗?
    ps:谢谢“随风的小虫”月票支持!谢谢“”打赏!求推荐!求收藏!

    ****辰听了王波这一番话,脸色陡然大变,面上表情阴晴不定。【猫扑小说更新最快最全的免费小说】当年朝廷突然间冒出个护法国丈,此后便陆续有高官锒铛入狱,当时的兵部尚书傅天仇也在此之列,马家却因官职较低,这才躲过一劫。

    傅家后来因此被天子下旨抄家,傅清风和傅月池为救他父亲出狱,四处求人,甚至流浪街头,而马家与傅家有指腹为婚之约,两家已经称得上是亲家关系,可他们马家为明哲保身,不被牵连,却对她们傅家不闻不问,置之不理,这等行径一直被人诟病。

    原本以为傅家从此会一振不起,指腹为婚之约也就此作罢,谁知后来傅天仇却因揭发护法国丈是奸臣而立下大功,不仅官复原职,而且还愈加受天子重视。

    马家忐忑不安,生怕傅天仇会揪住他们对傅家置之不顾这件事发难,谁料傅天仇在朝上见到他父亲竟然和礼相待,似乎对当年之事毫无芥蒂。

    他父亲曾在言语上试探了几次,这才确认傅天仇原来并不知道当年之事,看来他的两个女儿都没有跟他说起过当年之事,而其他官员为明哲保身,也没人在傅天仇面前提起只言片语。

    马家大为惊喜,便立即上傅家求亲,定下婚事。只要傅清风进了他马家的门,出嫁从夫,到时候就算她提起这件事,既成事实之下,也翻不起任何波浪。他们马家也就可以攀上傅家的高枝,从此官路扶摇直上。

    可如今,突然被这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人当众说出,甚至口含警告威胁之意,他禁不住有些惊慌失措起来。傅清风还没有娶进门,要是这人真的跟傅天仇提起当年之事。以傅天仇现在的官势,要想反悔婚事他们马家也无可奈何,甚至要整倒他们马家也是易如反掌,这不得不令他忌惮不已。

    ****辰心思急转。考虑得失,现场不仅有他马家的家丁,傅家派来的人,还有其他来帮忙的官宦子弟,人多嘴杂。哪里还能遮掩得密不透风。现在说什么都要硬撑下去,傅清风已经抬出傅家,路也走了一半,眼看就要进入马家,成为他马家的媳妇,但愿傅天仇为了脸面,过后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想到这,霎时之间,他便镇定下来。冷冷说道:“谣言止于智者,相信傅大人定会明辨是非。你这般诽谤我们马家,造谣生事,我们马家定与阁下誓不罢休!废话少说,你挟持清风小姐,意欲何为?”

    王波嗤的一下,忍不住笑出声来,道:“好个挟持!好个意欲何为!看你这么能说,读过几本?”

    ****辰傲然道:“哼!区区不才,四书五经虽然说不上通读。却也熟记于心,天文地理,琴棋书画稍有涉……”

    不等他说完,王波已经开始感叹道:“果然是读书人啊!伶牙俐齿。巧舌如簧,一张嘴能把白的说黑,黑的说白。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罪名定下,占据道德至高点,扯出正义大旗。诬陷起人来也就理所当然了。果真是心机深沉,阴谋诡计信手拈来。我倒想问问,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挟持人了?你们呢?也认为他说得对?”

    对面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俱都默不作声。现场情形一目了然,新娘子傅清风心有所属,不愿嫁给马.元辰,私自逃婚投奔意中人,这挟持一说,实乃自欺欺人,太过牵强附会了。

    马.元辰面色铁青,低沉着嗓子说道:“清风小姐乃是兵部尚书傅大人的千金,冰清玉洁,家教甚严,你一个乡下野小子,门不当户不对,她哪里识得你,定是你使了什么妖术,被你蛊惑,迷了心性,这才被迫跟你走的!这种下作手法,等同挟持!”

    “哈哈……”王波大笑,“好好好!颠倒是非黑白果是好手!都说书生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百无一用。其实这句话说得一点都不对,至少,嘴上功夫是可用的。废话不多说,我有个原则,那就是能动手尽量不吵吵。在强大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虚的。不管你诬陷也好,状告也罢,今天清风将终身托付于我,我定不能负她,一切我都接着!来吧,你是打算文斗,还是武斗?”

    傅清风听了,心中感动,颤声道:“王大哥……”

    王波微微一笑,道:“清风,你先站到一旁去,这是我们男人之间的事,自然要用男人的手段解决。”

    傅清风已经把全副身心都交给他,而今他又为了自己挺身而出,对他更是爱煞,自然无不听从,便顺从的低声应道:“嗯。”便退到他身后,如同小媳妇般,不管什么事,只在丈夫身后默默支持。

    一旁的傅月池见姐姐和王波一说一应,寥寥数字,虽平淡无奇,却如夫妻唱和,情深意切。想到自己对王波一往情深,却难有回应,不禁眼圈一红,险些掉下泪来,赶紧深吸一口气,缓解情绪。

    她心想:“爹爹心里只有皇上和国事,一向对家事不管不问,娘亲过世后,都是姐姐一手照顾我长大,是我最亲的人,我虽然喜欢王大哥,但是我不会和姐姐争的。只盼他们俩人有情人终成眷属,过得幸福开心,我便心满意足了。”她痴痴的看着王波,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帮助他们俩人度过眼前难关。

    马.元辰又惊又妒,傅清风对这名男子言听计从,两人之间的关系竟然比自己想象中要深厚得多,想来她们两人已是认识很久,想起傅天仇揭发奸臣有功的事情,记得其中还有一名左姓千户将军和三位奇人异士,想必此人便是三位奇人异士中的一员。傅清风与此人应该就是当时为救傅天仇的期间而结识,而后朝夕相处,日久生情。

    他心想:“要是不解决此人,傅清风终难回心转意嫁与我,到时我马家也就和傅家少了这层亲家关系,那我马家和我的前程就难以更进一步。不行!决不能让这人从中破坏!”

    当即朗声道:“身为读书人……书生……咳咳,我身为士子,谨记孝悌忠信礼义廉耻为做人的根本,君子动口不动手,岂能如同寻常村夫孩童一般动手打斗!武斗粗鄙不堪,自然要文斗!”他刚一开口说话突然想起王波曾说读书人诸般不好,又说书生百无一用,因此连番改口,最后只好用上士子这一词了。

    王波微微一笑,走到双方中间空出的地带,边卷起袖子边说道:“话说得再漂亮也没用,还是快点亮出真本事吧。我正好想看看你这位……士子,身手如何?”

    马.元辰见王波一副要动武的架势,不由一愣,道:“身手如何?不是说了要文斗吗?”

    王波道:“没错啊,我就按照你的选择,是文斗啊!”

    马.元辰惊愕道:“等等!你先说说你所谓的文斗、武斗分别指的是什么?”

    王波奇怪的看了看他,然后说道:“文斗就是我和你单挑,武斗就是你们一起上,我一个打你们所有人。这么简单还要说吗?”

    马.元辰傻眼,原来是这么个文斗、武斗法啊!

    “扑哧!”

    但听身后响起一个少女的笑声,王波回头看去,只见傅清风依旧温柔似水的望着他,而傅月池却是抿着嘴唇,脸色微红,似乎是在憋住笑意,想来刚才那个笑声就是她所发出。

    他微微一笑,朝傅月池点了点头,便回过头来,催促道:“快点,快点,我分分钟几十万上下,没工夫跟你瞎耗!你想以静制动,不先动手是吧?那我就不客气了。”说着,便踏前两步。

    马.远处惊慌后退,口中急道:“你……你要干什么吗?君子动口不动手!”他直退到身后众人当中,这才停了下来。

    众人见他如此胆小害怕,大出意料之外,均都眼含鄙夷之色:“这马家公子原来是个软蛋孬种,人家还没靠近过来,便跑的比兔子还快,新娘子宁愿逃婚也不愿意嫁给他倒也是情有可原。”马家众家丁全都低下头去,不敢与旁人对视,俱都为自己有这么个怂蛋的公子感到羞惭不已。

    就在这时,大路上又传来马蹄声,只见三乘马急驰而至,一个是留着山羊长须的中年人,一个是在宣旨封赏时见过的贾公公,中间一人竟是傅天仇。

    场上众人均都恭敬行礼道:“见过贾公公,傅大人,马大人。”

    三人翻身下马,贾公公和马大人向众人微笑点头回应,傅天仇却置若未闻,径直穿过众人,向对面走过去,他脸色铁青,显然气怒至极。

    王波看到是傅天仇亲自找来,心中就已经又惊又怵,只好硬着头皮顶上去,拱手道:“傅大……”

    刚说出两个字,却听傅天仇冷哼一声,理也不理他,从他身旁穿过,径直走到傅清风面前,喝道:“清风,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还不快跟我回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