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三十五章 不离不弃
    ps:谢谢“时空行夏鞥”支持的月票!谢谢“桂系宅男”“”的打赏!求推荐!求收藏!

    迎亲队伍向街道左边走,而王波、燕赤霞、知秋一叶三人去的方向却是街道的右边,双方距离越拉越远,直至相互之间再也看不到。???.

    出了京城,王波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巍峨的城墙,心道:“保重!”便翻身上马。

    三人沿大路纵马向西疾驰,不多时便奔出十数里,见前面路旁有座纳凉歇息的亭子,燕赤霞突然大声说道:“王波,你的病刚好没多久,我们在前面歇息一下吧!”

    王波也觉脑袋颠得有些晕沉沉的,便点点头,道:“好!”便勒马停了下来。

    三人将马绑在一旁的小树上,走进亭子。燕赤霞拿出水囊喝了几口,然后朝王波和知秋一叶各自看了一眼,缓缓说道:“王波,知秋,前面便是一个分叉口,我和你们去的方向不同,很快就要分路而行,经此一别,恐怕日后难有再聚之时了。”

    王波想起知秋一叶曾经说起过,他从昆仑山骑马来到这里用了两年的时间,算算路程那可是相当于万里长征三十个来回,加上这一路肯定会有一些琐事而耽搁,走走停停的,到达昆仑山至少需要三年时间,来回就是六年,他和知秋一叶又要在昆仑山修炼法术,这又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燕赤霞说“这一别难有再聚”说的倒是实话。

    于是,他叹道:“是啊,昆仑山距离此处何止万里之遥,这一次分开,我们很难有相见之日。燕赤霞。在这里我要再次谢谢你把我从蜈蚣精的肚子里救出来,谢谢你这些天教我学法术,此恩此情,我王波永远不会忘记的。”说着站起身来,深深一揖。

    燕赤霞于他有救命之恩,教授法术之情。??.??`平时亦师亦友,这一礼便堂堂正正的坐着接受。他道:“好,你这个礼我受得起。你天生是学法术的奇才,但愿你此后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说罢,他站了起来,扶起王波,又道:“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我先行一步了。”

    古代交通不方便,往往一别数载难以相见。是故古人特别看重离别。

    王波知道燕赤霞看似粗豪奔放,气概十足,却也是个极重感情的人,不然也不会为宁采臣两次出手救人。他这是不想让两人看到他伤感不舍的情绪失态模样,这才提前辞别。

    王波和知秋一叶将燕赤霞送出亭子,燕赤霞牵过马来,再次朝两人看了一眼,抱拳一揖。道:“保重!”翻身上马,双腿一夹。大喊一声“驾”就此绝尘而去。

    王波站在原地,直到远处的黑点看不到,这才转过身来,突地,他一拍手掌,大叫一声:“哎呀!我忘了向燕赤霞问一件很重要的事了!”

    知秋一叶被吓了一大跳。道:“王兄,你突然来这么一下,差点没把我吓死!”他呼出一口气,见王波眼中又是可惜又是遗憾,不禁问道:“王兄。你有什么重要的事要问燕前辈?”

    王波道:“是有关一个……”忽然他转头看向知秋一叶,道:“对啊!知秋,你也是修道之人,平时降魔除妖,问你也一样!”说着转过身,意念一动,双手中便瞬间捧住一个金色圆球。虽然知秋一叶已经知道他可以凭空变出东西,但是只要两人还没有揭穿那层纸,他就不能肆无忌惮的在知秋一叶面前展示出来。

    他转过身来,将金色圆球递过去,问道:“知秋,你知道这个金球是什么东西吗?这是我从那头千年蜈蚣精的肚子里挖出来的。”

    知秋一叶接在手中,翻来覆去的察看,正要说话忽听大路前面传来一阵马蹄声,两人转头看去,只见两乘马急驰而来。??.?`顷刻间,便冲到两人面前。

    王波看清马上的两人,顿时膛目结舌,合不拢嘴,满脸的不敢置信,结结巴巴的说道:“清风?月池?你们……你们怎么来了?”

    没错,正是傅清风和傅月池两姐妹!

    更让王波感到惊愕的是,傅清风竟然还穿着新娘子的嫁衣!

    一身真红对襟大袖衫喜服,凤冠霞帔,娥眉淡扫,口抹胭红,真是艳可压晓霞,丽更胜百花。她气息急促,望过来的眼神欢悦而激动。

    但听傅月池催促道:“姐姐,你和王大哥快走,爹派来的人和马家的人就快追上来了!”

    王波就算再蠢也看明白了,傅清风这是在逃婚!这在礼法森严的封建古代可说是大逆不道的行为啊!

    他心中感动不已,一个受封建思想教育长大的女孩子竟然豁出一切也要追随他,他要是再没有任何表示,那真是狼心狗肺,畜生不如了。他颤声问道:“清风,你这是……这是要跟我走吗?”

    傅清风翻身跳下马,缓缓走到王波面前,痴痴的瞧着,然后坚定的点头说道:“是的!王大哥,我喜欢你,我决意要跟你走,至死不渝,绝不反悔!”

    王波心神激荡,伸出双手便要将傅清风拥入怀中,可是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就算清风她愿意跟我走,可是我终究是要离开这个世界,到时候怎么办?难道要她守活寡吗?

    随即念头一转,一个大胆的想法从他脑中闪了出来,反正这次系统没有时间限定,而他现在还没有消灭蜈蚣精,只要他愿意,不去消灭蜈蚣精完成系统任务,就算他呆在这个世界上千年也不怕,这个世界的时间过去一年只相当现实世界过去一天,一千年也就三年时间而已。

    而且,普通人类能活到一百岁的也是凤毛麟角,就算他陪着傅清风度过这一百年,现实世界也才过去一百天,到时再找出蜈蚣精来消灭它,然后再回到现实世界也不迟。同时,他还可以顺便留下来学习法术,增进道法境界,可说两全其美。

    越想越觉得可行,他再不迟疑的伸手抱住傅清风,道:“好!你这一生便由我来陪你度过,不离不弃!”

    傅清风听着王波这些真挚恳切的话,心中感动,紧紧环抱住他,重重应道:“嗯,不离不弃!”

    忽然,前面马蹄声隆隆,数十骑马疾驰而来。傅月池脸色一变,道:“糟了,他们追上来了!”

    王波看向傅月池,见她神色紧张焦急,眉目中隐隐还带着愁苦幽怨之意,他心中歉疚,心想:“月池对我有情,现在为了帮她姐姐圆心愿,甘愿付出,这一番牺牲自我的盛情厚意,我是难以报答了。”

    前方尘烟大作,不多时,那数十骑马已然奔至,在亭子外勒马,团团站定。从中走出一名胸前佩挂大红花,身穿锦绶蔽膝的红色官服,不用想,这人定是新郎官马家公子。

    他看到正相互拥抱着的王波和傅清风,脸色陡然变冷,道:“清风小姐,你为何要在婚礼的半途离开?”

    傅清风抬头看向王波,见他报以微笑,心中欢悦,脸现温柔,转头说道:“我已经有意中人了,不能嫁给你。马公子,你文才相貌俱都是出色之极,日后必有淑女佳人相配,你放我们离去,成全我们吧!此恩我定会结草衔环,铭记于心!”

    马公子见她当众说出有意中人不愿嫁给自己,只觉脸面尽失,面色一阵红一阵青,强自忍住内心的愤怒,痛心说道:“清风小姐,我****辰自问家世清白,与你门当户对,你何忍弃我而去?况且,你这么一走,无论是你傅家,还是我马家,从此便会贻笑大方,名声受损。你不为自己的名声着想,也要为你傅家为令尊想想啊!”

    傅清风听了不禁陷入沉默,脸现挣扎痛苦之色,不一会儿,眼泪便簌簌而下,悲声说道:“我对不起我爹,只愿……只愿他就当没有我这个女儿吧……”说罢,便扑进王波的怀里,放声大哭。

    王波听她说的悲戚,心中感动的同时,又怜又爱,也不知如何劝慰她,只能轻拍她后背以作安慰,心想:“她不顾世俗眼光逃婚投奔于我,这般深情厚意,我一定不会辜负她的!”

    他见****辰还要再说,当即出声说道:“你不要再说了,这事日后我自会亲自和傅大人说个清楚。我知道你和清风是指腹为婚,可是清风并不愿意嫁给你,正所谓强扭的瓜不甜,你放我们走,这个恩情我日后定会回报,你走吧!”

    ****辰大怒,道:“你是何人?你凭什么身份跟我说?你夺人之妻,岂是君子所为?”

    王波斜眼睨视,道:“我本来也懒得跟你说的,可是我知道这件事是我做得不地道,这才跟你说这一番话。你这么咄咄逼人,我告诉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马家打的是什么主意,要是说破了,你们马家的名声更是受损,现在大家好聚好散,日后也好相见。”

    ****辰眼睛一瞪,大声说道:“我们马家上对得起天,下对得起地,从来没有做过这种有违道德名誉的事,你这般说我们马家,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定要状告官府,告你造谣生事,无故诽谤,拿你是问!”

    王波道:“说得倒是好听!人在做,天在看。傅大人这些年在外面深陷牢狱,自然不知道你们马家曾经做过什么事,现在受你们蒙蔽,还继续想着把女儿嫁给你们马家,只因没人告诉他而已。你说要是傅大人知道在他深陷牢狱,家产被抄的期间,他傅家的家人流落街头,而你们作为准亲家的马家却是不闻不问,你说他会怎么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