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三十四章 离开京城
    ps:谢谢书友“时空行夏鞥”“曰魁”“爱影视”的打赏!求推荐!求收藏!

    王波正要说话,知秋一叶突然说道:“清风姑娘过几天就要出嫁,傅大人请我们参加婚宴,我们要是就这样离开,答应了人家却又不在场,到时会不会太过失礼了啊?”

    燕赤霞点头道:“嗯,这确实有点失礼了。【猫扑小说更新最快最全的免费小说】”

    王波沉默了一会,道:“修道中人,红尘俗事过眼云烟,只要紧守本心便可。”

    燕赤霞和知秋一叶听了神情一肃,燕赤霞赞叹道:“你对道法的理解愈加精进了,看来你虽然大病一场,不过道心却是稳了许多,是我们着相了。”

    知秋一叶惭愧道:“我才出世没多久,便被红尘扰乱道心。记得我师父在我下山之时对我说过,红尘是非纷扰,说我性格跳脱好动,想法天马行空,灵动有余,稳重不足,这一次下山历练容易沉沦俗世,让我好自为之。现在回想起我师父的话,我确实太过急躁了,我想要回到昆仑山去,加强修炼,等道心稳下来,到时再下山历练红尘。”

    燕赤霞道:“亡羊补牢犹未晚,你还这么年轻就有此明悟,以后的修为不可限量。唉,我年轻时争强好胜,总以为自己正义感十足,誓要捉尽天下盗贼,还天下百姓一个朗朗乾坤,可是,朝廷上却是奸臣当道……说起来就是一肚子气,不说也罢!后来无意中得到无名氏的道法传承和上古神兵轩辕神剑,花了几十年,道法只参详出一点点皮毛而已,人的寿命有限,道法却是无穷尽,我日渐老矣,看来修仙之道是与我无缘了……”

    说着说着,他唏嘘感叹不已,也不和两人道别。便自顾自地转身离开房间。

    知秋一叶疑惑道:“前辈这是怎么了?突然间怎么这么感叹?”

    王波猜想燕赤霞这是眼见自己年纪越来越大,可是道法深奥、无穷无尽,他现在连门径都摸不着,寿命却已经结束。不禁感叹人生苦短,道法难悟。

    反正一句话,年纪大了,怕死了!

    可是这些话他当然不会点破,便说道:“燕赤霞这是恨自己资质差。因参悟不透道法而遗憾。”

    知秋一叶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道:“原来是这样啊!”

    王波道:“知秋,我身体不舒服,我想休息一下,明天我再找你谈些事情。”

    知秋一叶道:“好,那我就不打扰你了,明天再行详谈。”便离开房间。

    王波呆呆坐在凳子上,望着一处怔怔出神,房间里静寂无声。他此时脑中一团混乱,只觉眼前一会现出清丽温柔的傅清风。一会闪出娇俏可爱的傅月池,想起刚才两人一个痛苦幽怨一个悲凄无奈,而他自己也因此感到难过愧疚,说起来这些都是因为他这个从另外一个世界闯进来的人而引起的。

    要是他早点离开此地,就凭三人现在相处得比较短的时间,只要随着时间的流逝便会冲淡一切,然后事情消失在时间的某个角落,到时候三人也就会把心中种种伤痛全部忘记掉。

    毕竟,他不是来谈情说爱的,是为了完成系统任务而来。为了生存而来。

    次日,王波和燕赤霞、知秋一叶商量一番后,便决定搬离傅府,借口说他们三人是修道中人。不愿俗事缠身,过不得几日便会离开京城,避开尘世的喧嚣,修炼道法。至于傅清风的婚宴,只能致歉不能参加了。

    傅天仇也知这三位是高人行事,不可揣摩。只得遗憾不舍的将三人送出傅府。

    三人没看到傅清风、傅月池俩人出来相送,知秋一叶问起,傅天仇说她们两人不舒服,正在房内休息,向三人抱歉不已。王波自那天晚上后便没再见到她们俩姐妹的任何一人,心中感叹,或许这就是最好的结局了。

    三人找了间较为幽静的客栈住了下来,只等王波身体恢复,便会离开京城。这几天王波也不出门,只待在客栈房间内静养。

    原本,他的身体一向健壮,已经很少有什么感冒发烧的小病发生,加上又得到超级进化系统,全身都被强化改造过,可说这次病得太突然,也病得莫名其妙,虽是小小的感冒发烧,却令他昏迷了三天三夜,真是匪夷所思。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

    王波静养了一段时间身体渐渐恢复过来。这一日,他正在房间内收拾衣服行李,由于雪儿告知他蜈蚣精还没死,那他暂时还没有完成任务,不能回到现实世界去。

    可他又不知道上哪里去找蜈蚣精,他曾问过知秋一叶,蜈蚣精的尸体还在不在被杀死的地方。

    据知秋一叶说,他曾为了得到蜈蚣精肚子里的神兵法宝早就去看过,可是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一夜之间蜈蚣精的尸体只剩下一副骨架子,血肉和肚子里的法宝全都不知去向。这事古怪之极,连见多识广的燕赤霞也想不通其中缘由。

    幸好这次系统并没有规定历练的时间,他便暂时把这件事放下来,打算和知秋一叶一同去昆仑派,要是能有幸得到昆仑派某位大师看上眼,收为徒弟,从此便可进入修仙界,只希望到时可以学到高深的法术,然后再去寻找蜈蚣精。

    燕赤霞想再回到兰若寺自行修炼,三人便结账一同离开客栈,在店小二的指引下,来到客栈后院的马厩中各自牵出前些天买来的马匹。

    忽听后院外面远远传来一阵敲锣打鼓,唢呐喇叭齐响,听起来甚为喜庆的奏乐声。

    知秋一叶奇道:“你们听!外面这么喧闹,不知发生什么事了?”

    一旁侍候的店小二笑道:“哦,那是兵部尚书傅大人今天嫁女,听说傅大人前些日子揭发奸臣有功,皇上还特别赐了一只大大的金猪给傅家送女过门呢!据说呀,那只金猪足有……”

    王波听到店“兵部尚书傅大人今天嫁女”这句话便全身一震,随即好似被施了定身咒一般,整个人定在原地一动不动,脑子里不断回响着“傅大人今天嫁女”这几个字,至于店什么都听不清楚了。

    此刻,他方寸大乱,心想:“清风她今天出嫁了么?不知她还记不记得我王波这个人?唉,记得也罢,不记得也罢,她都嫁人了,三从四德,想必以后就会慢慢把我给忘记了。”

    知秋一叶见王波突然间变得失魂落魄,以为他的病还没有痊愈,关心问道:“王兄,你是不是不舒服?要是的话,我们可以过两天再上路也不迟。”

    王波定定神,摇头道:“不了,我没事。我们走吧!”

    三人牵马走出客栈,只见街道两旁人头涌涌,中间空出一条道路,远远看见一队浩浩荡荡的迎亲队伍,敲锣打鼓,抬着一座大红花轿缓缓走来。

    花轿旁边跟着一匹高马,上面骑着一名身穿红色喜服的少女,正是傅月池。她眉目含愁,脸上虽然挂着笑容,但是看上去似乎笑得颇为牵强。

    突地,她似乎看到了什么惊诧的事物,双眼陡地睁大,表情震惊,似乎有些不敢相信所见,使劲的眨了眨眼睛,眉头紧锁,似乎有些挣扎,有些犹豫。

    王波知道傅月池肯定是看到他了,他和燕赤霞、知秋一叶三人牵着重金买来的骏马站在街道边上,虽然周围人群涌动,但是三人却如同鹤立鸡群,也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傅月池骑在高马上自然也注意到他。

    于是,王波努力扯出一丝笑容朝着傅月池点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过了一会儿,只见傅月池翻身下马,奔到大红花轿旁边,似乎说了几句话,随即便见得花轿侧边小窗的布帘被掀开,一道凄怨愁苦的眼神顺着傅月池手指的方向望了过来。

    王波全身一震,呆若木鸡,那面似芙蓉,眉目如画的娇美容颜正是傅清风!口中喃喃自语:“她今天都出嫁了,怎么还是这么不开心呢?难道……难道她也是忘不了我吗?”

    却见傅清风抹着胭脂的红唇动了动,似乎说了几句话,傅月池便向王波三人这边的方向小跑了过来。

    知秋一叶面色一喜,道:“你们看,月池姑娘好像看到我们,正向我们跑过来呢!”

    不一会儿,傅月池跑到三人面前,还未开口,知秋一叶便已经率先大声说道:“月池姑娘,替我恭喜你姐姐啊!”

    傅月池微微一笑,落落大方的说道:“谢谢,我会的。”

    王波突然发觉傅月池好像长大成熟了许多,不复以前那副活波可爱的俏皮模样。

    傅月池又对燕赤霞问候一声,这才面向王波,道:“王大哥,我姐姐要我跟你说,祝你一路顺风,事事顺心顺意。”

    王波道:“谢谢。你也替我跟你姐姐说一声,我祝她们白头到老,永结同心。”

    傅月池点点头,道:“我会的。”她顿了顿,似乎迟疑了一下,轻声问道:“王大哥,你的病好些了没有?”

    王波心中无来由的一恸,面上却是微笑道:“我已经好很多了,谢谢你的关心。你今天这身衣服真好看,只可惜我看不到你姐姐现在的模样,相信她现在肯定和你一样,也是穿得很漂亮的。”

    傅月池眼圈一红,道:“王大哥,我走了,大家都等着我呢,你……你保重!”说罢,便转身向前面的迎亲队伍跑去。

    此时,燕赤霞和知秋一叶也看出点意思来了,两人对视一眼,也不出声,静静站在一旁。

    王波望着傅月池远去的背影,叹了一声,道:“我们也该出发了。”便牵马走开。

    燕赤霞和知秋一叶识趣的没有出声询问,默默跟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