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十章 坑死你没商量
    这个山庄长年累月没有人居住,早已经是破败不堪,这小阁楼更是处处残破,木板可能被蛀虫咬空,哪里能够承受王波和知秋一叶两个大活人的重量。【全文字www.yuehuatai.com

    “咔嚓!咔咔咔……”

    木板一下一下的断裂,但觉身体往下陷落,王波心中大喊:“别啊!千万别断了!巨尸就在下面,身体又被定住,动又动不得,摔下去还有命吗?”

    这念头刚起,突地“轰”的一声,身下木板终于断裂开来,王波和知秋一叶顺着断裂的木板滑落,扑通一下掉在地上,被摔得七荤八素,剧痛难当。

    比起身体上的疼痛,更让王波感到害怕的是巨尸已经听到响声,正慢慢转过那具庞大的身躯,低着头,那双铜铃大小的血红眼睛看了下来,随即巨尸挥动着指甲足有一尺长的巨手向摔在地上的两人抓下来。

    “完蛋了,完蛋了,这下真的要死了!”王波瞪大眼睛,近乎绝望的望着越来越近的巨手。

    “哎,哎,哎!不要啊!”站在阁楼上的宁采臣惊慌大叫,胡乱抓起一块木板向巨尸的脑袋砸去。

    “哐当”一声,巨尸脑袋被砸,顿时大怒,这家伙身高庞大,脑子却一根筋,非常的单一,谁冒犯了它,它立即就找谁报仇。当即抛下王波和知秋一叶,转过身,向阁楼上的宁采臣追了过去。

    宁采臣又连续抓起几块木板砸落下去,见巨尸转移目标,迈开大步,逼近阁楼,吓得他惊恐大叫:“啊……别过来,别过来……

    巨尸已经被宁采臣连续砸落的木板惹得大怒,挥动巨手拍向阁楼。

    “哗啦啦……”

    阁楼好似面粉做的,被拍得四分五裂,断木碎屑漫天飞舞,散落四处,很快就变得摇摇欲坠。不一会儿,轰的一声,阁楼最终全然倒塌。

    刚退到阁楼边缘的宁采臣“啊啊”叫着的整个人向后摔倒而落,正好掉在地面上的一口棺材上。所幸那棺材因摆放时间太久,早已发霉变得又脆又软,不堪撞击,顿时被砸得碎裂开来。

    宁采臣没有受到任何损伤的摔进棺材里面,急忙抬头看去,一直巨大手掌从半空中横扫下来,他赶紧双手抱头,蜷缩在棺材里。

    但听“哗啦啦”声响,整副棺材被拍得碎裂,宁采臣见棺材侧边被打出一个大洞,慌忙爬起来从破洞中扑了出来。正好巨尸举起巨大的手掌拍落而下,“哐”的一声,棺材被拍得粉碎。

    扑通一下,宁采臣摔趴在地上,嘴里连连叫着:“哎呦,哎呦,好痛啊……”他回头迅速瞥了一眼,看到棺材被巨尸一掌拍成粉末,心中后怕不已。

    眼见巨尸转过身又追了过来,他连忙手撑地面想要爬起来逃跑,突觉右手掌心传来钻心的疼痛,好像被针尖扎到似的,赶紧抽起手来,双手搓动几下,张嘴对着掌心吹气,以此缓解疼痛感。

    突然,他看到右手掌上的红色印记,心猛地醒悟:“啊呀,定身咒!”耳听身后脚步声逼近,下意识回头看去,却见一只巨掌从空中向他直拍下来,慌忙双手交叉运转一圈,侧身伸出右手掌斜斜推出,口中大叫一声:“定!”

    但觉一股劲风刮在脸庞上,吓得他禁不住闭上双眼,半晌过后,他心神稍定,感觉周围毫无动静,悄无声息便慢慢睁开眼睛,只见一只比自己的脸还要大上两倍的巨大手掌停在脑袋右侧,近在咫尺,几乎是贴在脸面上。

    再抬头往上看,那头巨尸就站在面前,一动不动,那两只铜铃血红大眼正瞪着他,面目狰狞恐怖,血盆大口里面的獠牙触目惊心。

    宁采臣顿时松了一口,扑通一下仰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粗气,惊魂未定的喃喃自语道:“这定身咒总算用得及时,逃过一劫!呼……”

    喘了一会气,赶紧爬起身来,跑到后面躺在地上的王波和知秋一叶身旁,边扶起两人,边说道:“来来来,我们继续试试吧!你们俩个越来越重,我真的拖不动了,现在趁那只鬼被定住,我们再来试试看能不能解开这个定身咒!”

    被扶起来的王波终于看到对面的知秋一叶,只见他依旧保持着之前咧嘴得意的笑容,却是双眼含泪,眼中苦涩、无奈、后悔等等神情复杂难明。

    任何人咧嘴微笑时,无论是假笑也好真笑也罢,眼中肯定带着一丝笑意,再加上知秋一叶那副复杂难明又饱含泪水的眼神,顿时让王波感到好笑不已,明知现在是危险困境,不应该觉得有什么可笑,但是心里就是忍不住,只好权当苦中作乐。

    “哎呀,你们不能说话也动不了,只有眼睛可以动,我都不知道怎么试了!”宁采臣急的抓耳挠腮,左右来回的走个不停,嘴里不停的念叨:“解咒,解咒,解……解铃还须系铃人!对啊!”

    他停住脚步,低头看了看手上的符咒印记,猛地醒悟过来,立即走到知秋一叶面前,抬起有印记的右手掌问道:“是不是跟这个咒有关?”

    知秋一叶的眼珠子连忙上下滑动。

    宁采臣大喜道:“你眼睛上下动,这么说我猜对了?太好了!那跟着怎么做?”

    他用左手食指在印记上的笔画跟着写了一次,竖着食指,嘴里不停的念叨:“怎么解呢?怎么解……哎呀,怎么解?”突然他大喊一声,食指反手向后一指。

    王波眼中露出惊恐的目光望着宁采臣身后,那头巨尸竟然突然间解开定身咒了!这怎么回事?难道定身咒定不住巨尸?不对!刚才宁采臣用手指在右手的印记上画了几下,然后手指突然指向后面,那头巨尸就动了!

    解咒的方法就是在印记上走上一遍,然后指向被定住的人,定身咒就可以解开!

    可是他又说不出话来,哪里能够告诉宁采臣这个坑货!而且,巨尸好像变聪明了,脚步走得非常慢非常轻,丝毫没有惊动宁采臣这个坑货。他只能不停的转动眼睛,以此警示宁采臣。

    谁知宁采臣因为想不到解咒的办法,烦躁的说了一句:“你们说不了话,问了也白问,我还是自己想吧。”然后走到王波和知秋一叶的后面,背转着身,嘴里不停的念叨:“怎么解的呢?到底是怎么解的呢……”

    巨尸越来越近,王波也越来越害怕,感觉死亡正在渐渐逼近,心悸得直欲让心脏停止跳动,心中狂喊:“宁采臣!宁采臣!快点用定身咒啊!”

    不一会儿,巨尸停在两人面前,慢慢抬起两只巨手抓了过来,越来越近,王波心里也越来越无助和绝望,随着肩膀被触碰到,他已经对宁采臣死心了,这次算是彻底栽在宁采臣这个超级无敌的绝逼大坑货手里了。

    果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绝对是坑死你没商量!

    说时迟那时快,突听身后响起宁采臣的喊叫声:“啊!定!定定定!不许动,不许动!”

    巨尸再次被定在原地,双手却是一左一右的搭在王波和知秋一叶的肩膀上。

    王波仿佛在这瞬间被抽空力气一般,只想一屁股瘫坐在地,好好的坐一会,好让被吓得快要停止跳动的心脏缓过劲来,可惜,被定身咒定住不能动,只能用鼻子猛吸空气,缓解这大起大落的情绪。

    但觉后颈的衣领不停的被宁采臣拉扯,耳中听得他的叫喊声:“动啊,动啊!你们快点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