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七章 真的有鬼呀!
    宁采臣深深叹道:“是啊,这世上的人千千万万,有人长得和小倩一模一样根本不值得惊讶,是我太执着了。”

    王波见他句句不离小倩,知他情根深种,对小倩用情至深,不能忘怀,也不知道怎么劝说才好,只好说道:“宁兄,今晚发生的事有点多,你也累了,我就不打扰你休息,告辞。”

    宁采臣好似没有听到一般,只是看着画卷怔怔出神。王波摇摇头,走出房间,忽听走廊的弯角里传来说话声,似乎是傅清风和傅月池这两姐妹的声音。

    但听傅清风说道:“你刚才在偷看什么?”

    傅月池期期艾艾的说道:“我……我……没什么!姐姐,那你又在偷看什么?”

    这下轮到傅清风变得结结巴巴起来了:“我……我能偷看什么啊,我是在看你到底偷看什么。好了,我看完了,出发吧!”

    “哦!”没走得几步,傅月池突然又说道:“姐姐,你猜你下个月嫁的那个马公子有没有他那么潇洒啊?”

    傅清风侧头瞥眼看去,见傅月池眼睛闪烁,话中之意似有所指,没好气的说道:“我们是指腹为婚,我怎么知道他长得怎么样呢?”

    “那这算不算是有缘千里来相会的意思呢?”傅月池很天真的问道,眼睛看着虚空,目光中充满了向往和憧憬。

    傅清风停下脚步,疑惑的看过去,道:“你到底在说谁跟谁啊?”

    傅月池回过神来,俏脸一红,道:“啊,没有没有,我只是觉得我好幸福啊!”说罢,迈着轻快的脚步迅速走远。

    “幸福?我看你连口水都流出来了!”傅清风冲着傅月池的背影斥责道,摇摇头,也离开了走廊。

    王波从转弯处转了出来,好笑的看着这两个春.心萌动的少女渐渐走远,心道:“唉,这就是主角光环啊,不管走到哪里都有妹子投怀送抱。”

    傅清风、傅月池两姐妹带着众位义士连夜赶往十里亭埋伏,王波知道电影剧情的发展,她们这一趟最后是无功而返,又没什么危险,倒也不用担心。

    他此刻最想向知秋一叶请教法术上的事,走出山庄,远远就看到把人送走的知秋一叶向山庄走来。

    “知秋兄!”

    “王兄,你也出来了?前辈呢?”知秋一叶看起来心情不错,笑容满面。

    王波笑道:“宁兄在里面休息,我不想打扰他,就出来透透气。”

    “嗯,你说得对,前辈劳累了一晚上,我们是不能打扰他休息的。”知秋一叶望着山庄,眼中尽是崇拜之意。

    王波觉得好笑,问道:“知秋兄,诸葛卧龙到底是什么人,我看你好像对此人很推崇?”

    知秋一叶表情一肃,认真的说道:“诸葛前辈是当今世上最为博学多才的人,世人都称他为通天博学士。他写的游记、历史、兵法、神话故事等等大作天下流传,特别是他写的神话故事,起内容天马行空,匪夷所思,想常人不敢想,真是惊才惊艳,让人叹服!我当初就是看了他所写的神话著作,这才立志修仙练道,誓要收尽天下妖魔鬼怪,还世人一个朗朗乾坤!”他越说越激动,仿佛自己身上带着神圣的使命感,面色慷慨而坚定。

    王波心道:“可怜的娃,看了几本神神怪怪的书就被彻底洗脑了。”他道:“说得好!知秋兄志向远大,让人可敬可叹!吾辈有知秋兄这么一个年轻俊杰,当真是世之楷模啊!”

    知秋一叶口中连连说道:“不敢不敢……”嘴上说着不敢,但是脸上却是笑开了花,眼睛微眯,一副飘飘欲仙,享受其中的模样。

    王波趁机说道:“知秋兄,我有件事想请教你。”

    “知秋一叶道:“不敢不敢,请教不敢当,我们就是相互交流而已。不知王兄有何事?”

    王波道:“知秋兄你法术高强,简直就是修道界的典范,佼佼者。(知秋一叶享受般的眯着眼睛:不敢不敢。)我见你的遁地术一经施展快得都能赶上马奔跑的速度,还有刚刚在树林里的定身法术更是让我看得如痴如幻,不知知秋兄可否教教我?”

    知秋一叶道:“我道有什么难事,原来是这么简单的事啊!”

    王波大喜,道:“那么……知秋兄愿意教我法术了?”

    知秋一叶道:“我和王兄一见如故,王兄既然开口了,我自然不会推脱。待我回到昆仑山,禀报家师,得了准许,便是让我倾囊相授又有何妨。”

    “啊!”王波傻眼了,“还要会等你回昆仑山得到你师父的允许才行啊?”

    知秋一叶点头说道:“嗯,我昆仑派是当今世上最大的修仙门派,正所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自然要得到我门派师尊点头准许才行。要是个人私相传授,那就是触犯门派法规,是要被废除一身修为,逐出门派的。”

    王波道:“那昆仑山离这里有多远?”

    知秋一叶道:“具体有多远我不清楚,我记得我一路骑马来到这里,花了将近两年的时间吧。”

    “什么?两年的时间?”

    王波愣愣的看着知秋一叶,脑中迅速计算起来,古代没有火车飞机,在没有学会什么御剑飞行、腾云驾雾的法术之前,交通工具就是步行、骑马、马车之类的原始方式。

    知秋一叶的马被他叫做千里追,那就不是一只普通的马,日行没有一千里也有八百里。两里差不多相当于一公里,一天下来那就是四百公里,两年有730天左右,那就是292000公里,万里长征都能走将近三十个来回了啊!

    王波彻底斯巴达了,近三十万公里的路程,这个世界得有多大啊!

    学不到法术,他顿觉寥寥无趣,寡然无味,再也没耐心继续和知秋一叶胡扯下去,随意敷衍几句,便借口时间太晚,回到房间休息去了。

    可是因为脑子里一门子想着该怎么才能学到法术的事,弄得他翻来覆去都睡不着觉。直至凌晨时分,好不容易才有点睡意。却听房间外响起知秋一叶兴奋的叫喊声:“太好了,太好了,这里真的有鬼!前辈,前辈,真的有鬼呀!”

    “有鬼!”王波心中一惊,睡意全消,霍地翻身而起,迅速跑出房间。

    只见知秋一叶抱着一具没了上半身的尸体兴冲冲的从走廊里跑过来,奔跑中不断有血水和内脏断肠从那具残尸掉落地上,血腥味和尸臭味弥漫在整条走廊上,让人恶心作呕。

    知秋一叶看到王波后,兴奋激动的说道:“王兄,你看你看,有鬼啊!真的有鬼啊!真是太好了!”

    王波满脑子黑线的看着他,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但是心里却在大骂着:“你他吗的口味究竟有多重啊,抱着一具连脑袋都没有的尸体还这么高兴?还有,你都说有鬼了你至于这么兴奋吗,啊?这他吗得是有多么想要捉鬼啊!”

    “我先去让前辈看看!”

    知秋一叶抱着尸体跑进宁采臣的房间,口中继续叫着:“前辈,前辈,鬼终于出现了……”

    王波只能苦笑的跟上去,心思也在迅速转动:“不知道是不是那具巨尸出现了?我没有学到法术,想要消灭它完成系统任务,那可要紧跟着知秋一叶的步伐才行。这人虽然不怎么着调,但是这抱紧粗大腿的态度可要端正。”

    宁采臣早已经被知秋一叶的叫喊声惊醒,加之他胆小害怕的性格,听到有鬼早已是慌了手脚。

    “啊,你……你抱的是什么?”宁采臣看到那具惨不忍睹的尸体,骇然大惊,面色苍白如纸。

    “是死尸,是那只鬼把他害成这样的!你看!”知秋一叶像一个献宝的孩子似的赶紧把那具尸体抱近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