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六章 谋定后动
    PS:谢谢书友“笑着跑下去”打赏!求推荐!求收藏!

    被知秋一叶这么一打岔,宁采臣这才醒过神来,再次定睛看向傅清风,见她满脸恭敬,叹了一口气,大声解释道:“我的名字叫宁采臣,不是什么诸葛卧龙!”

    傅清风以为他不愿表露身份,想到高人行事向来是高深莫测,当即恭敬说道:“传闻前辈神龙见首不见尾,不会轻易暴露自己的身份,我们心里知道前辈是谁就行了。”

    宁采臣无奈道:“哎呀,我要怎么说你们才肯相信呢?”

    傅月池道:“前辈无需多说,大家记住,从现在开始,宁采臣就是诸葛卧龙,诸葛卧龙就是宁采臣。”

    “对!没错!我等明白!”那八个义士齐声应道。

    但见傅清风站到众人中间,大声道:“大家向天发誓,谁要是把这个重要的秘密泄露出去,我们就把他碎尸万段!”

    “是!”众人郑重的齐声应道。

    宁采臣满脸无奈,也不想解释了,看向王波,苦笑道:“王兄,她们……这……这……唉!”

    王波安慰道:“算了,误会总有解释得清的,眼前最重要的是替她们救出为国为民,德高望重的傅大人。”

    “唉,也只能等日后再向她们解释了!王兄,今晚的事有点乱,我觉得有点不舒服,我先回山庄休息一会。”宁采臣说完,再次望向正与众义士信誓旦旦,慷慨诉说的傅清风,深深一叹,拖着沉重落寞的脚步向山庄走去。

    王波知道他对小倩用情极深,这份痴情已经是入肉入血入骨,直至深入骨髓里面去,刻骨铭心四个字都难以形容他这份痴情,禁不住感叹:“唉,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但听身后脚步声靠近,回头看去,只见知秋一叶痴痴的看着宁采臣离去的背影,口中喃念道:“我的马被你骑过,我都觉得深感荣幸……”

    这句话说得太过歧意,而且那眼神,怎么看都觉得饱含深情。王波禁不住一阵恶寒,赶紧走开,招呼众人先回到山庄内,再行详谈。

    王波问傅清风救人一事有什么计划,听了之后不觉愕然,这帮人不知说她们求人心切,还是纯朴懵懂,整个计划很简单很粗暴。

    她们探听得知,押解的官兵必定会经过这附近一带,只要看到人,立即冲出去把人救走。问她们救人之后该往哪里撤退,怎么防范官兵的追捕等等细节,她们竟然一问三不知,答不出个所以然来,说我们只想尽快把人救出,没有想到那么多事。

    王波连连摇头苦笑,官兵具体走哪条路,救人之后该怎么安排退路全然不知,这救人要是都能成功,只能说这真是虚构的电影剧情,完全不能讲究任何逻辑。

    但是心中也有些担心,这个世界虽然是虚构的,没有什么逻辑可说,但是这毕竟也是一方世界,而且由于自己的乱入,很多事都已经慢慢改变,再说这可是妖魔鬼怪频出没的世界,一个不小心,被美艳女鬼吸掉精血,那后果真不堪设想。

    凡是要谋定后动,要有足够的准备,这才能保证计划的成功。

    王波静静走到一旁,独自皱眉苦思:“按照原剧情的话,先是出现不明巨尸,然后押送官兵左千户等人经过这个正气山庄,接着在京城化身为国师的蜈蚣精也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这里,知秋一叶、傅天仇、傅月池被国师捉走,而宁采臣和傅清风逃脱后,找到燕赤霞,最后经过一场艰难恶战,才消灭蜈蚣精。这中间有太多巧合,也不符合逻辑,我要是按着剧情走的话,因为我这个外来人参与其中,也不知道剧情改变了多少,唉,我该怎么办才好?”

    想了好半天,觉得还是先把燕赤霞这个法术最为高强的人找到再说,那知秋一叶性格跳脱,好名声,看起来不怎么着调,眼前只报他这条粗大腿还能暂时安全,时间一久,恐怕不怎么保险。

    主意一定,当即转身说道:“我有个计……咦?人呢?”但见周围空空如也,所有人都不知道去了哪里。

    忽然,房间外面的廊道传来知秋一叶兴奋的喊叫声:“哈哈,想通了!前辈的意思我想通了!”

    随即响起一阵“轰隆隆”好像什么东西倒塌了的声音。

    王波一惊,快步跑出去,只见廊道里白雾弥漫,烟尘飞扬,知秋一叶不断叫道:“哎呀,好痛啊,我的屁.股、我的腰、我的头,哎呀,痛死我了……”

    王波几步奔到近前,却见宁采臣休息的房间的墙壁上被知秋一叶撞出一个大洞,傅月池和几个背负长剑的义士正七手八脚的将他扶起身来。

    忽听身后响起脚步声,回头看去,一个满脸络腮胡子义士急冲冲跑进房间,口中道:“清风姑娘,探子报!傅大人将会在今晚被押经十里亭!”

    知秋一叶、傅清风、傅月池等人俱都面露震撼惊讶之色,看向宁采臣,过了好半响,众人回过神来,一起躬身行礼,齐声道:“前辈果然神机妙算!”

    王波看得奇怪,心想:“这帮人说话的态度就差没有五体投地拜倒在地,宁采臣到底对她们说了什么啊,竟然让她们这么佩服?”

    却见宁采臣又是无奈又是丧气,同时眼中带着一丝伤感,显得寥寥无趣,一副懒得再跟她们说话的表情。

    傅月池上前两步,恭敬行了一礼,问道:“请问前辈,还剩下的两句诗又暗示什么意思呢?”

    “是三句呀!”知秋一叶大声提醒道。

    宁采臣道:“唉,什么意思现在都不重要了,你们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好了。”

    “哦,我明白了!就是说做人要有主见,不要只听别人的话,是不是这个意思啊?”知秋一叶恍然大悟,昂着头俯视众人,显然为只有自己一人猜出前辈的意思而感到自豪得意。

    “那前辈的话还要不要听?”傅月池天真的问道。

    知秋一叶得意的表情顿时僵住,脸上仿佛被人打了一巴掌似的,迅速涨得通红,嘴皮抽动,想要说上几句话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拿眼睛瞪着傅月池。

    王波看的好笑,知秋一叶本来向想马屁,显露风头,没想到被人当场打脸。心想:“傅月池青春靓丽,天真烂漫,说话行事率真直快,毫无心机,这倒也怪不得她。”

    傅清风大声道:“这怎么相同呢!前辈的话不仅要听,还要用心记,不断揣摩,将来开枝散叶,代代相传!”

    “对!清风姑娘说得没错!”众人纷纷点头附和。

    傅清风退开两步,对着宁采臣恭敬的行了一礼,道:“前辈,我们先去十里亭埋伏,告辞!”

    “告辞!”众人躬身行礼,齐声说道。

    知秋一叶谄媚道:“前辈,我替你送客啊!”说得好像他与前辈关系很好似的。他一边送众义士离开房间,一边絮絮叨叨:“各位慢走,各位走好啊,一路顺风,万事顺利……”

    傅清风走到王波面前,道:“王大哥,你武功高强,前辈的安全就拜托你了!”

    王波哭笑不得,宁采臣是这个世界的主角,自带气运光环,上天眷顾,不管有多大的危险都能逢凶化吉,哪里用得着他来保护。

    况且,这些人也太容易相信人了,仅凭一块小铁牌,就认为宁采臣是诸葛卧龙,而且还深信不疑,那岂不是不管铁牌出现在什么人身上,那个人都能被当成是诸葛卧龙了?

    随即想到她们这也是急着想要救出她们的父亲,忧急如焚,也就病急乱投医,就像一个溺水的人抓住一根稻草,就再也不愿放开。为了不打击她们的希望,也就没有说出真相。

    “清风姑娘!”宁采臣突然叫住傅清风,他痴痴的看着那张熟悉却又陌生的容颜,半晌才道:“小倩的画,请你还给我。”

    “啊!是,前辈!”傅清风赶紧将手中的画卷奉还回去,转身正要离开,突然又转回身来,道:“前辈,你叫我小倩,是不是暗示我用假名字?那以后我就叫小倩好了。”说罢,嫣然一笑,转身走出房间。

    宁采臣怔怔看着傅清风离去的背影,目光中尽是无限的伤感和怀念。良久,他喃喃自语:“就算小倩投胎转世,她现在也只不过是个婴儿。她不是小倩!唉……”他深深一叹,这一声叹息中似有千般悲苦,万种惆怅,让人听之伤心,闻之落泪。

    王波在旁听了,连他这个还未尝过****滋味的老處男都禁不住变得莫名伤感起来。

    宁采臣看着手上的画卷,缓缓说道:“王兄,你相不相信这世上在不同的地方会有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出现?”

    王波道:“信!这世上的人何止亿兆,在不同的地方找到两个相同样貌的人出来那也不出奇。”心中也在说道:“在现实世界,棒子国更是都快成为连连看游戏,那一模一样的面孔好像复制粘贴出来似的,根本不值得大惊小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