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五章 诸葛卧龙
    PS:谢谢“狐狸d?誘惑”打赏!求推荐!求收藏!

    “哎呀!姐姐,我们带来的人会不会伤到他们俩啊?不对!王大哥武功这么高,能和王大哥在一起的肯定也是身手不凡,那我们的人会不会有事啊?”傅月池也急了起来。

    王波道:“放心,他们一个是修道术士,一个是儒家书生,他们两个只有那个术士会武功,而且他是修道之人,不会滥伤无辜的,最多是教训一番而已。多说无益,我们去看看。”

    三人快步来到知秋一叶和宁采臣的房间,却发现房间里空无一人,而且知秋一叶的房间满地是水,好像什么东西漏水流进他房间。

    “闹了半天,原来你们这群鬼都是假的!真是浪费了我的法术!”但听山庄外面传来知秋一叶的叫骂声。

    王波也来不及再去细想这房间满地的水从哪里来的,赶紧和傅清风、傅月池跑出山庄。

    “喂,你们别纠缠我们了啊!否则我用法术定住你们!”

    “好!是你们逼我的!神兵火急,急急如律令,帮我定!”

    待得三人赶到一处小树林前,远远看到知秋一叶伸出双掌对着八个戴着鬼怪面具的白衣人连连挥动,口中喊道:“定!定!定!我定!”

    那八个白衣人接连应声定在原地,就连正跳在半空中的人都被定住,个个姿势怪异,一动不动。

    王波以前看电影时倒没有多大的惊讶,毕竟是虚构的电影剧情,谈逻辑那是妄想。不过,现在他亲眼所见,就发生在眼前,当即咂舌不已。

    “又来两个!我……咦,王兄!”知秋一叶看到王波,面上一喜,赶紧收回双手。

    不一会儿,王波、傅清风、傅月池跑到近前。知秋一叶疑惑的看了看三人,问道:“王兄,你怎么和这帮装神扮鬼的家伙凑在一起?”

    王波道:“误会,都是误会!知秋兄,你快把他们都解开再说!”

    “怎么又是误会啊?”知秋一叶虽然疑惑不解,但还是选择相信,右手捏成剑指在左掌上写着一个不知是什么文字的红色印记上划了几下,然后抬起右手指对着那八个一动不动的白衣人一指,口中道:“解!”

    但见定在半空中的,还有定在地上的人全都摔倒在地,“哎呦哎呦”的叫疼呻吟起来。

    王波对这个定身法术羡慕不已,真想立即向知秋一叶请教一番,可是也知道眼前还不是适当的时候。他朝四周环视一圈,问道:“咦?宁采臣呢?”

    “哎,哎!王兄,你好,我在这!知秋兄,快救我下来!”

    头顶上空忽然响起宁采臣的叫喊声,王波抬头看去,只见宁采臣站在一棵大约五六米高的大树杈中,双手紧紧抱住树干,姿势要有多狼狈就有多狼狈,不禁好笑的问道:“宁兄,你爬那么高干嘛?看风景吗?”

    “扑哧!”傅月池听了忍不住笑出声,见王波看了过来,脸上一红,赶紧板起脸来。

    知秋一叶笑道:“哦,那是我抱他上去的。当时我以为这帮家伙……呃,这几个白衣人是鬼,为了他的安全,就暂时把他放在上面。我先把他抱下来!”说罢,他拔身而起,身体急速上升,到达宁采臣之处后伸手拦腰抱住,两人轻飘飘的落了下来。

    “哎呀呀,好险好险,多谢知秋兄!”宁采臣连连作揖的感激说道。

    知秋一叶摆摆手,笑道:“不客气不客气……”

    王波心想:“看来这两人共同经过这一场患难,之间的隔阂已经消去不少。”

    “小倩!”

    宁采臣怔怔的看着傅清风,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那副熟悉的面庞消失不见。那身白衣,那随风轻飘的青丝长发,那副清丽脱俗的容貌,那双充满凄苦之意的的眼睛,一切都是那么真实,又是那么的梦幻。

    半晌,他三两步跨到傅清风面前,但听当啷一声轻响,从他身上掉落一样东西,可是由于他过于激动,只顾着盯着傅清风看,一时间没有注意到。

    “哎,你掉东西了!”傅月池出声提醒道。

    可是宁采臣好像没有听到一般,痴痴的看着傅清风,颤声道:“小倩,你……你还记得我吗?我是宁采臣!”

    傅清风不明所以,朝王波和知秋一叶看了看,抱拳行礼,道:“对不起,我叫傅清风,不叫小倩,想必阁下认错人了。”

    王波心中一叹:“唉,宁采臣对小倩念念不忘,倒是个十足十的痴情种子。”

    傅月池见人家不理她,也没甚在意,低头看去,发现是一块黑不溜秋的小铁牌。她好奇的走过去捡起来,看了看,喃喃自语道:“卧龙?诸葛卧龙!”她眼中一亮,快步跑到傅清风面前,惊喜道:“姐姐,你看!”

    傅清风疑惑的看向铁牌,待得看清楚后陡然睁大了眼睛,抬头朝傅月池看去,见她重重的点了点头,眼中顿时迸射出惊喜的耀眼光芒

    傅月池转身面向宁采臣,把手中铁牌递出,忍住内心的欢喜,颤声问道:“先生,这块铁牌是你的?你是诸葛卧龙老前辈?”

    宁采臣此刻的心思全都放在傅清风身上,只是瞥了一眼,口中迅速说道:“诸葛什么我不知道,铁牌是我的。”

    他一把将铁牌夺在手中,脚下向着傅清风走近两步,凝视着她的眼睛,再次问道:“小倩,是我呀,你不认得我了?”他痴痴的看着,眼神爱怜而动情,哀伤而期冀,想念而祈求,种种柔情难描难写。

    傅清风被他如此怪异的表情弄得奇怪不已,但是这种奇怪也只是在眼中一闪而过,此时她心中更多的是惊喜,脚下迅速退开两步,拉开距离,合手在前,恭敬的行了一礼,激动的说道:“前辈,见到你真是太好了,我爹终于有救了!我爹是前兵部尚书傅天仇,被朝廷奸臣陷害,现在正被押解上京处斩,我和我妹妹傅月池还有一批忠义之士想在半路上救回我爹,素闻前辈有通天博学士之称,足智多谋,还望前辈施以援手,晚辈感激不尽,永世不忘。”

    “哦,你就是博学多才的诸葛卧龙!”知秋一叶小跑过来,又是惊讶又是激动的看着宁采臣,道:“前辈真是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啊!而她们这些白衣人是忠良义士,全是名人。那现在轮到我来自我介绍一下了,在下是昆仑派后学术士,知秋一叶。”

    他说出自己的身份来历时,神情自豪得意,好像自己也是个名人似的,昂着头好让众人仰视。可是见众人不明所以的看着自己,脸上闪过尴尬的神色,讪讪笑道:“那个,之前没有认出前辈,如有冒犯之处还请前辈海涵见谅。前辈的神怪故事等等大作我全都拜读过,因此我立志要学法术,不过也只是对付那些妖魔鬼怪,而国家大事呢,我身为修道之人,红尘俗事那是一概不理的,见谅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