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三章 夜半鬼魅声
    PS:谢谢“贝勒_爷”的打赏!求推荐!求收藏!

    宁采臣被吓得转身向房间里头的角落跑去,钻进倒塌在地上的数根横梁后面,惊慌大叫:“别过来别过来,大不了我把马还给你!”

    知秋一叶道:“马是我的,用得着你还吗?”。

    王波只好站出来和稀泥:“兄台,都是误会!你看这大晚上的,外面又是大风大雨,现在大家同在一个屋檐下借宿,低头不见抬头见,宁兄向你道个歉,这事就这么算了。来来来,我刚进来时,捉了几只鸽子,我们吃不完,你帮我们吃一点吧!”说着,将烤好的烧鸽拿起,递给知秋一叶。

    “是是是,我向你道歉,我不该问也不问一声就骑了你的马,对不起!”角落里的宁采臣赶紧说道。

    他本就不是蛮横之人,见对方又是个文弱书生,如今对方已经认错,他一个修道之人讲究与世无争,心中虽然还有气,但是也只好就此作罢。

    况且,面前还摆着这么香的烧鸽,早已是食指大动,加上又有王波在旁边的劝话,当即借机下台道:“好,我看在你的面子上,就不和他一般见识。”

    王波道:“兄台宽宏大量,胸襟广阔,真是叫人佩服!可惜没有酒,不然,当浮一大白!就暂时以烧鸽代之吧!兄台你意下如何?”

    知秋一叶笑道:“这……这怎么好意思呢!”

    他搓搓手,伸手接过王波递过来的烧鸽,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随即便迫不及待的咬了一大口,边咀嚼,边模糊不清的说着:“嗯,好吃……对了,我叫知秋一叶,是昆仑派的术士,这位兄台,怎么称呼?”

    王波笑道:“我叫王波,江湖中的一个普通剑客。”

    知秋一叶惊喜道:“你是剑客?真巧,我不仅修炼法术,同时还练剑法,不如咱们切磋切磋。”

    “君子不立危墙,刀剑锋利,比试太危险了,赶了一天的路,还是说说话,然后就休息吧!”站在远处的宁采臣突然说道。

    知秋一叶瞪了一眼过去,道:“百无一用是书生!真扫兴!王兄,谢谢你的烧鸽。我到隔壁另外找个地方睡觉,有什么事大声叫我。你!别来烦我!”他狠狠的瞪了宁采臣一眼,起身走出房间。

    宁采臣见人走出房间看不到了这才敢走出来,心有余悸的说道:“这人真凶!”

    王波无语了,心道:“你无缘无故骑走人家的马,打你一顿都算轻的,现在只是骂你两句,还说人家凶,读书读傻了吧?”他装作没听见,岔开话题道:“宁兄,快过来坐下烤火。我记得刚才你提起一位老伯?那是谁?”

    宁采臣走过来坐下,道:“这事说来话长。我本是即将参加科举的士子,可惜家道中落,没有盘缠上路,为了筹齐路费,只好帮我家乡的一家店铺集宝斋去郭北县收账,当时也是和今晚一样遇逢大雨,就找到一家名叫兰若寺的寺庙躲雨,没想到遇到一个女鬼,她虽然是女鬼,但是却是个可怜值得同情的女鬼……”

    王波心道:“我只是问你老伯的事,你说那么多无关的事干嘛!”

    他不好说我知道你在兰若寺发生什么事,只好耐着心听着宁采臣将倩女幽魂第一部的剧情慢慢说完。

    “……唉!”他叹了一声,拿起地上的卷幅,慢慢张开,痴痴的看着卷幅上的画,喃喃念道:“十里平湖霜满天,寸寸青丝愁华年。对月形单望相护,只羡鸳鸯不羡仙。小倩也不知在哪里投胎转世,但愿她投到一个好人家,有个好归宿吧!”

    王波见他满脸的伤感惆怅,想起当年第一次看《倩女幽魂》时,被凄清哀怨的小倩所感动的情景,也跟着叹道:“宁兄,人鬼殊途,请节哀!对了,那老伯的事呢?”

    宁采臣道:“后来我回到家乡,却发现家乡早已经变了样,一切都物是人非,尽不认识。我在一家酒店吃东西,没想到那是家黑店,不仅把我的马杀了,还想打劫我。接着官兵进来捉逃犯,那些歹人跑了,我却被当做逃犯周亚柄而无辜的捉进了牢狱。”

    “我在狱中认识了一位知识渊博的老伯,他因为替一名犯官写书而被牵连入狱。这场无辜牢狱一坐就是将近一年,昨天晚上,官府为了替一名高官子弟脱罪,就想要把我当成替罪羊。老伯同情我无辜可怜,就让我在他秘密挖好的秘道中逃走。我逃出来后,看到路边停着一匹马,我以为是老伯为我准备好的,因为急着逃跑就没有细想,骑上马就走了,后来就在路上遇到王兄你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那个老伯叫什么名字?”

    “名字?这我可不知道,老伯又没有告诉我。”宁采臣说得很坦然,然后小心翼翼的把画幅卷起。

    “……”

    王波又无语了,心道:“你跟人家关在一起将近一年,你竟然说你不知道人家的名字?人家用秘道帮你脱身,救了你的命,你竟然连恩人的名字都不问,拍拍屁股就走了?一句‘老伯又没告诉我’这么轻描淡写就了事了?这他吗的得多么的没心没肺啊!”

    宁采臣如若珍宝的将画幅收拾,突然像起一事,边打开包袱翻找边说道:“哦,对了!老伯给了我一本书和一块铁牌。啊,找到了!你看!”

    王波伸手接过,这是一块黑色古朴的铁牌,正面刻着“卧龙”两字,反面光滑平整,看上去也没什么出奇之处,就是一块铁做的普通牌子。

    他仔细的看了一会,递还回去,道:“你说那位老伯知识渊博,我想他把铁牌赠给你一定另有深意。”

    宁采臣接在手中,顺手放进怀里,道:“或许吧!”他朝周围环视一圈,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缩了缩脑袋,道:“王兄,这里地方挺大的,要不我们一起在这里休息一晚上,明天天亮再一起离开,好吗?”。

    王波没想到他这么胆小害怕,忍住笑意,道:“我不习惯和别人一起睡一个房间。放心,我就在隔壁找个房间休息,有什么事,你大声叫一下,我就会过来。”

    宁采臣无可奈何,又拉不下面子说自己害怕让人家留下陪自己,只好可怜巴巴的看着王波掩门离开。可是看到地上留下的几只烧鸽后,眼中一亮,几步抢了过去,一把抓起大口撕咬起来。

    待得吃完,还意犹未尽的吮吸着手指上的油汁,口中模糊不清的说着:“嗯,真好吃,可惜太少了!啊呀!”他突然想到了什么,猛地醒悟过来:“这烧鸽是王兄故意留下来!因为我刚才说过不吃鸽子,他怕我不好意思当他的面吃,所以才借故离开!”

    他看着房门,眼中闪着感激的目光,自言自语道:“王兄为了照顾我的面子,想尽办法,真是个谦谦君子啊!”

    王波从房间离开后,便走到隔壁知秋一叶的房间,抬起手正要敲响房门,突然想起知秋一叶整个白天都在地下施展遁地术追逐宁采臣,法力耗损时间太久,现在肯定累坏了,心想:“请教法术的事还是明天再说吧。”

    由于第一次进入这种妖魔多如狗,鬼怪遍地走的世界,而他又不会法术,因此也不敢到处乱逛,为了安全,也为了能够顺利完成任务,眼下唯有抱紧知秋一叶这个昆仑派术士的大腿。于是,就在隔壁找了个房间,收拾出一个干净地带和衣躺下,也不敢熟睡过去,只是闭目养神,只要稍有异动,便可瞬间做出反应。

    外面大雨倾盆,打在屋顶上哗啦啦作响。四下里除了雨声雷声,便再无其他声息。又过了大约一个小时左右,雨声渐小,直到最后雨终于停了。

    这个正气山庄常年未有人住,早已是破败不堪,水滴在破漏之处落下,零星响起滴答滴答的滴水声,让整个山庄里显得愈加的静寂,周围无声无息的,静得诡异,静得可怕。

    “道道道道道道,道道道道道道道道道,道可道非常道,天道地道人道剑道,黑道白道黄道赤道,左道右道前道后道,人人说道哈非常道,呸呸呸呸呸,胡说八道……”

    寂静中,隔壁突然响起一阵歌声,王波霍地翻身坐起,仔细的听了一会,原来是宁采臣在唱歌!

    他想起宁采臣胆小害怕的表情,心中好笑:“这个宁采臣肯定是害怕到了极点,想要用歌声给自己壮胆。”

    正想着,忽然东边传来“呜呜”犹如鬼魅般的啼叫声,声音凄凄,无比森寒,仿若来自九幽地狱,让人心中发毛,不寒而栗。

    王波心中一动,猛地想起电影剧情,好像傅清风和傅月池两姐妹为了救她们的父亲,被陷害入狱的前兵部尚书傅天仇,正带着一帮忠义之士埋伏在这个正气山庄附近。可能这是她们想要用装鬼的方式吓走自己这边的三个人,免得破坏了他们的救人计划。

    他想了想,便起身悄然走出房间,顺着声音飘来的方向摸了过去。穿廊过道,来到东边的一间屋子,突见有个白色影子在前面的屋门口一晃而过,当即拔腿追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