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二章 知秋一叶
    到得近前,但见黑沉沉的一大片屋子好像巨兽般蹲伏着,映着闪电,显得诡异恐怖。

    王波跳下马来,见宁采臣笨拙爬下马背,脚下突然踩空,险些跌倒在地,赶紧上前伸手扶住,心中更是苦笑连连。

    两人快步走近大门,宁采臣抬头环视一圈,伸手敲响,口中叫道:“开门,开门呀!我们过路避雨来的……”

    话还没说完,但见大门“呀呀”声的慢慢向后倾倒,砰地一声响起,把两人吓了一跳。

    两人面面相觑,许久,宁采臣讪笑道:“呵呵,兄台,这里或许很久没人居住,门早就烂了,这可不是我们故意推倒它的。”

    “呵呵……”王波有气没力的笑了几声,这一路来他已经被宁采臣折腾得没脾气了,连话都懒得说,抬起脚正要走进去。

    就在这时,面前突然砸落一道黑影,砰地一声,又把两人吓了一跳。低头看去,原来掉落的是一块牌匾,上写着“正气山庄”四个大字。

    两人再次面面相觑,王波心有余悸的说道:“幸好兄台你拉住我,不然我非被砸个脑袋开花不可,谢谢了!”

    宁采臣摆摆手,笑道:“没事没事,出门在外需得耳听八方眼观六路,谨慎一点没错的。”

    他正要抬脚走进去,突然一群白影扑飞而出,定睛一看,原来是一群白鸽,赶紧侧身抱头捂脸。

    白鸽本来是象征着纯洁,和平,宁静。可是此刻鸽子的“咯咯”叫鸣声在这黑暗幽深的屋子里,却愈加把周围衬托得更添阴森恐怖。

    王波眼疾手快,伸手抓出,一下子被他捉住七八只。宁采臣奇怪问道:“兄台,你干嘛捉住它们?”

    王波道:“你肚子饿不饿?嗱,这就是我们的晚饭。”其实他的空间仓库里早已经准备好大量的食物和水,但是为了避免他人发现自己身上的怪异之处,因此就尽量减少从空间仓库取出东西的次数。

    宁采臣面露不忍,道:“这……会不会太残忍了?”

    王波瞥眼过去,道:“牛羊猪你吃过吧?再不济,鸡鸭鹅也吃过吧?吃鸽子跟吃其他动物有什么区别!只要不吃人就可以!”

    “人?”宁采臣突然想到什么,“呕”的一声,捂住脖颈的连连作呕。

    王波惊讶的看着他,道:“你不会……”

    “没有没有,我只是想到一些恶心的东西而已。等下你自己一个人吃就好了,不用叫我。”宁采臣连忙摆手说道。

    进入大门是一个前院,再进去是座大厅。四周黝黑阴沉,伸手不见五指,鼻中闻得的尽是霉气,除了雨声,就再也没有其他声息。

    又是一道电光闪现,大厅里头的宁采臣突然大叫一声:“啊!”

    正在后面查看的王波赶紧跑进来:“出什么事了?”

    宁采臣惊恐的指着前面,道:“你……你看,好多棺材啊!”

    王波转身看去,透着闪电的亮光,但见面前整齐的排列着一排棺材。

    宁采臣边移动脚步,边压低声音的数着:“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一共八副棺材,那不是一家人全在这里?”

    “轰隆隆!”

    大厅外雷声轰响,电光闪烁,片片寒光照进大厅,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啊呀呀……”宁采臣被吓得大声惊叫,双手合什,朝四周拜了数拜,口中道:“我们不会打扰你们的,只是借宿一宵而已,你们用不着起来招呼我们!”

    “王兄,我们快离开这里,去里面找找其它房间吧?”

    王波满脑子黑线的看着宁采臣,心道:“明明这么胆小,还大喊大叫,这不是自己吓自己吗?”。

    两人走进后堂,找了个甚为干净一点的房间,王波找来一些烂木残凳,劈成木柴,生起一堆火。将捉来的鸽子开膛剥肚,洗干净后插在木枝上放近火中慢慢烘烤。

    不多时,焦黄焦黄的烧鸽被烤得流油,滴在火堆里嗞嗞响,烧烤的味道弥漫开来,熏得满屋皆香。

    在王波宰杀鸽子时,宁采臣就躲得远远的背转着身体不敢观看。如今香味直往他鼻子里钻,忍不住转过身来,盯着王波手上的烧鸽猛咽口水。

    王波瞥了一眼过去,只觉好笑至极,道:“宁兄,躲那么远做什么,坐过来烤火……”

    正说着,突然“吱呀”一声响起,房门被推开,一具身影手撑门框的站在中间。

    “啊,啊,啊!王兄,快跑!鬼来了!”

    宁采臣转身就跑,口中连连大叫:“我说过不用招呼我们了,请回吧……”

    王波看得分明,那副熟悉的面孔不正是昔日的四大天王歌星张雪友吗?不,应该是知秋一叶才对!

    他喊道:“宁兄,快回来,不用怕,那是人,不是鬼!”

    眼见知秋一叶一副快要支持不住摔倒的样子,王波赶紧跑上前伸手扶住,问道:“这位兄台,你没事吧?”

    “啊!”宁采臣回过头来仔细的看了看,惊讶道:“还真是人来的!他的样子怎么看起来这么惨?”

    “你还有脸说!”知秋一叶怒眼瞪着宁采臣,有气无力的骂道:“你这家伙,去无定向,在上面东南西北乱跑,害得我在地下团团转,什么地鼠蚯蚓爬虫全被我赶到地面,幸亏我追上,呼嗬……呼嗬……累死我了!”

    “你脸色这么难看,喘气都这么困难,快别说那么多话,先喘两口气,要是一个呼吸不上来,我怕你就此呜呼哀哉了!”宁采臣同情的说道。

    “如果你像我那样在下面追上一整天,别说喘气,你就是不死都没力气上来!”

    宁采臣疑惑道:“我又不认识你,你干嘛追我啊?”

    知秋一叶大口大口的喘息几下,气道:“我也不认识你,你为什么骑我的马?”

    宁采臣睁大了眼睛,惊讶道:“啊!原来这只马是你的!我还以为是老伯替我准备的!”

    “老伯?老伯你也该问一声啊!见马就骑,还一骑就是一整天!我告诉你,要是我的千里追的马蹄伤着了,我把你的腿砍下来替他补补营养!”知秋一叶霍地从王波的搀扶中挣扎开,向宁采臣逼近过去,恶狠狠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