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十章 惨剧
    跑出剧院外面,但听东南方向的呼救声叫得凄厉,拔腿跑了过去。灯光下,沿路可见到一滩滩的血迹,接着就看到有几个人一动不动的躺在血泊当中。

    心中一惊,赶紧跑过去蹲下查看,这几个人或脸上被砍得血肉模糊,或肚子被割开,或手脚被砍断,整个场面触目惊心,惨不忍睹。

    王波心中骇然:“现代社.会,还是在这种高级场合,竟然有人胆敢当街行凶杀人!”

    他也不再细想,赶紧向呼救声最为大声的东南方向跑去。

    待得越来越近,耳中也不断听到男女惊叫声,小孩子哭喊声,虚弱的求救声……

    转过一个转角后,突然,他瞳孔一缩,只见约有十多米远的地方有个人正举起手中砍刀向一个小女孩劈下。

    来不及多想,当即大声喊道:“住手!”念头一动,手中已握住一把小刀,用尽全力甩出,脚下连点,快如闪电般的急奔过去。

    但听“啊”的一声惨叫,“当啷”一把砍刀掉在水泥地上。那人握住手腕,正要转头看看到底是谁敢用飞刀伤了自己。随即,他又“啊”的一声,整个人突然飞了起来,扑通一下摔到七八米的地上,身体趴着的手脚挣扎了几下,就此一动不动,晕死过去。

    王波蹲在那小女孩面前,伸手轻轻抚摸那女孩的头,柔声说道:“没事了,没事了,放心,大哥哥已经吧坏人赶跑了!”

    那女孩子犹挂着泪水的小脸蛋苍白如纸,只是睁大了眼睛怔怔看着王波,一句话也没说,显然已经被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王波问道:“小妹妹,你爸爸妈妈呢?要不要大哥哥帮你找到你爸爸妈妈?”

    那女孩子还是没有说话,只是转头看向王波身后。

    王波回头看去,但见身后不远处一前一后趴着一男一女,两条长长血路拖在后面地上,两人俱都睁着双眼望向这边的方向,但是眼中却已经毫无生气。

    他一愣,随即便觉胸腔嘭的一下仿佛被气炸胸膛似的,眼中熊熊怒火燃烧了起来。

    那两个人应该就是这女孩的爸爸妈妈,也许刚刚为了让自己的孩子逃脱毒手,先后想要挡住行凶人,可是手无寸铁的他们却也因此被砍倒在地,因为心挂孩子的安全,还是想要爬过去保护自己的孩子,但是因为失血过多,最终没了生命气息。

    王波回过头来,看了看那女孩,起身走到后面那两名伟大的父母旁边蹲下,咬紧牙关忍住怒火,缓缓伸出手,替这两个死不瞑目的父母闭上双眼。

    可是,等他抬起手来时,他发现那两名父母眼睛突然间又睁了开来,他心中大骇,只觉寒毛直竖,禁不住踉跄退后一步,过了好半晌,这才回过神来,顺着方向往那女孩看去。那女孩两只小手紧紧握住摆在腹部前,怔怔的与她的爸爸妈妈对视着,一动不动,不哭也不闹。

    王波但觉心中发酸发堵,眼圈红了起来,深吸一口气,呼出,低头看着那对父母,口中缓缓说道:“你们放心,只要我有一口气在,我一定会保护好你们的孩子,天地可鉴!”

    他再次伸手替两人闭上双眼,也许冥冥之中这对父母的在天之灵感受到他的誓言,两人的眼睛终于闭合上,不再睁开。

    王波站起身来向那女孩走了过去,伸手将她抱起。那女孩不挣扎也不哭,只是看着王波,任由他抱着。王波只觉心中隐隐发疼,伸手按住那女孩脖颈上的茓位,口中柔声说着:“睡吧,睡一觉就没事了。”随着话音落下,那女孩闭上眼睛,小脑袋枕在他的肩膀上,渐渐睡着。

    “救命啊!谁来救救我啊……”

    身后响起呼救声,接着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向王波跑了过来。他转过身去,不远处跑来一个年轻人,不由一愣,这年轻人他认识,正是之前为了陆佳茜和他拼酒的梁士奇。

    而梁士奇身后却追着一个手举砍刀,面带凶色的妇女。他看到前面有个人抱着一个孩子一动不动站在原地,面色一喜,口中叫道:“快来救救我……”

    “我”字的音还没吐完,戛然而止,想来他也认出王波。可是脚下却是没有停止,径直向王波跑过去,但是口中的呼救声却没在叫出来。

    待得两人交错而过,两人谁也没出声。梁士奇见王波仍旧站在原地,发现他只是看着身后那名拿刀追杀自己的疯婆娘,那双眼睛精光闪烁,似乎燃烧着两堆熊熊烈火,又是疑惑又是吃惊的迅速瞥了一眼过去,继续向远处逃跑。

    他跑了没几步,但听身后响起一个让人心悸的凄厉惨叫声,接着“当啷”一声,好像有什么铁器掉在地上,禁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陡然他睁大了眼睛,似乎不敢相信眼中所见。

    只见王波左手抱住一个熟睡的女孩,右手举高抓住那名妇女的手,旁边的脚下掉落一把砍刀。他手中运劲一扭,那名妇女又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手也被扭曲反转,上身弓着,面向地下。飞起一脚,脚尖正中那名妇女的心口。

    “噗!”

    那名妇女口中突地吐出一条血箭,随即王波手中松开,“扑通”一声,那名妇女摔在地上,没了声响。

    梁士奇大骇,脚步不自禁的停了下来,膛目结舌的看着正迈步渐渐走远的王波,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

    王波抱着怀中熟睡的女孩向远处不断响起呼救声的方向走去,身边接连跑过一群又一群的人。有几个人向他大声喊道:“你还去那边!拿刀砍人的就在那边,快回头跑啊!”

    王波置若未闻,自顾自地的向前走去。不多时,又转进一个弯角,但见前面不远处一个中年男子高举砍刀正追着人群不断挥刀乱砍。

    他念头一动,手中已握住一把小刀,挥手甩出,一道流光激射过去,直中那男子的大腿。

    王波走近前去,那中年男子眼露凶光,恶狠狠的瞪着王波,也不叫喊威胁,拖着脚步,举刀劈下。

    王波手捏剑指,突地伸出点去,当啷一声,砍刀掉落在地,踢出一脚,又是“咔嚓”的一声,那名男子腿骨断裂,发出惨叫,向前扑倒摔了个狗吃屎,侧躺在地上身体弯成虾状,双手抱住被踢断的小腿,嚎叫不停。

    王波阴寒的脸上面无表情,上前连踩两脚,每一脚踩出都伴随着响起骨头爆断声和凄厉的惨叫声。那名中年男子仰着脖子嚎叫了一会,突然戛然而止倒在地上,像一滩烂泥似的,没了动静,而他的双手手骨也已经粉碎,就算治好也是浪费医药费,终生成为一个残废。

    “图拉普!”

    身后响起一个惊叫声。王波转头看去,但见一名黑衣男子从西北方向的弯角冲出来,手中挥着一把半米长的砍刀,嘴里叫喊着听不懂的话语。

    王波脚下挑起一把砍刀,一脚踢出,砍刀化作一支利箭激射过去。

    “啊!”那名黑衣男子惨叫一声,整个人被砍刀上的劲力向后带飞三四米远,这才扑通一下摔倒在地。

    “麦麦提!”

    弯角里面又是响起一个惊叫声。

    王波走过去后,便看到一个也是身穿黑色衣服的中年男子,他手中也拿着一把长达半米的大砍刀,站在约有二十来米的绿化地带处吃惊的望过来。

    那中年男子看了王波一会,又低头看向倒在地上,肩头插着一把砍刀不住哀嚎的黑衣男子,突然他迅速转身跑进绿化地里,但听里面一个女尖叫声响起,很快他便挟持着一名大约三十来岁的女子走了出来,口中不停的叫喊着一些王波听不懂的语言。

    王波冷冷看着那中年男子,道:“我不知道你说什么,也不想知道,你快把人放了,别逼我下狠手。”

    那中年男子愣了一下,嘴里又大声叫喊起来,手中的砍刀却是始终不离那女子的脖颈,脚下移动时,他步伐跨度较大,加上精神紧张,那女子的脖颈瞬间便被割开一道伤口,鲜血流了出来。

    许是那名女子惊惧过度,脖颈被划伤,却也没感到疼痛,只是眼望着王波,目光无助、害怕、慌张。

    王波冷冷道:“我再说一遍,放开她,否则,死!”

    那中年男子叽里呱啦的乱叫乱喊,紧紧箍住那名女子的脖颈,躲在后面,脚下却是不停移动,拉远与王波的距离。突然,他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脚步踉跄,身体歪倒。

    就在他分神之际,王波动了,手中突然抬起挥出,只见一道弧形光线闪过,那名男子身体一震,随即便僵住,一动不动的定在原地,双眼凸睁,半晌,整个人便向后摔倒。

    “啊!”

    那名女子发出一声惊叫,她的脖颈被箍住,整个人也被带动着向后摔落下去。

    王波快步走了过去,伸手握住那名女子乱自挥在空中的手,口中道:“小姐,没事了,你很安全,快起来!”

    那名女子如溺水的人抓住稻草似的下意识用双手死死抓住伸过来的手,怔怔的看了王波一眼,随即挣开箍在脖颈的那只手,爬起身体,一把扑进王波怀里,呜呜的哭了起来。

    王波轻拍她的后背,温声说道:“好了,没事了,没事了……”

    那名女子哭了一阵,惊慌稍定,这才抬起头来,泪眼模糊的看着王波,道:“谢谢你救了我,你……你叫什么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