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三章 你今晚有没有空?
    “我考!你这么护着她,还说没什么事!说出来鬼都不信啊!”

    王波无语了,干脆不吭声,懒得分辩。【最新章节www.yuehuatai.com】过了一会儿,谢绍军又道:“真没有啊?唉,我怎么说你好呢,我都说了,只要你不傻,这事准成。没想到,你还真有这么傻!又滥做好人了吧?你这是注孤生的节奏啊!行行行,这事不说了,你也别灰心啊!对了,过几天就是年末,新的一年就要来了,到时你出来,咱们聚聚,有美女哦!好了,不说了,我还有事,到时联系你!”

    挂了电话,王波不由连连摇头苦笑,这个谢绍军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什么叫只要是不傻,这是准成啊?噢,合着我帮了人家,人家就一定要报答我啊?这不是挟恩图报吗?

    记得以前看过一则故事,一个老头救起了一个落水少年,那少年母亲给他送来很丰厚的谢礼,而且过后还时不时送一些礼品。时间一长,那老头也觉得心安理得,应该如此。后来那老头竟然连家里的儿女结婚等等什么红白喜事之类都要那少年出钱,就连自己摔断腿都要少年出钱医治。最后,那少年苦不堪忍,就请老头去河边吃酒,老头醉了之后,那少年一把将老头推进河里淹死,那个地方就是老头救起少年的地方。

    那少年对曾经的救命恩人下此毒手,可见挟恩图报这种行为是多么的让人反感厌恶恼恨。

    王波从小到大看过很多故事,但是这个故事让他非常深刻,因此每次做了好事,都是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反正是能力范围内,也没什么损失,报不报答的并不看重。

    当然,要是遇到白眼狼、农夫与蛇的那种被反咬一口的故事情节,只能认作倒霉了。白眼狼倒也就罢了,这是别人道德上有缺陷;要是被反咬一口,像扶老太太被讹诈什么的,那简直已经称不上道德缺陷了,连基本做人的道理都能忽视,这已经是与禽.兽无疑,甚至禽.兽不如!

    可是转念一想,王波眼前仿佛出现了陆佳茜那张长得好似瓷娃娃一般的清纯可爱面容,心想:“这个小姑娘长得确实很好看,那天被慕青几句话吓的落荒而逃,呵呵,真是单纯可爱极了!要是真有可能的话……不行不行不行,我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啊!”

    他赶紧使劲的摇了摇头,把那些不切实际的念头甩掉,可是人的思想就是很奇怪,要是你有了某种旖旎的幻想,你越是想甩掉它,它就越是老往你脑子里钻。赶紧洗了个澡,爬上床睡觉。

    刚买到手的车转眼就被慕青借走,想练练车技都没法子,王波想想都觉郁闷不已,只好打算试试新学到的柳叶镖法。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要想练好暗器功夫,首先要有利器在手。绣花针之类的就免了,王波可不想做东方不败,想起古龙武侠小说里的小李飞刀,例无虚发,出手之际,无迹可寻的境界,不禁心驰神往。要是再辅以异能控物术的运用,那可真的是飞刀在手,天下我有。

    当即出门,先去超市走了一趟,发现那些小刀都不如人意,想要专门打造的话,那些什么制铁厂钢铁厂可不会接这种小单。

    正所谓内事不决问度娘,外事不决问谷哥。上网搜查一番,还真的发现有私人打铁铺的存在。在如今的现代社会里,传统手工业越发的稀少,像铁匠这种活计是很难找得到的,几经周转,终于在城市的郊外小村找到一间打铁铺。

    那铁匠师傅大约五十多岁,打铁这门手艺是祖传下来的,经验丰富,看了铁匠师傅拿出他得意的刀剑展示,又当场劈铜砍铁的示范一番,竟然有削铁如泥的效果,心中满意至极。二话不说,就拿出一万块钱的定金,要打制一百把小刀,再另外定制一把三尺长剑,表示“钱不是问题,最主要的是要趁手要锋利要坚固!”

    眼见这个年轻人出手大方,那铁匠师傅笑逐颜开,知道这年轻人肯定是看武侠小说看入迷了。好不容易来了个大主顾,自然要打起十二分精神。他仔细的询问了要打制什么样的小刀等等细节要求,然后告诉王波一百把小刀三天后就可以过来拿,但是那柄长剑却需要半年的时间,因为他需要找上好的精铁来打造一把名剑。

    王波见这铁匠师傅问得详细认真,心中更加放心,至于那柄长剑,虽然不期望能成为干将莫邪那种神兵利器,但是要真能打造出一把削铁如泥的名剑那就更好。满意的离开了,只等三天后再过来。

    由于这里是郊外,来往的车辆很少,公交车站距离甚远,王波也没什么要事等着去做,便百无聊赖的边慢慢行走,边四下环顾这个隐藏在都市偏僻角落的小村庄。

    “请问,你是……王波吗?”

    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女声音,王波转头看去,原来是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年龄的女子。这女子一身居家少妇打扮,虽然称不上貌若天仙,但也算清秀。

    那少妇一看到王波的正面,眼中顿时迸射惊喜的目光,兴奋道:“哗!你真是王波啊!”

    王波朝那少妇疑惑的打量一番,道:“你是谁?我们认识?”

    那少妇连连点头:“嗯嗯嗯,我们当然认识啦!你不记得了,我是你大学同班同学吕艳梅啊!”

    “吕艳梅?”王波皱着眉头想了好半天,都想不起这名少妇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大学同学,只好抱歉道:“对不起,我实在是想不起来,那个……因为我在大学的时候比较不合群。”

    吕艳梅笑道:“没关系,我知道你当时在班上是个比较沉默寡言的人。不过,你还记不记得在大二那年,有一天晚上,在我们学校外的南大街的一条小巷里有三个女孩子被几个小混混堵住抢劫,当时是你刚好路过救了那三个无助的女孩子,我就是其中的一个。我记得当时你的左手臂上被一个混混划了一刀,当时那个血淋淋的场面我一辈子都忘不了,我们三个人还非常害怕担心的要送你去医院,可你把那几个混混赶跑之后,只是看了一眼自己手臂上的伤口,说了一句没事,然后就跟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走开了。”

    王波恍然大悟,原来是那件事啊!自己左手臂上到现在还留着那道伤疤,心想:“什么没事啊!当时三个美眉在场,说什么都不能怂了,自然要把比格装得十足十!”

    当即说道:“哦,那件事啊,我记起来了,你好像是其中的一个。”

    吕艳梅见王波还是那副淡然十足,波澜不惊的模样,顿时有些哭笑不得,嗔道:“你怎么还是老样子啊!那天晚上过后,第二天我们还找到你向你表示感谢,可你倒好,好像忘记了晚上发生的事,还一脸迷茫的看着我们说,我认识你们吗?你知不知道当时我们都气坏了,啊?虽然你救了我们,还因此受了伤,可是你当时那副不理不睬的样子,让我们觉得你这个人太会装,太自大了!再怎么说我们三个也是美女耶,你竟然对我们无动于衷,真是气死人了!最后,我们干脆选择性的忘记那天晚上你救我们的事,全都不理你了!”

    王波心想:“我能不装吗,啊!那时候我就是个矮矬穷,一点自信都没有,看到你们三个美眉一起走过来,我的心脏跳得都快要蹦出来似的,全身激动得冷汗直冒,话都不会说了,只好装作不认识你们了!”

    这些话他当然不会说出来,反正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说了也没用。便笑道:“真是不好意思,我当时脑袋瓜有点不好使,怎么说呢,就是智商是硬伤,对不起啊,惹你们生气了!”

    “扑哧!”吕艳梅忍不住笑出声来,好笑道:“哪有人自己说自己智商是硬伤的!嘻嘻,看来你还真是脑袋瓜子不好使啊,嘻嘻……”

    王波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跟着笑了几声。

    吕艳梅笑了一会,又道:“对了,你来这里做什么?你不会是住这里的吧?”

    王波道:“不是,我来这办点事,就是找一个打铁铺,想让人帮我打造一些有趣的东西而已。你呢,你住这里吗?”

    吕艳梅道:“不是,是我老公的爸爸妈妈住在这里,前几天我婆婆身体有点不舒服,所以我就回来照顾她几天。”

    王波有些惊讶:“哗,你都嫁人了!”

    吕艳梅道:“嗯,我毕业没多久就结婚了,我女儿都快四岁了。”说话的时候,她脸上露出丝丝微笑,显然是对自己目前的生活感到很幸福。“对了,你呢,结婚了没有?”

    王波道:“我啊,哪有这么快啊,我又不是什么帅哥,还有你不是也说我脑袋瓜子不好使嘛,有哪个女孩子愿意喜欢我啊!”

    吕艳梅没有立即说话,仔细的打量了王波一番,道:“不会啊,你……现在很不错啊!嗯,我现在才发现你其实蛮帅的嘛!”说着,她脸上露出一丝疑惑,继续道:“我记得以前你好像……嗯,你这些年变化很大啊!刚才要不是我突然看到你觉得有点熟悉,忍不住的叫了一声,我都不敢确定我到底是不是真的认识你呢!”

    王波笑道:“呵呵,谢谢,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有女孩子说我帅呢!”

    吕艳梅又朝着王波仔细打量了一番,突然,不知道她想到了什么,眼睛迸发出异常耀眼的光芒,嘴角弯起,脸上挂着说不清道不明的诡异笑容。

    王波越来越感到奇怪,不知道这个吕艳梅怎么盯着自己看个不停,感觉就好像一个小孩子看到一件新奇的玩具似的,觉得好玩有趣的模样。

    吕艳梅似乎觉察到王波奇怪的目光,眼中光芒一收,突然问道:“对了,王波,你今晚有没有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