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二十八章 合战曹少钦
    周淮安心中有愧,被金镶玉骂得低下头来,不敢与之对视,默然无声。【全文字www.yuehuatai.com

    邱莫言听了周淮安的一番话,心中又是欢喜又是甜蜜,同时因为欺骗一事觉得愧对金镶玉,走了过去,道:“金镶玉,这件事虽然事出有因,但是确实是我们做得不对,我向你赔个不是,希望你能原谅我们。”

    金镶玉道:“呸,假情假意!”说着,从怀里抽出一支笛子,丢向邱莫言,口中道:“你的笛子,别人施舍的东西,我不要!”

    说罢,她转过身去,见黑子、顺子、三两、刁不遇四人眼巴巴的望着自己,只觉悲从中来,心中凄苦难当,烦乱至极,突然大声喝骂道:“看什么看,等死啊,还不快走!”

    众人见金镶玉她们径直走进厨房,不再堵住门口,知道这是默应一起离开了,相互对视一眼,便快步跟了进去。

    王波摇了摇头,心想:“这三人的感情错综复杂,剪不断理还乱,虽然情节颇为狗血,但是却令人感叹唏嘘。唉,人说乱世莫诉儿女情,其实乱世儿女情更深,周淮安这句话说得对啊!”

    他押着被堵住嘴巴的贾廷、路小川进入秘道,其余东厂番子全都被绑在客栈大厅,他不是冷血嗜杀之人,这么多条人命,他无法狠心下手,只能任由其自生自灭。

    秘道狭窄黝黑,却也并不曲折,众人跟着前面的金镶玉一直往前走,待得前面的人停下,随后也不知是谁出声说道:“小心点,快上去吧!”

    等众人全都离开秘道上到地面,王波这才催促还在不断挣扎的贾廷和路小川爬上去,他刚跳上地面,突见一条红腰带飘在空中,被呼啸的狂风吹走,渐渐消失在黑夜当中。

    王波不由一怔,觉得这个画面甚为熟悉,猛地想起电影剧情,顿时大为叫苦,心想:“以前看电影时,看到周淮安他们从秘道逃走,可是杨进宝的红腰带突然被狂风刮走,直接吹送到曹少钦的马车旁边,当时觉得这个情节一点都不合理。没想到,我现在都改变剧情了,还是出现这个不合逻辑的情节,唉,冥冥之中,电影世界的修正能力果然强大啊!”

    他沉思了一会,出声叫道:“周兄!”

    周淮安回头应道:“怎么了,王兄?”

    王波道:“刚才我看到进宝的红腰带被风刮走,恐怕到时会被东厂的追兵发现。”

    周淮安一愣,连忙转头朝杨进宝的腰间看去,那条绑在腰际的红腰带果然不见了,惊道:“进宝的腰带果然不见了,这风吹得这么猛,说不定已经……”

    话没说完,突然远处传来隆隆马蹄声,众人脸色一变,周淮安急道:“大家快走,东厂走狗追上来了!”

    “锵”的一声,王波拔出长剑,看向贾廷和路小川,见他们脸露惊恐之色,口中发出“嗯嗯”的挣扎求饶声音。他冷笑一声,道:“别怪我,我也是为了生存!”长剑一挥,便削断贾廷、路小川的喉咙,鲜血溅射,两人不甘的望着王波,倒地身亡。

    “叮!恭喜主人,您杀死东厂四大档头中的贾廷和路小川,获得奖励2000能量点。”

    脑中响起雪儿的汇报声音,王波也顾不得欢呼高兴,拔腿向周淮安他们的方向追去。

    身后马蹄声越来越近,顷刻间,黑暗之中,只见数十骑马飞奔而来。

    金镶玉突然停下脚步,从怀里掏出一把柳叶镖,向后转身大声骂道:“槽你爹,追追追,追进鬼门关吧!”话音未落,手中柳叶镖已经挥撒而出。

    只听得“咻咻”声中,柳叶镖激射而去,所到之处,不断有人惨呼出声,瞬间便有十数人坠马倒地。

    正回头瞧看的王波惊讶不已,心想:“没想到金镶玉的暗器功夫,柳叶镖手法这么精准,可称得上百步穿杨,镖无虚发啊!”

    突地,他想起自己的异能控物术,不禁又是懊悔又是可惜,要是自己早做准备,做好飞刀等等利器,这时肯定用得上,唯有暗暗提醒自己以后一定要准备好轻便细小的暗器,以备不时之需。

    金镶玉连续发出三次,柳叶镖便已用完,赶紧回转身快步疾跑。

    因为第一次发射暗器乃是出其不意,仓促之间,东厂追兵毫无防范,这才被射下十数人。后面三次,镖法虽准,但是他们已有了警醒,抽出兵器打落暗器。虽是如此,也有数人中镖坠马。

    人的双脚哪里跑得过马的四蹄,不一会儿,东厂追兵赶至前头,挡住众人的去路,在四周圈转马头,将众人围在中间。

    唰唰声响,众人拔出兵器,背靠背站立,盯紧四周的敌人,严阵以待。

    但见圆圈中分出一条空道,一骑从中缓缓走进。王波心中一凛,来人正是东厂督公曹少钦。

    曹少钦朝着众人扫视一番,目光定在周淮安身上,淡淡说道:“周淮安,你还想要往哪里跑啊?”

    周淮安喝道:“阉贼,要杀便杀,不必多言!”

    曹少钦冷冷道:“树倒猢狲散,干掉你跟杨家军,天底下还有谁敢动我的江山!”

    周淮安道:“这是大明的天下,不是你们这帮乱臣阉党的王朝!你们私设公堂,滥杀忠良,胡作非为,涂炭生灵,还敢蒙蔽皇上,终有一天,天下百姓势必会推翻你们,让你们这帮阉贼死无葬身之地!”

    曹少钦大怒,道:“我现在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给我杀!”

    数十黑骑一手执刀,一手牵动缰绳,驾马向众人冲撞而去。

    王波脚下一点,飞身而起,在空中连环刺出数剑,随即惨呼声不绝于耳,不断有人毙命坠马。他侧头一瞥,见曹少钦老神在在的坐在马上,当即在马背上一点,执剑刺了过去。

    曹少钦手中长剑抬起,劲力一吐,剑鞘飞出。王波眼见剑鞘射到,不加思索,挥剑格挡,但听“当”的一声,只觉虎口巨震,一股劲力沿着剑身直透手臂,长剑险些脱手,心中大惊,腰间运劲一扭,身体在空中旋转三圈,这才卸掉劲力,落地站定。

    王波不敢置信的看着曹少钦,心中震惊不已:“好大的力气!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内力?这死太监练的不会是葵花宝典吧?”

    本来他以为自己凭借着普通人的三倍属性能力,必定可以横扫一切,没想到这武侠世界里的内力竟然如此之强,可说是深不可测,当即收敛心神,收起轻视之心,不敢马虎大意。

    曹少钦坐在马上,冷冷看着王波,道:“我东厂四大档头全都命丧你手,可见你武功不赖,要是你肯投靠于我,我就饶你不死。”

    王波道:“呸!你个死太监,为了权利不择手段,不杀你都不足以平民愤,还想要我投靠你,想都不用想!”

    曹少钦道:“死到临头还敢嘴硬!”“硬”字刚一出口,便拔身而起,挺剑向王波咽喉挑去。王波已知他内力深厚,若是伸剑格挡,手中长剑必定会被震飞,心思一转,左手捏成剑指连连勾动,数枚石子从地上飞起,直射曹少钦双眼,跟着脚下一蹬,提剑刺向他心口。

    曹少钦挑动剑尖击落石子,提剑向前拔去,眼见就要挡架住对方长剑,岂知对方剑招一变,又刺向了另一处,待得举剑再去格挡,那柄长剑再次改变方向,如是十数招,每次双方长剑眼见相交触碰,对方必定随之变招。

    此时,他已明白对方内力必定不如自己,不敢碰到自己手中之剑。但是对方剑招奇快,简直是生平未见。而且,随着对方的手指勾动,四周围时不时还有石子激射而来,让人防不胜防,如此怪异之事,当真是闻所未闻。

    他不是没有想过还招反击,可是对方连环剑招,一剑快过一剑,而且每一剑俱都是刺向要茓,剑势又猛又狠,认茓之精准实属罕见,稍有不慎,便被刺中。他越打越是心惊,同时又觉得憋屈、愤怒。

    想他身为东厂督公,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向来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畅快如意,无人敢违,可是现如今,自己的内力明明高过对方数倍,却又被人逼得无还手之力,心下顿时焦躁起来。

    突然,旁边一个声音响起:“王兄,我们来助你!”

    王波侧头看去,只见周淮安、邱莫言还有金镶玉加入战圈,四人联手合击曹少钦。他不由一怔,迅速朝四周瞥眼望去,原来不知何时,曹少钦带来的数十东厂黑骑已经被杀得干干净净。而贺虎、铁竹他们相互搀扶着站在远处紧张的看向自己这边,虽然全都受了伤,但是却无甚大碍。

    他心想:“如果按照原剧情的发展,贺虎、铁竹、桩头还有客栈的几个店伙早就丧命死去。在与曹少钦打斗中,邱莫言更是因重伤被流沙埋没,周淮安也受了伤,金镶玉伤重难以动弹,最后还是刁不遇及时出现,以凌厉迅猛的庖丁解牛刀法偷袭曹少钦成功,最后周淮安趁机杀死曹少钦,四人这才活了下来。如今大家都没事,看来因为我的出现,已经把电影剧情改得面目全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