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二十七章 乱世儿女情
    王波道:“贺大哥、铁大哥、桩兄麻烦你们快去找一些绳索把他们全都绑起来。【风云小说www.yuehuatai.com网】”

    贺虎、铁竹、桩头应声而去。邱莫言跑到房间去查看杨玉英、杨进宝两姐弟。不一会儿,绳索找来了,众人把大厅上的东厂番子全都捆绑住手脚。

    忙完一切之后,邱莫言提着两个大竹篓,还把杨玉英和杨进宝两姐弟也带下大厅,王波眉头一皱,道:“邱姑娘,你这是?”

    邱莫言道:“趁东厂的大军未到,我们赶紧离开这里。”

    王波道:“邱姑娘,如今外面危险重重,客栈方圆数十里肯定被东厂番子围得严严实实,要想离开这里,恐怕还得靠金镶玉的出关秘道不可。”

    贺虎闻言,突然骂道:“还他吗的什么出关秘道!你看看,我们在下面打生打死,而人家却在楼上风流快活,他吗的,我看他早把正事给忘了!”

    王波道:“贺大哥,周兄他不是那样的人……”

    话未说完,但见一个身影从楼上新房的窗口处窜了出来,众人抬头看去,正是周淮安。

    周淮安看到大厅上被绑住手脚的东厂番子不由一愣,纵身跳了下来,跑到邱莫言、王波等人面前,先是看了一眼邱莫言,然后才向王波问道:“王兄,这是怎么回事?”

    贺虎大声道:“还能怎么回事,就是这么一回事!”

    “周淮安,我槽你爹,跑哪里去啊?”楼上突然响起金镶玉的叫骂声,她跑到走廊往下看,顿时大惊,飞身跳下,道:“我槽你爹!你们怎么把他们全都捉起来了?”

    说着的同时,她四下张望,似乎在寻找什么,口中大声喊道:“黑子、顺子、三两、刁不遇,你们死哪里去了?”

    过了一会儿,但听楼梯下的犄角旮旯里传出窸窸窣窣的声响,金镶玉快步钻了进去,移开里面的杂物,很快,里面现出了一个洞口。但见一个人头探了出来,正是客栈的店伙黑子,他小声说道:“当家的,快躲起来,他们打起来!”

    金镶玉又是好笑又是好气,道:“槽你爹,早打完了!你们都给我滚出来!”

    不一会儿,黑子、顺子、三两、刁不遇四人接连从洞口爬了出来。

    王波看着这四个灰头土脸的家伙,心道:“这几个家伙杀人无数,作恶多端,要不是我提前动手,除了刁不遇外全都要死在这里,倒是便宜了他们。”

    金镶玉见这几个店伙没事,顿时放心不少,转身看向周淮安,道:“周淮安,你看看,你们把我的客栈都打了稀巴烂,你要是不给个交待,老娘跟你们没完!”

    贺虎道:“贼婆娘,老子也忍你忍得够了!跟我们没完?哼!你想怎么个没完法,啊?他们这么多人都被我们制服,你就这么几个人,拿什么跟我们打?”

    金镶玉顿时说不出话来,自己这边的人下毒投药使阴招都只能是趁人不备,毫无防范之下才能得手,现在跟对方相比,己方不仅人少,武功更是不济,双方根本就是一个等级,哪里打得过别人。

    她瞪了贺虎一眼,又道:“周淮安,你惹来这么大的祸事,现在还连累我们,要是不给个交待,你们休想出关!”

    王波道:“金镶玉,什么连累不连累的,别说得这么无辜。你和东厂做交易的那一刻起,你就已经惹下事来了。和东厂做交易,哼,东厂都是些什么人,你以为你一个人能善得了吗?如今出了这么一档事,你也别想置身事外。不用多久,东厂大太监曹少钦率领的大军转眼就会到达这里,想要活命,你们就要跟我们合作,一起出关,逃离此地。”

    金镶玉一惊,眼珠子快速转动,大声说道:“来就来,老娘还怕了不成,大不了跟他们拼了!

    周淮安道:“金镶玉,现在形势紧急,你也别与我们纠缠了,你快点把出关秘道说出来,等离开这里,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待的。”

    金镶玉道:“哼,离开这里,恐怕你们立马翻脸不认人,到时候你们卸磨杀驴,我找谁哭去。想要出关,你们自己想办法,休想从我这里得到秘道。”

    王波道:“周兄,她既然执迷不悟,我们也别和她多费口舌。别以为她不肯说出秘道,我们就找不到。之前,我们在客栈上上下下都找了个遍,但是还有一个地方我们却遗漏了,那就是厨房!刚才,我趁厨房没人,已经在里面找到了出关秘道,我们现在立即离开这里。”

    金镶玉大惊,不敢置信的看向王波,想不到秘道真的被他们给找着了。身形一闪,迅速堵住厨房门口,客栈店伙黑子、顺子、、三两、刁不遇四人反应过来后,也快步跑了过去。

    周淮安、邱莫言、贺虎、铁竹等人见此,哪里还不明白,均都大喜,齐声问道:“王兄,你说真的?秘道真的找到了?”

    王波点点头,正要说话,突然,地面猛地震动起来,一阵隆隆响声传进大厅,众人一惊,贺虎道:“什么声音?”

    邱莫言道:“是马蹄声,东厂大军到了!”

    周淮安看向金镶玉,三步作两步跨了过去,道:“金镶玉,现在客栈外面来的应该是东厂的黑骑战队,曹少钦率领的大军不用多久就到,等他们集齐队伍,天一亮,他们肯定攻进来。事已至此,到时他们肯定不会放过你们,趁现在还有机会,你们和我们一起走吧!”

    金镶玉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周淮安,面上表情变换不停。

    周淮安似乎明白金镶玉所想,转头看向邱莫言,两人对视了一会,这才回过头来,道:“很抱歉,之前为了秘道这件事,我利用拜堂成亲欺骗了你。我与莫言相亲相知,感情深厚,经历了多少风雨,这才走到一起,你拿走的那支笛子,其实是我和莫言的定情信物,人说乱世莫诉儿女情,其实乱世儿女情更深,希望你……希望你能够明白。”

    金镶玉怔怔的看着周淮安,眼中含泪,迷茫一片,又是难过又是酸涩,又是悲凄又是不甘,隔了一会,她突然哈哈笑了起来,陡然间戛然而止,愤怒道:“你们这些过客只顾着想着自己,从来没有想过别人,全都是达到目的就走,无情无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