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二十五章 动手
    PS:还有两天分类推荐就结束,诸位书友多多支持啊!求推荐!求收藏!

    王波深深一叹,心道:“唉,怪只怪造化弄人啊!”

    突听得一阵呕吐声响起,王波低头看去,原来那个与邱莫言斗酒的东厂番子再也灌不下酒了,忍不住的连连作呕。

    路小川快步走过去,“啪”的一声,一巴掌抽在那人的脸上,喝骂道:“没用的废物,带走!”两个番子赶紧上前将那人扶了下去。

    因为窗口处突然出现的两具相互交缠的身影,这是已经开始洞房的节奏,曹添等人也知道闹新房是闹不成了,不一会儿,便各自散去。

    王波看向兀自还在灌酒自喝的邱莫言,然后向贺虎、铁竹等人看过去,但见他们俱都巴巴的望着自己,很明显是想让自己出言相劝,只好装作咳了一声,道:“邱姑娘,大敌当前,这个……不宜多喝啊!”

    但听“咚”的一声,邱莫言一把将喝空了的酒坛拍在一旁,一屁股坐在楼梯上,眼圈发红的望着空处,怔怔出神。

    王波等人面面相觑,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许久,邱莫言站了起来,走下楼梯,在靠近楼梯口处的空座上坐下,王波、贺虎、铁竹等人只好跟了过去。只见邱莫言刚一坐下,立即又捧起桌上的酒坛,倒在酒杯里,接连不停的喝了一杯又一杯。

    铁竹再也忍不住的劝道:“邱姑娘,这可不是水,是酒啊!”

    邱莫言冷冷道:“别管我,看着上面的信号!”

    贺虎抬头看向楼上的新房,见窗口上的两具身影已经不见了,口中说道:“好像来真的了!”

    桩头附和道:“我瞧也像!”

    铁竹连忙使了个眼色过去,道:“唉,生死都不知道,就别管那么多了!”

    王波看着邱莫言,摇了摇头,这是人家的私人感情之事,外人哪能瞎掺和,只好闭上嘴部,默不作声。突然,他看到客栈店伙刁不遇从厨房走出来,怀里抱着一个小包袱窜上楼去,他心中一动,抬头朝大厅上扫视,但见黑子、顺子、三两等等几个店伙全都坐在大厅上开怀畅饮,心想:“这些人全都出来了,厨房里应该不会再有什么人看守着,我应该趁此机会进去找找秘道才是。”

    他想了一会儿,低声道:“贺大哥,你们在这看着,我去去就来。”贺虎、铁竹等人以为王波是内急,所以也没甚在意,便点了点头。

    王波起身还没走几步,便见得几个东厂番子跟了过来,心道:“嘿嘿,还想来个人盯人,我让你们有来无回。”

    他不动声色的径直向厨房走了进去,那几个东厂番子快步跟上,刚走进厨房,但见黑暗之中寒芒点点,几个东厂番子声音都来不及发出,便不明不白的倒地身亡。

    这些东厂番子平常就是恃强凌弱,欺压百姓,作恶多端,杀了他们,王波心里也没什么心理负担,倒在地上的尸首看都不看一眼,收起长剑,沿着小楼梯向下疾走。

    不一会儿,便进入厨房,这里面积不大,也就二三十个平方的面积,王波仔细的四下翻找,时而贴墙敲敲,时而伏地打打,时而站立跺脚,一路找到在厨台左边的角落里,搬开一张凳子,脚下跺了几下,但听“嗵嗵”声响,不由大喜,兴奋的自言自语道:“原来秘道在这里!”

    他赶紧翻开上面的盖子,眼前顿时出现一个黑漆漆的洞口,俯身往里探头望去,秘道里面幽深黑暗,伸手不见五指,略一沉思,心想:“按照电影剧情的发展,曹少钦率领的东厂黑骑战队恐怕距离这龙门客栈也没有多远了,现在内忧有贾廷、路小川、曹添等等数十个个东厂番子,而外患的数百东厂黑骑战队转眼即至,为了避免受到内外夹攻,是时候解决掉贾廷这帮人了。”

    王波主意一定,当即把秘道洞口盖上,施施然的走出厨房。刚来到大厅上,只见那胡须官差行色匆匆的向茅房走去,随即他又看到曹添也起身走向茅房,心想:“这个官差终于还是反水,和东厂勾搭上了。”想了想,便悄悄跟了上去。

    这两人先后走进茅房,掩上门后,但听里面的曹添低声喝道:“探到什么消息没有?”

    那胡须官差唯唯诺诺的说道:“大人容禀,小人打听到这间客栈的老板娘金镶玉的房间里有秘道,周淮安他们已经谈妥好了,今晚会利用秘道出关逃走。”

    曹添大惊,道:“什么?他们有秘道?”他眼中厉光闪烁,瞪着那胡须官差,道:“你怎么现在才说?”

    那胡须官差道:“小人……小人也是刚刚才知道不久,这不,小人一得知这个消息,就立即想办法来告诉大人您了。”

    曹添道:“还算你识相,给我盯紧点!从这一刻起,时时刻刻的看紧他们,连尿都不准撒,知不知道?”

    “是是是,知道知道……”

    曹添得到这个惊人消息,也顾不得再继续敲打那胡须官差,转身打开门,正要走出去,突然,一点寒芒出现在眼前,他瞳孔大张,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但觉眉心中间一痛,随即脑中意识慢慢消失,脚下也没有力气支撑似的,慢慢委顿软倒。

    随即一道身前闪进茅房,扶住了曹添正慢慢倒下的身体。曹添看清来人,竟然是这些天打听得来的那个王波,他心中又惊又怕,想要叫出声来,却发现自己什么声音都发不出,全身手脚也没有知觉的动弹不得,但觉周遭阵阵寒冷袭身,他陡然明白,原来自己快要死了,死亡的感觉原来是这样的!

    他死死盯着眼前抱住自己的王波,眼中愤怒、不甘、恐惧等等神色纷杂涌现,最后意识彻底消散,两只眼睛睁得圆滚滚的,里面的瞳孔涣散,毫无焦距,死不瞑目。

    “叮!恭喜主人,您杀死东厂四大档头之一曹添,获得奖励1000能量点!”

    王波心中一喜,又解决了一个,东厂四大档头就只剩下两个了,但听“扑通”一声,转头一看,只见那胡须官差跪倒在地,连连磕头叫道:“王……王少侠……我……我……”

    王波连忙道:“嘘,别出声!”

    那胡须官差赶紧捂住嘴巴,又惧又怕的看着侧耳倾听的王波。过了一会儿,外面没有什么动静传来,看来是没人发现这里的异动了。

    王波轻吁一口气,对方人多,己方人少,真要是惊动所有人,一番激斗下来,恐怕也是难以护得周全。

    他看向那簌簌发抖的胡须官差,微微一笑,道:“衙役大哥,你有什么解释吗?”

    “我……我……”那胡须官差此时已经是害怕得快要魂飞魄散了,说话都不利索,只是连连磕头道:“王少侠,饶命啊,小人也是一时糊涂,还请王少侠您饶了小人一命,小人从今往后必定做牛做马,任由您驱使!”

    王波嗤的一笑,这句话怎么这么熟悉啊!他想了想,觉得这个衙役身为大明朝的卑微小老百姓,为了生存,那也是身不由己,况且这个人本来就是东厂抛出来的弃子,就现在的局势,杀与不杀也没多大关系,当即道:“这里的事,你别掺乎了,快找个地方躲起来吧!”

    说罢,也不管那胡须官差有何反应,便打开门走了出去,没走几步,只见迎面走来一个东厂番子。那人一愣,看向王波身后正站起来的胡须官差,接着低眼又看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曹添,失声惊叫道:“四……”

    刚喊出一个字,只听“锵”的一声,王波拔出长剑,飞身刺出,那名东厂番子“啊”的惨叫出声,就此死去。

    “出什么事了?”

    几个东厂番子闻声而来,不由大惊,纷纷叫喊道:“敌袭!快退回去抄家伙!”

    王波见事情暴露,想要悄然的一个一个慢慢解决是不行了,便持剑追上去,这些东厂番子全都转身背对着王波只顾着逃回大厅,没有一个想着留下断后阻挡,王波速度奇快,上前毫不费力的一刺一个准。

    惨呼声传到大厅,邱莫言等人和贾廷那边的东厂番子俱都一惊,瞬间,“锵锵”声不绝于耳,大厅上的东厂番子全都从桌下拔出兵器,警惕四顾,严阵以待。

    邱莫言、贺虎、铁竹等人转头看了过去,贾廷赶紧站起来解释,道:“啊,他们是防身的,没事没事。你们还不快点把刀收起来!小川,你派人过去看看到底出什么事了?”说着,他从桌上拿起一个酒杯,冲出邱莫言那边的方向举起来,笑道:“来来来,大家接着喝酒!”

    贺虎脾气暴躁,见这群人动不动就拔刀动剑,又想到向来与自己不对付的周淮安如今在楼上风流快活,而自己却在楼下陷入重重包围的危险之中,越想越怒,突然拍案而起,喝声骂道:“这帮龟儿子早有准备,横竖要打,来吧!”话音一落,便向对面的东厂番子冲了过去。

    PS:有些书友说这几章水了,好吧,很快就结束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