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二十四章 斗酒
    贾廷眼珠一转,心中暗暗计算着利弊,觉得自己做了证婚人,正好可以借着这个由头光明正大的监视周淮安这些人,当即笑道:“哈哈哈哈……好好好,那我就勉为其难了。【风云小说www.yuehuatai.com网】”

    计划的第一步完成,贺虎大喜过望的看向周淮安,抱拳作揖的说道:“恭喜恭喜!”

    周淮安边向四周抱拳行礼,边笑道:“各位仁兄,同喜同喜啊!今天我请大家喝喜酒,一醉方休!”

    周淮安和贺虎两人一唱一和,顿时把大厅上的气氛烘托起来。

    “呵呵,对对对,一醉方休啊!”铁竹边笑着边向围在四周的东厂番子扫视,突然大声说道:“诶,你的伙计好像不大高兴啊?呵呵呵呵,说几句贺词啦!”

    贾廷心中一动,向铁竹瞥了一眼,哈哈一笑,道:“贾某终年行商,漂泊四方,无妻无子,想不到今天在这塞外边关成全了一对天作佳人,真是三生有幸啊!呵呵呵呵……”

    金镶玉听着贾廷的恭贺词,不由抬头向周淮安瞧了一眼,目光中又羞又喜,然后从怀里拿出一支笛子,媚眼含.春的细细观看把玩。

    邱莫言却是听得心如刀割似的,难受之极,突地,瞥眼间,她看到金镶玉手上的笛子,正是自己送给周淮安的定情信物,她整个人如遭电击,霍地抬头看向周淮安,正好周淮安也注意到邱莫言发现了那支笛子,可是现如今他也又不好多做解释,只好愧疚的看着邱莫言,心中唯有希望邱莫言能够理解他这么做的难处。

    邱莫言只觉心中酸胀难当,眼眶渐渐红了起来,但是现在的局势不容她多发悲伤,只能抿着嘴强自忍住眼睛里快要冒出来的泪水。

    贾廷笑了几声,继续说道:“你们几个发什么愣啊?今天是人家的大喜日子,我们一起来庆贺庆贺,笑!”

    “哈哈……”

    话音刚落,四周围的东厂番子当即齐声大笑,但是只要有人细细看去,便会发现这些人面上僵硬,只有笑声,未见喜意。

    贾廷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而看向金镶玉,微笑道:“我说新娘子,别怪我多嘴呀,好男人可不容易找啊,一旦找到了,可要千方百计把他留住!”最后一句的话音咬得特别重,他虽然是笑着说出这么一番好话,但是声音中却透着一股冰冷的寒意,似在劝告,也似在警告。

    金镶玉似羞还喜的神色不由一僵,随即转瞬即逝,冲着贾廷僵硬的笑了笑,然后好像是害羞似的低下头去,眼珠子转个不停。

    “对呀!郎才女貌,豺狼配虎豹,天生一对啊!”

    “没错没错,天作之合,喜结良缘啊!”

    其他东厂番子纷纷出声附和,大声的恭维着。

    “说得好!我敬老头一杯!”贺虎拿着两个酒碗走到贾廷面前,边大声说着,边将一个酒碗递了过去。

    曹添上前两步,伸手挡住递过来的酒碗,脸上扯出一丝假笑,道:“人家大好日子,咱们别喝醉了。”

    贺虎道:“大好日子哪能不醉呀?”说着,手中运劲向前一推,硬是将酒碗再次递了出去。曹添自然不甘示弱,一把抓住酒碗反推回去,两人的暗劲一碰,顿时就把酒碗里的酒水震得乱溅荡出,把地上都给溅湿了一大片。

    路小川凑到贾廷耳边,小声说道:“不是咱们的酒不能喝,小心有毒。”说着,从旁边的一个番子手中接过一碗酒,递给贾廷。

    贾廷伸手接过,对贺虎说道:“好,我来跟你喝!”

    贺虎听了,也不再和曹添继续僵持下去,收回手,道:“喝就喝,来!”说罢,两人同时举起酒碗,仰头一口喝下。

    “好!痛快!”大厅上轰然响起一阵喝彩之声。

    贾廷哈哈一笑,看向王波,道:“这位仁兄怎么不喝呀?这大喜的日子,岂能不痛痛快快的喝一场呢?”

    王波有异能在身,喝酒什么的哪里放在心上,当即笑道:“好,既然如此,我便和你大喝一场。不过,这酒杯太小,显示不出我们堂堂男子汉大丈夫的气概。”说着,从桌上捧起一个半米来高如冬瓜一般大小的酒坛,一掌拍开泥封,捧在身前,目光灼灼的看着贾廷,大声道:“要喝就整坛喝,来不来?”

    贾廷面色瞬间绿了下来,看着王波久久说不出话来,路小川赶紧说道:“这才刚开始,夜还很长呢,一下子喝得这么急,岂不是浪费了这良辰美景?咱们应该细水长流,欢度佳时才对。”

    “对对对,没错,细水长流啊!”周围的东厂番子纷纷附和说道。

    邱莫言心中一动,悄然移动脚步,来到周淮安身后,小声说道:“快进新房,别让他们拖延时间。”

    周淮安一怔,连忙回头看向邱莫言,却见邱莫言偏过头去,似乎不想面对他。他神色复杂的看了邱莫言一会,嘴皮动了动,似乎想要说几句话,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口来,当即迈步走到金镶玉身旁,伸出双手一把将金镶玉抱了起来。

    “啊!”金镶玉惊叫一声,待得看清楚来人之后,不由惊喜若狂的伸手环抱住周淮安的脖颈。

    周淮安抱着金镶玉迅速转身快步疾走,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噔噔噔”几下,他们俩就已经登上了楼。

    “这么快就洞房?”曹添大喊一声,正要追上去。

    邱莫言身影一闪,挡在楼梯上,道:“对!”紧接着王波、贺虎、铁竹等人也快步过去,堵住楼梯口。

    曹添冷冷道:“你们干什么,我们要闹新房!”

    邱莫言道:“过得了我这关,就让你们闹新房。”

    曹添道:“好!来就来!”说着,挽起衣袖,摆出一副动武的架势,楼梯下围成一圈的东厂番子当即散开让出一块空地,好让他们比武决一胜负。

    邱莫言道:“诶,今天是好日子,不宜动刀动枪,我们斗酒!”

    但听贺虎大喝一声:“拿酒来!”

    龙门客栈的几个店伙便捧着酒碗酒坛走了过来,曹添看着那半米多高的大酒坛,还有那成年人两只手掌合起一般大小的海碗,心中不免有些发憷。

    路小川凑到贾廷耳旁,小声说道:“贾公,喝起来没关系,我们人多。”

    贾廷知道曹添的酒量,正有些担心,听到路小川的话后,当即一喜,大声道:“我们人多,喝起来不吃亏!哈哈……”

    铁竹接过一个酒坛,边往贺虎手上的海碗倒酒边说小声道:“这两坛掺了水的,醉不了,放心喝。”

    王波在旁听了,不禁一阵莞尔,心想:“嘿嘿,一个车轮战,一个喝假酒,当真是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啊!”

    贺虎微微点了点头,举起酒碗,大声道:“喝五碗!”话音一落,也不再废话的仰起头来,瞬间喝下五碗酒。

    “好酒量!”

    王波、铁竹和客栈的众位店伙齐声喝彩。

    贺虎反手扣着酒碗举在半空,目视曹添,大声道:“该你了!”

    曹添自然受不了贺虎的示威挑衅,大喝一声:“喝就喝!”伸手从旁边的一个东厂番子手中接过一个装满酒水的海碗。

    他先是往手中的酒碗低头看了一眼,咬咬牙,霍地仰头便灌了下去,正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到得第四碗,他明显是喝不下去了,只好一小口一小口的慢慢吞咽,过了好一会儿,这第四碗酒终于硬是被他灌进肚子,刚放下酒碗,却觉酒气上涌,脑中一阵晕眩,禁不住踉跄了几下,幸好旁边有东厂番子伸手扶住,不然他非得当场出丑,醉倒在地。

    “四爷,还有第五碗呢!”一个东厂番子很没眼力见的又递过一碗酒来。

    曹添瞪了一眼过去,伸手一把推开,他挣脱开旁人的搀扶,强自站直身体,正要说话,突然,眼角瞥处,他看到楼上一个房间的窗帘上映出两具拥抱交缠的身影,那正是今晚的新郎官周淮安和新娘子金镶玉的新房。

    众人见他一动不动的看向楼上,也忍不住抬头看去,均都不禁一愣。邱莫言看着窗上两个相拥剪影怔怔出神,只觉一股悲酸涌上心头,胀满胸腔,又是痛苦又是难受。

    “秃头,我跟你干!”

    一个东厂番子得了命令,当即大声挑战。

    邱莫言霍地惊醒,低下来头来,看到铁竹捧起酒坛正要往贺虎手上的酒碗倒酒,突然,她一把将酒坛抢将在手,大声道:“好,我跟你和一坛!”说罢,仰头便灌,但见她酒入愁肠,化作伤心泪,在眼角滑落,眼中尽是不甘与失落,各种滋味一起拥上心头,难言难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