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二十一章 机关秘道
    邱莫言觉得有些好笑,这个东厂三档头曹添昨晚偷袭不成反被自己削了一剑,没成想今天倒成了无心插柳柳成荫,念头一转,当即再加一把火,道:“诶,我早就怀疑他们了,好像就是我们东厂要找的人。【风云小说www.yuehuatai.com网】你把他们带回京城去邀功,呵呵,算你走运,这个美差我留给你,这人情你可要还给我啊!”

    那千户将军想了想,觉得邱莫言有东厂驾贴在手,如今东厂权势滔天,朝廷上下、民间百姓全都是谈虎色变,应该没人这么大胆的敢去假冒,这些人千里迢迢的从京城跑到这偏远边境,肯定有什么重要事要办,莫非就是为了旁边那群人?越想越觉得自己猜得**不离十,这可是白送的功劳啊!到时说不定还能升官领赏呢!

    想到这,他不禁眉开眼笑起来,连忙向邱莫言抱拳作揖,道:“当然要还,当然要还!”

    那千户将军客套完后,便转过身去,面向曹添时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板着脸抬着手指指着曹添大喝一声:“你!过来!”

    他没名没姓的叫喊一声,倒令贾廷等人不明所以,曹添更是转头左右看了看,以为是在叫其他人。

    那千户将军伸着手指直指曹添,继续喝道:“看什么看!就是你!额头上有记号的那个,你!”

    曹添这才明白原来对方叫的是自己,他身为东厂三档头,可说位高权重,除了东厂督公,何曾被人这么喝来呼去的,当即大怒,拍案而起,怒眼瞪向那千户将军。

    邱莫言见自己挑起这两帮人的矛盾,让他们狗咬狗,心里得意之极,突觉有道视线盯着自己,她转头看去,竟然是金镶玉。

    但见金镶玉也是一脸的得意,昂头挑眉的望着邱莫言,脸上的表情好像小孩子做了一件成功的事情向别人炫耀一般,也好似在对邱莫言说,还不是多亏我聪明机智,反应够快,不然你们就露出马脚被人给捉走了,你还不快点谢谢我。

    邱莫言似乎看明白金镶玉的意思,不禁觉得有些好笑,不过,对方毕竟帮了己方,便向金镶玉笑了笑,以示感谢。

    “对!就是你!过来!过来!”

    那千户将军兀自还在指着曹添大声呼喝,可是曹添站起来后却是一动不动的原地站立,因为没有得到贾廷下令,他也不便动手,毕竟贾廷是他们东厂四大档头之首,因此他只能是怒眼瞪视过去。

    那千户将军怒了,三两步跨了过去,骂道:“瞧你贼眉鼠眼的样子,狗头蛤蟆似的,做生意?我眼睛可不掺沙子……”

    曹添被骂得火冒三丈,七窍生烟,整张脸都被气得涨得通红,口中更是把牙齿咬得滋滋响,手中按住刀柄,只想一刀就将这可恨该死的千户劈开两半。

    贾廷深知曹添为人鲁莽易怒,赶紧小声的命令道:“小心被人挑拨离间,不许发火!”

    “……吗的,我一看你就不顺眼,呸!把他们全都给我带回营去!”

    “是!”

    周围的守关士兵轰然应道,当即全都抽出兵器,把贾廷等人团团围住,不断喝道:“走!别动啊!老实点!

    邱莫言见贾廷等人被守关官兵团团围住,她仔细的看了一圈,对周淮安悄声说道:“他们的人都下来了。”

    周淮安道:“这个千户镇不住,你和王兄看着!”说着对王波等人微微一点头,闪身悄然退上楼去,继续去寻找龙门客栈暗藏的出关秘道。

    那千户将军下了命令后,便拉着金镶玉转身离去,似乎迫不及待的想要和金镶玉风.流快活,他口中喊道:“三两,快点给老子倒酒!”

    “官爷!”路小川快步追上前去叫住那千户将军,然后掏出一叠厚厚的银票,道:“悬赏才一千两,这沓银票,每张都是一千两。”

    “哇!”金镶玉看到这么厚的一沓银票,忍不住低呼出声来,眼睛睁得滚圆滚圆的紧紧盯着,眨都不眨一下。

    那千户将军看着那沓银票,只瞧得双眼闪闪发亮,一把抢在手中,抬起头来笑容可掬的看着路小川,道:“我这个人呐,最通情了……”正说着话,突然旁边伸过来一只手抓住他手上的银票,他不由一惊,连忙打掉那只手,转头看去,竟然是金镶玉。

    金镶玉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厚的一沓银票,向来贪财的她就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想要抢过来。她见那千户将军怒眼瞪着自己,只好讪笑着的缩回手来,眼睛却还是盯着那千户将军手上的银票,一副恋恋不舍的模样。

    那千户将军回过头来,对手下士兵使了个眼色,那些士兵这才收起了手中兵器。他对路小川笑道:“不过这几天呐,边关有事,鸟都飞不过去呀,你们在客栈再多住几天,等边关一开呢,我就先放你们过去。”

    “谢大人!”路小川躬身说道。

    那千户将军哈哈一笑,拉着金镶玉转身离开了大厅。

    曹添被守关士兵围住后就一直按住刀柄,怒气腾腾的瞪着那些不长眼的守关士兵,等到路小川摆平那千户将军后,那些守关士兵也纷纷散去了,他赶紧朝楼梯上看去,突然他脸色一变,快步走近贾廷,低声道:“周淮安不见了!”

    贾廷一惊,抬头看去,只见楼梯上邱莫言、王波等人都还站在原地,可是周淮安却不见了踪影,当即叫道:“路小川!”

    路小川快步来到贾廷身前,疑惑道:“贾公?”

    贾廷道:“周淮安不见了!”

    路小川抬头看向楼梯口处,脸色一变,招手叫来几个东厂番子,低声吩咐了几句,然后对贾廷说道:“贾公,我已经叫人四处搜寻去了。不用担心,这些人都还在客栈,只要我们盯紧这些人,就不用怕周淮安会一个人跑掉。”

    贾廷细细一想,觉得路小川说得对,便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却说周淮安悄然离开大厅后,便一路直奔贾廷住的客房,也就是金镶玉的房间。昨天晚上时间紧,来不及细细查找,只是简单的看了看,现在趁邱莫言、王波等人在客栈大厅拖住贾廷这帮东厂番子,他上上下下的仔细翻找,这里敲敲,那里摸摸,终于在一面墙壁上摸到一块松动的石头。

    他面上一喜,把那块石头拿掉,便现出一个机关绳索,伸手一拉,但听身后的床上“哗啦”一声响起,当即三步作两步的跨过去,一把掀开床上的棉被,果然出现了一个洞口。

    但觉一股难闻的气味从洞口处直冲鼻子而来,周淮安皱着眉头仔细的往洞口里面看了看,秘道里乌黑幽深,伸手不见五指,却哪里看得清楚。

    突然,房间外面响起了脚步声,肯定是贾廷他们回来了,周淮安也顾不得再考虑那么多,赶紧把机关掩上,便纵身一跃往洞口跳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