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二十章 千户将军
    PS:谢谢书友“玥曌风夜”的打赏!求推荐!求收藏!

    只见一个千户将军大刺刺的走进客栈,“呸”的一下,吐出一口唾沫,口中骂道:“吗的!今天的风真大,把我的屁.股都吹没了。”他边骂骂咧咧的,边往大厅上四处扫视,待看到角落里的厨房门口处站着的一个娇俏身影,眼中一亮,当即急步踱了过去。

    金镶玉看到来人,大喜过往的高声叫道:“快去关大门!救星到了!”说着,人已经迎了出去。

    贾廷、路小川、曹添等人迅速站了起来,堵在楼梯口处。贾廷道:“叫大家小心点,别让他们乘乱跑了!”

    周淮安等人见东厂番子把楼梯口堵住,刚刚抬起的脚步只得又停了下来。

    但听金镶玉在大厅里头格外响亮的叫喊道:“哎呀,谢天谢地!老爷您这一到啊,雨顺风调,这火就快灭了。”

    那千户将军被金镶玉拉扯着走到大厅前头,颇为疑惑的说道:“这么大风,还说风调雨顺的?哪着火了?”

    金镶玉把那千户将军拉到周淮安和贾廷两帮人当中,边努嘴使眼色,边说道:“你没看见呐?这火,这火正烧着呢!”

    那千户将军不明所以,左望望右瞧瞧,道:“哪着火了?什么地方?哪啊,哪啊?”

    金镶玉不断的向两边挤眉弄眼,口中道:“火呀,火呀……”

    那千户将军越来越糊涂了,不知道金镶玉究竟在说什么,边四下扫视,边不停的问道:“哪着火啊?哪啊……”

    “哎呦,火,火呀,您仔细看看,火呀……”金镶玉见那千户将军不管自己怎么暗示,就是理解不了自己的意思,心中又急又恨,当即大怒,喝骂道:“你个死人,你没瞧见呐!”

    王波看得好笑不已,心想:“场上情况一目了然,两个敌对阵营剑拔弩张,是个人都能感受得到,看得清楚明白。只是这个所谓的千户将军愣是老点不破,也不知他是装傻,还是真看不出来。”想了想,便朝一张桌子上的一个茶杯凝神看过去,手中捏个剑指突然挥动一下,茶杯陡然飞起,“咚”的一下撞在一个东厂番子的后背上。

    “锵”的一声,那名东厂番子霍地拔出朴刀,口中惊叫道:“谁?”

    随即“锵锵”声接连响起,大厅上所有的东厂番子见有人亮出兵器,也跟着拔出刀来,或盯着四周围的守关官兵身上,或看向站在楼梯上周淮安等人。

    那些守关官兵一惊,赶紧抽出兵器,大声喊道:“干什么啊?造反啊?”

    那千户将军心中震惊不已,但面上却没有一丝慌乱,恶狠狠的瞪着贾廷等人喝道:“你们是什么人?怎么带这么多兵器?”

    金镶玉冲着那千户将军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说道:“当然又是做生意的喽!”

    那千户将军眼睛又是一蹬,大声道:“用刀做生意呀?”

    贾廷眼珠子转动一番,他们的身份暂时还不能暴露,不然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到时要是让周淮安等人乘乱逃走,想要再找到他们可就难了。当即哈哈一笑,走到那千户将军面前,道:“千户大人,我们是行商的,这兵慌马乱的,带几把刀防身用。”

    那千户将军往大厅上扫视一圈,但见对方数十人个个带着兵器,眉头紧皱的沉思了一会,突然他的目光定在站在楼梯上的周淮安身上,看了半晌,道:“你的相貌怎么这么熟呀?是什么人?”说着,边从怀里取出海捕图像,边向周淮安走过去。

    周淮安、邱莫言等人脸色一变,现如今大明朝廷正通缉周淮安,要是被认出,那可就麻烦了。

    贺虎、铁竹等人手按刀柄,大有一看势头不对,就会暴起伤人。王波手中剑鞘横向一摆,对他们微微摇头,示意他们不要轻举妄动。

    那千户将军见周淮安站在楼梯上一动不动,而且还是居高临下对着自己,心中便已有了些许怒气,伸手一把将周淮安扯了下来,道:“说你呢!”

    周淮安躬身作揖,姿态放得极低,口中恭敬道:“大人。”

    贾廷等人见此,不禁喜形于色,当即坐在凳子上翘起二郎腿,笑道:“看来用不着咱们了,坐山观虎斗啊!”

    那千户将军边张开海捕图像,边问道:“你从什么地方来的?”

    突然,邱莫言随意傲慢的说道:“喂,你就是戍边的千户?”

    那千户将军大怒,道:“你是干什么的?敢这样跟老爷说话?”

    “我们……”刚说了两个字,邱莫言突然收住声,谨慎的左右看了看,然后才小声的说道:“……京城东厂。这是驾贴!”说着,便亮出周淮安昨晚拿回来的东厂驾贴。

    那千户将军怒容稍止,伸手接过,正要打开。周淮安又小声的说道:“别露了身份。”说着,向坐在后面的贾廷等人示意了一下。

    那千户将军微微转过身体,挡住贾廷等人的视线,这才打开驾贴仔细观看。

    路小川探身看了一眼,脸色一变,想起昨晚被人闯进房间的事,道:“贾公,是我们的驾贴!昨晚是他们!”

    贾廷面色一紧,道:“糟了!这下捉贼不成反变贼了!”

    那千户将军看了一会,脸上的怒色已经变成了笑容,道:“呵呵,打算上哪啊?”

    邱莫言微笑道:“出关。”

    那千户将军一怔,道:“啊?哎呀,怎么,你不知道这两天军机有令封关吗?没有你们东厂曹公公的手谕,谁都不能出关。”

    “对对对……”邱莫言嘴上敷衍着,与周淮安对视一眼,两人心中均都一沉,如今边关隘口禁封,出关一事可就悬了。

    那千户将军嘴里虽然说着话,但是眼睛却是频频看向周淮安,心里也越来越狐疑,边对照着海捕画像,边说道:“我怎么越看你越像通缉犯周淮安。”

    一旁的金镶玉见那千户将军禁禁盯着周淮安不放,那可是让她动心的男人啊,女人一旦真正爱上一个男人,那可真的是什么都不管不顾的。她有心帮助周淮安脱险,可是一时之间又无计可施,不由秀眉紧蹙,挠头苦思起来。

    突地,她看到曹添眉心处的疤痕,眼中一亮,脚下悄然移动,走到一张桌子旁边,伸出手指在桌上的酱油碟上轻触一下,然后迅速回到那千户将军旁边,趁着那千户将军只顾盯着周淮安打量个不停,伸出沾有酱油的手指在画像上点了一下,口中道:“我可看着不像,呐,你看,这个人头上有颗痣,他可没有!”

    那千户将军看了看海捕画像,疑惑道:“不对啊!我记得好像没有痣啊!”

    金镶玉道:“对呀,就像那边那个人呀,来的时候他头上有颗痣,今天又没有了。”说着,手中暗暗的向曹添那边指了指。

    那千户将军看过去,但见那曹添额头上点缀着一个小蝌蚪似的疤痕,因为他的思绪被金镶玉牵带着,已经有了先入为主的想法,再一看曹添,就感觉这人似乎在有意掩盖什么似的,越看越觉得让人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