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十八章 静观其变
    PS:求推荐!求收藏!

    金镶玉脸色一变,原来对方早就把自己的底细给摸清楚了。【最新章节www.yuehuatai.com】她眼珠子一转,道:“你是什么人?”

    贾廷道:“贼有贼路,官有官路。”

    金镶玉明白了,原来对方是官府上的人,她一个开黑店的,手中犯下无数条人命,自然视官府中人为眼中钉,便冷冷道:“大路朝天,各走半边。”

    贾廷道:“现在我要借你这条路走一走。”

    金镶玉道:“怎么个借法?”

    贾廷道:“你见过两个孩子吗?他们是绑票!”

    金镶玉顿时想起周淮安曾经对她说过的两个孩子,装作不在意的说道:“绑票关我什么事?”

    贾廷道:“一千两干不干?”

    金镶玉眼中一亮,道:“要人命啊?”

    贾廷道:“我用不着你动手,只要你拖住这伙绑.匪一宿,其他的事情,不许你插手。怎么样?”

    不用动手就有这么好的便宜拿,不赚白不赚。

    金镶玉微微一笑,道:“好啊,依你!”说着,突然抬手向贾廷脸上抽去。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贾廷却是不惊也不乱,脚下一勾,金镶玉惊叫一声,向后翻倒,贾廷條地伸手抓住金镶玉的衣领,一把扯了起来,也不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金镶玉。

    金镶玉内心大惊,面上却是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媚声赞道:“哇,你武功好高呀!”

    贾廷不为所动,冷冷道:“你答应我了?”

    金镶玉见这老家伙软硬不吃,武功又高,加之带来的人马众多,要是不答应,恐怕客栈都要被对方给拆了,可是对方想要动手的却是自己难得看上眼的儒雅英俊的男人。

    虽说她一直以来给人的感觉都是心狠手辣、风.騒多情、水.性.杨.花,但是她终究也还是个女人,也曾幻想着寻个俊俏的如意郎君嫁做人妇,从此贤妻良母,平淡一生。

    如今好不容易遇到个让她动心的男人,可是另一边却是巨大的威胁还有金钱的幼惑,一时间竟让她委实难决。

    金镶玉心中顿感难以抉择,只是讪笑的看着贾廷,却没有立即回答。

    贾廷身为东厂鹰爪,加之位高权重,打交道的人更是鱼龙混杂,看到金镶玉眼珠子滴溜乱转,神色复杂,怎么看都觉得和那些伺机抬价的嘴脸一模一样,不怕你贪钱就怕你不贪,当即淡淡一笑,道:“就这么说定了。”

    说罢,他便松开手,走到窗户下,探头看了看,然后回头继续说道:“金镶玉,今晚的约定希望你不要忘了,不然,这后果你可要仔细的掂量掂量。”话音一落,便跳出了窗外。

    金镶玉望着窗口怔怔出神,眼中神色变换不定,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王波心想:“这两人一个奸诈狡猾,一个老谋深算,都是心怀鬼胎。一官一匪,不同阵营,却凑在一起,互相利用,到最后肯定会撕破脸皮打个你死我活,正所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好,我就静观其变,坐等收成。”

    他打定主意后,也不惊动金镶玉,悄然退走,暗暗尾随贾廷,看此人还要去哪个房间查探情况。可是,贾廷从周淮安的房间出来后,只是在客栈外转了一圈,便进入客栈,没有下文了。

    王波想了想,觉得自己在外面瞎转也没用,倒不如回到客栈静等电影剧情的发展。他不是没有想过趁机杀了贾廷,可是现在把贾廷杀了,电影剧情肯定会被改变,未来就会变得不可预知,自己最大的仰仗就是熟知剧情这个金手指,要是没了,那接下来的系统任务就会增加难度,说不定还会引起各种无法估计的麻烦。

    沉思良久,当即悄悄回到客栈。他正走在走廊里,突然见到一个黑影从走廊尽头快步奔来,赶紧隐伏在暗处,定睛一看,原来是周淮安!

    周淮安与贾廷一番激斗之后逃离而去,为了避免惊动他人,他向着众人聚集一起的房间快步疾走,经过楼梯口处突然一具黑影窜出,赶紧挥掌打了过去,但觉虎口处被人一点,整只手臂便酸麻无力的垂了下去。他不由骇然大惊,来人武功竟然这么高,出手奇快,认茓极准,心中悲呼:“吾命休矣!”

    却听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是我!周兄!”

    周淮安定睛一看,原来是王波!他这才松了一口气,同时心中却也震惊不已,看了王波好一会儿,这才说道:“王兄,好俊的身手!”

    王波微微一笑,道:“学过一点庄稼把式而已。对了,周兄,你那边可有什么发现没有?”

    周淮安正要回话,突听楼下“哎呦”一声惊叫,两人对视一眼,赶紧躲到暗处向下看去,但听店伙黑子站在大门口大声说道:“外边这么冷,这么晚了还出去逛沙漠?”

    “这店里太热了嘛!”

    客栈门口外传进邱莫言的声音,随即人也走了进来。周淮安和王波对视一眼,便站了出来,走到走廊的护栏边上。邱莫言看到他们,脸上一喜,快步走上楼。

    “淮安、王兄,你们俩怎么在这?”

    周淮安道:“回房间再说。”

    三人走到客房门口,周淮安上前正要叩响房门,却发现右手酸麻胀痛无力抬起,赶紧伸出左手扶住右手臂。

    邱莫言一惊,连忙问道:“淮安,你受伤了?”

    王波歉意道:“是我误伤了周兄,实在是对不住得很。”

    邱莫言疑惑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们俩怎么动起手来了?”

    周淮安道:“没事,是我先攻击王兄的,都是误会,进去再说。”说着伸出左手就要敲门。

    谁知邱莫言嗖的一下抢先出手敲响房门,低声道:“我来吧!”

    “谁?”里面的贺虎问道。

    邱莫言道:“是我,邱莫言!”

    “吱呀”一声,贺虎打开房门。但见房间里面的桩头脸上鲜血淋淋,从右眼眉心处直至右鼻孔被割裂出一道伤口,皮肉向外翻开,煞是恐怖。那胡须官差右肩也被刀划伤,鲜血染红了右手臂上的衣服。

    “周叔叔!”杨玉英和杨进宝一看到周淮安,立即扑了过去,抽抽泣泣的哭出声来。

    周淮安安慰道:“别怕,没事了,没事了。”

    邱莫言道:“刚才东厂三档头曹添在窗口外偷袭,我和贺虎、铁竹三人回来得及时,后来我追了出去,曹添的眉心被我削了一下,就逃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