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十六章 神乎其神的刀法
    金镶玉伸手接住银子,笑容收起,冷冷的看着邱莫言,道:“哼,我还怕不够呢!”说着,把银元宝胡乱塞进怀里,突然大声叫骂道:“快上菜呀,等什么死人呐!”

    “喝完酒嘞,撒泡尿呀,大漠里的汉子爱美酒……”粗犷豪迈的西北民歌从厨房里传出,顿时把大厅里的杀气冲得烟消云散。【风云小说www.yuehuatai.com网】

    黑子、顺子等几个店伙捧着酒坛、菜盘、大碗陆续走了出来,在刀山剑林当中灵活穿梭着把酒菜摆上桌,显然是对这种打斗场面已经见惯不怪了。

    “哈哈……”贾廷突然仰天长笑起来,脑子里却在迅速的运转,如今督东厂公曹少钦带领的大队人马还没有赶上来,他虽然带着数十个手下暂时围住龙门客栈,可是周淮安等人武功高强,更何况他最为忌惮王波那高深莫测的诡异身手,要是现在就和周淮安等人撕破脸动手,恐怕会被周淮安他们突围逃走,到时曹少钦怪罪下来,他可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想了一通后,他摆出一副笑脸,双手抱拳作揖,口中说道:“这位老弟龙肝虎胆,语出不凡,请问高姓大名?”

    邱莫言淡淡一笑,道:“无萍漂泊本无根,天涯游子君莫问。”

    贾廷不明所以的看了看邱莫言,然后又看向周淮安。

    王波在旁见了不禁暗暗偷笑,心想:“邱莫言英气逼人,出口成诗,仿若谦谦君子,贾廷一个东厂杀人工具,哪里懂得什么诗词文才,很显然这两句淡然洒脱的诗词是对牛弹琴了。”

    周淮安知道对方听不懂,便从桌上拿起一杯酒,朗声说道:“来!为这个没名没姓的年头干一杯!”

    贾廷接过一个手下拿过来的酒杯,道:“好,我就陪君喝了这杯无名酒!”

    “干!”

    “请!”

    众人端起酒杯仰头一口喝下,相互对视一眼,均都“哈哈”大声的笑了起来。这一场各自摸探、打机锋的没有硝烟的言语之战就此暂告一段落,谁也没讨到便宜。

    双方各自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可是相互敌视的状态却没有消除,彼此之间明明对各自的身份情况心知肚明,却谁也没有点破,也没有开口争论对骂,只是视线交织,或是傲然冷哼,或是讥笑不屑,相互之间恶狠狠的冷眼瞪视。

    金镶玉顿时松了一口气,现在的气氛虽然还是紧张压抑,但是局势总算控制住,双方都没有动刀动剑的打斗起来,不然打坏了她的客栈,这损失可就大了。

    “烤羊来了!”

    厨房里传出一个吆喝声,随后便有两个店伙抬着一只烤羊出来,放上一张案桌上。

    金镶玉心头一紧,似乎感觉到有什么不妥之事。

    “掌柜的,我们那只呢?”曹添霍地站起,怒气冲冲的喝问道。

    金镶玉大为叫苦,果然怕什么,什么就来。她赶紧走了过去,陪笑道:“哎哟,这羊也得一只一只的烤嘛!”

    曹添怒喝一声:“那也得有个先来后到吧!”便一掌拍在桌子上,“砰”的一声,桌子碎裂成两半。

    金镶玉被吓得一惊,怔怔看着那张裂开两半的桌子,又被毁坏了一张桌子,她此刻好像被人在身上割去一块肉似的,心里在滴血得痛苦不堪。她越看心里就越怒,火气蹭蹭蹭的往上升。突然,她再也忍不住的把手上的杯子一摔,“呯”的一声,酒杯四分五裂。此刻,她已经被气得火冒三丈,七窍生烟,当即不耐烦的尖声叫道:“哎呀!那就一边一半吧!刁不遇!”

    “哎!”

    一个声音从厨房里传了出来,随即一个身材矮小的身影手慌脚乱的从厨房里摔了出来。那人手执一把厚背斫肉刀,口中胡乱说着众人听不懂的言语,身体跌跌撞撞的左撞一下墙壁右磕一下柱子的翻滚来到金镶玉面前。

    路小川脸色一变,瞬间变得惨白无色,凑近贾廷耳边,小声道:“贾公,是昨晚的那个心狠手辣、屠人卸尸的鞑子!”

    贾廷面色一紧,暗暗说道:“这鞑子比我们东厂还狠,叫大家小心一点!”

    那鞑子刁不遇惊慌失措的站了起来,向金镶玉问道:“吃嘛米啊,啥事?”

    金镶玉一脸怒容,指着桌上的那只烤羊,大声说道:“给我劈开这羊!一边一半!”

    刁不遇举起手上的厚背斫肉刀,横削一下竖劈一下的比划着,口中说道:“这么着还是这么着?”他是鞑子,汉语说得不流畅,只能连比带划的诉说。

    金镶玉怒喝道:“管它横竖呢,膛开就行!”

    刁不遇连忙点头应道:“好好好,好的!”

    他走到摆放着烤羊的案桌桌旁边,先是看了一眼烤羊,脸上顿时露出一副成竹在胸的淡淡微笑,让人觉得此人似乎在这瞬间就了解到这只烤羊的躯体构造。

    他伸出一只手按住羊头,另一只手横手握刀切下,随即左手抓住羊腿,轻轻抬起,右手执刀刺入羊身,大厅里顿时响起了那种皮肉与筋骨剥离的声音,这声音与刁不遇运刀的动作相互配合,丝毫没有那种好像刮划玻璃的刺耳的吱吱嘈杂声响起,反而是显得那样的和谐一致,美妙动人。

    但见他执刀的右手左移一下,右挪一下,众人只看到烤羊的躯体表面犹如波浪一般上下起伏,只在一瞬间,刁不遇突然提起羊腿一抽而出,一副完美的羊骨架子出现在托盘上,没有丝毫损伤毁坏。

    众人大为震惊,全都膛目结舌,合不拢嘴,一时间大厅里寂静无声,落针可闻。

    羊肉与羊骨分离出来后,刁不遇手中的厚背斫肉刀上下翻飞,左右切割,刀法奇快迅捷,刀刃寒芒闪烁,让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他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神色轻松自如,淡然写意,显得游刃有余。

    但听“啪”的一声,刁不遇把厚背斫肉刀拍放在桌子上,双手交叉的抱在胸前,满意的看了看桌子上已经在瞬间被切成片状的羊肉,然后抬起头环顾四周,看到众人惊叹得目瞪口呆的神色,顿时露出一副志得意满,喜形于色的表情。

    此时,无论是周淮安等人,还是贾廷等东厂番子全都讶然叹惊,怔怔的看着桌上泾渭分明的羊肉片和羊骨架,一时间均都忘记了双方你我之间的敌对形势,纷纷击节赞叹起来,如此神乎其神的刀法,让众人具都觉得畅快淋漓,大叫痛快。

    站在一旁的王波不觉看呆了,心中叹道:“这刀法简直是神了!果然是天下武功唯坚不摧,唯快不破!试问这天下还有谁能接得住啊!”

    突听邱莫言说道:“王兄,虽然觉得有些抱歉,但是我还是要说,这人的快刀当真是把你的快剑都比下去了!”

    王波微笑道:“邱姑娘不必如此,我早就说过,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世上奇人异事多不胜数,我的快剑算不得什么。”

    贺虎大叫一声:“好!好刀法!好厉害的宰牛技术!”

    金镶玉笑道:“献丑了献丑了,我的伙计这点小把戏入不得众位大爷的法眼。”说是这么说,但是刁不遇如此给她长脸,她自然满意得乐开了怀。她朝众人扫视一圈,见众人脸露惊愕之色,心想:“总算震住这帮挨千刀的,看来今天应该可以暂时风平浪静的糊弄过去了。”

    路小川见贺虎等人与那鞑子连比带划的笑语相谈,阴沉着脸凑到贾廷耳边,小声说道:“贾公,不知道他们和这间黑店有什么关联,不如把他们全都抓起来吧?”

    贾廷盯着周淮安等人,随后把目光定在王波身上,眼中厉色闪动,面若寒冰的冷冷说道:“我肯未必能抓得了……今天晚上我去摸一摸!”

    早上这一顿饭终于有惊无险的过去了,外面的大雨渐渐变成淅淅沥沥的小雨丝,过得不久,乌云渐渐散去,太阳现出,耀眼的阳光照射下来,把沙漠里下了一晚上的雨水蒸发得冒出阵阵水汽白烟。

    贾廷、路小川、曹添等一众东厂番子兀自紧守在客栈大门口,俱都注视着周淮安、邱莫言、王波等人的一举一动。

    数十个东厂番子把大门口挤得严严实实的,看来想要安全离开客栈是不可能的了。周淮安、邱莫言、王波等人相互对视一眼,便站了起来向楼上走去。

    “大喜大喜啊!雨停了,我们终于可以走了!”

    跑去上茅房的桩头,见到客栈外面阳光普照,当即兴冲冲的折了回来,大声的向众人报喜道。

    周淮安不慌不急,很色淡然的走在楼上的走廊里,边向楼下贾廷等人虚与委蛇的点头示意打招呼,边淡淡说道:“你这么慌慌张张的,一定会被他们知道的。”

    桩头这才惊醒,赶紧收住了口,见众人都向他看来,脸上笑容一下子就僵住了。

    王波拍了拍桩头的肩膀,道:“桩兄,你快拿些羊肉给杨玉英杨进宝两姐弟送去,想必她们俩现在也饿坏了。”

    桩头明白王波这是为自己开脱尴尬的场面才这么说的,当即感激的看了一眼王波,快步向客房走去。

    PS:很抱歉,昨天因为有事要忙没有更新,先更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