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十四章 醉里挑灯看剑
    “我槽你爹!我的账本全湿了!不要管那些混球死人啦,还不关大门!“”

    突然,金镶玉泼辣的叫骂声响起,但见店伙黑子和顺子两人赶紧将被撞倒在地的大门抬起,顶着吹进来的风雨,合力关上了大门。【风云小说www.yuehuatai.com网】

    贾廷自顾自地走到大厅中坐下,路小川和曹添等人分别站立在两旁。贾廷淡淡说道:“老板娘。”可是金镶玉忙着收拾好被吹飞散落了一地的账本,哪里有空闲理他。

    曹添喝道:“叫你呢!”

    金镶玉大声道:“叫魂啊!没看见我在忙着啊!”

    贾廷道:“哎,有上房吗?”

    金镶玉不耐烦的说道:“没有了,满啦!”

    贾廷冷冷道:“麻烦你叫他们搬出去。”

    金镶玉一听,脸色不由大怒,把人赶走那我还赚什么钱!她纵身一跃,跳到贾廷面前的桌子上,大声道:“姑奶奶我这个人呐,愿意就一百个成……”说着,她突然发现贾廷四平八稳的坐在凳子上冷眼的看着自己,心中又是一怒,往旁边正在捡账本的身子喊道:“扶扶高!”

    顺子会意,立马搬来一张凳子,放在桌子上。金镶玉一屁股坐上去,居高临下的看着贾廷,继续道:“我要不愿意啊,你一百把刀架在我脖子上,我都不成!”

    路小川喝道:“反了你!”当即跨出一步,想要出手教训一下嚣张的金镶玉。

    金镶玉用手指着路小川大声斥道:“你敢!”

    贾廷伸手拦下路小川,道:“我们是做生意的,钱我不在乎,最要紧的是住得要舒服。”

    金镶玉道:“我也是做生意的,钱我也不在乎,你这一来,就把姑奶奶这弄得乱七八糟的,你说怎么办呐?”

    贾廷道:“那你算一算看看一共损失了多少,我照价三倍赔给你。”

    金镶玉一怔,刚才故意的说上一大通就是想要敲一笔,可是没想到对方这么大方,竟然让自己敲上三四笔,这巨大的惊喜差点没把她给砸晕。可是上房已经住满了人,她又不想失去这么一头大肥羊,想了想,唯有让出自己的房间,留住肥羊再说,当即道:“上房嘛,还有一间啰!”说罢,便跳下桌子,带着贾廷等人向楼上走去。

    在楼上的一个房间里,一直注意着楼下情况的周淮安、邱莫言、王波等人赶紧关上了房门,退进房间内。

    邱莫言一语双关的说道:“风雨这么大,看来走不了了。”

    周淮安沉思了一会,道:“那就等雨停了再走。”

    王波突然想起一些电影剧情,便提醒道:“今晚大家小心点,恐怕对方会派人来查探情况。”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外面电光闪动,轰隆隆的雷声不绝于耳,雨也越下越大,犹如瓢泼一般,打在客栈的墙壁屋顶上哗啦啦响个不停,窗户布帘被狂风吹得呼呼作响,沙漠的夜晚气温极低,冷风刮进房间,杨玉英杨进宝两姐弟相互贴在一起靠在床角落里,盖着一床被子还在簌簌发抖,也不知是因为冷,还是因为紧张压抑的气氛吓得她们害怕发颤。

    但听得窗外楼顶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贺虎霍地站了起来,道:“外面有人!”

    就在这时,突然一阵耀眼的电光亮起,随即“啊”“啊”的两声,屋顶上突然响起两个惨叫声,接着“砰”“砰”两声,似乎有重物砸烂了什么东西。铁竹、桩头等人也猛地站了起来,手中按住了刀柄,四下张望,一副如临大敌,严阵以待的模样。

    王波笑道:“看来有两个倒霉鬼被雷给劈中了。”

    周淮安道:“只要不是闯进我们房间,外面的事不用理会,等雨停了就走。”

    过了一会儿,外面除了风声雨声雷声便没了其他声响。也许对方已经找到了想要找的东西,也许是因为被雷劈死了两个人,心生害怕退缩,便偃旗息鼓,停止了搜索。

    房间里的众人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轮到值夜的值夜,休息的休息。

    周淮安和邱莫言两人背对背的靠在一根柱子上,相互无言,房间里一片安静。

    邱莫言拿出一支笛子,静静的观看了许久,低声说道:“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

    周淮安心中一动,禁不住转过头看向邱莫言,但见邱莫言秀眉微蹙,神色中似感慨似神往似惆怅,眼中颇有些落寞低落。

    随后,邱莫言缓缓把头靠在柱子上,闭上了眼睛,好像是在闭目养神,也好像是在梦想着什么。

    周淮安见此,也把头靠在柱子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轻轻呼出,同时也闭合了双眼。

    两人面目安详,气息缓和平静,好像心有灵犀一点通似的,做着同一个美好的梦。

    一股淡淡的温情在这电闪雷鸣、狂风暴雨和山雨欲来的刀光剑影当中,显得那么的融融于恰,春日绵绵。

    一旁的王波静静的看着周淮安、邱莫言两人的一举一动,他虽然是从三流大学里出身的,但是再怎么的三流那也是他真金白银实打实考上的,好歹也算是喝过一点墨水的大学生。知道邱莫言所念的词句乃是古代南宋武将辛弃疾所写的诗词,名字叫做《破阵子》,全词为: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当时南宋北地领土被金国侵占,但是由于朝廷腐败无能,辛弃疾虽有雄心壮志,却位卑言轻,想要收复失地的理想成为泡影,只能在不眠之夜喝酒,只能在醉里挑灯看剑,只能在梦中驰逐沙场,快意一时,因此就写下这首词,以此抒发自己壮志难酬的悲愤之意。

    而如今,邱莫言念出这么两句词出来,在对比当前的大明朝和目前身处的险境,可以看出邱莫言是在慨叹什么时候才能和心爱的人在渔樵江楮之上惯看春风秋月,共享太平生活。

    王波沉思了一会,心中也不禁微微一叹,心道:“生不逢时,这是无可奈何之事。我既然来到这个世界,尽量做到我应尽的本分吧!”当即暗暗打定主意,一定要让这一对命运多舛苦命鸳鸯有情人终成眷属,也算是补上自己以前看到这部电影时的遗憾。

    眼见窗外透光,天色渐渐亮了,可是大雨兀自下个不停。

    “噼啪噼啪……”

    豆大的雨珠打在客栈周围的墙壁上,同时,仿佛也打进周淮安、邱莫言等人的心里,让众人感觉内心沉重,房间里气氛顿时变得压抑起来。

    突然,“啪”的一声响,一直好好坐在桌子旁边静气养神的贺虎重重的把笠帽丢在地上,众人均都向他看去。

    但见贺虎一脸怒色,烦躁不堪大声说道:“究竟要等到什么时候?”

    桩头赶紧走上前去把笠帽捡起来,递给贺虎,却被贺虎一把甩开。

    周淮安淡淡说道:“急也没用,这要看天行事。”

    贺虎大声道:“我等不了了!一会那帮阉驴杀进来了,让人家关门打狗啊?”

    声音响动整个房间,蜷缩在床角落里睡觉的杨玉英和杨进宝两姐弟顿时被惊醒,抹了抹蒙蒙的睡眼,无辜的大眼睛迷茫的看着房间里的众人,不知道这些大人们在吵些什么。

    忽然,邱莫言抬起头来,斥责道:“贺虎,钱我没亏待你,江湖要有江湖的规矩!”爱郎被人责骂,可是碍于这些人是她请来的,爱郎不好说什么,那她自然得站出来说上一两句,维护爱郎。

    “邱姑娘!”贺虎站了起来,道:“我们这班兄弟在贺兰山一向出入无挡,是在刀口上发财的,这次为了帮你救人,已经耽误了不少的买卖,何况在官府面前露了相,他吗的,为了做好人,我们不仅死了几个兄弟,还连老本都赔上了!”

    听着贺虎把话说完,王波也算是听明白了,贺虎这是挟寇以自重啊!看到客栈里里外外围满了东厂番子,这是趁机想要加钱了!

    邱莫言自然也听出了贺虎话中的意思,脸色越来越寒,霍地站起来,道:“好,那我补钱给你!”

    原本贺虎的话说得较为隐晦,没有把事情挑明,只要那层窗户纸没有刺穿,那双方还有缓冲的余地,可是现在邱莫言直接把窗户纸挑破,顿时,场上的气氛变得尴尬、安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