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十三章 这下麻烦大了
    “笃笃,笃笃笃!”

    周淮安来到金镶玉的房间外,轻轻的叩响房门。

    不一会儿,房门开了,但见金镶玉手拿着一盏烛灯站在房门内,面无表情的看着周淮安。

    周淮安见此,心中一突,看来此事不易啊!他拱手一礼,道:“掌柜的!”

    金镶玉淡淡说道:“早知道你要来。”

    周淮安笑道:“真不愧料事如神,佩服!”他有求于人,自然摆低姿态,刻意奉承。

    金镶玉冷冷道:“要你奉承?”

    周淮安被噎了一下,顿了顿,便背起双手,直接说道:“我来问问天气。”

    金镶玉看了周淮安好一会儿,这才说道:“进来坐吧!”便让开了身子。

    周淮安撩起衣摆,抬脚跨过房门槛,缓缓步入房内,边四下打量着房间,边说道:“好清净的上房啊!”

    金镶玉关上房门,把烛灯放在桌子上,冷冷道:“这种荒山野岭的地方,有什么上房啊?土房子罢了!坐吧!”她今晚好像吃了呛药似的,句句顶死周淮安的话。

    周淮安不动声色的坐在位置上,对金镶玉的话权当什么都听不到,依旧是仔细的打量着房间内的环境,最后目光落在桌上。

    只见桌上摆放着一朵洁白透明的不知名花朵,周淮安不禁有些惊奇。

    金镶玉走到烧水的火炉旁边,边倒热水洗茶杯,边说道:“客官,喝什么茶?龙珠还是土茯苓?”

    周淮安被桌上的不知名花儿吸引住目光,似乎没有听到金镶玉的话,他忍不住伸手拿起来,仔细的看了看,问道:“这是什么花?好精致啊!”

    金镶玉回头看了一眼,眼中闪过得意的神色,语气终于没有那么冷冰冰了,道:“萝卜花呗!难道还是雪莲花啊?”

    周淮安心中一动,不由看了金镶玉一眼,似乎明白了什么,便又继续观赏手上的萝卜花。但见那用萝卜削成的花儿,每一片花瓣均都薄如蝉翼,显得晶莹剔透,能把萝卜削成这么精致的花儿,没有一定的耐心和刀工是做不到的。

    周淮安心中虽然感到有些惊讶,但是却没有显露脸上,他一语双关的说道:“冰山才长雪莲花。”似在说金镶玉的此刻冷冰冰的态度,也似在奉承金镶玉的容貌。

    金镶玉容色稍暖,捧着一杯茶放在周淮安旁边的桌子上,道:“请喝茶。”说着,她坐在旁边的座位上,继续说道:“你想什么时候走啊?”

    周淮安把萝卜花放在桌上,道:“今天晚上就走。”

    金镶玉撩着发丝,看着周淮安的眼中秋波闪动,轻声细语的说道:“我怕你走不了。”

    周淮安问道:“为什么?”

    金镶玉道:“大漠的天气,你不知道吗?”

    周淮安边拿起茶杯,边说道:“那还得劳烦你指点一下。”

    金镶玉道:“现在是黄梅季节,天气说变就变,就算大晴天的都会转眼下大雨、刮狂风,你就算出去了,也到不了关口。纵横这三十里,只有我这一家客栈……”

    周淮安微微一笑,定定的看着金镶玉,道:“不管是下雨也好,晴天也好,还不是都在你心里?”他虽然嘴上奉承着,但是同时也在试探金镶玉有没有暗地里出关的办法。

    金镶玉瞟了一眼周淮安,看起来似乎有些得意,她媚眼如丝的看着周淮安说道:“那要看是谁了……店不留人,雨留人。多住几天吧!”

    周淮安心中一动,金镶玉虽然露了一些口风,但是也看出金镶玉在诱惑自己。他只好虚与委蛇的附和道:“风雨多变幻,住店早看天。”

    金镶玉一听,以为周淮安真的动心了,喜出望外的伸手捉住周淮安的手,道:“想不到你还是个有心人!”

    周淮安不着痕迹的抽回手来,从袖口里拿出一个银元宝,放在桌子上道:“一次生两次熟,以后还要请你多多关照。”说罢,便站起身来向房门口走去。

    金镶玉一愣,看了看桌上的银元宝,又看了看快要走到房门口的周淮安,不明白周淮安怎么突然拒绝了自己,回过神后,赶紧抓起银元宝,跟在周淮安的身后,道:“那你还要走?”

    周淮安停下脚步,没有回转身,背对着金镶玉,缓缓说道:“带着两个孩子,不方便。”

    金镶玉淡淡道:“是肉票吧?”

    周淮安听到金镶玉说得如此轻松,好像对这种事已经司空见惯似的,心中一动,回转身来,道:“还请掌柜的指条明路。”

    金镶玉看了周淮安一眼,边转身往回走边说道:“那要看你想走什么路了。”说着,她一手拿起桌子上的那朵用萝卜削成的花儿,一手拿着一把小刀,边削着萝卜花边说道:“走明的呢,边关的千户大人跟我是朋友,哪个都得给我金镶玉三分薄面,说不定会有办法。如果你想走暗的呢……”

    说话间,她已经走到床榻边上坐了下来,抬头瞟了一眼还站在房门口处的周淮安,手中小刀装作不小心的轻轻在食指上划了一下,好像一个娇生惯养的千金大小姐一般,受不得半点伤痛似的失声惊叫起来:“哎呀!”

    奇怪的是,她自己的手指被割破了她没有第一时间去看伤口,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却是脉脉含情的盯着周淮安看得眼都不眨一下。

    周淮安哪里不明白金镶玉这是故意想要自己走过去,为了套出能够悄悄出关的方法,他只好快步的走到坐在床榻上的金镶玉身边,伸手捉住金镶玉举得老高深怕自己看不见的受伤手指,口中担心的说道:“割到手了?快让我看看!”

    金镶玉娇羞的轻轻挣扎着,想要抽回手来,腻声道:“看什么呀,金枪刀剑最无情了。”

    周淮安听出金镶玉话中意思,知道这指的是:走暗路会凶险非常,我和你非亲非故,凭什么要我帮你。

    他松开了捉住金镶玉的手,拱手行礼的郑重说道:“掌柜的,大家虽然萍水相逢,但是我不是知恩不报的人。”

    金镶玉媚眼如丝的说道:“那你晚上来报吧!”

    周淮安见金镶玉还想着要勾引自己,当即放下手来,淡淡说道:“今晚我要是走了呢?”

    金镶玉微微一笑,道:“你走不了!”说着,抓起周淮安的右手,将手上沾有鲜血的萝卜花塞了过去,腻声道:“我等你啊!”

    周淮安从金镶玉的房间离开后,神色凝重的回到房间,邱莫言等人当即迎上前去,邱莫言问道:“怎么样了?”

    周淮安摇摇头,道:“金镶玉口风紧,探听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邱莫言道:“那怎么办?”

    周淮安没有立即回答,走到窗户边上,看着外面开始下起的小雨,雨虽小,但是狂风呼啸,而且这雨看起来还有越下越大的可能。这又是狂风又是大雨的,加上变幻莫测的沙漠,走还是不走?一时间,叫他委实难决。

    王波看着站在窗户下的周淮安的背影,他知道电影剧情,明白周淮安此时内心的矛盾。

    面对风..骚娇媚的金镶玉,周淮安之所以能顶住诱惑,那是因为他自己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况且他心中只有邱莫言一个人,同时还要保护杨玉英、杨进宝两姐弟的安全,哪里有心思想那些风.花雪月的风.流事。

    但是,要想安全无恙毫无危险的离开,就要回去面对金镶玉,用他自己去换取出关秘道离开这里,可要是这么做了,就会对不起邱莫言的感情,也超出了他的底线,这种事他自然做不出来。

    王波心想:“一边是不可预知的危险;一边是要出卖爱情,以身侍虎,呃,金镶玉虽然是个美人,但是女人是老虎,说她是虎也没什么不对。唉,这要是换做是我,一时之间我也很难做出决定的。”

    周淮安望着窗外沉思良久,突然回转身来,道:“走!现在就走!拖得越久越危险!马上收拾东西!”

    不多时,众人收拾好行李,杨玉英和杨进宝两姐弟也都藏进了大竹篓里,邱莫言打开房门正要走出去。

    突然,楼下“砰”的一声巨响,众人往楼下看去。

    只见一群头戴笠帽,身披蓑衣的人从被撞开的大门口鱼贯而入,当中一个眉心有黑痣的中年人大声喝道:“你们聋了?敲了那么久都不开门,不做生意了!”

    忽然,邱莫言和周淮安同时说道:“快退回去!”

    众人赶紧退回房间,贺虎问道:“怎么了?”

    周淮安皱着眉头,道:“东厂三大档头到了,这次麻烦可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