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十二章 你怎么看?
    王波在楼顶看着金镶玉装模作样,惺惺作态,心道:“这个骚..娘们,还真以为自己是黄花大闺女啊!”当即翻身一跳,落在了正低头行走的金镶玉面前。

    “哎呀!哪来的魂淡?吓死老娘了!”金镶玉被吓了一大跳,失声惊叫了起来。

    王波哈哈一笑,道:“掌柜的,露马脚了吧!”

    金镶玉慌张的回头看了一眼,再转回头时,眼中已经怒火熊熊,低声威胁道:“你要敢坏老娘的好事,定要你好看!”

    “是吗?”

    金镶玉的功夫总的来说有三样,一是用美色迷惑人,二是暗器功夫柳叶镖,三是使得一手柳叶刀法,这三种功夫对王波来说,简直就是三脚猫的功夫,哪里会放在心上。

    王波淡淡一笑,便不再理会金镶玉。他抬起头来,看向走近前来的周淮安,抱拳一礼,道:“在下王波,岭南人士,见过这位兄台。”

    周淮安有些疑惑的看着王波,心里猜测王波为什么会这么热情的向自己打招呼,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微微一笑,抱拳还礼,道:“见过王兄。”他此行较为隐秘,又暂时猜不到王波的目的何在,为了谨慎行事,没有说出自己的名字。

    王波心想:“根据原剧情所说,周淮安城府极深,是个深谋远虑,懂得韬光养晦的人,不然也不会轻轻松松的坐镇八十万禁军教头这个位置,还是等下让邱莫言来介绍吧!”当即微微一笑,不再多说,站到一边,让周淮安先走。

    金镶玉在前领着周淮安走进客栈,口中笑道:“这间是小店,客官里面请!”

    刚一走进客栈,正在大厅里收拾的几个店伙不由一愣,齐刷刷的看向金镶玉,只听黑子惊讶道:“呦,当家的,今天改穿番邦的衣裳了!”

    这黑子不提还好,一提起这事,金镶玉当即生起一把无名火,侧头瞪了正暗暗偷笑的王波一眼,骂道:“还说呢!早就叫你们洗那个幌子旗了,你瞧瞧,弄我一身都是土!”

    黑子等店伙无来由被一通骂,都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惹得金镶玉生气,均都面面相觑,摸不着头脑。

    周淮安进了客栈,神情似乎变得有些迫不及待,双眼四下环顾,好像在寻找什么。突然,他面色一怔,随后眼睛中放出耀眼的光芒,脚下疾步的向楼上走去。

    王波抬头看去,只见楼上的走廊里,不知何时,邱莫言已经等在了那里。她一身黑衣,束身得体,显得英气逼人,烛光照耀之中,面色微红,神色又羞又喜。这个曾在天下百姓口中谈虎色变的东厂番子面前都可以面不改色、横扫千军的女侠,霎时之间变成了忸怩害羞的小姑娘。

    这个巨大的转变,不得不令王波深深感叹,爱情的力量果然强大,竟然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性情。

    “这个一定是女的!”黑子看着快步走上楼的周淮安肯定的说道。

    正骂骂咧咧的金镶玉不由一愣,问道:“你怎么知道?”

    黑子道:“你不是说,凡是不正眼看你的,肯定不是男人吗?”

    金镶玉听了又是好气又是好笑,道:“这个可不一样!他眼睛是没看,心里可看了好几遍了!”

    王波撇撇嘴,心想:“这金镶玉对自己的容貌倒是挺自信的。可惜啊,人家根本就没正眼瞧过你。”他没有立即走上楼,只是抬着头看着,不想打扰这一对有情人的久别重逢。

    客栈楼上,邱莫言右手按在走廊栏杆上,手指不自觉的来回滑动,见到爱郎就站在对面,她此刻的内心又是欢喜又是羞怯。两人久别重逢,心中均都百感交集。

    邱莫言离开栏杆,缓缓走到走廊的中间,伸出左脚,手倒背;对面的周淮安见此,亦是伸出右脚,手倒背。两人行为举止相同相对,姿势优雅,身形挺拔,英气潇洒,正是心有灵犀一点通,此时无声胜有声。

    半晌,周淮安脚步急切的走到邱莫言面前,两人面对面站定,相对而视,没有激情拥抱,也没有惊喜欢叫。周淮安缓缓伸出右手,抚摸着邱莫言的脸庞,邱莫言脉脉含笑,眼中柔情似水,面色娇艳欲滴,霎时间一缕温情慢慢的在这大漠黄沙之中的简陋客栈里弥漫开来。

    金镶玉不敢置信的看着楼上脉脉对视、情意绵绵的周淮安和邱莫言两人,眼中充满羡慕向往,同时又妒忌恼恨,还有一丝自怜自哀。

    “瞧这光景,他心里可不像看着你呀!”一旁没有眼力见的黑子突然说道。

    金镶玉大怒,抓起裹在身上的旗帜,用力朝黑子的脸上一甩,大声喝道:“干活去!”说罢,转身离开了大厅。

    响亮的骂声在客栈里回荡,楼上过廊里的周淮安和邱莫言都不禁低头看向走进楼下房间的金镶玉。

    这时,邱莫言才看到楼下大厅的王波,当即叫道:“王兄,你上来,我为你介绍一个人!”

    王波点头应道:“好!”

    不一会儿,王波走上楼,来到周淮安和邱莫言面前。邱莫言笑道:“这是王波。这次多得王兄仗义相助,我们才能安全的来到这里。王兄,这是周淮安。”

    王波笑道:“我和周兄已经在客栈外见过面了。是吧,周兄?”

    周淮安笑道:“是,我们在客栈外面见过了。还请王兄原谅我刚才没有跟你做自我介绍,多有慢待,还请王兄见谅。”

    王波道:“出门在外是要谨慎行事,周兄不用介怀。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进房再谈。”

    三人进入房间,杨玉英和杨进宝两姐弟一看到周淮安,均都欢喜雀跃不已,一起冲了过去扑进周淮安的怀抱,惊喜的叫道:“周叔叔!”

    周淮安见这姐弟俩安全无恙,大喜过望的抱住两人,道:“哎,好孩子,你们受惊了。”

    三人说了几句话后,周淮安便让杨玉英杨进宝两姐弟到一旁歇息去。接着,邱莫言便为他一一介绍房间里的众人。

    周淮安郑重的朝众人行了一礼,感激道:“这次承蒙各位江湖兄弟拔刀相助,周淮安感激不尽!”

    贺虎铁竹等人道:“不用客气,分内之事,应当的。”

    王波已经知道贺虎、铁竹、桩头等人是邱莫言出钱请来的江湖帮手,听到他们说起“分内之事”倒也觉得妥当。

    铁竹的左手臂中了东厂番子的弓箭,因为箭头有倒钩,众人又不知道如何取出来,要是胡乱的硬生生拔出来,一个不小心恐怕就会把铁竹的左手弄残废,因此至今不敢动手为铁竹取出箭头。

    不过,周淮安曾是八十万禁军教头,对官府的兵器弓箭了如指掌,自然知道在不伤及铁竹左手的前提下取出箭头。

    众人把桌子上的杂物撤走,周淮安从带来的药箱里取出药物和工具,一一摆好,这才让铁竹坐过来。但见他拿着一些细小的工具,在铁竹手上的箭头上摸索了良久,但听“噗”的一声轻响,也不知他按到了哪里,箭头上的倒钩霍地缩进了箭杆里面。

    众人大喜,只要箭头上的倒钩一去,箭杆就很容易拔出来了。

    周淮安道:“我要拔出箭头了,你忍耐一下。”

    铁竹没有出声,咬着牙点了点头。周淮安一手按住铁竹的左手臂,一手捉住箭杆,猛地一拔,铁竹闷哼一声,一旁的贺虎赶紧拿出纱布按住伤口,不让鲜血迸射出来。

    周淮安把箭头放到一边后,从邱莫言手中接过金疮药,倒在铁竹的手臂上,然后包扎好,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邱莫言拿起箭头仔细的观看起来,箭头上的倒钩做工精细,闪着点点寒芒,让人瞧了就不禁心头一凛。

    周淮安边把工具和药物放进药箱,边解释说道:“这叫犬齿倒钩箭,是东厂日夜赶制的杀人兵器,全都是致人于死命的,大家要特别小心。”

    贺虎把铁竹扶到床上后,便走过来看向邱莫言手上的箭头。邱莫言看了一会,便递了过去,她走到周淮安面前,问道:“我们什么时候带孩子出关?”

    周淮安道:“越快越好。”说着,他拿出一包银子走到那胡须官差面前,道:“衙役兄弟,这些银子你收下,回家去吧!”

    那胡须官差赶紧伸出双手推脱道:“周大人,这可使不得……”

    不等那胡须官差继续说下去,周淮安硬是把银子塞进那胡须官差的手中,道:“欸,一定要的。”他言语中充满不容抗拒的威严,八十万禁军教头可不是盖的,多年久居上位,气势发出,那胡须官差噤若寒蝉,只好收了下来。

    周淮安环视了众人一圈,道:“这间是黑店,龙蛇混杂,收拾好行李,离开这儿再说。”

    说罢,他走到王波面前,拱手说道:“王兄,这一路多得你仗义相助,周淮安感激不尽,请受我一拜!”说着,一撩衣摆,便要跪下拜谢。

    王波哪里能让周淮安行这个拜礼,伸手托住周淮安下拜的身体,道:“周兄,如此大礼,请恕我不敢生受。我是敬重杨大人忠贞不屈、抗争阉贼的为人,这才出手,你要是这样,你让我如何面对杨大人的在天之灵。再说,你我之间已是兄弟相称,你要是行了这个礼,那我以后哪里还有面目与你见面相对。请你起来,不然,你我便形同陌路,我立即离开这里,从此后会无期。”

    周淮安感动道:“王兄……”

    邱莫言走了过来,道:“淮安,王兄不是外人,你就起来吧!”

    周淮安看着王波,感受到王波的真诚和坚决,便站了起来,道:“好,王兄高义,我若再如此,便成了小人,王兄此等大恩,我没齿难忘,如果王兄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话但请出声,我必定会随叫随到,尽我所能。”

    王波道:“以后的事以后再说,目前首要的是先解决眼前的困境。”

    周淮安道:“王兄说的是,是我不分轻重了。”

    就在这时,“轰隆”一声炸雷声响,众人一惊。贺虎道:“不会是要下雨了吧?”

    周淮安也是颇为担心,要是真是要下雨,这大漠之中,尽是茫茫黄沙,再无避雨之处,况且沙漠里变幻莫测,要是真的冒雨而走,路上出了什么意外可就麻烦了。他想了想,看向王波,道:“王兄,你怎么看?”

    王波道:“沙漠里变幻莫测,危险重重,要是真的下雨的话,又是连夜赶路,可能会有什么意外,不如这样吧,这龙门客栈在这沙漠中经营多年,必定熟悉这里的气候和地形,要不,去找他们先问问?”

    周淮安看向邱莫言等人,见她们都点头附和,想了想,道:“好,就照王兄说的,我去找老板娘金镶玉问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