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十一章 周淮安出现
    “哎,客官,您好您好,有什么吩咐吗?”店小二顺子眼尖,一眼瞧见王波,当即挂起谄媚的笑容小跑着迎上前去。【全文字www.yuehuatai.com

    王波背着手,板着脸道:“咳,没事,你忙你的,房里有点闷,我出去透透气。”说罢,也不理会其他人点头哈腰的打招呼,自顾自地走出客栈门口。

    这些龙门客栈的店伙全都不是什么好人,手中犯下的人命哪个不是有个百八十条的,对这些杀人不眨眼的家伙自然用不着给什么好脸色。

    出了客栈,王波快步奔到客栈侧边,抬头环视着客栈的墙壁,想着怎么才能轻松的跃上房顶。

    金镶玉兀自还在房顶唱个不停,就在此时,突然,一阵笛声悠扬响起,金镶玉的歌声不由一滞。

    王波也是禁不住愣了一下,疑惑的四下环顾,随后醒悟过来,邱莫言身上好像带着一支笛子,想必这笛声应该就是邱莫言吹奏而起的。

    “八月十五庙门开……”金镶玉的歌声突然变大,似乎是敞开了嗓子来唱,大有要将那笛声压盖下去。

    笛声虽然低弱,却是如怨如慕,如泣如诉,吹奏的旋律显得有些悲壮、有些凄清,直透人的心房。

    王波凝神的听了一会笛声,似有所悟,可是其中还间杂着金镶玉的歌声总是往耳朵里钻,真叫人烦不胜烦。

    原本他还觉得金镶玉的歌声大胆泼辣,心声直白坦诚得彻里彻外,在这荒漠中也算是甚为奇特,别有一番风味。可是凄清悠扬的笛声一响起,两相对比,顿时觉得笛声好似天山里洁白清雅的雪莲花,淡香沁人。而金镶玉的风..骚歌声却如同茅坑里的臭屎,难闻至极。

    王波心想:“金镶玉恐怕也猜测到笛声是邱莫言吹奏而起,不然也不会这么落力的唱。”

    他好笑的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的说道:“这金镶玉还真的是不服输的主。”

    听了一会,王波便不再注意笛声和歌声的争斗,毕竟此刻他主要是想看看金镶玉也就是张漫玉那赤果果的白花花身体。

    他抬头仔细看了一下墙壁,陡地拔身而起,脚下在墙壁上轻点几下,空中一个翻腾,便轻身飞上了客栈房顶。

    “谁?”金镶玉歌声一收,身子一窜,躲到房顶的大烟囱后面,伸出脑袋仔细的瞪着房顶不远处的黑影。

    王波哈哈一笑,道:“掌柜的,真个是好兴致啊,在这屋顶唱起歌来了!”

    金镶玉道:“哦,原来是你!客官不在房里面待着,这外面风大雨大的,可要小心点了!”

    王波笑道:“风大雨大怕什么,反正我身上穿着衣服,挡住风雨想必是没多大问题的。掌柜的,躲在那边干什么啊,怎么,你是开客栈的,还躲着不招呼客人不成?”

    金镶玉脸色一变,心里明白王波刚才肯定看到自己光着的身子了。她不发一语的恼恨瞪着王波,眼中厉色一闪,抬手在头上的发髻里抽出发簪,向着王波一挥,“咻”的一声,发簪如离弦的利箭一般射了过去。

    同时,她纵身一跳,向着竖立在客栈旁边的旗杆飞身而去,伸手一把将写着“龙门客栈”的旗帜扯下,然后身体在空中旋转三周半,把旗帜裹在身上,遮盖住了白花花的身子。但听扑通一下,接着“哎呀”一声,金镶玉轻身功夫一个把握不稳,便摔落在地上,捂着屁股呲牙咧嘴的哀声叫痛。

    房顶上,王波眼见发簪朝面门激射而来,脑袋微微一侧,右手突然抬起,伸出两根手指夹住发簪,待听得客栈底下一声低叫,连忙快步跑到房顶边缘往下看。

    只见金镶玉将客栈旗子裹在身上,整个人摔坐在地上,正捂住屁股叫痛呻吟,人倒是没有摔伤,看起来虽然狼狈却仍然不失风情。

    王波笑道:“掌柜的,怎么这么想不开啊,歌唱得好好的嘛,我又没说你唱得不好,干嘛跳楼啊?”

    金镶玉又气又恨,再也忍不住的破口大骂道:“笑什么笑,你才想不开!老娘我……”

    “哈哈哈……”

    突听得远处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王波和金镶玉均都转头看去,只见残阳之中,黄沙地上,两头骆驼穿越风沙缓缓而来。骑在其中一头骆驼上面的是一个头戴笠帽,面罩黑布的黑衣人。

    王波看着骑在骆驼上的那具身影,心想:“这人应该就是周淮安了。”

    金镶玉以为来人是在笑话自己摔了屁股,心中大怒,道:“哪来的蜡烛啊?你笑什么笑?”

    不一会儿,黑衣人来到近前,看了一会侧躺在地上、翘着二郎腿的金镶玉,然后伸手拉下面罩,露出一张风流倜傥、儒雅稳重的脸庞,正是现实世界里的男明星影帝梁佳辉。不过,在这个电影世界里,他扮演的身份是大明朝八十万禁军教头——周淮安。

    看到周淮安长得如此的儒雅不凡,英俊挺拔,金镶玉禁不住怦然心动,脸上现出脉脉柔情,一抹朝霞爬上脸庞。她翻身站了起来,面带妩媚笑容,轻轻扭着婀娜多姿的娇躯,好似一条美女蛇一般,显得风情万种。

    周淮安跳下骆驼,牵着缰绳向客栈缓缓走了过去。待得走近,开口问道:“请问龙门客栈在哪儿?”

    金镶玉含情脉脉的看着周淮安,媚声道:“我身上就是龙门客栈了。”说着风情万种的转了一圈,水汪汪的妩媚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周淮安。

    周淮安朝着金镶玉上下打量了一下,恍然大悟般说道:“哦,你就是老板娘!”说罢,便牵着骆驼向客栈的马桩走了过去。

    金镶玉迈着碎步,一步一随的跟在旁边,娇声嗔道:“哎,叫我金镶玉嘛!”

    “扑哧!”

    突然,房顶响起一个喷笑声,正是王波忍不住发出来的。

    他见金镶玉看到气质不凡的周淮安后竟然离不开眼,又开始发..骚起来,当即一个忍不住就笑出声来。

    金镶玉脸色一变,抬起头,朝着王波瞪了一眼。

    周淮安边把缰绳绑在马桩上,边说道:“金璧生辉玉玲珑,好名字!”

    金镶玉听了,脸上立即又变得眉开眼笑,又羞又喜的娇声问道:“那我人呢?”

    周淮安好像没听到这句话似的,转身走到骆驼旁边,淡淡说道:“有空房吗?”他伸手从骆驼背上取下一把雨伞,拿在手中转出一圈好看的花式。

    金镶玉看了,好似小女孩看到新奇的东西一般,欢喜的拍着手掌夸赞道:“哎呦,好潇洒呀!”然后,伸手撩着发丝,装作不经意的问道:“做买卖的?”

    周淮安似乎又没有听到金镶玉的话,安顿好两头骆驼,便转身向客栈走去,口中说道:“我要间房。”

    金镶玉眼珠子一转,快步跟上,轻声笑道:“客官要住多久啊?”

    周淮安道:“怎么,怕我不给房钱啊?”

    金镶玉突然转到周淮安面前,媚.眼如丝的看着周淮安,腻声道:“是怕你不辞而别!”

    周淮安略一停顿,抬头淡淡的看了金镶玉一眼,没有接话,继续抬脚往前走。

    金镶玉见周淮安不解风情,嗔了一眼过去,便不动声色的让开一旁,道:“八方风雨,不如我们龙门山的雨。”

    周淮安听到这话,停下了脚步,道:“龙门山有雨,雪原虎下山。”

    金镶玉脸色一变,妩媚的笑容便收了起来,道:“原来都是一个道上的,以后可要经常来往了。”

    周淮安转过身,淡淡的看了金镶玉一会,突然微微一笑,道:“萍水相逢,以后各方面,还要你多多关照啊!”

    金镶玉看着周淮安那儒雅的笑容,水汪汪的眼眸里泛起了朵朵桃花,似羞似喜的瞟了周淮安一眼,道:“那要看你的蜡烛亮不亮了!”说罢,便迈起碎步向前走去,小蛮腰轻摇摆动,屁股一左一右的扭着,走得那个叫风情万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