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十章 红蜡烛白蜡烛
    邱莫言叹道:“好快的剑!要不是亲眼所见,我还真的不相信这世上还有这么快的剑术!王兄,你的快剑可称得上天下第一快!”

    “正是!”

    “天下第一快!名副其实,实至名归!”

    贺虎、铁竹等人纷纷附和的赞叹道。8  w`w`w=.`

    王波谦逊的摆摆手,道:“不敢当不敢当,正所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一山还比一山高。这天下第一快,在下愧不敢当。”

    其实要是说“天下第一快剑”的话,王波还真的敢当仁不让的认下,可是“天下第一快”这五个字,他就不敢承认了。因为他记得电影剧情里,就在这个龙门客栈里,有个刀法娴熟,快捷犀利并不比自己差的人存在。

    这场冲突来得快,消失得也快。头领的裤子都被人被削没了,剩余的小喽啰被震惊得骇然失色,全都屁滚尿流的狼狈而逃。大厅里的行商旅客也无心继续逗留此是非之地,全都慌忙结账离开。

    嘈杂了一天的龙门客栈终于安静了下来,金镶玉见食客跑了,而且桌椅也被撞坏了不少,这次损失真是叫她心疼的要死。可是邱莫言、王波等人是受害者,属于正当防卫,虽然防卫过当,但是她又不是现实世界里的官府,连正当防卫伤害到强盗小偷,苦主也要被判刑。要想让王波等人赔偿,那肯定白日做梦。只好恨恨的瞪着王波邱莫言等人,干生气。

    一个伤势比较严重而没法逃跑的贼人悉悉索索的从柜台边上艰难的撑起身体,虚弱的向金镶玉问道:“有没有金疮药啊?”

    金镶玉正在气头上,当即大怒,一把将插在那贼人脸上的筷子拔了出来,喝骂道:“有你吗了个巴子!”

    “啊!”那贼人惨叫一声,踉跄而逃。﹍  &gt;&gt;吧  w·w·w·.=

    怒气泄了一,金镶玉便装出一副什么事都没有生过的样子,高声叫道:“天黑了,点灯了啊!”

    大厅里的狼藉自然有店伙们去收拾,金镶玉拿着一盏烛灯在前面引着邱莫言、王波等人向楼上客房走去。

    “掌柜的,你们的包子馅是什么肉?”邱莫言边跟着往楼上走边问道。

    金镶玉轻声细语的说道:“十香肉啊!”

    邱莫言疑惑的问道:“什么叫十香肉?”

    金镶玉似乎有些吃惊,回头看了邱莫言一眼,道:“呦,客官走南闯北的,难道没听说过吗?梁山泊的孙二娘,卖的就是十香肉啊!”

    王波心里头莫名冒出一阵恶心感,心想:“金镶玉这话说的轻描淡写,似乎用十香肉做包子馅天经地义似的,可见此女是一个心肠凶狠,手段毒辣,杀人不眨眼的冷血毒妇!”

    邱莫言道:“孙二娘开的可是黑店!”后面两个字咬得特别重,很明显是若有所指。8  w`w=w-.=

    金镶玉装作没听出来,道:“我开的是龙门客栈!”

    邱莫言道:“我看你像母夜叉!”见金镶玉装傻充愣,邱莫言已经摆明车炮,打开天窗说亮话,咱们明着来。

    金镶玉冷冷一笑,道:“是吗?小女子金镶玉!”

    邱莫言深深一叹,道:“唉……可惜啊可惜,玉在瑕中叹,金钗土里埋。”这是在说金镶玉甘愿堕落,不思悔改。

    说话间,金镶玉已经把众人带到一个客房门前。

    金镶玉道:“哎呦,您说的真好,天底下名不符实的事多着呢!”说着,她突然停下脚步,把手中的烛灯凑到邱莫言面前,双眼也紧盯着邱莫言的脸,加重语气的说道:“虚有其表的人,就更多了!”说罢,傲娇的看了邱莫言一眼,轻哼一声,转身走进房间。

    王波、贺虎、铁竹、桩头等人均都听出金镶玉话中的意思,想起在桌子上曾谈论的话题,众人对视一眼,均都憋笑不已。

    邱莫言不由愣了一下,看到众人隐隐偷笑的表情,顿时醒悟过来,原来金镶玉看出自己是女儿身来了,不禁想起刚才在大厅时贺虎和桩头两人的对话,顿时嘴角弯起,莞尔一笑。

    王波站在房间里,看着简陋的客房,心中暗暗叫苦,自言自语道:“果然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虽然他是单独一个人睡一间客房,但是看到客房里的摆设和生活用具,他顿时觉得有些难以接受了。

    这几天在外面赶路,为了躲避东厂的追兵,不敢找寻客栈歇息,就连露宿野餐也做过,几个晚上而已,就当野外郊游。来到大漠黄沙之中,对于所谓的龙门客栈,也就当个遮风挡雨的地方,对其的居住环境本来就没抱多大的幻想,但是没想到环境竟然这么差。

    所谓上房,竟然只是几块木板拼凑而成的板床,上面垫着一块麻布被单,一张残旧的棉被盖在床上,周围墙壁是泥土石块堆积而成,以王波现在三倍于普通人的实力,一拳过去恐怕都能打出一个窟窿出来。在数盏昏黄的油灯照射中,整个居住环境显得破旧不堪,什么上房,简直整一个乞丐窝似的。

    王波看了一会,连连摇头苦笑,不由深深一叹:“唉,算了,荒郊野外,大漠黄沙之中,能有个遮风避雨的处所已经算是不错了,加上这里又是风雨飘摇的古代大明朝,哪里还能计较那么多呢!”

    关上房门,把背上的包袱和精钢剑放好,为了不让邱莫言等人现自己的秘密来历,这些东西也就不敢放进空间仓库,免得引起猜疑。

    走到一张桌子旁边坐下,伸手在桌子上一掠而过,顿时烧鸡烧鹅时令果蔬摆满了一桌,刚才在大厅里什么东西都没吃,按照电影剧情,周淮安和东厂追兵将会在今晚6续赶来这龙门客栈,到时免不了一番对峙打斗,此时先填饱肚子,养足精力再说。

    这些吃食全都是前几天在路上悄悄去买来放进空间仓库的,王波知道龙门客栈里的东西全都是肮脏不能吃,自然早就做好准备,虽然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吃独食,邱莫言等人只能啃干粮,但是那也是为了隐藏自己的秘密,都是不得已而为之。

    正大快朵颐,吃得满嘴流油之际,突听得客栈房顶响起响亮的女歌声:“八月十五庙门儿开,各种蜡烛摆上来。红蜡烛红来,白蜡烛白。小妹我一把啊攥不过来……”

    王波一愣,嘴里咬着烧鸡翅膀的动作便停住不动了,竖起耳朵听了一会儿,原来是金镶玉在房顶上唱歌,歌声柔腻而媚惑,歌词更是直白而大胆,心中顿觉好笑,自言自语道:“这个金镶玉啊,还真是泼辣风..骚得很,这种婬歌浪词都敢唱出来,要是放在现实世界,肯定被河蟹巨兽一口吞掉。红蜡烛、白蜡烛,哈哈……有趣有趣!”

    越想越觉得好笑,王波禁不住哈哈的自我大笑大笑一番,这才又抓起一只烧鸡翅膀正要往嘴里塞。突然,他猛地想起电影剧情,赶紧将手里的烧鸡翅膀一把扔掉,边擦着手上的油腻,边抬起头来盯着房顶看,眼中闪着绿光,好像猛兽看到猎物一般。

    心里欢喜激动的想着:“根据电影剧情,金镶玉在房顶唱歌之前,曾和邱莫言私下里打了一场,而且场面香艳至极,当时的情景好像是邱莫言正在洗澡,金镶玉突然出现在房顶偷窥,后来被邱莫言察觉,两人上演了一场争夺衣服的香艳打斗。好像最后金镶玉偷窥不成,又打不过邱莫言,而且还被邱莫言给脱光了衣服,那……金镶玉此时不是赤果果了?!哇咔咔,这个便宜不赚白不赚,待我上去看看金镶玉,啊不,张漫玉赤果果的雪白**先!”

    说干就干,伸手在桌上一挥,把东西收进空间仓库,悄悄的溜出房间。只见楼下几个客栈店伙正在收拾大厅,当即摆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向楼下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