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八章 客栈老板娘
    ps:求推荐!求收藏!晚上12点前还有一更!

    王波刚一坐下,忽见金镶玉快步的走到旁边那十余人边上,一屁股坐在凳子上。>8_&gt;>w-ww.但见她朝着那伙人冷冷一笑,掏出些许碎银子扔进桌子上的大碗里,边伸手进去把玩着碎银子边缓缓说道:“地方是我的,货也是我的,你们要是乱了规矩,以后就别到我这儿来销赃卸货!”说罢,便向坐在桌子对面的一个似乎是这伙人的头领瞪了一眼,口中丢下一句:“槽你爹的!”把手上的碎银子往空中一抛,起身离开。

    按照原剧情的展,那伙人和金镶玉都盯上了邱莫言等人,金镶玉这是在警告那伙人别想着在我的地盘上夺食,可是那伙人怎么会这么轻易放弃呢!

    王波心想:“你不让别人动手,你自己还不是一样,最后什么也得不到,而且还赔了夫人又折兵!”

    那名头领冷冷的看着金镶玉离开,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混不把金镶玉的话放在心上。

    很快,店小二顺子拿着一些干净的碗筷,摆放在桌上,然后又麻溜的去捧来一坛酒。

    金镶玉风.情.万.种的走到邱莫言旁边,伸手接过顺子拿上来的一坛酒,轻轻放在桌上,然后躬身凑近邱莫言的耳边媚声说道:“八方风雨,比不上我们龙门山的雨!”

    王波心中一动,按照电影剧情,金镶玉所说的乃是这大漠一带嘿道上的一种切口暗语,下一句应该对应的是“龙门山有雨,雪原虎下山。_﹏吧  w·ww.”

    可是邱莫言等人虽然也常在江湖上行走,可是这大漠边关却很少往来,自然不知道如何应对。

    王波想了想,为了不干扰原剧情的展,决定不出声对暗语,打定主意只是坐在一旁静观其变,只等周淮安的到来。

    邱莫言看了金镶玉一眼,疑惑问道:“这话怎么说?”

    贺虎、铁竹两人闻言,不由一愣,相互对视一眼,均都以为金镶玉说的是天气,他们此刻********的只想着赶快跑路,躲避东厂的追兵,这要是下雨岂不是耽搁原定的计划了!

    贺虎大声问道:“这大晴的天,哪来的风雨?”

    金镶玉一听,这才明白原来这些人不是一条道上的,害得自己还以为这些人是道上的大神,心里还有所顾忌的不敢轻举妄动下黑手。如此一来,等下要是动起手来就不用顾忌那么多了。

    她心里顿时放轻松下来,道:“哦,看来几位是远道而来的了。”这句话说的充满了不屑的意味,要是明眼人听了,就知道这句话的意思是在说,就算你们是猛龙过江,到了这里还不是任我这个地头蛇拿捏。

    她轻蔑的笑了笑,突然伸手环住邱莫言的肩膀,弯腰贴近邱莫言,似乎想要偎身入怀,口中吐气如兰的说道:“哎呀,这位客官打哪来呀?”

    王波见此,知道金镶玉见邱莫言长得貌似潘安,英俊不凡,英气逼人,正所谓姐儿爱俏郎君,她这是开始..骚了。_﹍8  w=w`w-.`y`a=w-e`n·8·.=com心中不由暗暗偷笑:“骚..娘们,等你试探得知邱莫言的女儿身身份,看你不被一大通冰水浇灌下来,冷死你。”

    邱莫言似乎有些受不住金镶玉那股骚..劲,身体频频的向后仰,想要躲避金镶玉越凑越近,几乎就要亲上来的火辣辣的烈焰红唇。

    铁竹看到邱莫言被金镶玉缠的不堪受扰,赶紧说道:“我们打梧州来的。”

    金镶玉被人一打岔,只好站了起来,轻移莲步,转到邱莫言的另一边去,口中装作不甚在乎的问道:“到哪去啊?”双眼却是盯着放在邱莫言右边的大竹篓猛瞧个不停,然后装作不经意的伸手摸向大竹篓上的盖子。

    邱莫言、贺虎两人见此,突然同时伸出手来按住竹篓的盖子,贺虎冷冷道:“华宁州。”

    金镶玉吓得一惊,赶紧缩回手,眼中闪过一道厉色,瞪了贺虎一眼,然后又凑近邱莫言耳边,边调戏着邱莫言,边问道:“打算住几天啊?”

    胡须官差面带谄媚的笑容,道:“明儿就走。”这名胡须官差在那天见到他的同伴被东厂番子杀死后,当即弃暗投明,跟着邱莫言等人混一起。

    “哦……”金镶玉若有所思的应了一句。突然移步走到王波身旁,伸手轻轻按在王波的肩膀上,手指来回的滑动,口中媚声说道:“这位客官,年轻俊朗,仪表堂堂,一表人才,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啊?”

    “呃!噗!咳咳……”

    正喝着茶水的王波听了金镶玉的话,差点没被噎死,赶紧把嘴里的茶水吐出来,一阵猛咳。

    金镶玉被吓得连忙轻拍王波的后背,紧张担心的问道:“客官,奴家惊吓着您了?真是对不住,奴家在这里向您赔个不是!”

    王波抬起头,直勾勾的看着金镶玉的剪水双瞳,心道:“‘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这招泡妞手法早就烂大街了,你还好意思拿来用!呃,好像哪里不对啊……对!我是男的,怎么能说泡妞呢?应该说钓凯子!呃,好像也不对……”

    不等他还要继续计较什么对不对的问题,金镶玉继续说道:“客官,真是对不起,奴家弄湿您的衣裳了,要不,您随奴家到客房里脱下来,奴家帮你烘干?”

    这简直就是赤果果的幼惑!真是婶婶可忍,叔叔更要忍!

    王波心道:“我可不想成为肉包馅,让别人给剁了吃了。”当即伸手推开金镶玉,道:“免了,这大热的天,不用烘,过会儿就会自己干了,你还是去招呼其他人去吧!”

    金镶玉一愣,随即收起笑容,板起了脸。

    这时,店小二顺子端着盘子走了过来,口中吆喝道:“大肉包子来了!”

    金镶玉看这些人口风紧,惜字如金,问一句答一句,应该是套不出什么信息出来,当即站到一边,淡淡说道:“那,几位请慢用,我去招呼其他客人去了。”说罢,头也不回的转身走开。

    邱莫言斜着眼睛似有深意的看了金镶玉的背影一眼,便回过头来,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

    桩头突然扑哧一下,笑出声来,见众人看向他,赶紧解释道:“这个客栈老板娘实在太骚了,先是想要勾引邱姑娘,见邱姑娘不理她,后来又想去勾搭王兄,没想又没成,我看她啊,一准是被气得浴火无处泄,等下得去找种.马泄火了,哈哈……”

    “哈哈,对对对,这骚..娘们水姓杨花,勾搭这勾搭那的,该!”贺虎听了,也是跟着哈哈笑了起来,突然收住笑声,道:“不对!你说这骚..娘们要是现邱姑娘是女儿身,那岂不是要被气炸肺了,啊?”桩头一愣,与贺虎对视一眼,更是放声的大笑了起来。

    铁竹突然道:“贺虎,桩头,邱姑娘在呢,别左一句骚..娘……呸呸呸,那些话不许再说了。邱姑娘大气不跟你们计较,可是你们也不能如此放肆啊!”说着,他对邱莫言赔不是的说道:“不好意思啊邱姑娘,我们兄弟几人都野惯了,要是言语上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请你见谅。”

    邱莫言微微一笑,道:“没关系,这个老板娘确实很风.骚。王兄,你怎么看?”

    看着邱莫言脸上意味深长的笑容,王波心道:“我还元芳你怎么看呢!”口中说道:“这个老板娘刚才看似东挑一下西问一下,其实在想方设法打探我们的口风,这客栈龙蛇混杂,我们需要多加小心了。”

    邱莫言收起笑容,点点头,道:“王兄说的是,这老板娘虽然看似风..骚泼辣,但是却狡猾如狐,诸般诡计,我们是要小心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