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五章 替天行道
    王波想通之后,再不迟疑,双腿一夹,胯下之马嘶叫一声向前跑去。﹎>  &gt;吧﹎  w`w·w=.=同时,手中精钢剑向身后一挥,但听“啊”的一声惨叫,带王波前来的那个头领捂住咽喉,不甘的望着急奔离去的王波,扑通一下倒地身亡。

    王波驾马径直冲上山崖,待到近前,陡地一跃而起,脚下在马背上一点,手持精钢剑飞身向东厂四大档头攻了过去,口中大声说道:“人多欺负人少,算什么英雄。这位壮士,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贾廷、路小川、曹添、常言笑四人一惊,齐齐向飞身而至的王波看去,四人来不及猜测来人是什么身份,当即跳出一人上前迎击,伸手抓向王波的手腕。

    王波见来人竟然如此托大,胆敢空手而来,不禁有点生气,心想:“真以为我是软柿子,任你拿捏啊,这可是你自找的!”眼见得来人的手就要抓住自己握剑的手腕,同时,也看到那人眼中闪着欣喜的神色。

    王波嘴角一弯,露出一丝神秘的微笑,手腕不收不退,反而还把手臂伸长出去,好像要把手腕送到那人的手中似的。

    常言笑不禁诧异,想不到来人这么脓包,就这点身手也敢与我东厂为敌,也不加细想,右手径直抓了过去,眼见就要抓住近在咫尺的手腕,突觉右手胳肢窝一痛,来不及细看,飞起一脚将敌人逼退,这才低头看去,只见右手胳肢窝不知什么时候竟然被刺中了,鲜血直往外冒出。

    原来王波趁对方眼看就要得手欣喜之际,突然将剑尖翘起,变成敌人自己撞到剑尖上去。﹏吧_  w·w-w·.

    常言笑中了一剑,这才知道对方原来是剑术高手,当即不敢小视对方,可是右手已伤,而他的武功主要是在双手功夫上,失去右手,战斗力顿时失去了一大半。才过几招,他已经深陷险境,手忙脚乱的闪躲着对方的剑招,再也没有还手之力。

    “路小川,快去帮常言笑!”贾廷看到常言笑一退再退,身后就是山崖,当即大声喊道。

    咻咻咻!

    数枚银针偷袭而来,直射王波脑后。王波侧头避过,侧头瞥了一眼飞奔来的路小川,暗暗冷笑:“想救人,迟了!”

    王波陡地持剑上前,挺剑刺出,但听常言笑惨叫一声,捂住心口处,难以置信的看着王波,踉跄后退,突然脚下踩空,翻身摔倒,掉落山崖。

    “常言笑!”终于赶过来的路小川望着山崖惊叫一声,却见常言笑已经摔成了肉饼。他恨恨的瞪向王波,双手挥出,银针接连不断向王波射了过去。

    “叮!恭喜主人,您杀死东厂四大档头之一常言笑,获得奖励1ooo能量点!”

    脑中突然响起雪儿的声音,把王波给吓得一惊,手中不由一颤,差点没挡住射过来的银针,连忙向旁边闪开,堪堪避过。他来不及骂上几句,因为又有银针近在眼前。8  w`w`w=.`

    “当当当……”

    王波举剑挡住银针,脚下一点,向路小川冲了过去。路小川脚下急退,拉开距离,他的暗器本来就是远程攻击,要是被王波近到身前,恐怕就会和常言笑一样,心口处被王波刺穿一个窟窿出来。

    两人一退一追,始终保持一定距离。王波见追不上路小川,心下焦躁:“吗的,这人总是逃跑,时不时又射几针,实是可恨至极。要是不先解决他,等下与人厮杀,这阴险小人又乘人不备,在旁边放飞针,到时可就防不胜防了。”

    突然,王波似乎想到了什么,竟然停下脚步,心中大为懊悔自责:“我嚓!我怎么把我的异能控物术给忘记了呢?傻,我真他吗的傻!”他恨恨的瞪着始终保持距离的路小川,心道:“你死定了!”

    路小川也停止了逃跑,疑惑的看着王波,猜不透此人为何突然停了下来。但见此人盯着自己身后,好像自己身后有什么东西吸引着此人。他认为这是对方在故布疑阵,当即冷冷一笑,不加理会。双手一翻,手中又亮出一排银针,正要向对方射出。突听得脑后勺风声劲急,来不及回头查看,慌忙使出个驴打滚,等到翻身跃起,只见眼前出现了一道剑尖,惊骇之下,一时间竟然没了反应,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眼睁睁的任由剑尖向自己的咽喉刺了过来。

    电光火石之间,一道黑影一闪而过,“当”的一声,王波手中长剑被震开,路小川终于也回过神来,慌忙飞身逃走,奔到不远处背手站立的一人身前,扑通一下跪倒在地,口中说道:“谢督公救命大恩!”

    王波转身看过去,原来东厂督公曹少钦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一旁,他眼见路小川就要死在剑下,当即脚下踢起一枚石子,震开王波的剑尖,救了路小川一命。

    看着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庞,王波心里百感交集,还是那么的孤傲、装笔、不可一世,可惜啊,虽然同是一个人扮演,但是因为所处世界不同,角色身份也各不相同,双方所处的阵营更是处在对立面,因此,到得最后终于还是要兵戎相见,拼个你死我活了。

    王波深深一叹,想要说上几句话,却又觉得无话可说,胸腔里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似的,闷得难受。

    曹少钦一直看着王波,自然看到王波眼中的缅怀、挣扎、无奈等等不明所以的神色,心中虽然有些疑惑,但是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冷冷道:“你是何人?敢杀我东厂的人?”

    王波顿了顿,情绪渐缓,道:“吾乃替天行道之人,尔等阉宦贼子,人人得以诛之!”话说出口后,王波自己都不由一怔,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拽出了几句文言文出来。

    曹少钦似乎被人骂习惯了,也不把王波的话放在心上,淡淡道:“又是一个专门找我麻烦的人呐!我们东厂太监一向对皇上忠心耿耿,你这样谗言诬告,和我们东厂作对,你……不怕掉脑袋吗?”

    王波冷冷一笑,道:“哼!你我谁先掉脑袋恐怕还不知道呢!”

    “大胆狂徒,竟敢口出狂言!给我杀!”路小川见王波竟然辱及他的督公,当即站了起来,指着王波怒声喊道。

    “呼啦”一下,一旁早已准备许久的东厂番子听到命令后,顿即手持兵器一拥而上。

    王波向后急退,跳进邱莫言打斗的战圈里,大声道:“这位壮士,我来挡住这些阉贼,你快下去搭救杨大人的子女!”

    邱莫言转头看了一眼王波,道:“那就有劳阁下,后会有期!”说着,手中子母剑连刺两剑,逼退贾廷和曹添,飞身跃下山崖,向追杀贺虎他们的黑衣人掠了下去。

    王波念头一动,把精钢剑收回空间仓库,凝神静气的盯着冲杀过来的东厂番子,双手向两旁张开缓缓举起,但见他身旁周遭或是拳头大小的石块,或是桃核大小的石子也跟着缓缓飘了起来。

    “啊!”

    场上所有的东厂番子见此异况,全都惊骇的停下了脚步,谁也不敢再往前冲。

    王波额头上瞬间布满了汗水,一次性控制这么多物体,几乎快要把他的精神力耗光。他咬紧牙关,眼睛左右扫视一下,突然,双手用力的向前一推,“嗖嗖”“咻咻”飘在空中的石块石子全都向对面的东厂番子激射而出。

    他也顾不得查看战绩,向后飞身跃起,“嗒嗒”的在地上轻点几下,便跳到候在数丈远的一匹马上,手中拉动马绳,调转马头,双腿一夹,“嘶咧”马儿惊叫一声,飞快的向邱莫言等人逃走的方向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