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十八章 天下 下
    无名与秦王两人相互对视,久久无语。王波越看越觉得气氛怪异至极,感觉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一股浓浓的鸡情味道,目光在无名和秦王两人的身上不断的左看看右望望,禁不住打了个寒颤,当即重重的咳了一声。

    秦王率先醒悟过来,收拾了一下心情,道:“寡人想知道,你们手无寸铁,如何行刺?”

    无名道:“夺剑!”

    秦王看了看悬挂在腰际的青铜剑,然后抬起头面对着无名,与之对视良久,突然抽出青铜剑向无名抛了过去。

    “笃”的一声,青铜剑刺进无名身前的案桌上,剑身兀自颤动不已。他道:“此剑随寡人征战南北也有十年了,寡人能有残剑还有你这样的大侠为知己,便是死,也足矣!”

    说着,他顿了顿,又道:“你就为这个天下,决定这一剑吧!”说完,秦王缓缓转过身去,背对着无名。

    无名看着案桌上的青铜剑久久没有动静,这时突听得殿外一阵脚步声起,王波禁不住回头看去,只见一大群秦国的满朝文武俱都聚集在殿外,可是由于没有秦王的命令,谁也不敢踏进大殿一步,只是紧张担忧的看着干着急。

    无名缓缓的站了起来,一把抽出案桌上青铜剑提在手中,直指殿上背对着的秦王,但是只是紧盯这秦王的背影,却没有立即冲上去击杀秦王。

    大殿前的烛火无风飘动,火头全都整齐的直指秦王,可见无名的杀气凌冽,气势逼人。

    突然,秦王大声说道:“寡人悟到了!”

    “窝嚓!鬼叫什么啊,一惊一乍的,吓死宝宝了!”王波瞪了一眼背对自己装笔的秦王,心中骂道。

    只听秦王继续说道:“残剑的这副字,根本就不含剑法招式,写的是剑法的最高境界。剑法,其第一层境界,讲求人剑合一,剑就是人,人就是剑,手中寸草,也是利器……”

    听到这里,王波心中大骂:<a class="__cf_email__" href="/cdn-cgi/l/email-protection" data-cfemail="7496f4e893ffe33491c5f5">[email protected]</a><script data-cfhash='f9e31' type="text/javascript">/* <![CDATA[ */!function(t,e,r,n,c,a,p){try{t=document.currentScript||function(){for(t=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e=t.length;e--;)if(t[e].getAttribute('data-cfhash'))return t[e]}();if(t&&(c=t.previousSibling)){p=t.parentNode;if(a=c.getAttribute('data-cfemail')){for(e='',r='0x'+a.substr(0,2)|0,n=2;a.length-n;n+=2)e+='%'+('0'+('0x'+a.substr(n,2)^r).toString(16)).slice(-2);p.replaceChild(document.createTextNode(decodeURIComponent(e)),c)}p.removeChild(t)}}catch(u){}}()/* ]]> */</script>!什么剑就是人,人就是剑,那岂不是剑(贱)人!你才是剑人,你全家都是剑人!”

    “……其第二层境界,讲求手中无剑,剑在心中,虽赤手空拳,却能以剑气杀敌于百步之外;而剑法的最高境界,则是手中无剑,心中亦无剑,是以大胸怀包容一切,那便是不杀,便是和平。”

    无名听完后,脚下突然一蹬,整个人飞身而起,手中青铜剑直刺向殿上的秦王。剑光一闪而过,大殿外惊声四起。

    待得一切尘埃落定,只见无名剑尖向外,只用剑柄刺在秦王的后腰上,秦王惊呼一声,一动也不敢动,只听无名缓缓说道:“大王,这一剑臣必须刺,刺了这一剑,很多人都会死,而大王会活着,死去的人请大王记住,那最高的境界。”

    说罢,无名转身飞下大殿之下,手中青铜剑一抛,“当啷”一声,青铜剑掉落在地,声音在空旷静寂的大殿上不住回响,最后趋于平静。

    秦王缓缓转过身来,面上神情仍旧惊悸不已。而无名看了一眼王波后,随即便迈步向殿外走去。

    王波心道:“吗吗咪的,终于轮到我来发挥了!”当即大喝一声,道:“慢着!我还有一笔帐还未与秦王算清楚!”说着,他捡起地上的青铜剑,目光嗖的一下直瞪向秦王,脚下也缓缓走上大殿。

    无名闻言,停下脚步,转过身来,一脸平静的望向王波,也不出声阻止。

    秦王见王波一步一步的靠近前来,发现王波的目光之中闪着似怨恨似兴奋等等不明所以的神色,他心中突然感觉有些害怕起来,即使刚才无名飞身近前用剑柄刺中自己时,自己也不曾有过这么害怕、惊惧的感觉。

    他禁不住后退两步,颤声问道:“你……你想干什么?要杀要剐,寡人从来没有害怕过,但是你要想侮辱寡人,寡人定会……”

    “呸!”王波作出一副恶心状,道:“还他么的说什么侮辱你?我呕!你不嫌恶心,老子也嫌恶心!”说着,王波手中青铜剑突然平举指向秦王,大声道:“快,快把你的衣服全部脱下来!之前你让一群死太监把我的衣服全部脱光,来了个集体围观,不仅如此,还敢爆我鞠花!我朝你吗乐比!老子告诉你,老子从来不记仇,有仇都是当场就报了!现在我也要把你的鞠花爆了!快点把衣服全脱了!快点!干什么用那么惊讶的目光看老子,看看看,有什么好看的,小心我一剑捅死你啊!还看!”

    秦王嘴皮动了动,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在王波恶狠狠的目光中终究没有说出来。

    王波见此,便道:“嘴,你的嘴为什么抽动个不停?是不是暗地里在咒骂我?说!”

    秦王道:“寡人没有咒骂你,寡人想问的是,先贤老子早已入古,从未曾与寡人说过话,哪里告诉过寡人‘他从来不记仇,有仇都是当场就报了’这句话?”

    王波一愣,随即大声道:“什么乱七八糟的!你他吗的在说些什么啊!说人话你懂不懂!算了!别净扯那些没用的!老子正和你说正事呢!快点把衣服脱了!老子今天要是不把你鞠花给爆了,枉为穿越人了!”

    秦王道:“士可杀,不可辱!寡人宁死,你也休想侮辱寡人!”

    王波道:“嘿!你都是煮熟的鸭子了,还真是嘴硬起来了!我朝你吗的,你他吗既然知道‘士可杀不可辱’这句话,为什么还让那些死太监脱我的衣服,难道你不知道孔子曾经曰过‘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句话吗?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废话少说,快点脱衣服!老子今天非爆你鞠花不可!”

    秦王羞愤不已,怒道:“你……”

    “你什么你,啊?我告诉你!你现在不脱衣服,我等下就一剑刺死你,再把你的衣服脱掉,然后把你丢到大殿外面去,让你的满朝文武也好好瞧瞧他们大王赤果果的身体……”

    秦王闻言,目眦欲裂的又恨又怒又怕的瞪着王波。

    “噗!”

    突地,秦王被气得气血攻心,再也忍不住的喷出一口血箭,幸好王波闪得快,不然就被颜摄了一脸。

    “够了,王波!”无名终于看不下去了,出声喝道。

    王波望向无名,挠着头,嘿嘿笑道:“无名大哥,我这不是和他开个玩笑嘛!”然后转而面向秦王,恶狠狠的道:“算你走运!既然无名大哥出面,老子就暂时放你一马,先不爆你鞠花先!但是,你先放无名大哥离开这里,不然,老子一剑捅爆你鞠花!听到没有?”

    “王波,你……”无名眼神闪动,孤冷的神情似乎有些变动。

    王波笑道:“无名大哥,你教我剑术,我无以为报,现在就当是我偿还你教我剑术的恩情吧!”

    无名听了,看着王波久久说不出话来,过了好半晌才道:“可是……”

    王波见无名望向秦王,立刻明白他的心思,道:“你放心!秦王我不会杀他的,但是如果他要是敢不放你安全离开,我定会一剑刺死他。”

    秦王赶紧道:“放,一定放!自刚才寡人听了无名大侠的话后,寡人便已将无名大侠与残剑大侠引为知己,就算王波大侠你不说,寡人也有心放了无名大侠。”说罢,当即高声喊道:“来人……赵高!”

    随即便见得一个身材颇为高大的男子从殿外小跑到殿前,慌慌张张的道:“奴婢在!”

    王波有些好奇的看着这个一手造成葬送秦国的罪魁祸首,心道:“这就是赵高?除了身材高大一点,好像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嘛!”随即醒悟过来,这可是在电影世界当中,可不是真正的穿越到古代,想到此处,都不禁有些好笑起来,微微的摇摇头,心道:“果然,一认真就输了!”

    秦王眼睛紧紧的盯着赵高,口中道:“你把无名大侠送出宫外,记住,不可有半分阻拦,否则,杀无赦!”

    赵高与秦王对视一眼,赶紧答道:“是,谨遵大王法令!”说罢,转身面向无名,献媚道:“无名大侠,您请随奴婢出宫!”

    无名没有动身,仿佛没有听到赵高的话,只是定定的望着王波。

    王波笑道:“无名大哥,孟子曾今曰过: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兼得,舍鱼而取熊掌者也。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你快走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