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十七章 天下 中
    随后便有人进来把无名带来的字幅挂在大殿之中,秦王对着字幅看了良久,道:“你说这字中有剑法,可在寡人看来,这只是普通之字罢了。”

    无名解释道:“书法、剑术,境界相通,奥妙全靠领悟。”

    秦王道:“你领悟到了?”

    无名道:“尚未悟透。”

    秦王道:“悟不透,你如何挑战他们?”

    无名道:“挑拨离间。臣把长空的断枪出示给两人看,道明臣是秦国人的身份,并将长空临死之前还记挂飞雪的话告诉两人,然后约两人在秦军大营决死一战。当晚,残剑嫉恨之下,为报复飞雪,便与他的婢女欢好,同时故意让飞雪看见,两人就此反目成仇。此时的他们气血攻心,方寸大乱,却依然如约来到秦军大营分别与臣和王波比武,臣与王波就是趁此之机将两人击杀。”

    秦王冷哼一声,怒喝道:“一派胡言!”

    巨大的声音在空旷的宫殿里不住的回响,正感觉无聊乏味而昏昏欲睡的王波也因此被惊醒过来,茫然的喃喃问道:“啊?你们废话完了?”

    “嗖”“嗖”

    两道利剑似的目光直摄过来,王波心中一凛,赶紧摆出一副正襟危坐的模样,心道:“这两个人废话真多,能动手尽量别吵吵嘛!何必浪费大家时间呢,我可是一秒钟几十万上下的银,OK?”

    无名仰头与秦王对视,道:“大王何出此言?”

    秦王没有回应,反而问道:“照你所说,此战你二人是赢在残剑与飞雪的不和之上?”

    无名道:“是。”

    秦王继续问道:“之所以不和,那说明残剑、飞雪二人必是心胸狭小之辈了?”

    无名面无表情的答道:“是。”

    秦王冷冷道:“你说的故事倒也合情合理,不过,在寡人看来,你们把一个人想简单了。”

    无名问道:“谁?”

    秦王道:“我!你们知不知道,寡人对他们的印象如何?”

    无名直直的与秦王对视,口中道:“请大王告知。”

    秦王道:“三年前,寡人曾与他们有过一战,在寡人看来,这二人光明磊落、气度不凡,绝非小人之辈,所以,一夜之情是假,反目成仇是假,你所讲的故事更是假。只有一件事是真,长空认识你们其中一人。”

    无名沉默了一会,道:“谁?”

    秦王目光灼灼的看着无名,道:“你!”

    无名神色不变,依旧无惧的与秦王相互对视。

    半晌,秦王又道:“寡人猜测你与长空早就相识,长空败给你,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故意求败!你与长空为行刺寡人,暗自串通,引我秦宫高手在一旁观看作证,布此圈套,并不困难,难在长空竟能将莫大的信任托付给你。你的剑虽快,却也未必能胜得了长空,但长空仍然自愿倒在你的剑下,如此胸怀,令人叹服!所以长空是你的第一位捐助者。寡人在想,长空心高气傲,自认天下无敌,他何以认定,他做不到的事情,唯你能成功?莫非你专为行刺而练成一剑必杀的绝技?那,这绝技必定也是威力巨大,无人能比了?”

    无名没有应话,只是低着头,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秦王继续道:“得到长空,你已能进到殿前二十步,为何还要寻找残剑、飞雪?寡人猜想,你所练的行刺剑法一定是以十步为距!所以,你还需要利用寡人的悬赏令,寻找第二名的捐助者,再进十步!因此,你带着长空的断枪找到残剑、飞雪二人,向他们说明了你的计划。残剑、飞雪虽与长空素昧平生,但是也立即明白了长空故意求败的理由。但是,这还不够,你还需要以事实说服他们,让他们相信你必定可以杀死寡人。你在他们面前使出你多年练成的必杀之技,让他们二人终于相信你是有能力杀死寡人。最后,他们二人决定将性命交付于你们二人,好让你们可以近到寡人十步之前。”

    “唉!”秦王突然叹了一声,道:“他们三人还有你们二人,舍生取义,寡人自愧不如!”顿了顿,他继续道:“你们可知,寡人是如何看破你们的计谋吗?”

    无名道:“请大王告知?“

    秦王低头看了一眼殿下的烛灯,正要说话,突然抬手在面前的案桌上挥了挥手,不一会儿,便见得一人快步上前,将摆放在案桌上的长空、残剑与飞雪的兵器收拾好,抱了下去。

    秦王这才指着面前的烛灯,道:“我是从这些烛火,感到了你们的杀气。”

    无名道:“大王果然目光如炬,明察秋毫。”

    秦王道:“可惜啊,寡人也只是刚刚识破,不然怎么会容你们近我十步。寡人身为秦王,秦人是不会刺我,你们到底是何人?”

    无名道:“臣实为赵国人,臣家人被秦军所杀,自幼流落在秦,被秦人收养,十年前知道身世,便决心行刺。”

    王波心道:“我是为完成系统任务而来的。”但是口中却道:“臣也是赵国人,秦赵之战,家人被秦军所杀,便立志行刺。”

    秦王点点头,道:“为赵而来。嗯,寡人明白了。寡人想知道,你练的快剑名称。”

    无名道:“如大王所猜,藏有一式,名为:十步一杀!”

    秦王道:“十步一杀!好名字!寡人的卫士均在殿外的百步之遥,而你近寡人十步,看来寡人今日是难逃此劫了!”

    正说着,忽见殿前烛火散乱飘动,忽明忽暗,秦王见此,问道:“你的杀气在乱?”

    无名道:“大王果然见识过人。可是,大王也把一个人想简单了。”

    秦王问道:“谁?”

    无名道:“残剑!臣当时带着长空的断枪找到他们二人,不仅要向他们证明臣的剑不仅快而且准确无误,而且还向他们说了一件事,长空并没有死。”

    秦王道:“哦,还有此事?”

    无名道:“不错!臣的剑术十步之内,绝无偏差。当日,臣与长空在棋馆内决战,在秦宫七大高手面前刺中长空,长空虽然倒下,但并没有死。臣知道,臣的剑若从膈俞茓入,步廊茓出,便能不伤脏器,令人伤而不死,从而骗过秦国七大高手,而残剑和飞雪亦是如此。”

    秦王面色一变,问道:“这么说他们三人都没有死了?”

    无名道:“不错,他们现已无妨,正在休养。臣还从残剑、飞雪二人口中得知一事。”

    秦王眼神中有些异样,也不知想到了什么,但口中却依然问道:“何事?”

    无名道:“三年前,残剑、飞雪杀入秦宫,其实是可以刺死大王,可是最后一刻残剑却放弃了。残剑还说,不能刺杀大王,要是我们决议如此,他必定会阻止我们。”

    秦王一愣,问道:“哦,这是为何?”

    无名道:“臣当时也是这样问他,可是当时他并没有说明原因,只是写了两个字给臣。”

    秦王道:“哪两个字?”

    无名道:“天下!”

    秦王有些疑惑的问道:“天下?”

    无名道:“不错,臣当时不明白这两个字的含义。长空、飞雪、残剑三人中唯有残剑的剑法与臣不相上下,因此,臣对残剑说要阻止我们的刺杀计划颇有顾虑。可是不知为何,在王波与残剑闭门详谈之后,残剑最后并没有阻止我们,反而还如约来到秦军大营与我们决一胜负。”

    秦王看向王波,王波坦然的与之对视,心道:“看什么看,没看过帅哥啊!任你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我到底和残剑说了些什么。”

    过了一会,秦王收回目光,继续向无名问道:“你说你当时不明白残剑写的‘天下’两个字的含义,那么现在你可明白了?”

    无名郑重道:“是!臣,刚刚想明白了!纵观当今天下,七国连年混战,百姓受苦,唯有停止各国战乱,一统天下,黎民百姓才可以过上安宁的生活。一个人的痛苦与天下人相比,便不再是痛苦,赵国与秦国的仇恨放到天下,也不再是仇恨。臣,终于明白残剑为何在三年前放弃刺杀大王,也明白了残剑写下‘天下’两个字的含义,因为,可以统一天下,不再让百姓受苦的人,便是大王你!”

    秦王呆了半晌,随即神情似乎有些激动起来,良久才道:“没想到最了解寡人的,竟然是寡人通缉的刺客!寡人孤独一人,忍受多少责难,多少暗算,无人能懂寡人之心,就连秦国的满朝文武也视寡人为暴君。想不到残剑和你与寡人素昧平生,却真正懂得寡人,与寡人心意相通啊……”

    以下不计入字数:

    首先很感谢龙飞の杰洛斯的评论!磊岢没有积分,不知道怎么去回复,只能大胆的在这里说了。你的问题就如同打工一样嘛,老板给你工资,你听老板的吩咐,要是完成不了老板交待的事情,你就会被炒鱿鱼。更何况小说中系统是个巨大的作弊器,要想高收入,就会有相应的危险,甚至因此丢掉小命,毕竟天下没有白吃的米饭,对吧?虽然看小说要求看得痛快,但是适当的加入一点实际情节,也许会让小说变得有血有肉。有个人曾经曰过: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