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十六章 天下 上
    只听一人尖声喊道:“上殿拜见大王,须在百步之外,否则格杀勿论,两位壮士切记!”

    王波站在大殿门前,抬头向里望去,殿内宽广无比,空旷至极,大殿深处烛火明亮,由于距离有点远,隐隐中只能看到一具身影坐在坐里面。只听得“铛铛”的青铜器敲击声响起,听在耳中清脆空灵,煞是好听。

    但听一个洪亮而威严的声音响起:“十年来,从未有人上殿近寡人百步,可知为何?”

    王波不由一愣,心道:“难道说话之人就是秦始皇嬴政?”

    一旁的无名突然大声答道:“刺客猖獗。”

    秦王道:“不错,刺客一日不除,我难解甲胄!如今你们二人替寡人除此大害,要何封赏?”

    无名道:“为秦杀贼,不求封赏。”王波这时也反应过来了,赶紧跟着道:“为秦杀贼,不求封赏!”

    秦王道:“大秦之下,有功者必有封赏。”说着打开摆放在案桌上的长盒,拿起断枪,看了一会,叹道:“长空银枪,曾伤我大秦多少壮士……”缅怀感叹了一会,突然喝声道:“宣我法令!”

    一人尖声喊道:“大王法令:有破刺客长空者,赏千金,封千户候,进殿前二十步,与王对饮。”

    随即便见得殿内有人摆上两张案桌和两个软垫,王波只听得旁边有一人说道:“请二位千户候进殿!”

    无名从容不迫的抬脚进入大殿,王波也跟着走了进去,但见大殿之前端坐着一位贵气十足,气度威严无比的中年人,王波看得仔细,那中年人正是现实世界的大明星陈道民所扮演的角色秦王嬴政!

    等两人跪坐就绪,秦王问道:“据寡人接报,你们二人是我秦国人?”

    无名道:“臣,狼孟县亭长无名。”王波道:“臣王波,是狼孟县里一个小庄园的小地主。”

    “呲!”寂静的大殿突然响起一声轻响,王波抬头看去,只见秦王正好笑看着他道:“小庄园的小地主?你倒是说得有趣!”

    王波笑道:“呵呵,开个玩笑而已,见笑了……”

    “了”字刚说出口,猛地醒悟过来,自己说话的语气好像太随便了,这可是秦王啊,虽说这只是电影世界而已,但是对方的身份毕竟是历史上统一天下,做了华夏第一个皇帝的秦始皇,这么随便的与他说话,不知会不会引起这个始皇帝生气,然后一声令下,就把自己五马分尸了?

    只见秦王只是笑了笑,仿佛对王波不敬的语气不甚在意,他转而望向无名道:“区区亭长,辖区不过十里,是我大秦国最小的官吏,有何本事,能破赵国的三大剑客?”

    王波见此顿时松了一口气,心中暗暗告诫自己:“王波啊王波,你要注意这可不是你可以随便乱来的地方啊!”当即打定主意不再随意说话,一切只让无名去应对秦王。

    但听无名大声道:“各个击破。”

    秦王道:“仔细讲来。”无名道:“大王可知,残剑、飞雪乃是一对情侣?”

    秦王道:“寡人知道。”

    无名道:“大王可曾听说,他们三年无话?”

    秦王疑惑道:“三年无话?为何?”

    无名道:“皆因飞雪与长空曾有一夜之情,使残剑耿耿于怀。”

    秦王斜睨了一眼无名,淡淡道:“寡人怎么未曾听说呀?”

    无名道:“臣想方设法,才获此秘情。所以分化残剑飞雪,必先取长空!”

    秦王道:“嗯,你的做法,寡人猜到一二了。”

    无名道:“大王贤明。”

    听到这句话,王波不禁有些好笑,心想:“没想到,一向冷酷的无名竟然也会拍马屁,果真是不可只看人的表面啊!”

    秦王问道:“对长空,你以何为战?”

    无名道:“剑!在狼孟县,臣掌管缉捕盗贼。六月初五,长空在一家棋馆内现身,臣打听得知,他常来此地下棋听琴。臣请馆内的盲人琴师抚曲一首,在琴声中与长空对峙。武功琴韵虽不相同,但原理相通,都讲求********之境界,臣和长空面对面站着,有半个时辰,虽然谁也没动,但决斗已经在彼此的意念中继续展开。我们两人的杀气感染琴师,以致琴弦绷断,在长空分神的那一瞬间,我一剑刺出,长空中剑身亡。”

    秦王冥想了一下当时两人对决的情景,叹道:“好快的剑!”随后看着无名道:“寡人自恃对秦国的一草一木了如指掌,却不知狼孟县内居然有你这样的人才,可惜……”也不知他这“可惜”二字是在为自己识人不明,还是为其他。

    顿了顿,秦王突然道:“带上来!”

    随即便见一人上前奉上两把长剑,正是残剑和飞雪的随身武器。

    秦王拿在手中,一边仔细观赏残剑与飞雪的剑,一边说道:“残剑,飞雪……哈哈哈哈,宣我法令!”

    一人尖声喊道:“大王法令,刺客残剑,刺客飞雪,素来联手行刺,有诛杀二人中任何一人者,赏万金,封五千户候,进殿前十步,与王对饮!”

    话音一落,只见数人走了出来,把王波和无名面前的案桌抬到距离秦王御座的十步之前。

    王波与无名上前跪坐好之后,只听秦王道:“三年前,残剑、飞雪双剑联手攻入宫中,三千铁甲竟不能挡!”说着恨恨的将手中长剑掷地一抛,一个太监赶紧小跑出来,捡起,重新放在秦王面前,这才退下。

    秦王继续道:“从此寡人就将这大殿清扫一空,使刺客无法藏身!”随即他盯着无名,口风一转,问道:“你的剑竟能快过此二人?”

    无名道:“不能。”

    秦王点点头,道:“嗯,那你如何取胜?”

    无名道:“臣乔装赵国人,去赵国寻找残剑、飞雪。臣探听得知,两人化名高山、流水藏身于赵国陉城一家书馆。那天,风闻大王大军将要攻赵,陉城中百姓已逃散一空,只余下残剑、飞雪尚留在书馆之中。臣以求字为由,向残剑求写一字。”

    秦王道:“你所求何字?”

    无名道:“剑!”

    秦王道:“剑?”

    无名道:“是!臣听闻,传说残剑从书法中悟出一套剑法,威力无比,臣对此颇有顾虑。所以臣想先看残剑的书法,从中看出他的剑法走势,以求破解之法。可是,臣求的‘剑’字还未写成,大王攻赵的大军已来到陉城城外。大王的大军,之所以百战百胜,除能征善战外,便在于弓强箭快。六国的箭都不及秦箭身寸的远,大王的大军每到一处,必例行放箭,试探敌情,威慑四方。数轮箭雨过后,残剑却还未把字写好,臣便与飞雪、王波在屋顶抵挡箭雨,为其护卫。”

    秦王道:“哦,你所求的‘剑’字,有何难写?”

    无名道:“‘剑’的写法,通常有一十九种,臣向残剑所求,是除去十九种变化的第二十种。书法、剑术,都是靠手腕之力与胸中之气,这第二十种便有他剑术的精妙藏于字中。”

    秦王道:“一个字,竟然有十九种写法,真是极为不便,等寡人灭了六国之后,再灭其他诸国,必将这些杂七杂八的文字统统废掉,只留一种,岂不痛快!哈哈……

    无名脸色一变,突然问道:“大王不是只灭六国吗?”

    秦王大手一挥,霸气道:“六国算什么?寡人要率我大秦的铁骑,打下一个大大的疆土,一统天下!”

    无名愣了许久,也不知在想些什么,随后继续道:“大王几十万大军攻势过后,当晚在山下安营扎寨准备攻赵,臣则连夜悟字,想找出残剑的剑法走势,以破其剑法。”

    秦王道:“把字挂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