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十四章 挡箭
    快马疾奔,转眼间已来到书馆,停在王波和飞雪两人面前。

    王波见无名还是和以前一样,面色孤冷,神情内敛,无怒无喜无悲,心中不禁有点惴惴。当初他不听从无名的劝告,执意去找残剑、飞雪二人,最后不告而别,如今相见,一时之间不知怎么面对无名。

    王波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只好硬着头皮上前两步,道:“无名大哥,你好!终于等到你了!”

    无名看了一眼王波,没有回话,只是点了点头就纵身跳下马来。

    王波挠挠头讪笑两声,见他看向一旁的飞雪,赶紧道:“对了,无名大哥,我来为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闻名各国的剑客飞雪先生。飞雪先生,这位是教我剑术的无名大哥,也就是之前我跟你们说我要等的那个剑术高手。”

    飞雪打量了一下无名,道:“你就是创造出天下第一快剑的无名?”

    无名又看了一眼王波,然后向飞雪抱拳一礼,道:“不敢当,在下正是无名,见过飞雪先生。”

    飞雪点点头,道:“好,很好!你的来意我已经知道了,我愿意配合你们的计划。但是,当前我们还有一个唯一的障碍,希望到时你能出剑助我。”说罢,飞雪便转身走进书馆。

    无名眉头微微一皱,转头看向王波,显然是不明白飞雪话中的意思,等候王波向他解释清楚。

    王波赶紧道:“无名大哥,你先进去,我们边走边说。”

    随即王波便向无名说出了三年前残剑、飞雪两人闯入秦宫刺杀秦王失败一事,当听到残剑在最后一刻竟然放弃刺杀秦王,无名向来波澜不惊、面无表情的神色终于变了,脱口问道:“他为何放弃刺杀秦王?”

    王波没有立即说明原因,因为当初他曾对残剑表示,为了天下百姓,他愿意放弃刺杀秦王,但是要是无名来了,这要残剑自己去劝说无名放弃刺杀秦王。

    于是,他道:“这个原因嘛,无名大哥,还是你自己去问残剑先生吧!”

    无名点点头,从马背上取下一个长盒子。王波眼内瞳孔一缩,心道:“盒子里装的应该就是长空的断枪了。看来他与长空已经达成协定,为了进入秦王的十步之距,如今就差这最后的临门一脚。”

    两人来到练字房,残剑与飞雪、如月,还有一位老仆人已经等候在此。无名先是展示出长空的断枪,说明了自己与长空之间的约定计划。然后望向残剑,道:“残剑先生,在下有一疑问,还请阁下能为我解惑。”

    残剑道:“请讲!只要我知道的,定会告知。”

    无名道:“听闻两位先生曾闯入秦宫刺杀秦王,此事本是可以一击成功,不知为何最后却失败了?”

    残剑看了一眼飞雪,又望了望王波,道:“此事我已经向飞雪和王波先生解释清楚,如今我再向无名大侠说一次。为了天下百姓,秦王不能杀!”

    无名疑惑道:“为了天下百姓?何解?”

    残剑道:“我曾在江湖游历多年,所见之户,十不存一,各地更是饿殍满地,赤地千里,令人见之悲痛心酸。那时我就在苦思这是为何?三年前,我从书法文字中悟出一套剑术,与此同时我也从中悟出一个道理。纵观天下纷争,各诸侯国战乱不断,皆是因为没有一个统一的国家,这才导致各国你争我夺的领土侵占战争,使天下百姓深受战争的痛苦。为了结束战乱,唯有一个统一的国家,这才能使天下百姓归心,共享太平生活。而能够结束战乱的,而今唯有秦王嬴政领导的秦国,因此在三年前我放弃了刺杀秦王的机会,就是为了天下百姓而做出这个决定。因此,我希望无名大侠为了天下百姓,放弃刺杀秦王。”

    “荒谬!”飞雪霍地站了起来,大声喝斥道:“你凭什么认定只有秦王才可以统一天下,想我赵国人才济济,难道就不可以做到吗?”

    残剑平静的看着飞雪,道:“纵观当今天下各诸侯国,唯有秦国的国势最为强大,君臣上下一心,敢于变革,而其他各诸侯国羸弱不堪,国家内斗不断,祸起萧墙,君臣更是得过且过,浑浑噩噩,不思进取,墨守成规,要想统一天下难乎其难。”

    “胡说!赵国哪有你说的这么不堪……”飞雪刚说了几个字,可能想到了什么,越说越小声,最后满脸胀红的再也说不下去。

    无名看着残剑,好半天才道:“大道理我不懂,但是父母之仇,不共戴天,此仇不报,枉为人子!”

    残剑缓缓道:“既然如此,我无话可说。不过,我有两个字要送给无名大侠。如月,去把朱砂和白布拿来。”

    如月应声而去。不久,朱砂和白布便摆放在残剑面前。残剑拿着足有成人身高的大毛笔站在白布前,眉头紧锁,不知在苦思什么,久久未能写下一个字。

    就在此时,突听得一阵“隆隆”的战鼓声传来,王波心中一震:“这鼓声……难道秦军已经兵临城下了?”他想起电影剧情里面出现遮天蔽日的箭雨场面,这念头刚起,只听得屋外一阵呼啸声响起,王波心中一凛,脱口叫道:“小心弓箭!”说话的同时,意念一动,手中就握住了一把青铜剑,此时“笃笃”的弓箭入木声不绝于耳,随即在“砰砰”声中,无数箭支刺破房屋身寸入藏书房内。

    王波赶紧挥剑护住周身各处,可是秦军箭雨凶猛,好似无穷无尽一般,他心中又惊又怕:“窝槽!以前看电影时看到那场气势恢宏,场面磅礴的箭雨情景就感到惊心动魄,爽得不要不要的,没想到亲身经历才知道,我嚓,这简直是十死无生啊!”

    眼角瞥处,却见残剑兀自望着面前的白布出神,对周遭的弓弩箭矢视若无睹。

    忽听如月大声喊道:“主人小心!奴婢为主人护法!”说着,拔出双刀跳到残剑身前,挥刀挡住身寸进房内的弓箭。

    飞雪眼神复杂的望了残剑良久,突地大喝一声,抽出长剑突门而出,飞身跳上屋顶挥剑挡住弓矢。无名随后也跟着飞身而出。

    王波见此,暗暗叫苦:“我勒个去!全他吗的都疯了!这接连不断的箭雨就算躲在房内就已经让人躲闪不及,还他吗跳出去,嫌命长啊!”气愤不已的劈落身寸近身前的弓箭,又望了望正呆呆出神,一动不动的残剑和正努力拼命护卫自己主人的如月,心中一狠,大声叫道:“卧槽!死就死了!”当即破门而出,跳上屋顶。

    咻咻……

    好不艰难的熬过数轮箭雨,秦军终于有所消停。而陉城里里外外却变得像一只全身长满针刺的刺猬一般,无处不扎满了弩箭弓矢。

    王波气喘吁吁的从屋顶往城外望去,只见城外荒漠之上,千军万马,烟尘滚滚,入目的全是身着黑色战衣的秦军,仿若一片黑色的海洋。远处的山还是那样的青绿,蓝天上的云是那样的白,身着黑色战衣的秦军整齐的排列成一个个黑色的方队,战士在呐喊,战马在疾驰,战旗在狂飘,在马蹄声狂奔之中,整个场面充满了肃杀、悲凉。

    看着周围触目惊心的扎满了弓矢弩箭,王波不禁后怕不已,想不明白自己刚才是哪里来的勇气跳到外面来,挡住这遮天蔽日的箭雨。心有余悸的喃喃自语道:“妈妈咪啊,以后打死我也不玩这么危险的游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