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十章 装笔又见装笔
    无名至少还需要一年半的时间才会来到陉城找残剑、飞雪两人。按照电影剧情,残剑曾想阻止无名刺杀秦王,可是最后却被飞雪、无名两人联手打伤。因此,王波猜测,在这一年半的时间里,残剑必定会来找他,劝说他放弃刺杀秦王,到时他就可以将计就计装作被残剑说服,两人一起阻止无名、飞雪刺杀秦王。之后,王波就可以实施自己早已定下为完成任务的攻略计划了。

    王波出了书馆,来到一间客栈前,想了想,这一年半时间里,自己不能无所事事的专等无名到来,还需要加强练习剑术枪法。当即转身去买下一处庄院,又雇了几个仆人,便在陉城住了下来。

    这天早上,王波正在后院练习剑术枪法,他的“十步一杀”剑术在半个月前,与长空切磋时,从实战中得到不少经验,已经把剑术练到了3级,但是枪法却还是1级的状态,心想:“果然只有通过实战才可以加快剑术、枪法的提升,要是残剑找过来,与他的书法剑术相互切磋,想必在这一年半的时间里,我的剑术、枪法肯定可以得到更大的提升。唉,他怎么还不来,这都过了一个星期了,这个人还真是耐得住姓子啊!”

    “禀庄主,门外有个叫高山的人前来找您,不知您见不见此人?”

    王波心中一喜:“嘿,说曹超曹超就到!”赶紧停下剑势,道:“快快有请……”

    突然醒悟:“我可不能这么急躁,不然有可能引起他的怀疑。”

    当即装作咳了一声,道:“你把他请到大厅,我换件衣服就去见他。”说罢,转身走进房间,换了一套便服,这才施施然的来到大厅。

    两人见面相互施礼后,便在案桌前相对跪坐。等仆人奉上香茶,残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道:“嗯,茶水碧绿,清香袭人,口味甘甜,入口生津。王波先生,你这喝茶的方式倒是别具一格。”

    王波笑道:“喝茶的方法多种多样,各人口味不同,我只是比较喜欢清淡自然而已。”这个年代的人喝茶方法都是把茶叶磨成粉,加盐加葱又加姜等等调味料,倒入开水,一大碗绿糊糊的,闻起来味道怪异至极,真不知道古代人怎么喝得下口。

    残剑点点头道:“是啊,世间喝茶方法的确多种多样,各人的口味不同,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喝茶方式。可是,你可知,要是有一群客人到主人家做客,主人家为了招待好各位客人,让客人们宾至如归,就必须按照各人的爱好来招待,如此繁杂,一个不小心便会引起客人的不快,从此有了怨隙。你说,要是有人除去其他繁杂的喝法,只留一种,这世上不就简单明了了吗?”

    王波一愣,禁不住看向残剑,心道:“我只不过是随意一说,这你也能绕到你想要说的话题上去?”他有点无语了。

    好吧,就看看你怎么说下去吧!

    也不接话茬,只是拿起茶杯放到嘴边抿了一下,然后一脸平静的看着残剑,等他继续说下去。

    残剑继续道:“就如当今天下,七国连年战乱,百姓受苦,要是有人能够站出来结束战乱,一统天下,让天下百姓齐心一致,不再有仇怨,从此过上平静幸福的生活,你说这是不是大快人心,天下太平?”

    王波眼角禁不住抽了抽,觉得残剑从说喝茶的方式转说到天下百姓身上简直太过牵强了,不过想起残剑是个不懂表达自己感情的人,不然最后也不会在与飞雪争论动武之时,为了让飞雪相信他始终把飞雪放在心上而放下手中之剑,以死来表达自己对飞雪的感情。一想到这,他也就勉强接受了残剑的说法。

    但是,该装的还是得装,便冷冷道:“残剑先生,你想要说什么,就请直说,不必拐弯抹角!”

    残剑顿了顿,突然挺直身体,肃然道:“为了天下百姓,秦王不能杀!”

    王波眼中精光一闪,道:“残剑,我问你,你可是赵国人?”

    “是。”

    “那你可知,秦国人占我赵国城池,杀我赵国百姓?”

    残剑悲痛道:“知道。”

    王波突地跳了起来,指着残剑大声道:“既然知道,你为什么还说秦王不能杀?难道你忘了国仇家恨了吗?”

    残剑沉默良久,随即眼神坚定的与王波对视,缓缓说道:“我游历各国多年,见到各国百姓因为战乱家破人亡,处处饿殍遍野,赤地千里,叫人见之便感悲痛心酸。从此我就在思索这是为什么?后来我遇到了飞雪,飞雪是赵国大将赵震之女,秦赵之战中,赵震战亡,我知道飞雪为报父仇,立志刺杀秦王,便有心帮她。书法剑术,同源同理,我和飞雪每日习写文字,想从书法中悟出一套剑法,增进武功剑术。”

    “书法之真谛,在于意境,剑术亦是如此,讲求返璞归真之境界,于是我慢慢领悟到了。一年前,剑法练成,飞雪执意要去刺杀秦王,我便随飞雪一同杀入秦宫。可是,在要杀死秦王的那一刻,我放弃了。因为我从书法中悟出剑术的同时,也领悟到一个道理,那就是:与天下人相比,无论是个人的仇恨,还是国与国的仇恨,若放到了天下,便不再是仇恨。为了天下百姓都能过上安宁的生活,只有终止战乱。而可以终止各国战乱,统一天下的就是秦王。所以,秦王不能杀。”

    大我与小我自古以来都是难以说得明白。对于牺牲自我,完成大我的人,王波是怀有敬意的。但是不代表他会去跟从。因为他是个普通人,只希望自己和家人全都可以幸福安康的过日子,在这个前提之下,其他什么都好说。要是要以牺牲家人和自己来保全大我,嘿嘿,那就对不起,除非我没有实力,如果我有实力就敢跟你对着干。

    演戏要演全套,不然岂不是前功尽废!

    王波一愣,喃喃道:“与天下人相比,无论是个人的仇恨,还是国与国的仇恨,若放到了天下,便不再是仇恨?”说着,脚下一软,扑通一下摔坐在坐垫上,整个人变得失魂落魄。

    许久许久,王波觉得也装得够了,当即站了起来,转身向内堂走去,走到门口处时停下了脚步,道:“我会认真考虑一下你的话。”说罢,也不管残剑的反应,便抬步走了进去。

    啧啧,没想到我也有做影帝的天分啊!与影帝拼演技,嘿嘿,还有谁有我这么牛笔!

    “禀庄主,那人已经走了!”不多时,仆人前来告知。

    “好好好,走了好,他应该没看出什么问题吧?”王波想了想,随即便把这个想法抛到了一边。

    接下来的时间,王波也不急着去找残剑表明自已的态度,每日呆在庄园内练习剑术枪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