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八章 交易
    王波再不迟疑,“锵”的一声抽出青铜剑,大叫一声:“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杀!”便向着面前正拉开弩弓准备发摄的弓弩兵冲了过去。

    他不知道长空会不会和他一同联手杀向秦兵,但是该提醒的还是要提醒,不管你杀不杀,反正我会杀过去。

    “嗬!”

    轰然一声响起,只见弓弩手的侧边上空砍下数把长斧,左右两边也是刺出数把长矛,电光火石之间,王波脚下赶紧刹住急冲的身体,腰间一扭,闪向一边。

    “摄!”

    “咻咻……”

    数支弩箭快如闪电般的向王波疾摄而来,王波眼疾手快,手中青铜剑在身前左挡右挥,把近到身前的弩箭打落一边。

    “变阵!”

    随着又一声厉喝,眼前的弓弩兵迅速向后急退,长斧手和长矛手三五成群的分成各个小阵型,各自为战,口中喊着:“杀!杀!杀!”齐步向王波逼近。

    “窝槽!”王波暗骂一声,心道:“我真他吗的傻,擒贼先擒王啊!这我都给忘了?”当即看向秦兵中的那个发号施令的军官,口中大叫一声:“卧槽尼吗,叫你吗比啊叫!”挥剑向那秦军军官杀了过去。

    那名秦兵军官不退不躲,举着手中青铜剑迎击冲杀过来的王波。

    “当”的一声,两把青铜剑相击,发出刺耳的金铁交鸣之声。

    王波只觉手中被震得直发麻,心道:“这家伙的力气真他吗的大!还好我也不差!”身形错开,躲过一旁刺过来的长矛,随即手中青铜剑招式一变,十步一杀剑术当即使出,只见一道身影“嗖”的一闪,一道匹练似的银光如同银河乍泄一般爆发开来,光华如昙花盛开,瞬间消失不见。只见那名秦兵军官犹如被施了定身法似的,停住了举剑欲劈的动作,他低下头看了看心口处,一注血流从中喷射而出,脚下一软,扑通一下倒在地上就此死去。

    “好剑法!”

    王波闻言,下意识回头向身后的声音出处望去,只见长空拄着银枪兀自还站在饭馆门口盯着他看。

    我勒个去!老子在前面拼命,你他吗的怎么还在后面看戏装笔摆破势!当心装逼遭雷劈啊!

    王波心中恨恨的咒骂。

    “屯长死了!屯长死了!”

    秦兵中有人惊慌的高喊着,阵型也突然乱了起来,纷纷向后散开退走。(虚构,别当真)

    王波心中大喜,果然是擒贼先擒王,古人诚不我欺。当即横剑身前,警惕的看着不断退走的秦国士兵,脚下也向着饭馆慢慢后退。

    “你的剑法跟谁学的?”长空问道。

    王波还在为刚才长空在身后看戏不动手的举动感到生气,脱口道:“你他吗管我跟谁学的……”随即醒悟过来,这个人可得罪不得,赶紧变了口气,道:“你问这做什么?”

    长空道:“除了最后一招剑法,刚才你所使的剑法我似曾相识,好像与我认识的一个人所用的剑法一模一样,你要是告诉我,日后我必有重谢!”

    有重谢?王波眼珠一转,心中已有了计较,道:“想要我告诉你也不是不行,但是,我也有一事相求,这样吧,咱们俩做一个交易,这样日后也就互不拖欠人情了。”

    长空道:“哦,交易?好,只要你说出教你剑法的那个人在哪里,我就与你做这个交易。”

    王波惊喜道:“真的?好好好,那你教我学你的枪法,学会后我立马告诉你教我剑法的那个人在哪里?”

    长空闻言,眉头不由一皱,盯着王波看了许久,然后眉头松开,道:“好,我教你枪法,但是我只教你一次,至于你学不学得会,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只教一次?那也成。之所以学剑法用了五年多的时间,那也是因为我以前从来没有接触过武功这一方面,如今我根基已有,正所谓一法通则万法通,我可以悟到无名的剑意,肯定也能领悟到长空枪法中的枪意。

    王波当即道:“成!咱们俩就这么说定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两人达成交易便离开小市集,在野外的山间树林里寻了一处僻静之地。此时天色已然大黑,王波找来枯草树枝点起一个火堆,从存贮空间的仓库里拿出烧鸡牛肉好酒好菜还有各种瓜果。长空见他如变戏法般不知在哪里取来这么多东西,心中虽然疑惑不解,却也不开口相问,毫无客气的拿起就吃。

    为了学到枪法,王波自然百般讨好,希望长空能多花点功夫耐心教自己枪法,正所谓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以长空这么一个心高气傲,又喜欢装笔的人难道还好意思不多拿出点绝活出来。

    吃饱喝足,在王波希冀的目光中,长空淡淡一笑,道:“你花尽心思的来招待我一番,看来不好好教你是不行了。好罢,吃了你这么多东西,不教几手也真说不过去。”提起银枪,起身站起,走到空地处,伸手拔掉枪头皮套,露出闪闪发亮的银色枪头。

    “看好了!”

    话音一落,脚下一踢枪尾,枪身跳起,双手握住,使出个枪花,随后腾挪翻转,身影舞动,手中银枪一时如蛟龙出海,一时如雷霆闪击,火光之中,银光闪耀,直看得王波双眼圆睁,咋舌不已。

    正看得入神,心情激荡之时,长空已经收枪挺立,眼望王波,气息不喘不吁,淡淡说道:“看清楚了没有?来,你自己试试!”说罢,手中一动,把银枪抛向王波。

    王波赶紧伸手捉住,呐呐道:“啊?你……你这就算教完了?这也太快了吧?这不是在敷衍我吧?”

    长空眼角一挑,道:“是你没有用心看!说好了我只教你一遍,你要学不会,是你自己资质不够,怨不得人。”

    王波傻眼了,看看手中银枪又望望长空,心中一狠,耍起了无赖,大声道:“我要学不会枪法,你也休想知道无名的下……”话一出口,随即反应过来,糟了,露了口风了。

    长空眼中闪过一道精光,道:“果然是我师兄无名的剑法!”

    “什么?你说什么?无名是你师兄?”王波惊讶道。

    长空道:“如果不是因为我师兄,我会和你做交易?哼,你也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了吧?”

    王波自动忽略长空话中的轻视,问道:“这有点讲不通了,你们既然是同门师兄弟,为什么你闻名于各国,而他却是默默无名呢?”

    长空道:“这不同,我一直浪迹江湖,而我师兄无名因为赵秦之战,全家被秦军杀害,最后他也失了踪影,从此销声匿迹,我再也找不到他的任何消息……唉,往事不说也罢!倒是你,快点把我师兄无名的下落说出来,否则,当心我对你不客气!”

    王波正要反唇相讥,我不说你还能咬我啊!可是话到了嘴边却收住了口,心道:“也罢,是我太贪心了,长空的枪法这么厉害,一时半会我哪里能够学得会。就当卖个人情给无名,以此报答他教我学会剑法吧!”如此一想,便把无名在狼孟县做亭长的事说了出来,顺带着把自己为报国仇家恨而跟随无名学了五年多时间的剑法这事也说了出来。

    心想:“无名吃了我这一套谎言,长空作为他的师弟,对无名知根知底,应该也吃这一套吧?”

    长空听了后,不禁怔怔出神,自言自语道:“没想到,他竟然隐藏在秦国境内,还暗地里练出一套快捷无比的高超剑术。嗯,看来他心中已有了计较。”随即他望向王波,道:“既然你也是赵国人,如此,我便在此地停留半个月,到时你要再学不会我的枪法,那就只能说明你与我的枪法无缘了。”

    王波大喜,连连点点头道:“好好好,在这半个月时间里我必定会用心学枪法,要是再学不会,我不用你说,我都会买块豆腐自己撞死算了。”

    “豆腐?是何物?”长空疑惑的说了一句,随即也就不放在心上,耐心指点起王波的枪法。

    由于长空悉心教导王波习练枪法,半个月后,随着一声:“恭喜主人,您习得长空的枪法1级。”

    王波大喜过望,可是心中也有疑问,道:“雪儿,为什么我学会了长空的枪法却没有得到能量点的奖励?”

    “主人,系统任务的奖励是唯一姓,不可叠加的。”

    王波讪笑的挠挠头,心道:“看来是我太贪心了。也罢,又多了一门枪法傍身,有总比没有好。”

    眼送长空往狼孟县的方向而去,王波自言自语道:“虽然长空的装笔范叫人看不过眼,但是为人倒是挺不错,这半个月来他还真是没有一点藏私,全心全意的指点我枪法,就为这一点,我以后再也不会咒他装笔招雷劈。只是可惜,虽然学会他的枪法,但是想要就此打败他,那还真是登天之难啊!”

    王波感叹了一会,想想现在距离电影剧情开始只剩下一年多的时间,为了心中早已定下的计划,当即一跃上马,继续向赵国陉城出发,快马疾驰,一路再不停留,三天后,便到了陉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