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七章 遇见长空
    次日一早,王波吩咐了庄园内的仆人几句话,便驾马向赵国径直疾驰而去。练剑的五年时间里,他早已经学会骑马,并打听清楚去赵国陉城的方向。

    为了完成系统任务,王波自进入电影世界的五年多时间里,天天都在山上修练剑术,还没有在这个电影世界里到处的好好观赏,如今剑术有所成,终于可以稍微放下心头顾虑到处看看。

    正所谓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此时他的心情说不尽的舒畅,胯下之马纵意疾驰,只觉耳边呼呼风响,山林树木不住倒退。一口气奔出七八十里,他才在一个小山坡上勒马停歇。

    “呼,痛快!”王波在马上兴奋的大叫一声。

    远望山坡下的苍茫大地,耳听得悦耳虫鸣鸟叫,鼻中闻得异草花香,王波只觉这一刻真是畅快舒意,胸中豪气干云,禁不住放声哈哈大笑,惊飞远处草丛树林里一大片飞鸟。

    王波跳下马来,牵着缰绳远望狼孟县方向,心想:“不知无名知道我离去的消息后会不会追上来?应该不会吧?或许在昨晚他就已经看出我必定会离开的意图,当时他没有说破,那就一定不会追上来阻止我去赵国寻找残剑、飞雪二人。”

    他默默的想了一会儿,就把这件事抛到一边,待得休息片刻,上马继续奔行。一路马不停蹄,直到天色渐暗,这才到了一个小市集。

    王波牵马来到一家饭馆前,一个店小二眼尖,立即跑出来边热情的接过缰绳边赔着笑脸说道:“这位客人,请问您是要打尖还是要住店?”

    王波道:“给我准备一间上房,再来一桌好酒菜,还有,把我的马侍候好了,接着。”顺手抛出两个铜钱。

    那店小二眼疾手快伸手接住,脸上神情愈发恭敬,口中应道:“请贵客放心,小人一定会遵照您的吩咐,尽心做到让您满意为止!”

    王波点着头走进饭店,店里人也不多,三三两两坐着几桌,便随意寻了个靠窗的座位坐下,没过多久,店小二便端上酒菜,摆了满满一桌,王波赶了一天的路,腹中早已饥饿无比,当即旁若无人的拿起筷子大快朵颐起来。

    正吃得痛快,忽听店门口一个甚为低沉的声影响起:“来人,上一只烧鸡,五张大饼,一壶好酒。”

    王波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随即低下头正要继续与桌上的酒菜厮杀,突地他心中一震,猛然抬起头来,望向正从门口走进来的那个人。

    这……这不是甄字丹吗?不,应该是长空才对!

    只见长空提着一把长枪,枪头却是用一个棕色皮套罩住,他径直走到靠近大门旁的桌子前坐下。店里的客人均都频频向他打量,当中有两人交头接耳的说了几句话,当即有一人起身悄悄离去。

    王波使劲的眨了眨眼睛,没错,确实是甄字丹在电影里扮演的角色,长空!

    心想:“我要不要上前和他打个招呼?可是我应该用什么借口跟他套近乎呢?实话实说吗?”

    嗨,你好,我是从另外一个世界穿越过来的,我有个必须要完成的任务,那就是打败你我才能返回我原来的世界,麻烦你配合一下!

    啊呸!要真这么说,他还不以为我是神经病啊!说不定还会被他怀疑我的身份,银枪一突就把我刺出个窟窿出来。

    王波猛地甩了甩头,把这个傻毕想法甩出脑袋外面去。看来还是要用欺骗无名的那一招来对付他才行!就是不知道他会不会和无名一样,那么容易忽悠呢?

    看着长空神情淡然的慢慢喝着小酒咬着烧鸡吃着大饼,王波禁不住眉头紧锁,陷入沉思。

    就在这时,忽听得窗外“嗒嗒”的响起整齐的脚步声,王波抬头向窗外看去,只见四五十个身穿皮甲持着长矛长斧的秦兵迅速跑到饭馆门口集合起来。

    但见那个之前从饭馆里悄然离去的食客跑进饭馆,往正在吃着东西的长空看了一眼,面露喜色的与饭馆里的其中一个人对视一眼,两人就匆匆跑了出去。

    随即,饭馆外的秦军中走出一个秦兵大声喊道:“奉王令,捉拿赵国刺客长空,无关人等速速从饭馆里离开,否则,一律格杀!”

    饭馆里的食客和店伙们顿时失声惊叫起来,纷纷争先恐后的向着大门夺路而逃。不一会儿,饭馆里除了王波和长空仍旧各自跪坐在案桌前,其余人等全都逃得无影无踪。

    长空完全无视周围发生的骚乱,不慌不忙的伸手拿起案桌上的酒杯放到嘴边喝了一口,轻轻放下,然后继续慢慢的咬着烧鸡吃着大饼,仿佛饭馆内外发生的事全都影响不到他。

    过了许久,长空终于把案桌上的烧鸡和大饼全都吃完,施施然的拿起酒壶往酒杯倒满,连续喝了三杯,这才看向王波,道:“你为何不跑?”

    王波微笑道:“捉的又不是我,我为什么要跑?”

    长空看了一眼王波身侧的青铜剑,道:“你是秦国的剑客?”

    王波摇摇头,道:“不是,我是赵国人。”

    长空眼中闪过一道精光,目光灼灼的看着王波,道:“你是赵国人却又为何会在秦国?你可知赵国与秦国正准备交战?”

    王波反问道:“你也是赵国人,你为何也在秦国?”

    长空闻言,不再说话,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收回目光再也不去看王波,然后拿起身旁的长枪,站了起来,向大门外走去。

    王波也顾不得继续装笔了,赶紧抄起青铜剑,起身走出饭馆,站在长空身后。

    街道上的秦兵站得整整齐齐,无人交头接耳,全都严阵以待。

    “秦国的士兵果然是训练有术,连这些守备地方的预备役都这么令行禁止,列队整齐。常言道,管中窥豹,可见一斑。那些去到战场上的正规兵就更不用说,肯定是精锐中的精锐了,怪不得最后秦始皇能够统一天下!”王波望着眼前的秦国士兵心中一阵感叹。

    “弓弩手,上前准备!”

    “哗”的一声,前排秦兵集体让开一个身位,“嗒嗒”声中,一队手持弓弩的秦兵跑步站到前面,手持弩弓对着长空和王波。

    “窝擦!”王波大惊,大为惊慌的看着面前的弓弩,心道:“难道就不说上几句劝降的话吗?怎么一上来二话不说就干起来?这……这也太他吗的不按常理出牌了吧?”

    王波想起曾看到过的官府捕快办案的场景,再一对比这古代秦国士兵,简直一个天一个地。

    说好的缴枪不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有权保持缄默,但你所说的话都会成为呈堂证供等等这些话都哪去了?这他吗的也太简单粗暴了吧!

    不行不行,长空是武功高手,枪法犀利,我可不是啊!虽说我练了五年的剑术,可是却还没有经过实战,对着这些威力无比的弓弩,等下怕是死得渣都没得剩,装笔也要有底气才行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