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四章 谋划无名
    沿着山脚下的小道一路前行,大约半个小时后,便见得一个小村庄。王波心中一喜,加快了步伐。

    行至村口,看到不远处有位老人家拄着拐杖背着手晃悠悠的缓缓行走。王波快步走上前去,道:“这位老人家,您好!”

    那老人家抬起头来,朝着王波上下打量一番,这才道:“小伙子,找我有什么事吗?”

    王波道:“是这样的,我姓王,名波,是出门游历的士子,走到山间时突然迷路了,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是哪一国的境内?”

    那老人家听了,脸色一展露出慈祥的笑容,道:“原来是你名士子啊!好好好,这里是秦国境内的狼孟县……

    一听到“狼孟县”三个字,王波内心猛地一缩,一股巨大的欢喜在胸腔炸了开来:“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无名不正是秦国狼孟县里的亭长吗?太好了!”

    暗暗做了个深呼吸,缓了缓内心的欢喜激动之意,继续问道:“老人家,请问您知不知道这狼孟县有一个叫无名的亭长?”

    那老人家呵呵笑道:“知道知道,他就是我们这里的亭长。怎么,你要找他啊?”

    “真的?”王波惊喜的连连点头,“嗯嗯嗯,我正有事要找他,请问他现在何处?”

    “哎呀,那可真不凑巧,他昨天进山里面去了,每个月他都会进山里呆上十天半个月。你呀,要真要找他的话,十天后再来吧!”

    “进山里了?”王波想了想,猛地醒悟过来:“也对,按照电影上的剧情说,无名在狼孟县当亭长时练剑十年,这才练成十步一杀的剑术,看来他是进山里练剑术去了。嗯,我现在要是冒然去找他,说我要跟你学剑术,到时说不定会引起他的怀疑,毕竟他现在是在秘密修练剑术。”

    转念想了想,道:“老人家,谢谢你,我找他也没什么急事。对了,老人家,我再问你一个事,你们亭长在这里当亭长当了多少年了?”

    老人家道:“呃,好像到得今日也有三个年头了。”

    王波听了,心中又是一喜,心想:“太好了,只过了三年,还有七年的时间他才练成剑术。第一个任务上说,我只要在无名的十步一杀剑术、残剑的书法剑术、长空的枪法中学会任意一种就算完成任务,如今残剑和长空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而无名近在咫尺,正所谓兔子一定要吃窝边草,你不吃就会被人吃,不吃白不吃。看来我要好好计较一番,慢慢接近无名,得到他的好感,然后再向他学习剑术。”

    王波主意一定,又向那老人家问明去县城的方向,这才告辞离去。

    到了县城已近黄昏,王波从仓库里取出黄橙橙的金子,想要去县城的饭馆落脚吃饭,可是吃完晚饭结账的时候,被告知黄金并不能当做金钱使用,要换成铜钱才行。

    他不由大吃一惊,暗地里把雪儿叫出来问这是怎么一回事,得到解释后才知道,原来黄金白银在春秋战国时期极难提炼出来,而且还不是各诸侯国的货币,只是王公贵族的装饰品,并没有购买力,而黄铜才是当时的货币具有购买力。

    作为一个历史小白,王波哪里知道这些,只好拿出一斤黄金先让掌柜的帮忙去换成秦国的货币。

    不一会儿,掌柜的一脸恭敬的捧着一小箱铜钱交给王波。一餐晚饭,一只烧鸡一碗羊肉三个蔬菜外加一个蛋花汤,总共十个铜钱,单间客房住一晚上五个铜钱。(虚构,别当真)

    “嗯,看来一百斤黄金够我花很长一段时间了。”王波躺在床上想着接下来要做的事,不知不觉间睡了过去。

    次日上午,王波结账离开饭馆,一路问人找到管理户籍的官吏,暗地里塞了一包铜钱过去,就算此时秦国再怎么的三申五令,那官吏也禁不住金钱的幼惑,替王波办理了秦国户籍。

    解决了黑户问题,王波又花钱开路,找人帮忙在县城附近买下一个庄园,一连番的买屋置地雇佣仆从总算在秦国境内做了个小地主。

    接下来,王波暗地里观察无名的生活作息规律,经过三个月的跟踪调查,发现无名每个月的月中都会进入山腹里呆上十到十五天的时间。

    这一日,王波吩咐几个仆人带着三牲香烛等等祭拜用品走进山里,然后选了一块对着赵国方向的空地把祭拜的一应手续全都摆上,又把几个仆人赶下山去。

    一切都准备好后,默算了一下时间,估计无名快要经过此处进山修炼剑术,当即跪拜下来放声大哭:“父亲母亲,孩儿不孝啊,孩儿没能力为你们报仇雪恨,实在是愧对您二位老人家的在天之灵……”

    心里暗暗道:“爸、妈,对不住了,我这也是被逼得没有办法才出此下策,反正你们在现实世界里,而我却是在电影世界里,这应该诅咒不到你们的,希望你们能够谅解。”

    王波边哭嚎着边竖起了耳朵暗暗观察着周围的动静,也许是无名的武功高强,轻身功法犀利,都过了近半个小时却感觉不到周围有人靠近的声响。

    难道无名今天没有进山练剑术?或许他此刻正隐伏在暗处偷偷观察我?

    想了想,口风一变,破口大骂道:“……可恨那秦国暴君,罔顾民生,挑起战乱,攻打我赵国国境,占我城池,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可怜您二位老人家手无寸铁遭遇秦军毒手,残忍被害……”

    突然,身后的树林里传来“咔”的一声轻响,王波心中一紧,随即大喜,心道:“果然,这定是无名在暗中观察我的一举一动。记得电影的剧情上说,无名的父母也是被秦军所害,现在听到我提到赵国和父母被秦军所杀终于牵动他的心神了。”

    王波忍住内心的激动,不动声色的继续道:“……可怜我王波手无缚鸡之力,无法为您二位老人家报仇雪恨,希望您二位老人家在天之灵保佑我能拜得名师,学成绝世剑法,有朝一日杀进秦国都城,亲手割下暴君头颅,以此告慰您二位老人家的在天之灵!”

    说完,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然后挺直腰,端起酒杯,把酒水倒在地上,就在这时,他突然转过身来,对着树林喝道:“谁?谁在里面?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