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一章 神奇的玉佩
    “老板,这个玉佩多少钱?”王波拿着一块约莫两指宽大小的上面雕刻着猛虎下山图样的暗黄色的玉佩问道。

    “嘿,靓仔,识货啊,这可是块古玉啊……”说着地摊老板左望望右瞧瞧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凑近前来,小声说道:“……不怕实话告诉你,这块玉是我的镇摊之宝,要不是我等钱用,这块玉我还不打算出手呢!”

    王波禁不住一阵好笑,还镇摊之宝,你一个摆地摊能有什么宝不宝的,要是有,你还用得着在这个烂大街上摆地摊?

    他也不道破,似笑非笑的看着地摊老板大吹牛皮,许久,那个地摊老板终于受不住王波那一副忽悠继续忽悠我看你能忽悠到什么时候的表情,讪讪的笑了笑收住了口,然后表情一变,豪爽道:“靓仔,看你也是识货之人,两百块,就当咱们交个朋友!”

    “二十块!可以的话,我立马掏钱!”那地摊老板的话音刚落,王波立即接口说道。

    “什么!?”地摊老板失声叫道,“喂,我说啊,靓仔,就算砍价也不用砍得这么狠吧?你要诚心要,一百五!”

    “二十。”

    “一百二!”

    “二十。”

    “一百!”

    “二十。”

    “八十!”

    “二十。”

    地摊老板死盯着王波,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而王波却是哗啦一声的拉了一下衣角,提手弹弹胸前的灰尘,云淡风轻的整理一下仪容,然后平静的与之对视。

    地摊老板咬咬牙,恨声道:“五十!最少五十!要的话你就掏钱,不然就请你……”

    不等地摊老板说完,王波二话不说,一个转身,迈步就走。

    地摊老板一愣,赶紧叫道:“哎哎哎,靓仔,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嘛!买卖不在,仁义在。咱哥俩那个啥,价格还可以再谈谈的嘛!”

    王波转过身来,看着那地摊老板,道:“卖不卖?”

    地摊老板苦着脸道:“三十!怎么样?不是,你看这大冷天的,我这摆个地摊,做点小生意也不容易啊……”

    王波嘴角一弯,微笑着走了回去,看了看摆着一副肉疼模样的地摊老板,然后道:“也是,出来混的谁都不容易……”

    “是是是,靓仔你说的没错,这出来混的谁都不容易啊,还不是为了混两餐……”

    王波道:“这样吧,一人让一步,一口价二十五!愿意的话,我这就掏钱给你!”

    地摊老板看了王波好半晌,最后长长的呼出一口,无奈道:“好吧,二十五就二十五!你这个后生仔啊,还真是不简单,我还没见过你这么会讲价……”

    王波也不说话,一脸微笑的边听着地摊老板无奈的嘟囔着,边从口袋里掏出二十五块钱递过去。

    两人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地摊老板面上虽然是一副肉痛无奈的表情,但是心里却在暗暗偷着乐:“嘿,没想到今天出门在路边刚捡到的一块破烂假玉也能卖二十五块钱,还真是赚大发了。这小子怕是正在为自己砍到价而得意吧?哈,就算你再会砍价又能怎么样?一块被丢弃没人要的破玉而已,是你赚还是我赚了?哈哈……”

    王波拿到玉佩,也不多说什么,转身就走。照着街道两旁商店的灯光,低着头边仔细的欣赏着玉佩上栩栩如生的猛虎下山图,边用手一下一下的缓缓抚摸,感受着玉佩上冰凉柔腻的感觉。

    心想:“虽然不是真的,但是这老虎倒是雕刻得挺像一回事的。二十五块钱而已,就当少吃了两个兰州拉面吧!”

    王波,来自农村的乡下小伙子,毕业于一所三流大学,原本是一个外资公司的小职员,就在前两天,因为看不惯总经理的侄子在公司里畏琐新来的女同事,愤怒不过,挺身而出,先是动口争执,最后发展成动手打斗。

    那个总经理的侄子是个花花公子,早已经被酒色掏空身子,而王波农村出身,家里的农活从小干到大,身子硬朗壮实,三两下就把那花花公子打趴下,倒在地上一副快要死的样子。

    最后120来了,那花花公子经过抢救也醒了。总经理知道自己侄子的德行,也不想把事情闹大,就没有让王波赔偿,只是把他炒了鱿鱼,让他收拾东西走人。

    被烧鱿鱼后,宅在出租房里撸了两天,也输了两天,没想到事业上失意,连在游戏上也被欺负的无还手之力,烦躁不堪之下就来到离出租房不远处的夜市里逛逛街看看美女,放松放松心情。

    刚来到摆夜市的街道上,一眼就看到这块猛虎下山图式的玉佩,原本打算看看就行了,毕竟囊中羞涩,下个月的房租还没有着落,可是玉佩上的那头猛虎仿佛有种莫名的吸引力,这一看整副身心就陷了进去,而且脑海中还响起一个声音“买下它,买下它”的幼惑声音,鬼使神差的就开了口。

    把玩着手上的玉佩,至今都想不明白自己刚才怎么会掏钱买下来的?

    想了想,算了,不买也买了,就当破财免灾吧!

    王波抬起头来,看了看热闹的步行街,想起自己晚饭还没吃,记得前面弯角处的小巷里有间沙县小吃,今晚已经浪费了二十五块钱,只能吃一碗五块钱的云吞面来填饱肚子了。

    刚转进小巷,“砰”的一声响,脑袋被一个玻璃瓶砸开了花,一股剧烈疼痛袭来,眼前一阵晕眩,禁不住向后踉跄的后退几步,扑通一下,屁股一痛,整个人就摔坐在地上。

    王波懵了,下意识的抬起头来,只见四个小青年各拿着一个玻璃酒瓶嘿嘿笑着的围在面前,其中一个人手中拿着一个破碎的玻璃瓶,想来就是这个人砸的自己。

    不用想这些肯定是这条街道上的小混混,难道想抢劫?

    王波下意识的抬起手来摸了摸脑袋,只觉一个硬物碰到脑袋被砸的地方,“嘶……”忍不住吸了一口冷气,疼……

    这才想起,手中还握着一块玉佩,现在被混混围住,脑袋也被打破,哪里还在意这么一块不值钱的玉佩,正要丢掉,谁知,只觉脑袋上被打破的地方一凉,手中的玉佩突然间就消失不见了,而且脑袋上的疼痛感觉也没有了,顾不得在意这些奇怪的细节,张口说道:“几位兄弟,要是要钱的话麻烦开个口说一声,我一定双手奉上,要是要命的话,也请你们给个明白,我们有仇怨吗?”

    “嘿嘿,这小子,还挺懂事的!”那个拿着破碎玻璃瓶的混混笑道。

    “哈哈……”旁边三人哈哈笑了起来。

    那个拿着破碎玻璃瓶的混混继续道:“何少,这人你想怎么处置?”说着,四个小混混分别向两旁让开,只见一个鼻青眼肿的青年男子从中间走了进来。

    那青年男子咬牙切齿的盯了王波一会,突然哈哈笑道:“哈哈……王波,你他吗的没想到吧,啊?别以为被我叔叔开除离开公司就算了,这次看老子不弄死你!”

    “何峰!原来是你!我明白了!”

    王波一看到那小青年心里就明白了,原来是被自己在公司里暴打的总经理的侄子何峰。

    “好吧,既然被你找上门来,这次我认了。说吧,你想怎么样?”王波也够光棍,既然被人围住,脑袋也被打破,看来这顿打是跑不掉了,心里只是在想:“等着,只要你这次没弄死我,来日有怨抱怨,有仇报仇,咱们走着瞧!”

    何峰笑了一会,道:“哼!想怎么样?那天你不是打得我很爽吗?看看我的脸,这都是你的两个拳头打的。既然如此,我就废了你两只手,看你还爽不爽?”

    说着,他对那四个小混混道:“四位兄弟,帮我废了这傻毕的双手!”

    那拿着破碎玻璃瓶的混混应了一声:“好嘞,何少,你就看着吧!”说着他边走近王波身前边说道:“哥们,兄弟我也是拿钱办事,你就别在心里记着哥几个了啊。对不住了!兄弟们,给我按住他!”

    “是!”另外三个混混轰然应了一声,跟着走上前去。

    就在这时,突然之间,没有任何征兆的,王波忽然就从地上消失了。这一瞬间的变化,无声无息,就是这么匪夷所思,怪异至极,把场上的四个混混和站在后面打算欣赏王波惨叫哀嚎的何峰惊呆在原地,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