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怀孕后她逃跑了 > 第二十四章
    陆星月听到这道有些熟悉声音,缓了缓神,才惊愕的转过头去。

    周加成就坐在她身边,脸色不善。

    陆星月无语片刻,“……你怎么会在这儿?”

    “这就是天意。”周加成黑眸死死盯着她,“我的车刚好停在路边,看着你走进来的。”陆星月在诊断室的时候他就进来了,只是默然的站在外面大厅角落等着,等护士给她把针打上了才来找她。

    这个时机刚好,她打着针就是想跑也跑不了,而且至少有两个小时以上的时间得老实的坐着。

    “你哪儿不舒服?发烧了?”

    陆星月不做声。

    周加成有意无意的朝着她后腰处的地方瞥了瞥,陆星月注意到了,知道他在想什么,不由哂然,她要是真卖肾了还能稳稳坐在这儿吗?

    陆星月道:“没有走到绝路,我不至于为了还钱做到这个地步,我以后可是还要结婚的。”

    周加成闻言表情松了松,嘴里却讥嘲道:“结婚?谁愿意娶你啊。”

    “跟你有关系吗?”陆星月已经知道周加成是某珠宝大亨的儿子,有钱人家的孩子大抵都有着一份与生俱来的傲然优越和高高在上,这很正常,毕竟人家有资本。但是陆星月已经尽量不去招他,他却总是来找事,说话也总是冷嘲热讽的,陆星月头疼的很,心里有些不耐了,“你多大啊,不用上学不用补课?”陆星月感觉他成天在外东游西逛,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学生。

    周加嘁了一声,“补什么课,浪费时间。”

    跟你说话才是浪费时间,陆星月腹诽,不打算搭理他了,眼睛继续朝电视上瞟。

    周加成可没打算放过她,蹙着眉头追问:“你那些钱到底哪儿来的?”

    “我没偷没抢,你还管这些?还给你不就行了?”

    周加成微微侧身,一只手将陆星月的脸给扳过来,望进她的眼底,生气道:“看什么电视,那些人有什么好看的。我问你,你为什么会回别墅区那边,你这些钱是从那儿赚来的?你到底做了什么?”

    陆星月毫不犹豫将他的手给拉扯掉,身子朝旁边避了避,“奇怪,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告诉你了我有什么好处?”

    周加成气息微沉,眸色冷然凝视她片刻,低声道:“你把我从黑名单里放出来,再答应我一件事情,剩下的钱我不要了。”

    “不,不用。”陆星月几乎是斩钉截铁的拒绝,“剩下的钱,我会全部还你。你以后也别给我打电话了。”

    谁知道他又搞什么鬼,他最喜欢戏弄人了,陆星月才不相信他的话,还是回江家继续照顾江漾比较稳妥,这孩子除了傻了点,固执了点,还是很乖很听话的。

    也不知道他跟程依依进行的怎么样了……

    进行的好的话,她还可以拿双份的钱,到时候就可以改善环境,生活得轻松许多,还能让陆星曜去学唱歌表演。

    横看竖看都比和周加成打交道要好多了。

    “……你不肯答应?你竟然不答应?!”

    刚才发微信的消息让她不用还钱了,他以为陆星月是根本没看到所以才没有回,毕竟她曾经为了减轻债务,点赞了他几百条朋友圈,没道理这次不心动。

    可是这时候他才得以确认,陆星月是真的找到解决办法了,所以才对他的提议无动于衷!

    至于是什么解决办法,周加成一时间想到了无数个可能,脸色瞬息间精彩纷呈,嘴角绷得发紧。

    陆星月却彻底忽视他了,只是当她再想看电视的时候才发现已经被换了一个台,她有些可惜刚才的比赛还没看完,也不知道最后谁的分数最高。

    不过如果没意外的话,应该就是江舟了,他的实力和人气一直都是遥遥领先的。

    换台的是个老大爷,换的节目也非常老年人口味,叫《人间有真情》,大概就是帮助一些人完成心愿,通常搞得特别煽情,主持人嘉宾观众哭成一片。

    这期放的是帮助被拐的孩子二十五年后和头发全部已然花白憔悴又苍老的父母相认。陆星月可以漠然面对一切,唯独亲情是她的死穴,看着一家人相拥在一起嚎啕大哭的时候,她鼻子蓦地一酸,眼泪抑制不住哗哗往下掉,纸巾都擦湿了好几张。

    周加成在旁僵坐着的盯着她满脸蜿蜒的泪痕,已然目瞪口呆。

    陆星月刚哭完缓了缓神,陆星曜突然来电话了,陆星月怕是秦晴有什么事,也顾不上调整自己状态,就鼻音满满的接了,“怎么了?”

    十秒过去了,陆星月却只听到那边有些不稳轻颤的呼吸声。

    陆星月心头一紧,坐直了身体,“怎么了,你说话?秦晴呢?”

    陆星曜又沉默了片刻,才低哑的出声道:“出院了。”

    “出院是好事啊。”比陆星月想的要快,“你有送她回家吗?”

    “没有。他爸妈接回去了。”

    “那你……”

    “姐。”陆星曜哽了哽,难受道:“她……她跟我分手了。”

    陆星月握着手机一下子噎住,说不出话来了。

    秦晴看上去温温柔柔的,可从当初她主动追陆星曜半年就能知道,她是个有自己想法和坚持的女孩,如此果断的分手,是早在陆星月的意料之中。

    可是陆星曜却想不明白。

    秦晴明明说原谅他了,每天也和他正常说话,一直很平静。在病房一起看选秀节目时候,还鼓励他努力练习明年去报名参加,替他展望未来。陆星曜也无比懊悔,在医院里照顾她,努力的挽回。

    然而说分手就分手,没有任何的余地。

    既是如此,当初为什么又说原谅呢?

    陆星曜茫然又无措,陆星月却是又气又叹:“口无遮拦让人寒心,你是该长教训!她为什么说原谅你,为什么让你在医院里照顾她这些天?她只是希望你们结束的时候都好好的,不留下什么解不开的结。这么好的女孩你不珍惜。”

    陆星曜那边许久都没说话,陆星月从他骤然紊乱的气息听出来他此时并不平静。

    陆星曜太过于神魂不舍,好一会儿才察觉陆星月的声音不对劲,“……姐,你哭过了?”

    “只是有点感冒了。你现在别管我了,先回学校去,别在外面瞎晃荡,更不许喝酒。”

    “你现在在哪儿?”

    “我在外面,叫你别管了,先回学校,我……”陆星月话还没说话,手机发出低电量警告,很快关机了。

    陆星月盯着黑屏下来的手机,半晌无言。

    这破手机用了好几年了,电池掉电快,加上她今天出门前忘记充电了,打这么一会儿电话就撑不住了。不过她刚才话也说的差不多了,陆星曜应该会听她的话。

    陆星月喊来护士,请她帮忙拿去在护士站充电。她抬头看了看吊瓶,还剩下大半瓶加两小瓶,按这效率打完或许天都黑了,她正抬手去加快滴管的速度,周加成忽尔道:“你弟弟分手,是他自己作的,可别又把罪名加在我头上。”

    陆星月回头奇怪的看他一眼,他刚才都听到手机里的声音了?

    周加成扯了扯嘴角,“你这什么眼神?你那破手机外音那么大,我又不是聋子。”

    陆星月道:“星曜会分手确实因为他过分了,但你敢说,前前后后没有你的原因?”

    “有我什么事?”周加成不屑道:“他们感情本来就不坚定,就算没有我,早晚都会分。”

    陆星月几乎被他气笑了,“那你早晚还得死呢,我现在杀了你,你不怪我吧?”

    “你少偷换概念。女人多的是,命只有一条,能一样么?”

    陆星月本来不想与他继续争辩,但是听到他这个论调根本无法苟同,忍不住又回了一句:“行行行,等到你以后碰到一个爱之如命的女人,看你还怎么说。”

    “爱之如命的女人?我疯了吗?”周加成嗤之以鼻:“在我这儿,绝无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有。”

    陆星月摇摇头,“年轻人,话不要说太满,当心闪着腰。”

    “你又比我大几岁,装什么深沉。况且,我的腰好着呢。”

    护士的声音突然在旁轻柔响起,“那个,这位帅哥,能不能起来让个座?”

    打针的人太多,能挂吊瓶的座位不够了,需要他这种闲占位置的腾地儿,周加成回头瞥了护士一眼,却道:“先来后到懂不懂?病人家属不能有座位了?”

    周加成虽然年纪小,但他一脸飞扬跋扈,气势凛然,看上去就不太好惹。

    护卫看了看身边举着吊瓶的病人一脸为难,不知道怎么继续开口,陆星月微笑对护士道:“我不认识他,他就是进来蹭座位的。”

    周加成猛地转过头去,用眼睛恶狠狠瞪她,“你再说一遍??”

    陆星月鄙视道:“没素质。”

    周加成咬牙骂了声艹,霍然站起身来,煞气陡涨,把护士都吓得退后了一步。

    陆星月黑眸静静的将他望着。

    他胸口起伏的对她对视,沉着脸站了一会,最后竟妥协了,面无表情朝旁边挪步让开了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