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怀孕后她逃跑了 > 第二十三章
    有了江漾友好的开场,这顿饭的气氛还算不错。程依依不时的抬眸打量江漾,用手撩撩头发,嘴角含笑,陆星月尽量的少说话,尽职尽责的把话题推给她和江漾。

    江漾也没有辜负她的希望,非常努力的措辞跟程依依交谈。

    中途,程依依去了一趟洗手间,江漾鼓了鼓脸颊,等程依依走远,终于忍不住转头向陆星月求表扬:“星月,星月,我表现怎么样?我没有丢脸吧?我说话结巴了没有?”

    “挺好的。”

    江漾松了口气,又要说话,陆星月对他道:“我也去一下那边,你在这别乱跑。”

    江漾乖巧点头。

    陆星月还没进去洗手间,就听到里面有人打电话,声音有点熟悉又有点陌生。熟悉是因为陆星月听出来了那是程依依,陌生是因为那语气跟方才轻言细语截然不同。

    “见了,长得真的很不错,又高又帅,明星似的。”

    “可惜了是个傻子,说话都有些费劲,还随身跟着个保姆,呵。”

    “傻就傻呗,冲着那张脸嫁了也稳赚不亏,况且能嫁给他就算是傍上了江家这棵参天大树,以后我们家也能跟着扶摇而上了。”

    “他?他应该对我印象还不错,一来就主动送我礼物。”

    “他没有抵触啊,一点也不像他姐说的那样看见女孩就跑,很努力的在跟我说话。”

    “或许真的是有点喜欢我吧,我再加把劲,坚决把他拿下。”

    “好了……先不说了,我出来一会儿了,要回去了。嗯,拜拜。”

    陆星月敛眸听到这里,默默地转身回去了,江漾正百无聊赖的拖腮望着窗外,侧脸安静而美好。陆星月在几步外驻足片刻才靠近。

    江漾察觉到了立马回头,高兴道:“你回来啦。”

    陆星月无声笑了笑,坐下了后,沉吟片刻正想对他说话,却又止住了。

    程依依是为了攀上江家想接近江漾,她又有什么不同呢?

    她对江漾好,也不过是场金钱的交易罢了,并没有单纯到哪里去。

    江越让她带江漾多接触女孩,眼前这个不一定能成,下一个也不见得更好。江漾情况特殊,到时候他要娶哪个女人,江家的人自然会重重把关,还轮不到她来自作主张帮忙操心筛选。

    最主要的还是要看江漾是什么反应。况且他对这个程依依好像并没有很排斥,也算是一个进步了……

    想通这里,陆星月就彻底把话给吞进肚子里了,低头喝了口水。

    这时程依依踩着高跟鞋笑靥如花的回来了。她目光落在江漾脸上,柔声问:“我们吃完饭去哪儿?”

    江漾侧过脸问陆星月:“星月,你想去哪儿?”

    程依依笑容凝了凝,陆星月立马道:“依依,听你安排吧。”

    估计是为了投江漾所好,程依依将地点定在了游乐场,陆星月脚不方便,身体也不舒服,没怎么跟着玩,就在休息区坐着。

    不到五分钟,江漾无精打采的跑来跟她凑一堆坐着,任她怎么推攮都不肯起身再去陪程依依玩了。

    程依依有点郁闷的跟过来,但面上还是保持着笑意,问他怎么了。江漾闷声说:“上次来玩过了,没意思。”

    “……”没意思?上次明明那么嗨,陆星月没有拆穿他。

    程依依以为自己是错估了江漾的喜好,第二天又约江漾出去看画展,江漾精神满满进去,打着呵欠出来,钻进车里就睡着了。

    然后第三天……

    第四天……

    第五天……

    第六天晚上,忙碌的江越难得的回家了,与江漾讲了一会儿话。

    江越说着说着话题陡然一转,微微倾身问道:“我听说,你最近都跟一个叫依依的女孩在一起玩,你觉得她怎么样?”

    江漾抱着抱枕,歪靠在沙发上,半晌才回了一句:“挺好的。”顿了顿,又补充一句,“她是星月的朋友嘛。”

    江越闻言瞳眸微闪,“……那你明天还愿意和她出去吗?”

    江漾其实不想同她一起玩了,她总是莫名其妙的挤到他身边贴着,让他非常的不自在不舒服。

    可是,可是她是星月的好朋友呀……

    他扑闪着眼睛为难的想了想,把下巴抵在抱枕上,嘴唇微张,小声道:“星月去,我就去。”

    江漾睡了之后,江越找陆星月谈话,发觉她脸色有点苍白,江越眉尖微挑,“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陆星月的确身体不适,她白天正常晚上发烧,反反复复快一个星期了,吃药也不管用,正要跟江越请假去医院看看。

    江越听说了之后,便道:“我觉得江漾跟那女孩发展的还不错。明天你带江漾出去跟她碰面,中途想办法离开,正好你就可以去医院。其他的我会让人看着,你暂时不用管了。”

    陆星月脑子混混沌沌的,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好,我知道了。”

    江越目光凝视她一会儿,突然移开视线,身子往后靠了靠,轻声叹息:“江漾不可能不结婚,他这一步总是要迈出去的,迈出去,对感情觉悟了,一切就好办多了。”

    陆星月因为发烧思维有些凝滞,不知道接什么话好,就轻轻嗯了一声。

    江越又从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来,夹在手指间递向她,“五十万,说好给你的定金。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陆星月讶然的看着她,“可是……”

    江越笑道:“我知道还没满一个月,不过我很满意你的表现。而且在你们回来之前,我看了江漾写的字,进步很大。听小茹说,是你的功劳。”

    “我只是给他买了字帖,是他自己练的认真。”

    江越点头,“很不错,他肯听你的劝,你以后继续多鼓励他学习。”

    “好。”

    江越抬了抬下巴,示意她,“好了,吃了药去休息吧。”

    “江总也早些休息。”陆星月手里攥着银行卡起身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江越望着她纤秀的背影,等她进屋了关上了门,才抽出一根女士烟咬在嘴里,熟练的点燃,神情冷郁,与她平日总是优雅干练的模样不太相同。

    她吸了一口,将烟夹在手里,红唇吐出一口烟来,视线很快被淡淡的烟雾笼罩,也朦胧了她眼底的沉思。

    老板直接下命令了,陆星月执行的时候心中便少了几分挣扎,因为不管如何犹豫,任务一定是要完成的。

    翌日一起吃完午餐,程依依说要看电影,他们三人一起进场,陆星月才看了个开头就借机上厕所悄悄的溜了。

    陆星月跑出去了才回头朝里面的方向看了看,她心底有些发愁,只希望这边一切进展顺利,晚上回去江漾别找她闹腾质问才好。

    陆星月没有先去医院,而是找了家银行把刚到手的五十万给转过去了。

    没多久周加成就一直不停打她电话,陆星月烦得给他拉黑了,不出所料,微信消息开始嗡嗡嗡震动。

    周大少爷:?????????????????

    周大少爷:你哪来的钱???????

    周大少爷:陆星月,你tm真的去卖肾了???????

    周大少爷:卖了几个??????

    周大少爷:把我从黑名单里放出来,我有话跟你说。

    周大少爷:[语音32s]

    周大少爷:艹,又不听是吧?

    周大少爷:钱不用你还了,你出来跟我见一面。

    陆星月一开始看到那一连串问号,眼珠子都涨得发疼,后面发的也就没继续看了。陆星月总觉得他说的都是废话,看与不看没什么区别。

    正好走到路边有一家诊所,她把手机往包里一扔,踩着虚软的步子进去了。

    被医生狠狠批了一通怎么拖到现在才来看诊,直接要开药水给她打针,陆星月是个很配合的病人,唯医生的命是从。

    打针的人很多,没有床位了,陆星月在旁边的座位区选了个位置坐下,等护士把针给扎上了之后,一手拿着纸巾擦鼻涕,一边仰着头看挂在墙上的电视。

    上面放的正是《星秀100》。

    点爆整个暑假的选秀节目真不是吹的,哪哪儿都在重播。

    而且恰好又是放的江舟的片段,陆星月不由看得专注些,怪不得之前觉得江舟看着挺顺眼,他眉眼间跟江漾其实是那么有几分相似的。

    身边的座位好像又有人坐下了,陆星月也没在意,鼻子都蹭红了,她将纸巾丢进垃圾桶。觉得嘴里有些没味道,甚至有些发苦,在包里翻找出一颗之前忘记吃的奶糖,单手剥了糖纸,丢进嘴里含住,甜甜的滋味登时在嘴里散开,她总算稍微好受一点。

    然后,继续目不转睛看电视。

    约莫半分钟之后,身旁脸色阴沉的少年终于是按捺不住,幽幽的冷呵一声,“很好,有空看电视有空剥糖吃,就独独没空回我的消息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