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怀孕后她逃跑了 > 第二十章
    出了房门,周叔才察觉她的异常,不由问道:“陆小姐,你的脚怎么了?”

    陆星月一走一跛回答他:“不小心稍微扭了一下。”本来一开始没那么疼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从医院出来时强行跑了一小段路,这时候脚腕那的疼痛仿佛突然加剧了。

    “扭伤了?我去给你拿点药酒,家里正好有。”说罢就准备去给她拿。

    陆星月忙婉言谢绝了,“谢谢周叔,不过不用了,我已经买了药。”

    那个周加成不知道怎么突发雷锋精神,给她买活络油,她在网上查了查价格,贼贵!又害她强制消费了一笔钱。

    陆星月去厨房找东西吃,就算脚再痛,五脏庙还是要安抚的。

    不出意料一进去又遭了米雅一通挤兑,几个白眼,陆星月对此完全免疫了,该干什么干什么。

    这个小姑娘是有野心的,但太沉不住气了,还没成功就一身嚣张的气焰,总是把心里想的写在脸上,得罪了人都不知道,陆星月并不太看好她。

    更何况江漾现在一团孩子气,脑子里成天想的就是玩乐,对感情之事难以开窍,她这条路想走通怕是难于登天。

    江家的厨师做饭真的很好吃,就算是陆星月把冷掉的饭菜都回锅热一次了,味道也照样不错。她吃的时候还在思索,要是在江家把嘴巴养叼了,以后离开了怕是需要一段时间才能适应了。

    陆星月吃饱收拾好,回到房间消化了一下才洗澡,洗完后把活络油拿出来揉脚。

    左想右想还是不放心,又给陆星曜打了一通电话,询问了几句,还没挂电话呢,发现提示有新的电话打进来,屏幕上出现了多个选项。

    陆星月还没遇到过这样的状况,手指头逡巡不定,一时间不知道该按哪个。

    最后她就胡乱按了一个。

    下一秒,周加成张扬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喂?跛子,擦药了没有?”

    “……”

    怎么会是他?

    陆星月默默地把电话挂掉了。没隔多久,电话又打来了,陆星月眉尖一抽,直接转调成静音。

    电话不成,很快微信来了信息。

    周大少爷:上次敢挂我电话的人,现在应该已经投胎了。

    周大少爷:你想做第二个?

    周大少爷:[微笑]

    陆星月面无表情的盯了手机屏幕一会儿,无语的将它扔到床边的角落,丝毫不加理睬,侧身躺下睡了。

    只是脚还痛着,终究睡得不是□□宁。雪上加霜的是,第二天早上起来她发现自己头轻脚重,昏昏沉沉的,应该是感冒了。

    陆星月上楼找江漾之前,去小茹那儿拿了个口罩戴上了。

    进房间的时候,发现江漾已经起床了,只是还没换衣服,穿着那套布料柔软的浅蓝色睡衣,趴在床的一边,正对着手心里的摊着的那个东西傻乎乎的自言自语,还时不时嘿嘿两声,脸蛋微红。

    “……你看什么呢?”

    陆星月走近出声,江漾却像是受到了莫大的惊吓,猛吸一口气站起来,攥紧手心藏到了身后,面对着陆星月。

    他眼睛微微大睁:说话磕磕巴巴:“星月,你你你你来啦。”

    陆星月抱起双臂,双眸微眯。江漾在紧张的时候就特别容易结巴,而她也知道江漾为什么这个反应,因为,她刚才看清了他手里拿的是什么。

    ——正是她初遇江漾那天,掉的那条星月项链。

    他一定是知道这项链是她的,才心虚的躲躲藏藏,陆星月心里就很不解了,“你偷拿我项链做什么?”

    江漾不答,眼睛左瞟右瞟,察觉陆星月突然步伐逼近,他长睫忽闪颤动,转身就跑了好几步,一掀窗帘几个旋身就把自己团团裹在了里面,然后一动不动了。

    陆星月看到那长长的人形条,忍不住就是好笑,“我问你一句而已,你怕什么啊!”

    “我没有偷拿!我是捡哒!”超大声。

    “捡的?拾金不昧懂不懂?你知道是我的,捡到了就应该还给我。”陆星月说话间,慢慢的走到长条边。

    “我,我,我……不想还。”江漾沮丧的说。

    “我告诉你啊,你这样是不对的,会被交给警察叔叔的。”

    江漾不说话,只是从鼻子里哼哼两声。

    陆星月道:“别学小猪佩奇的哼哼,再学我揪你耳朵。”顿了顿,“好好好,你不想还,那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因、因为……”

    “因为?”

    江漾终于一鼓作气的道:“因为,我还想跟你见面。如果你的东西在我这里,我以后就有理由,可以多与你相见几次了呀。”

    这个回答令陆星月差点噎住,抬手按了按口罩,无言片刻。原本她还以为江漾就是单纯的想留着,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这么会套路。

    啧,现在只是为了套路她这个“玩伴”,要是他真的开窍谈恋爱了,估计会更不得了。

    陆星月觉得自己之前真是看轻他了。

    她又问:“那我现在都跟你一起玩了,也天天见面了,你怎么还不把东西还给我?”

    “我……怕你生气。”

    “我不生气,快出来吧,小心闷着了。”

    陆星月伸手去解窗帘,江漾却不肯立马出来,而是从窗帘里面仅仅探出小半张白皙俊俏的脸来,试探着问:“你真的不生我的气吗?”

    江漾还没等陆星月回答就自己偏题了,伸出一根手指头,好奇的戳了戳她的口罩,“——咦?你戴这个做什么?”

    陆星月趁机把他拽出来,抬手整理了一下他被裹得乱糟糟的头发。

    她没有回答问题,江漾又重新问了一遍:“你戴这个做什么,我都看不见你的嘴巴了。”

    陆星月故意咳嗽两声给他听,“我感冒了,怕传染给你。”

    江漾说不怕,不想让她戴,伸手去揭,陆星月避开,他又换一只手。

    陆星月将他扯到床边,推他坐下,瞪他:“再乱摘,我剁你的手。”

    感冒虽是小事,可是传染到他被江越知道了,就不是小事了。之前江越跟她说的,满一个月会给她打一次钱,她还一分钱都没拿到,可不想出什么岔子。

    江漾被凶了,呜了一声,微微仰头,黑漉漉的眼瞳凝望着她,“那、那我不摘了。”

    陆星月将刚才差点被他弄掉的口罩调整好,缓了脸色,“换衣服,下去吃早饭,然后要上课了。”

    “喔,好。”他乖巧应了。

    陆星月想了想,最后还是没把项链要回来,就让他先拿着玩,以后等他忘记这茬了,悄悄的拿回来就是了。

    陆星月走出房间,发现米雅刚巧从门口经过。不过这次她没有像往常那般看到陆星月就拿轻蔑的白眼招呼,甚至眼神都没落在陆星月脸上,一手拿着手机,嘴里小声哼着什么曲子,高昂着下巴目空一切似的径直过去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陆星月觉得她今天心情不错。

    陆星月始终记挂着秦晴那边的状况,上午趁着江漾上课的时候,给陆星曜打了几次电话。

    秦晴已经醒了,陆星月慰问她几句,电话转到陆星曜那时,陆星月悄声问:“怎么样?你给她道歉了吗?什么反应?”

    陆星曜好像是换了个地方听电话,沉默了半晌才道:“道歉了,她……她说没关系,原谅我了。”

    “……真的?没有哭?没发脾气?没有争吵?很平静吗?”

    “嗯。”

    陆星月登时心口一紧。

    这反应……事情恐怕不太妙啊,这两人,大概是要就此结束了。

    而且这回确实是陆星曜太混账太令人寒心了,她这个做姐姐的完全没有脸去劝和。

    陆星曜默然良久,哑声道:“姐你放心吧,我以后会改,会好好对她的。”

    “……”

    陆星月挂了电话,有些酸软难受的身体往后靠进椅背里,捂着额头陷入忧心的沉思。

    果然是直男不懂女人的心,傻弟弟,你们之间,应该是没有以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