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怀孕后她逃跑了 > 第十九章
    陆星月回到江家时,一楼的灯还大亮着,小茹来给她开门,冲着她嘘了一声,然后把她引到沙发边。

    江漾躺上面睡着了,怀里还抱着那个装星星的玻璃罐子,柔软如墨的黑发有些凌乱,莹白的肤色在灯光下透出一种润泽如玉般的光泽,长长的眼睫在眼下投下一道阴影,嘴角天生的微微上翘,睡颜俊秀又可爱。

    陆星月轻轻吐了口气,稍微俯身看了看他,犹豫着是不是该叫醒他让他吃点东西再睡。

    “你回来之前,数了好多遍星星,抱着不肯撒手。”小茹正轻声对陆星月说着,米雅冷嘲热讽的声音在餐桌那边响起:“架子可真大啊,当个保姆还要主人眼巴巴的等着回来,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才是主人呢,没见过你这样的,真把自己当根葱!”

    她平日里的冷嘲热讽多了去了,陆星月根本不当回事,眼皮都没动一下。

    周叔从厨房里端了杯热牛奶出来,不着痕迹的瞪了米雅一眼,米雅撇嘴,扭身把餐桌上已经凉掉的饭菜收拾掉。

    今天的晚餐已经准备了四回了,江漾却在外院门口望眼欲穿,就是不肯进来吃。

    后来是远在国外的江夫人打电话来找儿子,江漾这才进去抱着听筒说了几句,挂了电话后让周叔把罐子拿来,闷闷的一遍一遍数星星。困得眼睛都揉红了陆星月还没回来,他实在撑不住了才歪在沙发上睡着了。

    周叔走过来关心的问了陆星月一句:“陆小姐,今天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陆星月直起身,歉意的解释道:“一个朋友突然出了车祸,我赶去医院了一趟。”

    “原来如此。”周叔了然,关心问道:“朋友没大碍吧?”

    “没事了,已经脱离危险了。”两人都是压低了声音在说话,陆星月指了指他手里牛奶杯,“周叔,这是给江漾的?”

    “是啊,已经很晚了,怕他吃了就睡不消化,就给他喝杯牛奶垫垫肚子。”

    陆星月把杯子接过,准备唤醒江漾,不管他还愿不愿意喝牛奶,总不能让他在沙发上睡一晚。

    他们这里暂时也没有人能把身高一米八几的江漾给弄到楼上。

    陆星月刚一回头,却发现他不知何时已经醒了,黑溜溜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定定的望住她,两人目光对上。

    江漾咦了一声:“我做梦了吗?”

    陆星月坐在沙发边上,好笑道:“做什么梦,我回来了,喝了牛奶回房间去睡。”

    江漾慢慢坐起身,嘴角弯起,目不转睛将她看着,一手仍旧抱着玻璃罐,另一手接过她递过来的牛奶喝了两口,突然歪头打量她,也不说话。

    陆星月不解:“看什么?”

    江漾道:“你的头发变了,还有,还有你嘴上的口红也没有了。”

    陆星月的确是从高马尾变成了低马尾,口红也卸掉了,不过一般男的都粗心大意的,哪会注意这些东西。江漾观察得真是够仔细的。

    陆星月以为他只是说说而已,让他继续喝牛奶,没想到他却不动,眯了眯大眼睛,顿了片刻,缓声疑惑道:“星月……你到底干什么去了呀?”

    “什么?”

    江漾忽尔把脸凑近了许多,两人隔得非常近,陆星月闻到他夹杂着奶香味的气息,看到了他纯澈黑瞳里倒映着自己略微紧绷的脸。

    江漾的嗓音微微低了些,问:“你……跟人亲亲了吗?”

    陆星月身子往后一仰,差点摔到地上,什么鬼!

    周叔尴尬的咳嗽两声,“少爷,你……”

    江漾有理有据的道:“跟人亲亲,会把口红吃掉的!”

    见陆星月没有否认,江漾登时气鼓鼓的瞪着她,又问:“你跟人亲亲了吗?”

    这家伙,该懂的东西不懂,不该懂的倒是知道的怪多的!

    陆星月道:“没有没有,我是用水洗掉了,化了妆要卸的。”

    江漾却道:“可是姐姐都是回家了再洗的。”他对化妆这回事的了解和认知全都是归功于江越,他还小些的时候,常常一脸新奇的扒在房门口看江越往脸上涂涂抹抹,每次她涂完就像变了个人似的。这对他来说,跟变魔术一样好玩。

    “我……”毫无准备的,陆星月竟然被他堵得不知道如何接话,她暗暗咬了咬牙才笑道:“其实我就是回来了才洗的脸,你睡觉呢没看见。”

    江漾却怔了怔,把牛奶杯搁置在旁边,像是受了什么打击,伤心的瘫倒在沙发上,红着眼不肯起来了。

    陆星月头大:“小少爷,你又怎么了啊?”

    江漾鼻尖都红了,哽咽的说着:“你回家了,洗了脸才来找我,你一点也不想我,一点也不,我等了你一晚上,想得心都疼了,呜……”

    “……”他是真的傻吗?这是什么惊世逻辑?

    陆星月深吸一口气,神情凝了泪眼朦胧的他半晌,不知道为什么想揍他两下。

    陆星月哄祖宗似的才把他从沙发里挖起来,又让他把牛奶喝了,“好了,不早了,该上楼睡觉了。”

    江漾却惦记着一件事,“你说奖励我星星的,五颗。”

    陆星月二话不说去房间里拿了五颗星星出来给他,他喜笑颜开的接过,一脸满足的装进罐子里。

    上楼,江漾洗了澡刷了牙爬上床乖乖的躺着,眼睛要闭不闭的,握住陆星月的一根手指不让她走。

    周叔微微倾身,温声道:“少爷快睡吧。”

    江漾微微掀开眼皮,语调软绵绵的撒娇:“周叔叔,我想要楼下的那个海绵宝宝抱枕,抱着睡。”

    周叔忙应了,去给他拿。

    陆星月把床头灯光线调暗了些,一回头发现江漾正用那双黑黢黢的眼睛使劲的瞅她,眸中仿佛有清澈的水波轻荡。

    “看我干什……”

    陆星月刚在床边坐下,话没说完,江漾突然撑起身体来凑近,陆星月感到脸上一阵温软的触感,鼻尖盈满了他身上沐浴过后的清香气。

    陆星月僵了三秒钟才反应过来,江漾刚才是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陆星月从来到江家,差不多就是把江漾当成孩子一样带的,对他这个不含任何欲/望的亲吻虽然惊讶,但是没有生气。

    可是有的话要必须跟他说清楚,毕竟他已经二十岁了,养成这种乱亲别人的习惯可不好。

    避免让他觉得自己在凶他,陆星月还带上了一抹笑,声音也放轻柔了,“江漾,不能随便亲别人哦。”

    江漾羞涩的在床上滚了一圈,把脸扑进枕头里,也不肯看陆星月,耳朵尖泛起了红色。

    他的声音被枕头捂得有些闷,“我没有随便,我很认真的呀。还有,还有你又不是别人。”

    “……总之,以后不能这样了,知道吗?”陆星月语重心长。

    江漾环抱着枕头起身,跪坐在床上,头顶一小撮黑发翘起,他睁圆了眼睛纳闷的问:“这样说晚安不行吗?为什么?”

    “晚安用嘴巴说就行了,不能亲。”

    “我小时候,妈妈这样亲我的。”

    “可我不是你妈妈。”

    “那,那你要是我的谁才行?”

    “是谁都不行!赶紧的,睡觉。”

    江漾嘟起嘴巴,不高兴。

    陆星月肚子快饿死了,想把他快点哄睡了下楼吃点东西,江漾却低头啃自己的手指头,就是不肯躺下。

    陆星月神情骤然一凛,嘶了一声,猛地站起身来,朝着他伸手,“不听话是不是?”

    江漾吓一跳,枕头扔回原处,一歪身子就直挺挺的躺下去,闭上眼睛,一整套动作,行云流水,嘴里还发出假装的鼾声。

    陆星月坐回去,忍住了笑,微微扬声:“睡着了?”

    江漾眼珠在眼皮底下动了动,“……嗯,睡着啦。”

    周叔拿着抱枕上来了,陆星月接过,塞进江漾的怀里。

    江漾一点一点抬高手,将抱枕抱住。他本来就是真的困,刚才就是在强打精神,闭上眼不过半分钟,呼吸渐缓,抱着他的海绵宝宝真的睡了。

    陆星月心里好一阵谢天谢地,身体松懈下来,下意识里抬手蹭了蹭被亲过的脸颊。意识到自己的动作之后,她愣了一下,旋即又对自己的反应有些啼笑皆非,松开手起身关了灯,跟周叔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