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怀孕后她逃跑了 > 第十八章
    陆星月把手机从耳边移开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上十点半了。

    她听江漾这意思,竟然是为了等她回去,饭都没有吃。她下午的时候,的确是答应过他了,没想到他当真这么执拗。

    陆星月忙道:“对不起啊江漾,我这边还有点事耽搁了,你先吃饭睡觉,我马上就回来。”

    江漾很坚持的说:“我等你回来再吃饭,再睡觉。”

    陆星月无奈了,“你不是肚子饿了吗?”平日里这时候他也早该睡了。

    “可是,我更想你啊,想得吃不下,睡不着。”江漾小声嘟嚷,充满了孩子气。

    陆星月哭笑不得,再次跟他保证说很快回家,便挂了电话。

    对着镜子又把头发整理了一下,总算是看起来没那么狼狈了,这才跛着脚回到病房。

    秦晴昏睡着,陆星曜跟秦晴的爸妈守在床边相顾无言,气氛有些静默的尴尬。其实他们对陆星曜跟秦晴的关系心里应该是有数的。

    陆星月走进去,秦妈妈忙站起来,从钱包里拿出钱来数,要给她垫付的费用。

    陆星月连忙推拒,说什么都不收,要不是陆星曜混账,秦晴也不至于哭着胡乱跑。现在人没大事,她已经是感天谢地了。

    陆星月把陆星曜喊出去,在外面买了点水果还有饭菜。回去的时候,陆星月在前面慢慢走,陆星曜提着东西落后了两步。

    陆星曜盯着她的脚看了片刻,沙哑的嗓音道:“姐,我去给你拿点药擦擦吧。”

    陆星月充耳未闻,头也不回头的说:“虽然秦晴爸妈都在这,你今晚也别离开,租个床在这里看着她,我已经给你班主任请假了。”

    “我知道。”

    陆星月叹气,“陆星曜,好好改改你的脾气,不要总觉得年纪还小,就什么错误都可以犯。”

    陆星曜低了低头,如鲠在喉,“我……我对不起她,其实我不是生她的气,我气我自己,可是我就是控制不了……”

    “你就是跟爸爸一样,心比谁都软,嘴比谁都会伤人。”陆星月停下来,慢慢的挪步转身,目光凝望着眼前个头已经高她一截的少年,这个她看着长大的弟弟。

    陆星曜也止步,含着浓烈郁色的黑眸回望住她,陆星月那一耳光打的很重,他脸上的红印还隐约可见。

    时间已经很晚了,住院部的大厅几乎没什么人来往,灯光将两人的身影拉得极长。

    陆星月轻声却肃然道:“今天是万幸,你还能在这里懊悔自责,反省悔过,可不是每一次都会让你有机会挽回的明白吗?你以后再冲动的时候,都先深呼吸冷静五秒再做决定,能答应我吗?”

    陆星曜喉头艰涩的滚动了一下,最后红着眼睛点头,“……能。”

    “等秦晴醒来之后……”

    “我会好好跟她道歉。”

    只怕道歉也不管用了,陆星月暗暗叹息……看了看时间,陆星月拿了一张银行卡给他,对他道:“密码是你生日,有需要的地方你就用,我赶时间回去,就不跟你上楼了。”

    陆星曜一把拽住她的手腕,看着她欲言又止。

    陆星月扒开他的手,“好了好了,之前都跟你说了你总是不信,我就是给人家照顾孩子的,陪人家玩玩什么的,又不是什么危险的重活儿。我没回去他不肯吃饭,我不能多待了,你也快上去吧。”

    陆星月赶时间,跛着脚一路小跑,陆星曜看着她的背影蹙眉,“你慢点,你的脚……”

    陆星月反手挥了挥手,“没事没事。”

    陆星月正在路边挥手拦出租车,一辆黑色的车滑到她面前缓缓停下,后车车窗落下,周加成坐在里面冲着她道:“上车,我送你回去。”

    “不劳烦你。”陆星月瞥了他一眼,神色转淡,绕到旁边继续拦车。

    好不容易拦了一辆,司机歪了歪身子透过车窗问她目的地,陆星月说了,司机一听还在半山别墅区,担心下山返程的时候拉不到客人耽误挣钱,竟要她付双倍的钱。

    适当加一点钱陆星月这个时候也就接受了,可是双倍的钱?陆星月再着急也觉得他这狮子大开口不合理,明着宰人呢。

    争辩了一句之后,那司机竟然也不顾她的手还拉在车门上,不耐烦一踩油门直接跑了。

    “哈!”陆星月扶住额头,气了个够呛。

    回头一看,发现周加成不知什么时候从车里下来,对着那跑远的车拍了一张照。

    陆星月不知道他在干什么,沉默没理睬,耳朵听见他在那打电话,正气凛然的投诉某车牌号的出租车抬价不成,恶意拒载。

    周加成掐了电话,“这种狗东西,就该投诉他到下岗为止。”

    陆星月:“……”这个毫无是非观念的家伙,是间歇性正义感发作了吗?还有脸骂人家是狗东西?

    她刚微微回头,余光瞥见周加成扔了样什么东西过来,陆星月几乎下意识里躲开,那东西啪嗒一下落在了地上。

    周加成:“……艹,老子扔的又不是炸/弹,你躲什么躲?”

    陆星月低头看了看那个包装盒,好像是什么活络油。鼻尖微微抽动一下,她也没去捡,若无其事的继续拦车。

    周加成纡尊降贵的将东西捡起来,硬生生的塞进她怀里,咬牙道:“不擦药,小心变成个跛子,丑死你。”

    这人就是越逆着他越来劲,陆星月无语片刻,决定还是把药收了,放进包里,不冷不淡的说了声谢谢。

    “拦不到车了的,我送你。但是,你怎么会去那儿?你在那儿干什么?”周家在那边也有一套别墅,不过都是他爸妈住,他烦他爸妈,基本不过去。

    陆星月的条件自然不可能是在那有房子住在那儿的,周加成这才感到好奇,他一边开车门一边问着,结果等了半天没动静。

    转过头一看,陆星月根本就没搭理他,直接矮身进了一辆出租车,车子很快启动,周加成只来得及从半敞开的车窗看到她的侧脸从自己眼前一晃而过。

    周加成沉着脸静默片刻,低头拿出根烟嗅了嗅,夹了在修长的手指间没抽。

    手机突然响了,微信有陆星月发来的消息。

    周加成点开来,是一笔转账。

    备注是活络油的钱。

    周加成神色瞬间僵了僵,寒星般冷冽的黑眸直勾勾的盯着她离开的方向,良久才碾碎了手里的烟,低声笑骂了句什么,上车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