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怀孕后她逃跑了 > 第十七章
    无论是他说话的语气,还是说话的内容,俱是令陆星月猛地心头火起,她终于忍不住咬牙对着手机痛骂了一句:“周加成你有病吧!”

    “谁让你之前不出来吃饭,也不给手机号……”

    陆星月没管他还在那边振振有词,狠狠的掐掉了电话,一向舍不得花钱的她直接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酒店。

    好在这时候并不是上班的高峰期,道路并不拥堵,可因为距离远还是耗费了一些时间,她在路上一直给陆星曜和秦晴打电话,这两人就是不接,她心急如焚。

    陆星月太了解陆星曜了,秦晴私下去找周加成绝对是令他难以忍受的,更何况周加成那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指不定在电话里怎么添油加醋,火上浇油,这种情况之下去接秦晴,他就算心疼就算自责,可是怒意翻腾之下定然说不出什么好话来。

    到了目的地,车还未停稳,陆星月就急匆匆的下车,远远看见陆星曜冷着脸正把神色仓惶无措的秦晴给从酒店大堂里拽出来,随后还有一人缓缓踱步跟着,身形清俊,眉目英气,优哉游哉的表情非常欠扁,是周加成。

    陆星月忙朝着他们跑过去,竟然是周加成先发现的陆星月。

    他抬起眸,看了她一眼,眼神微动,沉凝的目光就定在她比平日里要明艳一些的脸上了,勾了勾嘴角,抱起双臂没有说话。

    秦晴根本没想到会被陆星曜找到这儿,她知道自己冒冒然做错事了,心里慌乱无比,大气都不敢喘,被拖得踉踉跄跄,步伐不稳。

    看到陆星月之后仿佛看到了救星,她红着眼颤声喊了句:“星月姐!”

    大热天的陆星月跑得满脸通红,她冲过来第一件事就是让陆星曜先把秦晴给放开。陆星曜另一只手里原本还提着秦晴的书包,放开秦晴的同时,他狠狠将书包掼在了地上,发出一声巨响,眉眼间俱是阴沉。

    秦晴吓得身子都瑟缩了一下,眼泪簌簌的往下落,捂着嘴哭起来。

    陆星月办搂住她轻抚她的背,一边厉声呵斥陆星曜:“你发什么鬼脾气?!是她的错吗??把书包捡起来!”

    陆星曜平日里再怎么拧从来都是肯听陆星月的话,可是这时候他却已经血液直冲脑顶,被压抑了多时的怒气焚烧了理智。

    他红着眼睛,双拳紧握,颤声对着秦晴怒吼道:“我有没有说让你别管这件事?有没有说让你好好呆在学校哪都别去?你突然跑来找他干什么?你来找他干什么?!啊?”

    相比陆星曜的狂风怒号,周加成却愈发的春风满面,怡然自得,陆星月蹙眉回头看了他一眼。他翻了翻眼皮,不平道:“喂,你又瞪,讲讲道理好不好,又不是我逼着她来的。”

    秦晴垂着头,眼泪吧嗒吧嗒垂落,哽咽得厉害,“是我,当时是我连累你,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不会跟人打架,也不会要赔钱,我也有份,我……”

    陆星曜额头青筋突起,眼神骇人,“所以你就来找他?你别傻了!用你的脑子好好想想,你来求他有用吗?!”

    秦晴使劲儿摇头,说不出话来了。

    陆星曜心口重重起伏,冷声道:“那你这么做想干什么?显得自己很伟大很无私,觉得为我做了很多,我会感动到想哭?不好意思,我只觉得你愚蠢!送上门来让人羞辱!”

    秦晴原本就难看的脸色更加苍白,哭声也越来越大,陆星月听得也瞪大了眼睛,“陆星曜你不会说话就给我闭嘴!”

    陆星曜却不知怎么愈发口不择言,他语气讥嘲:“或者说,你根本就是想趁机接近他,跟他在一起吧?人家堂堂大少爷,有钱有势,自然比我强多了,你还能为自己的动机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是不是?!那真是对不起了,我不该来接你,搅了你的好事!”

    秦晴跟陆星月皆是因为他如此伤人的话露出了不敢置信的表情,周加成哈了一声,哂道:“跟我没关系,少爷我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你们可别把自己太当盘菜了。”

    陆星月气得心口直抽,不假思索扬手狠狠给陆星曜一耳光,喝道:“混账东西,快跟她道歉!”

    陆星曜被她打偏了头,也住了嘴,原本就紧绷的身体突然僵住,神情几番变幻,瞬间有些恍然无措,仿佛也才意识过来自己刚才都说了些什么。

    那股灭顶的怒火潮水般的褪去,他额角汗珠滚滚,身上却一阵发寒。

    望着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秦晴,唇动了动,他朝着她伸了伸手,哑声:“我……对不……”

    没等他说完,秦晴抹着泪,转身飞快的跑了。陆星月怎么能放心让她一人走,赶忙去追,“——秦晴!”

    听见陆星月追来了,秦晴却跑得更快了。

    陆星曜仿佛丢了魂似的在原地僵立了许久,缓缓蹲下身,默默地将秦晴的书包给捡起来。

    周加成目光追随了陆星月一会儿,眯了眯眼睛,拿起手机拨弄了几下。

    而就在此时,马路那边突然响起一阵剧烈的轮胎摩擦过地面的急刹车声音,刺得人耳膜都在震颤不已。

    发生事故了。

    周围的人都闻声而动,飞快的赶了过去,路边很快就围满了人。

    周加成回神时,发现陆星曜已经发疯似的跑过去了,他也突然明白过来,一改方才的懒散模样,嘴里狠狠骂了声:“艹!”脚下不受控制的朝着那边狂奔而去。

    手术室外。

    陆星月心乱如麻的盯着手机上的时间,只觉得分分秒秒煎熬无比。她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陆星曜坐在她旁边,脸色惨白,整个人好像一座不会动的石雕。

    周加成手里夹根没有点燃的烟,烦躁的在旁边转悠了许久,终于忍不住单膝蹲到了陆星月的身前,黑眸望着她,沉声道:“你的脚扭了,去找医生看看。”

    秦晴那时候哭着闷头乱跑,快被撞上了,陆星月想扑过去救她,却被眼疾手快的路人给一把拉回来了,倒地的时候脚别了一下。

    陆星月自己都没太察觉,她不知道周加成是怎么发现的,当然也不感兴趣他是怎么发现的。

    秦晴当时没被拉回来,此时正在手术急救。

    陆星月眼神冷静的盯了他一阵,忽尔开口低声问:“玩够了吗?满意了吗?”

    周加成脸色一僵,表情冷沉下来。

    “满意的话你可以走了。”陆星月道:“你放心,欠你的钱,我会一分不少的还给你,现在请你离开。”

    周加成咬牙切齿:“陆星月!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

    “你在怪我吗?又不是我伤害了她,又不是我让她出车祸,你凭什么怪我?”周加成很愤怒。

    陆星月静默了片刻,无声叹气,眼睛里无法抑制的泛起一阵疲惫的湿意,双手捂住了脸,不想说话。

    “你说话啊,想冤枉我吗?我哪里做错了?你是怪我打那通电话?呵,我不打那通电话,你是不是又以为我心怀不轨,总之我做什么都碍你眼了是吧,我……”周加成不依不饶的去拉扯她的手,陆星月躲不开心烦的很,反手一甩,哪知力道失控,竟然一巴掌甩到了他脸上。

    啪得一声,很清脆。

    周加成被打懵了,捂着脸睁大眼睛半天没回神。

    陆星月手在半空僵了僵,缓缓收回,偏开头去,听见周加成在那边恨恨低骂了句什么,没再管他。

    这时秦晴的父母赶过来了,陆星月忙起身,强打起精神来安抚哭天抹泪的他们。

    好在最后秦晴手术很成功,脱离了生命危险,转入病房了。陆星月悬起的心终于是放下了,陆星曜跟秦爸秦妈留在病房里照料,陆星月拖着疲乏的步子,一跛一跛出来上洗手间。

    她望着镜子里头发散乱,眼妆晕成熊猫,一脸狼狈的自己,怔怔然片刻,用水浇着洗脸。

    清水不好卸妆,她把脸和眼皮都搓红了,才差不多洗干净。

    拿出手机正要看看时间,突然震动起来,来电显示是座机号码。

    陆星月知道是谁,她清了清嗓子,才接起轻轻的喂了一声。

    “嗷……”江漾拖长音调,委屈不已的声音通过听筒清晰的传过来:“星月,我肚子好饿,你什么时候才回来陪我吃饭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