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怀孕后她逃跑了 > 第十三章
    陆星月来之前听江越描述的,以为江漾是个比较自闭孤单的人,想起第一次见他,确实是害羞而话少,一紧张起来还结巴。

    但陆星月跟江漾紧密相处几天后发现,事实并不是这样,江漾其实是乐意出门的,而且还表现的非常积极。

    每天不用周叔跟陆星月安排,江漾就自己想好了要去哪里哪里,一上完课写完作业就兴高采烈的换衣服拉着陆星月出门。不到一个星期,那些小朋友们喜欢去的地方都去了个遍,沙滩,游乐场,海洋馆,动物园,水上公园,博物馆……

    陆星月这些年来都没怎么请假休息过,更别提成天在外面游荡玩耍了,这对她来说就是个奢侈的梦。但是现在托江漾的福,她也有了机会放松身心,尽情的玩乐一番。

    陆星月万分感慨,她感觉自己仿佛补过了一个童年。以后有机会,也要带陆星曜一起去一趟。

    周叔很久都没看到过江漾笑容开朗的模样了,简直欣慰的热泪盈眶,他每天在脖子上挂了个相机,对着江漾不停的拍,记录下这些明朗美好的画面。但因为江漾总是黏在陆星月身侧,所以照片基本都成了两人的合照。

    其实陆星月挺上镜的,但周叔拍照不专业,基本就是随手一直拍,好几张捕捉到她的时候,她的表情都有些好笑。

    可气人的是,不管是什么环境、什么光线之下,不管周叔的技术多么不稳定,不管表情是怎样,江漾那张轮廓俊秀的脸在镜头里一丝一毫都没崩过,除了好看,就是更好看,完美的如同一副画报。黑发柔顺,鼻梁秀挺,唇红齿白,那双乌黑漂亮的眼瞳里盈满了清澈水漾般的光芒,一笑起来仿佛能将整张照片点亮,闪动出熠熠的光辉。

    就算有的笑容傻乎乎的,配上那样的容貌也只会让人觉得可爱之极,想伸手摸摸他的头。

    陆星月觉得假如他不是小少爷,就凭着这张脸,去当明星绝对是大火的。还别说,路上真遇到了星探想找江漾聊一聊的,不过很快都被跟在身边的便衣保镖给“客气”的请走了。

    江氏集团的小少爷当明星?不存在的。

    陆星月跟周叔已经混的比较熟了,听他伤感的念叨了几句才知道,原来江漾也是第一次来这些地方。他小时候一开始还屁颠颠满脸傻笑的跟随在同龄小伙伴屁股后面东跑西跑,但后来也不知怎么了,话越来越少,越来越闷,总是呆在家里很少出门,也不肯出去跟别人一起玩了,很是固执。想让他与人接触,他就大哭大闹发脾气,就连江越这个姐姐也不理睬。

    江爸江妈没办法,就给他在家里建游乐场,让他一个人玩,现在江家老宅那边都还有一些设施没拆呢。后来年龄稍微大些,情况有好转,但还是比较抗拒和外界接触,窝在家里看动画片也不愿意出去玩。

    而现在江漾有如此大的改变,周叔看在眼里,自然是真情实感的湿了眼眶。他也明白了,少爷以前宁愿一个人孤零零的,原来是没有找到对的人啊,瞧瞧现在有了符合心意的同伴,他玩得多好多开心!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那就好了。

    周叔如此欣慰的想着,又举起相机对着江漾的笑脸拍了一张。

    陆星月听得很愕然,照此说来,江漾是真的没交过别的朋友,可是为什么就独独想让她当玩伴呢?

    陆星月一直都没想通,心想等改天有机会了,套套他的话,解开这个谜题。

    跟江漾出去吃喝玩乐的这几天,陆星月觉什么都好,除了有一点……江漾的精力实在太旺盛了!每每她都周叔都累到气喘吁吁迈不动步子了,他仍旧神采奕奕,双眸发亮迈着大长腿还想这儿看看,那儿瞧瞧,浑身用不完的劲儿。

    如果不是陆星月使命的将他拽走,好说歹说保证第二天再接着浪,他恐怕要嗨到半夜才肯回家。

    又去城郊一个农庄玩了两天,陆星月回来称了称体重,发现自己瘦了五斤。

    很好很好,这份工作绝了,又能还债又能减肥……虽然陆星月本来并不胖,她觉得真的很值。

    这段时间他们几乎都是晚上□□点才回家,这样行程安排完美的解决了陆星月的一个烦恼,那就是——江漾每天回来吃过饭洗过澡,就困得直揉眼睛了,什么小猪佩奇熊出没猫和老鼠通通都忘到脑后无影无踪了,完全杜绝了看动画片的可能。

    只是他又有新花样,睡觉前非得让陆星月给念故事书才行。随便念的不行,还非得是他指定的那一篇,陆星月感觉自己虽然未婚未育,但是已经提前体会了带娃的艰辛。

    不过通常陆星月才念一半,江漾就已经沉沉的睡着了,但就算睡着了,手还紧紧拽着陆星月的衣角不松手。陆星月每次都要花时间小心翼翼的一点点的把衣服扯回来,然后跟周叔一起轻手轻脚的出去,这才算是彻底结束一天的工作。

    江越负责的一个大型选秀节目马上要开播了,最近有些忙,连着几天都没回家,不过陆星月每天会在微信上给她报告当天的行程,江越看过之后都会问上几句,还会跟江漾通电话。

    陆星月也是一次在厨房跟小茹闲聊时,听她说漏了嘴才知道,原来江越跟江漾不是一个妈生的,陆星月这才恍然,怪不得姐弟二人长得并不太像。不过小茹反应过来后捂了捂嘴很快就转移话题了,没再继续,陆星月自然也不会去紧紧追问。

    江越这个异母姐姐当的非常称职,对江漾关心是毋庸置疑的,毕竟亲自为弟弟聘请她来当陪玩,很为他着想。

    但……也不知道是不是陆星月的错觉,她总感觉江漾虽然不排斥江越,却也跟她算不上特别亲近。至少是不如江越对他那般的亲近。

    其实她也是最近才看出一些端倪。

    毕竟江越在家时,江漾会同她讲话交流,一切如常。

    可是近几日江越打电话过来让江漾接听时,他总是磨磨蹭蹭的半天才肯接,答话时用手指心不在焉的揉着衣角,眼睛四下乱瞟,嘴里一阵嗯嗯唔唔的。

    陆星月心里猜测,江漾或许还在为之前让他相亲的事情生气,又或者他懂得太少了,不太知道怎么去回应亲人的感情,又或者……江漾本来就是和他们想的有些不一样的。

    当然,对于这事陆星月只是好奇的胡乱想想而已,江漾真正的想法是什么,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