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怀孕后她逃跑了 > 第十二章
    晚上江越回来以后,第一时间了解了一下江漾今天的动向,听说他跑出去跳水坑玩,不由笑了起来。

    “雨衣雨靴准备了这么久,原来是为了玩这个,玩儿的开心吗?”

    不用江漾回答,江越从他神采飞扬的模样便可以看出来,他今天非常之高兴,只差把“超开心”三个字刻在脸上了。

    见江漾用力的点头,江越露出点欣慰的神色来,敛眸摇了摇手里的红酒杯,轻笑了一声,低喃一句:“开心就好。”

    江越看时间不早了,催促江漾上楼睡觉。

    江漾瞥着陆星月的方向,抱着抱枕磨蹭了一会儿,才揉了揉困顿的眼睛恋恋不舍的起身,上楼的时候还在不停的往这个方向看。

    江越喝了一口红酒,把视线落在陆星月的脸上,道:“看来他真的很喜欢你这个玩伴,也肯出门了,很好。只要不是什么危险的活动,以后就这么陪着他玩。”

    陆星月应了,“好,我知道。”

    “也不早了,你去休息吧。”江越嘴里说了一句,低头拨弄起手机。

    陆星月犹豫了一会儿才站起来,没有马上回房间,江越抬头,看向她:“怎么了?”

    陆星月本来还以为江越会告诉她另外一个任务是什么,不过她现在不说,肯定是时机没到。陆星月浅浅一笑,“没事,只是想谢谢你给我的衣服。”

    陆星月洗好澡了以后坐到床上,刷新了一下朋友圈,发现周加成这家伙仍然没更新。屏蔽她了吧?看来真的是取消点赞福利了。

    有点可惜,不过已经有减掉了两万多,该知足了。

    陆星月又翻到跟陆星曜的微信对话框,之前给他发消息说自己找到还钱的法子了,让他别担心,可是这小子问了两句之后,也不知道是不是不相信,回了一个“哦”字,就没再继续了。

    陆星月将手机丢到一边,轻叹一口气,枕着手臂仰躺在床上,目光虚无的散落在空气中。

    突然间,就想起以前的一些事情。

    当年,陆家夫妻本来说是不能生,就从福利院收养了她,谁知过了几年竟然怀上了陆星曜,陆星月当时心惊胆战生怕自己被送走,每天过得小心翼翼,饭都吃得极少,还连着一段时间做恶梦。陆妈妈先发现了她的不对劲,找她问清楚了后,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她给抱在怀里,哭笑不得的说:“你就是爸爸妈妈的闺女,怎么会把你送走,小脑袋里想什么呢?”

    陆星月因为这一句话,整颗心都安定了下来。陆星曜出生以后,陆爸陆妈也从来都是一视同仁,完全就是把她当亲女儿看的。

    他们之间没有血亲关系,却胜似血亲。

    这些年以来她竭力的给家里还债,说不辛苦是假的,可她心里不曾有过一丝一毫的怨言。

    但陆星曜因为这个,一直觉得对不起她,又无端招惹来一笔巨债,雪上加霜,他的心里定然十分不好受。

    如今突然告诉他,她有办法解决一百万的债务了,他不相信也在情理之中。

    陆星月心里有点不安,虽然到现在班主任没有给她打过电话,但她真的很担心陆星曜会放着课不上偷偷的跑出去赚钱,毕竟班主任也不可能二十四小时盯着。

    陆星月左想右想都不太放心,决定等什么时候找个空闲的时候一定去陆星曜的学校看望一下,找他谈谈,让他能够安下心来上课。

    不过……近几天她还是规矩一点比较好,毕竟她才开始工作,一切还是以江漾这边为重。

    陆星月又给陆星曜连着发了几条信息,让他千万别整什么事情出来,这才翻了个身睡了。

    第二天上午,江漾依旧要上课学习,陆星月便也借着这难得的时光,拿着英语书记单词。

    江漾见她学习那么认真,受到了影响,态度也不由端正了许多,效率也比平常高,还多认了几个字,周叔看在眼里非常的欣慰,转头瞪了一眼一上午已经四五次闯进来送水送蛋糕送果汁的米雅,眼神一沉,示意她出去,别再进来打扰。

    米雅撇撇嘴,不情不愿的关上门,下楼去了。

    老师走后,江漾继续在那儿写字,凝神聚气,每下一笔都极其用心,不知情的人见了肯定会以为他在完成什么艺术品。

    陆星月在旁边跟周叔小声闲聊几句,说着说着就聊到了上次江漾走丢的事情。

    陆星月一直很奇怪,家里人都会他很好,可江漾那天为什么一直抗拒着不肯回家呢,嘴里一直说着什么“回去又要见面”“不喜欢”之类的。

    周叔闻言叹了口气,望向江漾那边,片刻后,才低声道:“那天,少爷他生气了。”

    “生气?”

    周叔手抵着唇闷咳了一声,才道:“让少爷出去跟女孩见面吃饭,大概……大概是不合心意,生气的跑了,定位的手表也扔在了出租车上。”

    周叔说着,表情竟然有些迷之欣慰和骄傲起来,“我们的小少爷啊,真是长大了,之前谁都没想到他竟然能甩开保镖,自己坐出租车转了大半个城躲了起来,让我们找了整整一下午,可把我们给急坏了。”

    陆星月愣了一下,旋即莞尔,转眸看向端坐在书桌前全神贯注的江漾。

    原来,那天竟然是从相亲现场跑出来的,怪不得一直嘟嘟嚷嚷的说什么不喜欢呢。

    不过应该不是喜欢不喜欢的问题,江漾或许根本不懂什么是感情,只是对那种场面潜意识里心中抗拒和不适吧。毕竟只是一个还喜欢看动画片,喜欢跳水坑,一心只想着玩儿的傻孩子。哪里会想着去喜欢姑娘呢?

    陆星月不自觉眼神专注了些,江漾察觉了,他忽闪忽闪眼睛,猛地抬起头来,黑瞳乌亮,一副很神气的表情。

    “星月,你偷偷地在看我!”

    “我是光明正大的监督你,作业写完了没?又走神。”

    江漾继续下笔,嘴里道:“快了快了,不要催我。”

    陆星月想到什么,突然起身凑过去,自发的给他加作业。

    “光、明、正、大怎么写,知道吗?”

    江漾被她考问了,抱着头皱了皱脸,苦思半晌,在本子上一笔一划写起来。写一个字,就抬头悄悄观察一下陆星月的表情,看自己有没有写对。

    光、正、大都蒙对了,明字就写不出来了,他大概知道读音,却不知道具体的是哪个ming。抓耳挠腮,铅笔苦恼的在纸上划了两下,最后歪歪扭扭写了个“名”出来。

    “不对,是这个。”陆星月随便拿了一支笔,把“明”写给他看,江漾盯着看了会儿,记起自己是学过这个字的。

    陆星月指着上面的字耐心给他解释:“一个日,一个月,加在一起就是明。”

    江漾眨巴了一下眼睛,捕捉了一个重点,“月……就是你的那个月吗?”

    “是,是我这个月。”

    见陆星月点头,江漾眼神一亮,登时高兴的向她宣布:“昂,我好喜欢‘光明正大’,因为里面有你!”

    陆星月被他的思路折服,而他欢欢喜喜的把这个成语抄写了三十遍,也不嫌累。